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靈於劍
炎冷悉滿意的點點頭,楊牧把雙劍收起,炎冷悉說道:"你現在還需有些日子才能讓驚雷跟青鱗如你四
肢一樣使用,如果你想用這雙劍煉成的雙手去硬憾那旱魃,你這雙手被廢的可能性很高,因為時間來

不及了,沒時間讓你撤底的去適應,除非寄靈於劍,還是有可能辦得到的",楊牧不解問道:"何謂寄靈
於劍",楊牧問這話時,炎冷悉的一位婢女,捧著一個劍匣出來放在茶幾上,打開,劍匣裡有兩把劍,一黑

一白,還有一卷皮卷在裡面,炎冷悉笑道:"帶回去看看就知道了,錢有人付過了",楊牧行禮道謝後,就
背起劍匣離去,炎冷悉看楊牧離去後唸道:"真是個有趣的小傢伙,也不知道無弦那老小子,踩到什麼

狗屎運,撿到這樣個好苗子",炎冷悉說話間另一名婢女遞上一張紙給她看,炎冷悉看了一眼道:"嗯,
把帳單給那老小子送去",婢女點頭後離去.

楊牧回到永安堂房裡,看著那卷皮卷,皮卷開頭就寫著四個大字"寄靈於物",內容主要是修練將自身
的靈力寄於物件上,讓物件可以依照自己的意識強化,共分六重,楊牧看完後了解到為什麼炎冷悉會

說寄靈於劍是有可能辦得到的,如果把驚雷,跟青鱗,化成靈寄於炎冷悉所給的雙劍上,讓雙劍能有
驚雷及青鱗的強韌,不過雙劍的等級還不能太低,不然會無法承受崩解的,這方法可以大大的減

少目前楊牧雙手的不適應,讓力量聚於雙劍上讓雙劍當成楊牧的雙臂承受驚雷跟青鱗強韌的力量,
隔天一早楊牧便開始拿著一黑一白雙劍,開始練劍招,並運行著寄靈於物的心法,一開始楊牧不敢練

太久,因為雙手會不時裂出小傷口,楊牧早上練,晚上也練一次,並在自己房裡刻上聚靈陣,夜裡修煉
白天還是行醫看病,整理買賣藥材,雙手漸漸能像以前那樣正常動作了,離跟呂城約定的時間剩一個

月時,煉屠天跟蕭美英匆匆趕來,跟呂城還有碧雲瑤在房裡密談,不時呂城跟碧宗瑤還破口大罵,四人
都憤慨不平的走出房間到了楊牧房裡,煉屠天翻手拿出之前楊牧父母留給楊牧的儲物戒給楊牧說道

:"你現在應有能力保護你父母留給你的東西了,我現在把它交給你,裡面的東西很多,你自己慢慢看,
主要還有你父親的青龍甲,也在裡面,經楊家老祖這麼一鬧,雖然你不承認,但是大家心裡都清楚,比

試時穿上你父親的青龍甲必要時可以保命,青龍甲我聽你父親說過,用你們楊家血脈讓其認主即可"
,煉屠天說完,拿出一卷玉簡給楊牧,煉屠天接著說道:"這是我在儲物戒裡翻到的,這上面是煉魂的

法門,你還沒有神識,想用儲物戒可以初步的鍛煉魂魄,達到跟神識差不多的效果",煉屠天交待成這
樣,加上楊牧看四人臉色難看問道:"伯父是否出了什麼事",蕭美英回道:"沒事,只要你能贏,剩下的

事我們就可以據理力爭了",煉屠天跟楊牧說十五日後跟呂城還有碧雲瑤出發到邊境,他跟蕭美英會
去接他們,說完四人就離去,隔天楊牧跟呂城及碧雲瑤交代一些事,就向鍛仙域去,他的目的在第四層

,磨練寄靈於劍.楊牧離去後,呂城跟碧雲瑤說道:"想不到連他都來了",碧雲瑤搖頭嘆氣道:"這次幾
乎全都來了,隱匿在邪霄城,應該是連我們都想一次處理掉",呂城堅決"啍"了聲道:"不行我就跟他

同歸於盡",楊牧載上儲物戒在鍛仙域中打開煉屠天給他的玉簡,開頭寫著神魂訣三個大字,楊牧仔細
看了一遍,發現這神魂訣還真是難共分九重,光是第一重感魂,到第二重煉魂,裡面得讓楊牧心驚膽顫

的,心想煉屠天一定沒有看過內容,以為就一般的煉魂法訣就丟給自己了,楊牧晚上煉神魂訣的感魂
白天裡不停的撕殺著,過了十四天,出鍛仙域先在第一層整裝了一下,楊牧已能用靈魂與儲物戒建立

起連繫,裡面有不少東西,讓楊牧相當驚訝,自己的父母把所有的家當都留在裡面了,楊牧邊用靈魂感
知儲物戒裡的東西,一邊還烤了些妖獸肉,自己吃之外還準備了很多給石頭龜,楊牧吃飽收拾了一下

拿出神魂訣的玉簡,翻手把玉簡收到儲物戒裡,就出鍛仙域,回到永安堂已是第十五日清晨,呂城跟碧
雲瑤已經在門口等他.

三人快速往邊境而去,到一處密林,呂城示意二人停下,呂城拿開一些樹木跟樹枝,楊牧看到前面有個
約一個人大的山洞,三人快速進到洞裡,呂城在前,楊牧區中,碧雲瑤在後,碧雲瑤進洞後還把洞封好

楊牧走著,洞裡很長,上上下下,還有些水流,走了約三里路,楊牧看到前方無路,只有一片洞壁,
碧雲瑤跟呂城兩人連手在洞壁前打入一黑一白的令牌後,手捏法印,一個個的打入洞壁,洞壁漸漸開出

一個黑色的小旋渦變大,楊牧心驚,有高人在這洞裡佈下破界陣,還能在洞壁處隱藏如此好,開出一個
人能通過的大小後,呂城示意大家快速通過,三人身影馬上就消失在黑色旋渦後,洞壁恢復跟之前一樣

通過破界陣後,三人被傳送到另一處山洞裡,三人往洞口處走去,呂城很小心,示意兩人先在此等,他先
到洞口處看了一下,打了個暗號,確定後才揮手叫兩人出來,楊牧跟碧雲瑤一出洞口,楊牧看到一片廣闊

的平原,看起來跟在他原來待的地方差不多,只是樹跟草的品種不大一樣,天空有點淡紅色,風吹來還有
點冷意,還有一點就是這裡的靈氣很稀少,魔氣卻很多,幾個身穿黑色勁衣的男子,身穿黑色斗篷,蓋著頭

,出現在三人面前,呂城跟三人交換確認了一下信物後,就開始看向遠方,楊牧尋幾人眼光看去有幾個小
黑點快速靠近,速度相當快,像是在貼地飛行一樣,黑點一靠近,楊牧看

到煉屠天,蕭美英,兩人,還帶著二十幾人,都穿得都跟接頭的三人一樣,只是沒用斗篷蓋住頭,楊牧仔
細一看,來的都騎著一種很奇怪的動物說馬不像倒很像跟馬大的蜥蝪,只有兩隻腳在跑,都快看不見

腳是否有採在地上,頭像鳥,背上有鞍,還有三隻沒駝人,應該是要給楊牧三人騎的,煉屠天,蕭美英二
十幾人到後,就有人把那三隻給楊牧等三人,一人一隻,蕭美英高興得跟楊牧介紹道:"小牧這是魔鴕

蜥,在魔界這裡是很方便的,速度又快,你試試,這些都是養的,野生的可兇得很,遇見了別亂靠近", 楊
牧點頭翻身坐上魔鴕蜥,熟悉一下還能上手,就隨煉屠天等一同出發,中途到一處小鎮略作休息,蕭美

英給了三人跟他們一樣的衣服,三人換上後就繼續上路,楊牧算了一下,走得相當遠有一百多里了,才
一天不到的時間,魔鴕蜥的速度相當嚇人,不過在人界沒看過,想來帶一隻去人界可能也辦不到吧.

一行人飛馳到傍晚,楊牧眼前出現一座大城,比盤古城大三倍,呂城跟楊牧說這是邪霄城,屬血
魔教,以邪霄城為中心方圍二百里裡都算血魔教的範圍,楊牧估算了一下他們約也跑了二百里路

所以血魔教算是邊陲地帶,果然呂城證實了楊牧心中所想,呂城告訴楊牧,魔界裡還有魔都,是
魔界中最繁華的地方,離這很遠,血魔教跟盤古城一樣鎮守魔界邊關,附近還有幾座跟邪霄城差

不多大的城池都是,不過幾百年來,大家相安無事,邊境間的貿易倒是很熱絡,大家也睜一隻眼
閉一隻眼,反正有錢賺,百姓生活能過得好就好,魔界對這種與人族來往的事早就見怪不怪,倒

是人族那邊除了邊境守城外,中都有些自以為是的門派,還是對魔族有很深的成見,魔族現在,
真正完全純魔的,還真找不到,他們早就跟人族,妖族,其他族通婚,行之有年啦,很多人族

都跑來魔界落地生根,比在人界快樂,並說楊牧的父母也在魔界生活過一段不短的日子,呂城
說著時已經要入城了,所有入城的人都要檢驗身份,大家都拿著一塊黑色的玉牌,呂城跟碧雲

瑤也有,楊牧摸著自己的儲物袋,那出小時煉屠天給他的黑色玉牌,煉屠天本轉頭想提醒楊牧
看到楊牧已拿出血魔教的黑玉牌,點點頭笑了一下,就趕緊帶隊進城,蕭美英退到楊牧身旁說

道:“ 原本都沒盤查的,不過比試要開始了,城裡不大平靜”,進城後,就有幾人上來把魔駝蜥牽
走,一行人走在邪霄城的街道上,蕭美英一直跟楊牧介紹著,楊牧除仔細聽外還看著比盤古城還要

多人的街道,很快的煉屠天帶著眾人進到一座非常大的宅院,宅院戒備相當森嚴,呂城跟楊枚說,
這整個邪霄城都是血魔教沒有像,天劍宗那樣有一個獨立的地方,煉屠天這宅院是他副教主的地方

,教主也在這附近,楊牧被安排到一個大房還有幾個婢女,楊牧把婢女打發了,便坐在床上修煉,隔
天清晨,就有人來敲門,楊牧隨著一名婢女來到大堂,大堂裡有不少人,煉屠天在主座上,蕭美英坐

在側邊,煉屠天跟堂上的男女介紹了楊牧一番,說楊牧是他早年收的弟子,並介紹了一些師兄,姐
給楊牧認識,煉屠天跟蕭美英要帶人開始去張羅比試的事,讓一名叫俞舜傑的弟子帶楊牧去邪霄

城逛逛,並丟給楊牧一個儲物帶,讓楊牧有中意的就買不用客氣,俞舜傑會幫楊牧安排上比試場等
事,到比試完煉屠天跟蕭美英才會比較有空閒,有不清楚的就問俞舜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