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力鐵刀
煉屠天跟蕭美英帶著一票人離開後,俞舜傑就帶著楊牧到邪霄城街上,楊牧跟俞舜傑一番交流後,
知道俞舜傑是個孤兒,從小被煉屠天跟蕭美英收養,俞舜傑對楊牧的事也相當清楚,俞舜傑介

紹著各店家及邪霄城等要注意的地方,楊牧仔細聽著,楊牧看來來往往的人很多,雖然是邊陲地帶
,但城中的繁華跟中都不相上下,楊牧看到不遠處有個非常大的招牌,上面寫著,丹聖堂三個大字,門

前有很多人在排隊楊牧不解問道:"俞師兄,這城裡只有這處賣丹藥嗎?",俞舜傑笑道:"楊師弟有所
不知,城內有東南西北四家丹聖堂,丹藥這門生意在魔域這可是門大生意,因為地域的關係,在魔域

煉丹,失敗率相當高,所以丹藥大都由人界那邊來,價格很好,這丹聖堂後台是跟那藥王殿齊名的神
丹門所有,早年藥王殿,也有在城內開鋪,不過比不過丹聖堂大量的壓低價格,漸漸淡出城裡,現在就

丹聖堂獨大,價格他們說了算,有些還有市無價,之前副教主還會透過一些關係從人界那邊運來,可
以這十幾年來都斷貨了,這讓這丹聖堂給賺了不少,不過還好城裡開店要徵稅,不然這丹聖堂這十

幾年賺的差不多可買下半個邪霄城了",楊牧聽完心裡咋舌,難怪當初煉屠天會向自己的父親買
丹藥,兩人逛了一會兒,俞舜傑帶楊牧到邪霄城的萬寶樓,跟楊牧解說道:“楊師弟,這城裡

的萬寶樓,是你來的那盤古城的分號,這有兩家,帶你來這是師娘有訂東西要給你”,楊牧偏頭
問道:"師娘訂了東西要給我?",俞舜傑神神秘秘的笑道:"進去看就知道了,這東西應該只有你能

用,這可是師娘花了不少私房錢訂製的",楊牧跟俞舜傑一進萬寶樓,就有一名方臉大耳的中年男
子帶著一名女婢上來招呼,兩人都一身大紅衣服,楊牧對兩人的服飾有點眼熟,好像在那裡看過似

的,俞舜傑跟楊牧介紹道:"這位是城裡萬寶樓的大掌櫃,炎肖興,是位大名鼎鼎的煉器宗師",炎肖
興謙虛笑道:"俞公子過獎了,您訂的那把刀好了,不過要請您過去拿,我們拿不動",說完就帶著俞

舜傑跟楊牧往萬寶樓深處走去,楊牧放眼望去這邪霄城的萬寶樓比盤古城的大上十倍有餘,店裡
萬頭鑽動好不熱鬧,俞舜傑跟楊牧說道:"人界那邊可煉丹,不過煉器以魔域為主,因為這出的礦晶

跟鐵礦還有兇獸的爪,牙,角等品質最好",炎肖興帶著兩人穿過萬寶樓,出了後門,到一處隱密的大
宅院,楊牧定眼一看,這大宅院有兩層相當堅固的大陣防護,楊牧對這陣法很有興趣的看著,研究

它運轉方式,炎肖興帶兩人來到大門前,面有難色的說道:"這原本不是外人能來的,實在是因為那
刀太重了,還有樓主交代,請兩外出去後對裡面所見所聞,能夠代為隱瞞,在下感激不盡",俞舜傑向

炎肖興行禮道:"肖大掌櫃,我師娘已有交代請您放心",炎肖興對大門射出一個玉牌後,陣法就開啟
一個人能過的通道,楊牧跟俞舜傑隨炎肖興快速進入,穿過宅院大門後,楊牧跟俞舜傑眼前一亮,四

處不斷傳來炎熱的火氣,不時還有鍛打的聲音,這時一名汗流浹背,頭髮挽起,身穿大紅衣,兩袖挽到
臂上露出雪白的兩腕的女子帶著兩個年輕男子上前來叫道:"三叔,怎麼帶外人進來這裡",炎肖興

笑著跟楊牧及俞舜傑介紹道:"這位是我的姪女,炎嵐伊,是萬寶樓樓主的大弟子,煉器功力不亞於我
",說完轉頭跟炎嵐伊說道:"嵐伊啊,妳師傅有交代過,能用那刀的人來了",楊牧看炎嵐伊雖然香汗淋

漓,不過難以掩蓋她美麗的容貌,俞舜傑更是看得有點失神了,炎嵐伊打量著楊牧跟俞舜傑兩人,“呿”
了聲指著俞舜傑說道:"就他啊連提都提不起來",因為俞舜傑在前,楊牧跟在俞舜傑後面,俞舜傑的

體型高大威猛,炎嵐伊以為是俞舜傑要用,俞舜傑急忙搖頭指著楊牧道:“炎姑娘誤會了,是他
要用,不是我”,炎肖興等人驚訝看向楊牧,這個文文弱弱的年輕人,怎麼可能,炎肖興還是帶著

所有人往宅裡後院去,楊牧一進後院,發現這裡是個煉器坊,有不少煉器師在煉器,用很特殊的方式
控制火源,有些火源像是由煉器師本身所激發一樣,跟煉丹的手法差不多,另外有一群人在煉好的器

具上作刻繪,楊牧站定腳步專注看著一名煉器師刻繪,楊牧看得有點出神一動也不動的定住,被俞舜
傑拉了一把跟上,楊牧回想剛剛煉器師刻繪的手法,那刻繪應該是一種類似陣法的繪製,不過有好幾

處相連,像是在器物上作出脈絡一樣,一行人走到角落處,楊牧看到一柄全黑一個人高的龍形大刀,躺
在那裡,楊牧知道為什麼大家抬不動了,因為這大刀是用重力鐵打造的,看它的厚度跟長度,最少有萬

斤之重,俞舜傑示意叫楊牧去拿,大家這時眼光都聚在楊牧身上,還有些人放下手上的工作靠了上來
,楊牧笑了一下,就上前將大刀提起,還揮舞了幾下,像在拿一般的刀一樣,大家看得瞪大眼不敢相信,

先不提這刀是用重力鐵打造的,這刀比一般刀大上很多,楊牧那文弱的身子拿著有點像螞蟻抬
著一片大樹葉一樣揮,看起來相當不協調,炎肖興這時若有所思,翻手拿出一柄一般的刀跟一塊布

拿給楊牧道:"楊公子,這刀還未刻繪靈紋,不算是靈器,因為太重了,刻繪靈紋的靈紋師無法刻繪,在
下有請示過樓主,樓主的意思是.......",炎肖興說到這有點講不下去了,還是咬咬牙接著道:"樓主意

思是誰拿得起來讓誰刻去",俞舜傑連忙叫道:"肖大掌櫃不行啊,我師娘錢都付清了,您這我回去怎
麼交代啊",炎肖興向俞舜傑行禮致歉道:"靈紋刻繪的錢我們會退回去的,只是...",炎肖興轉向楊牧

問道:"楊公子是否認識我們樓主?",楊牧想了一下搖搖頭道:"應該不認識",炎肖興聽楊牧回答皺起
眉頭,把那塊布跟刀交給楊牧道:"樓主說,你應該可以自己刻,所以讓你照這布上的靈紋用這刀試看

看",炎嵐伊等人聽炎肖興這樣講都不敢相信張大口看著楊牧,楊牧摸摸鼻子覺得奇怪,炎嵐伊叫問
道:"楊公子是靈紋師",楊牧尷尬直搖頭,炎肖興叫退其他人,帶著楊牧,俞舜傑跟炎嵐伊三人邊走邊

跟楊牧解說了一下如何刻繪靈紋,楊牧聽得很仔細因為這跟陣法的佈陣方式差不多,炎肖興帶著三
人到一處幽靜的大廳裡,炎肖興拿一支刻繪用的晶石筆給楊牧,楊牧拿在手裡把玩了一下,深吸口氣

拿起刀就專心的刻繪起來,炎肖興,炎嵐伊驚訝的看著楊牧的手法,楊牧聚精會神刻了半響才刻完,
楊牧這時已經是滿頭大汗,吐了口氣把刀給炎肖興道:"請炎大掌櫃看看,這樣可不可以",炎肖興接

過刀後仔細的看著上面的刻繪張大口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看不到一半就被炎嵐伊搶走,炎肖興想
要搶回,看炎嵐伊專心的看著刀上的刻繪就作罷,轉向楊牧問道:"楊公子之前煉過器",楊牧搖頭回

道:"這是我第一次刻繪這靈紋,不過我之前學過些陣法,想來這靈紋跟陣法應有異取同工之處",炎
肖興這才了解為什麼萬寶樓主會說楊牧不一定也會刻繪靈紋,一旁炎嵐伊舞起楊牧刻繪的刀,刀光

陣陣還有炎熱的靈氣充斥著四周,炎嵐伊高興的收勢跑到楊牧旁,拍了楊牧的肩膀道:"楊公子,要
不要來我這當靈紋師啊,待遇很好的",楊牧聽了直搖頭,炎嵐伊不死心一直纏著楊牧,直到炎肖興

看不下去阻止她,炎嵐伊才老大不願意嘟著嘴站到一邊,楊牧向炎肖興問道:"炎大掌櫃,那把重力
鐵打造的刀,是否可像這刀一樣有靈紋可模稜的",炎肖興不好意思搖搖頭道:"樓主說,你會刻的話

讓你自己想辦法,我只能教你如何把刻上去的靈紋隱匿的工法",楊牧跟俞舜傑聽炎肖興這樣說同
時"啊"了一大聲,楊牧心想這萬寶樓主也太隨性了,俞舜傑上前跟炎肖興理論不休,炎嵐伊喜孜孜

的靠到楊牧旁說道:"楊公子,讓我來教你如何把刻繪好的靈紋隱匿起來",楊牧點點頭,過了一會
兒,之前楊牧刻繪的刀已沒有刻繪的靈紋,刀身上還散發著淡淡的波動,像活了起來一樣,俞舜傑講

不過炎肖興氣沖沖的轉身帶楊牧走到門外,重力鐵刀被楊牧插在大廳門口處,俞舜傑轉頭對炎肖興
叫道:"總給包一下吧,這無論是放到儲物戒還是儲物袋都會受不了的",炎肖興馬上叫了幾個打雜的

弟子,拿來一大塊青布,把重力鐵刀包起來,楊牧拔起刀扛在肩上,炎肖興帶著兩人走到大門前時拿
出一個木盒給楊牧道:"這是樓主補償你的,是一支晶石刻筆",楊牧道謝後翻收把刻筆收入儲物戒裡

炎嵐伊驚訝脫口道:"想不到楊公子還是修魂的高手",楊牧不好意思回道:"就一些雕蟲小技,上不了
台面的,讓大家見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