算無遺策
楊牧跟俞舜傑出了萬寶樓,炎肖興就帶著炎嵐伊上到萬寶樓三樓處,炎冷悉臥躺在臥床上,炎嵐伊
高興得跑上前坐在臥床邊幫炎冷悉捏腳撒嬌叫了聲"姑婆,你認識那楊公子吧",炎冷悉拉下面紗

露出如少女般的面容道:"別叫我姑婆,不是說要叫師傅嗎?姑婆,姑婆的都叫老了",說完抬頭跟
炎肖興叫道:“你也是啊”,炎肖興吱吱唔唔的叫了聲:"樓主,你看這刀",炎肖興說著把楊牧刻繪

的刀雙刀遞上前給炎冷悉,炎冷悉馬上起身,拿過刀來仔細端看,滿意的點點頭後就,往刀送出靈力
刀身馬上發出耀眼的青光籠罩四周,炎冷悉收勢後掩嘴大笑道:"我就知道那小傢伙有這本事",炎嵐

伊靠到炎冷悉身旁抓著炎冷悉的手臂撒嬌道:"姑.....師傅,那楊公子真的是第一次刻繪靈紋嗎?",
炎冷悉點頭道:"應該是第一次,他是那天道觀的弟子,對於佈陣相當熟悉,這刻繪靈紋當然難不倒他

,不過這刀上刻繪的手法卻是讓我相當的驚訝,你們也看過了,這小子刻繪得相當完美,分毫不差,還
有與這刀上的鍛打的筋絡有相補之勢,相當不簡單,本想試試看,沒想到這小子作得如此好",炎嵐伊

見炎冷悉心情不錯馬上見縫插針道:"師傅,我想請楊公子來我們萬寶樓當靈紋師,您說可以嗎?",炎
冷悉訕笑道:"那小子不會答應的,他要走的路不在這裡",炎嵐伊跟炎肖興聽炎冷悉這樣說正要開口

問為什麼時,炎冷悉抬手打斷兩人道:"你們別問這麼多,日後你們就知道了",炎冷悉說完,用手指聚
起一支氣針在刀上刻下萬寶樓三字,丟給炎肖興道:"拿去擺在櫃上賣,差不多可以抵我給那小子的

那一支筆",炎嵐伊叫道:"那晶筆不是補償人家的嗎?",炎冷悉笑道:"丫頭,妳這樣怎麼學作生意啊"
炎嵐伊嘟著嘴不說話,炎肖興聽炎冷悉這樣講則像是同意的直點頭.

楊牧跟俞舜傑回到宅裡,俞舜傑就忙他的去了,楊牧在房裡,把重力鐵刀橫放在地上,思索著要刻什
麼樣的靈紋上去,腦中還不時出現炎肖興給他那塊布上的靈紋佈置方式,如用陣法的概念來看, 那

布上有一個主陣,八個分陣,主陣以使用者的靈力為陣基,再激發八個分陣同時共鳴,展現出來的威
力相當的大,當然刀的材質,還有鍛造的手法要能夠支撐得了這種力量才不致崩毀,楊牧思來想去

那布上的靈紋分明就是為那把刀所佈置的,如要用在重力鐵刀上,那靈紋還太小了,根本不適用,楊
牧閃身在房裡四周佈下三層隔絕陣法,用的是魔晶,隔絕陣法變成黑色的光華流轉,楊牧看了一下

四周,翻手遮天印成形飄浮在楊牧的手掌上,楊牧抓著開始研究遮天印上的紅色流紋,楊牧覺得這
應該也是靈紋的一種,從深夜看到清晨,楊牧看不出所以然來,因為遮天印的紋路是會自行流動的

完全沒有頭緒,楊牧正想放棄,突然靈光一閃,把遮天印吸入運起遮天印法訣跟滅神訣,用自己感魂
的法訣去感知在自身上流轉的紋路,遮天印上的流紋一幅幅的刻畫在楊牧的靈魂裡,楊牧起初大喜

,沒多久楊牧就開始咬牙全身顫抖不已,因為楊牧停不下來,遮天印的流紋數量相當的可怕像是無止
境般不斷刻畫著楊牧的靈魂,楊牧痛苦不已,再運起神魂訣第二重的心法煉魂,支撐著,不然自己可

能會魂飛魄散,楊牧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總算遮天印沒有再釋出流紋,楊牧才收勢,直接躺在地上
直喘氣,心想下次不要再這樣試了,差點把命都搭進去了,楊牧閉上眼睛用心感受自身的變化,發現

自己能夠清楚的感覺到四周的景物變化像是靈魂出竅一樣,楊牧試著穿過自己設的隔絕陣法,到外
面,發現俞舜傑跟一些人好像很焦急想要進到自己房裡,楊牧收回這種探試方式後,連忙起身,收

起隔絕陣法到外面,俞舜傑看到楊牧連忙上前問道:"師弟,你怎麼這麼久都沒動靜,要是今天你再
不出來我就要去找師傅了",楊牧連忙致歉道:"俞師兄,不好意思,修煉一時忘了時間,這是過了多

久了",俞舜傑聽楊牧這樣問才回道:“都過了十天啦,還有三天就要開始比試”,楊牧一聽到
過了十天相當驚訝,自己覺得沒過多久怎麼就過了十天的時間,大家看沒事就紛紛離去,俞

舜傑走前還告訴楊牧,要修煉可以別在用隔絕陣法,楊牧不好意思直點頭答應,還叫楊牧洗
洗等一下帶楊牧去吃頓好的,不久幾個女婢送來熱水跟衣服,楊牧泡在熱水裡,感受自身的變
化,再運起神魂訣第二重,讓自己的神魂穩定下來.

俞舜傑跟楊牧到邪霄城街上,楊牧看到街上有很多血魔教的人在各處巡邏,還不時有很多神識在
窺探掃視,俞舜傑難得露出沉重的表情,不過一下就隱藏了起來,楊牧看在眼裡,兩人走到一家富

麗堂皇的店前,俞舜傑介紹道:"師弟,這家鶴頂居,是全邪霄城最知名的,裡面可以住店,吃的更是
極品",楊牧摸摸鼻子想了一下直接問道:"師兄,應該是有事想跟我說吧",俞舜傑收起笑容露出

無奈的表情說道:"師傅跟師娘說我還不大相信,這幾天看來,師弟確實是有過人之處,走吧,十天
來你都沒吃東西,餓了吧,先吃飽再說",楊牧點頭隨俞舜傑進入鶴頂居,楊牧一進鶴頂居看到整

個鶴頂居雕闌玉砌,地版都是用一片片的魔晶鋪成,瓊樓金闕,四周的位置都坐滿了人,這些來看
向楊牧及俞舜傑的眼光都相當的不善,俞舜傑小聲跟楊牧解釋道:"這些都是來參加這次比試的,

放心在這裡他們不敢亂來,我們上二樓去",二人到二樓一間包廂裡,俞舜傑早就準備好,馬上就有
人開始上菜,楊牧第一次吃如此珍貴的食物,吃過一陣後,楊牧看俞舜傑沒動幾下筷子,且包廂這

麼大,應該還會有人來,楊牧邊想邊幫自己倒了杯茶喝了起來,果然不久就有兩人進到包廂,來人
是兩名身穿黑衣的女子,一名穿得相當華麗,還載著面紗,那名載著面紗的女子向楊牧行禮道:"小

女蕭芳荷,旁邊的是我的護衛羽宮花",俞舜傑急忙上前拉著蕭芳荷道:"師妹妳怎麼出來了,不是
叫小羽來就好了嗎?",蕭芳荷含情脈脈的看著俞舜傑道:"師兄,我來說得比較清楚,且我是當事

人",俞舜傑無奈的搖搖頭帶著兩人就坐,所有人就坐後,俞舜傑就朝包廂房門以指為劍射出一道
劍氣,整個包廂就被隔絕陣法包覆起來,蕭芳荷拿下面紗後就直接說道:"楊公子的事,我姑姑蕭美

英都有跟我說了,我想請楊公子,帶著驚雷跟青鱗雙劍,趕快離開這裡,因為無論是否能贏,我們都
沒有勝算,我不想呂伯伯跟碧嬸有事",楊牧想了一下開口道:"不瞞蕭姑娘,在下對目前的事一知

半解,不知蕭姑娘可否跟我說說目前的情況",俞舜傑幾人相視了一會兒,俞舜傑就說道:"目前邪
宵城的情況是暗城派出精銳的人手,隱藏在暗處,有些我們能掌握,但大多數是我們無法得知的,
由於暗城對於呂城跟碧雲瑤發佈通緝主要是認定兩人盜取驚雷跟

青鱗雙劍只要雙劍一現,兩人就馬上會被追殺",蕭芳荷接著說道:"暗城目前主事的是大長老紀雲
海,帶著暗城一干人等跟他的兒子,手握閻魔城城主閻厲行的本命魔元,脅迫閻魔城逼邪霄城以比

武招親為由,讓閻厲行的兒子閻將飛參加比試,以奪魁為條件奉還閻厲行的本命魔元,不然就將閻
厲行的本命魔元毀去,閻將飛為百年難得一見奇材,煉氣三重,一身魔功同階無敵,除天生魔神蛟體

,更得旱魃魔刀認主,紀雲海凝神境六重修為相當可怕,這次暗城派了很多高手埋伏在邪霄城裡",
楊牧想了一會說道:“蕭姑娘,我已答應呂老,不會食言,不過就妳所說的情況,那暗城想必無

論輸贏也要兩老的命”,蕭芳荷點頭道:“楊公子說得沒錯,這次雖然有天魔殿的人為比試作見
證,但暗城的事他們不會插手的”,楊牧看著蕭芳荷深鎖的眉頭,若有所思問道:“蕭姑娘應也知

道沒有驚雷或青鱗無法擋下旱魃魔刀,所以想以自身為代價保全兩老,不過如果沒有雙劍,只抓
蕭姑娘有什麼用呢?”蕭芳荷回道:"我的血脈可以啟動紀雲海手中的暗城令,把散落四處屬暗城

的人招集起來,讓暗城重新恢復以往的光輝,說白了,就是紀雲海想讓他兒子跟我產下一子或一女
立他為暗城城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