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所措
楊牧收勢,一出鍛仙域,就看到石台上坐著一個老到不像話的老者,身體矮小,兩眉極長到肩,
頭髮跟鬍子都很長,臉上,身上的皺紋折了好幾折,還背著一個奇怪的龜殼,一手拿著煙斗抽著

一手拿著楊牧放在石台上的一黑,一白的劍令,那名老者開口道:“ 臭小子,我不管剛剛那是
什麼,鍛仙域是靠真本事廝殺用,你不小心毀了,我找誰要去”,楊牧聽出是石臉的聲音,摸摸

鼻子連忙道:“ 前輩,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會這麼嚴重,還請前輩見諒”,石臉“ 呿”,了聲把兩
枚劍令丟還給楊牧道:“ 老夫,石頭龜,你叫我石老就可以啦”,楊牧對石頭龜行禮道:“ 小子

見過石老,剛剛之事.......”,石頭龜擺擺手,抽了口煙道:“ 放心,你們人界的事我不管,你常
拿烤肉來就好”,說完就化作一道青芒入石臉嘴裡,楊牧回到永安堂,已是黑夜,一進後院當場

傻住,呂城,碧雲瑤,董菁婉,董菁菁,吳青瑜,趙坤虎,楊宣,駱元銘等人,在永安堂後院裡
烤肉,其他人還好,可是何眉琴跟水無月都在,還相處融洽的樣子,被何眉琴打破的地方,變成

一道拱門修砌得相當漂亮,大家拿著酒喝還喝了不少,楊宣看到楊牧,趕緊過來拉他,倒了杯酒
給楊牧,楊牧喝得直咳,便換成茶,趙坤虎直嚷嚷著道:“ 楊兄弟,男子漢大丈夫的,不會喝怎

麼行,來”,說完在倒酒到楊牧杯裡,趙坤虎硬塞,楊牧喝著,兩杯後楊牧直擺手說不行,跑去
吐,楊牧吐完又被董菁婉拉回來,駱元銘說著楊牧,楊宣小時的趣事,大家笑到不行,這些日子

來,今晚是楊牧最放鬆的一晚,最後只有水無月跟楊牧還清醒著,水無月扶女的,楊牧扶男的各
自回房休息,楊牧收拾著後院裡的東西,水無月也過來幫忙,楊牧不知道要說什麼,水無月也無

語,兩人收完,水無月就離去,楊牧看著天上明月,心裡有感拿出齊慧敏的玉笛,吹了起來,笛
聲原本輕快悠揚,變成哀痛不已,像是楊牧一直壓在內心深處的痛苦,借笛聲發出一樣,水無月

在隔壁聽了都不禁落下淚來,楊牧吹完回房拿出雙劍緊握在手裡,運起滅神訣第四重跟遮天印法訣
,驚雷跟青鱗一點一滴的被楊牧化成自己的雙臂,直到清晨,驚雷跟青鱗短了幾分,過程相當

痛苦,像是把自己的雙臂削骨去肉,換上不屬於自己的東西一樣,楊牧這時已臉色慘白,下床要
喝水,雙手都不聽使喚,顫抖不已,楊牧一手發紫一手變綠心想糟糕趕緊用布把雙手包起,跑去

找駱元銘,請他去請馬鐘祥過來幾天,他有事要出門,楊牧回到房裡勉強包好雙劍,雙手包紮的
布條開始滲出血來,慌忙出門往天劍宗方向飛掠而去,楊牧不敢再去水潭,去鍛仙域他現在手這

樣太過危險,唯一找甘封絕,請他把自己帶到葉無弦處,請葉無弦庇護,很快甘封絕帶楊牧到後
山見葉無弦,葉無弦看了楊牧雙手臉色難看問道:“ 怎麼搞成這樣”,楊牧馬上答道:“ 師祖沒事

,就煉體時出了點意外,跟師祖借個安全隱密的地方,讓我恢復”,葉無弦點點頭叫道:“ 封絕,
你帶他去劍洞”,甘封絕帶楊牧離去,葉無弦低頭沉思了半響,就消失離去,甘封絕帶楊牧到一

處山壁,打入一個手印,山壁開出一道石門,楊牧跟甘封絕道謝後就進入石門,甘封絕再關上變
回原來石壁,楊牧進到石門後眼前一亮裡面是一處非常大的石洞,洞裡相當明亮,亮光來自洞頂

一塊相當大的透明劍形石筍,洞裡有從山壁裡流出的清水形成一個小水池,還有不少乾糧,靈氣
濃郁源源不絕,楊牧便坐下開始專心同時運轉滅神訣跟遮天印法訣.

葉無弦來到萬寶樓頂,找炎冷悉,坐在炎冷悉臥床下喝茶,炎冷悉問道:“ 人找到了嗎?”,葉無
弦回道:“ 沒有,完全沒有頭緒”,炎冷悉“ 呿”了聲道:“ 那你來幹嘛”,炎冷悉一想不對,接說道

:“嗯....沒事你不會往我這跑”,葉無弦喝了口茶道:“ 師姐,對煉器入體有相當的鑽研,我想確
認一下,我的一個傻徒孫是不是走上這條路”,葉無弦敘述楊牧的情況跟炎冷悉聽,炎冷悉聽完一

翻手一柄小玉劍漸漸成形在手掌上,炎冷悉嘆口氣氣說道:“ 這種體質萬中無一,能清醒受抽筋
扒皮之苦,修煉得成當然威力相當可怕,這種痛苦你當年受過,體質也不適合,不然依你的悟性,

可青出於藍更勝師傅當年風采”,葉無弦聽炎冷悉這樣講,也臉露無奈直嘆氣,炎冷悉接著說道:
“就你說的情況,應是走上煉器入體,還是一次兩件,能成會讓他及天劍宗揚名立, 失敗兩臂終

生殘疾,不過煉一件入體都相當困難,還一次煉兩件,是那個找死的笨蛋”,葉無弦臉色難看急忙
要走,炎冷悉笑道:“ 遲啦,現在沒法停了,照你講的情形你那徒孫,已經把一部份煉入體了”,

葉無弦頹坐下來,炎冷悉笑道:“ 帶我去看看,百年來還沒看到能煉成的,別藏著掖著,怕我
搶啊”,葉無弦苦笑搖頭就起身留下身形殘影人就不見,炎冷悉也是.

葉無弦跟炎冷悉來到楊牧進入的山壁前,炎冷悉對山壁一揮手,紅袍長袖劃過山壁,山壁中間變
成透明從外面可以看見楊牧正滿頭大汗,咬緊牙關,表情極痛苦,緊握雙劍,雙手不停顫抖,驚

雷跟青鱗已經只有一半,楊牧雙臂一紫,一青不停滲血相當嚇人,炎冷悉笑道:“ 原來是這小娃,
不錯不錯毅力驚人,看樣子體質也適合”,炎冷悉說完再揮長袖山壁恢復原來樣子,葉無弦驚訝問

道:“ 師姐妳認識楊牧”,炎冷悉直笑回道:“ 認識,也算不認識,他煉驚雷跟青鱗入體,應該是
想幫呂城跟碧雲瑤兩人,隱匿雙劍擋下悍魃,想不到他會想出這辦法,還有勇氣試”,葉無弦急

忙問道:“ 那師姐,他能煉成嗎?”,炎冷悉搖頭道:“ 很難說,短則十日,長則半月就知道啦,
現在誰也幫不了他,無論成敗,他出來後你讓他來找我,他有萬寶令”,葉無弦皺眉正要問,顏

冷悉馬上叫道:“ 你叫他自己來啊,你別來,你來就不好玩了,還有我是誰提都不要提,你敢講
,老娘就切了你,記住了喔”,炎冷悉說完人就不見,留下滿臉疑惑的葉無弦,楊牧在劍洞裡不

停的煉化雙劍入體,到第七日總算把雙劍吸入,雙臂一樣腫脹不受控制,後面三天楊牧專心的在雙臂
煉製讓手臂適應,第十日楊牧的手臂已跟正常差不多,再來就是要跟遮天印一樣從雙臂取出,楊牧還

要再痛一次,第十二日,楊牧臉色慘白,嘴角溢血,總算驚雷跟青鱗,驣空在楊牧兩手掌上不斷轉動,楊
牧收起雙劍,在水池邊洗雙臂,雙手的動作還是很不協調,像嬰兒剛學拿東西一樣,楊牧的雙臂,變得

跟玉器一樣,楊牧研究要出何出劍洞順便拿著乾糧吃,雙手還是很沒力,這時壁洞打開,葉無弦跟甘封
絕走了進來,葉無弦看楊牧再吃乾糧笑道:"看來你練成啦",楊牧傻笑答道:"還是瞞不過師祖您的慧

眼",葉無弦"呿"了聲道:"你少拍馬屁,還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如果讓屠天跟呂城知道,你,我不
被罵死才怪,你小子拖我跟封絕下水,少廢話讓我看看你練得如何了",葉無弦說完,楊牧咬著乾糧,把

雙手伸出,葉無弦跟甘封絕上前,每人抓一隻猛看,好像在欣賞藝術品一樣,葉無弦滿意的一直笑,看
了一會,葉無弦高興道:"把劍弄出來看看",楊牧手掌一握一張,驚雷飄浮出現在手掌上,葉無弦點點

頭,楊牧收起驚雷,葉無弦叫道:"出一招試試",楊牧拿下咬在嘴上的乾糧道:"師祖,師傅,我手還沒力
且這雙手目前好像不是我的一樣,怕力量無法控制,師祖,師傅要小心",說完劍指一劃一道巨大的紫

色劍氣直接砍入石壁,洞裡震動不已,楊牧出招後,出招的手裂了一兩處,流著血,葉無弦點頭道:"你
還不能適應,拿萬寶令去趟萬寶樓,對你有幫助的",楊牧疑惑想問,葉無弦揮揮手道:"別問那麼多,

去看看吧,你也累了,跟封絕回去休息一下",楊牧在天劍宗休息了一下,便下山回永安堂,梳洗了一下
就朝萬寶樓去,進到第三層樓,楊牧向炎冷悉行禮道:"見過炎姑娘",炎冷悉雖然戴著面紗,不過楊牧

還能感覺得到炎冷悉好像很高興的樣子,炎冷悉看了楊牧一會兒說道:"把兩把劍叫出來看看",楊牧
雙掌一開,驚雷,青鱗,飄浮出現在手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