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人仇人
楊牧帶著楊宣一直趕路到中都,回到熟悉的街道,楊牧緬懷起,小時候的各種情景,內心激動不已
楊宣倒是還好,他沒什麼印象了,楊牧尋著記憶,來到楊家的大門,楊家已是一片廢墟,雜草叢生,

段垣殘壁,楊牧跟楊宣走進去,看到一座大墓,墓碑上面寫著,楊程仲暨夫人齊慧敏等楊家人塚,
下面屬名罪人陳師孟,花上缺,楊牧流下淚來,就跪在塚前楊宣看楊牧跪也跟著跪,楊牧心痛不

已小聲的跟楊宣說這是爹,娘的墓,楊宣跟開始磕頭,這時走來一名老者跟一名婦人,兩人走到
兩兄弟身後對塚一拜,楊牧跟楊宣起身轉向兩人,楊牧拿出當初陳師孟給他的青玉牌,陳師

孟看到,面無表情道:“ 此乃錦圍玉牌,可抗神識查探,已是你之物,凌天門滅,我倆知道
,你兩兄弟,差不多要到啦,我倆的命給你,放過我們門下幾千人的命吧”,另一名婦人為幻

花宗花上缺也隨著說道:"還請你們兄弟兩人高抬貴手",楊牧隨手拔出楊宣的配劍,再兩人前
一招後就收劍回鞘,一氣呵成,速度快到眨眼間,陳師孟,花上缺頭髮被削斷幾十根飄落在地,

楊牧說道:"我倆兄弟,已經拿回欠我們的了",隨即拉著楊宣跪在陳師孟前說道:"楊牧與小弟
楊宣在此謝過陳宗主當年施予援手救我們三人一命,更謝陳宗主,與花宗主為我倆兄弟父母

及楊家等人收埋遺骸",說完磕了二個響頭,楊宣也是,陳師孟,花上缺趕緊把兩兄弟扶起,楊牧
轉身再出劍把墓碑上的罪人兩字,改成故人,陳師孟點點頭後問道:"你們兩兄弟日後有什麼

打算",楊牧搖搖頭道:"我想把這建成楊家祠堂,把我父母的牌位迎回興安嶺,有朝一日,再像
我父母一樣,從興安嶺返回中都",接下來幾日在陳師孟,花上缺的幫忙下,楊家舊址開始大興

土木,楊牧及楊宣也脫下長袍幫忙著,工人挖到一支玉笛交給了楊牧,楊牧一看玉笛上刻有他
母親的名字,就連忙收起,一個月多後,楊牧就背著楊程仲跟齊慧敏的牌位,帶著楊宣起程回

興安嶺,快到興安嶺時,楊牧再貼上沙蜥皮,楊宣不解問道:"大哥怎麼還貼這個",楊牧笑道:
"進盤古城方便,可以省去不少麻煩",楊宣點點頭,楊牧接著說道:"進盤古城後我們分開走

你先回天劍宗,我回永安堂,我安置好爹娘我牌位再通知你",楊牧回到永安堂,已是晚上
楊牧拿出牌位,駱元銘跪在牌位前不停的哭,楊牧扶起他,說了一下中都那的情況後

隔日就開始跟駱元銘整理出一間小祠堂,放置楊程仲跟齊慧敏的牌位,楊宣回來跟楊牧,
駱元銘一起祭拜,楊牧就讓楊宣回天劍宗專心修煉,自己跟馬鍾詳,黎若潔說請兩人休

息兩個月,兩個月後他要出趟遠門,再拜託兩人幫忙一陣子,楊牧恢復樣貌後沒幾天又
貼回沙蜥皮,過著跟之前一樣的生活,早上練招,白天看病,晚上到水潭底修煉,楊牧

一直跟呂城,碧雲瑤討論不出驚雷或青麟,能擋悍魃的問題,最後都是不可行收場,這
夜楊牧在洞中修煉,滅神訣第四重讓楊牧相當疑惑不解,楊牧拿出滅神訣跟遮天印法訣

一起放在地上看老半天,楊牧一直以為滅神訣是這心法的名字好聽而已,練到第四重才
覺得怪怪的,他原可照練就好,不過他要先解開心中的疑惑,對滅神需先成神,這句他

原不以為意,不過他認為這句裡寫的神,可能是指神器,因為滅神訣第四重開始,重塑
真身的練法,與遮天印法訣有點相同,確也不同,楊牧心裡有個想法,運起滅神訣第四

重開始煉起,配合遮天印法訣,同時運轉,楊牧馬上吐出一口血,身上遮天印紅色法紋
出現在全身皮膚上,楊牧想了一會兒,再次同時運轉兩種功法,楊牧痛苦難當,比萬蟻

蝕身,剃骨削肉還痛苦,好像活活被抽筋扒皮一樣,直到清晨,楊牧左手一抬,手掌上
慢慢出現一顆金色龍形大印,大印一現釋放出相當可怕的威能,楊牧所在的洞開始巨烈

震動,水中出現七彩霞光,四周靈氣不斷聚向楊牧這來,楊牧立覺不妙,心想外面一定
不得了了,趕緊在把大印吸入身體裡,帶著雙劍急忙離開,楊牧小心出水面,趕緊隱匿

快速離開,第一個到的是炎冷悉,炎冷悉查探四周,還入水查探,也找到楊牧洞裡,什
麼都沒找到,就出水面,這時水潭邊來了很多人,葉無弦跟他的六名第子,林長鋒跟藥

王殿,行丹閣的人,徐清江跟極道觀,玄摯門的人,呂城,碧雲瑤也到了,大家都對炎
冷悉行禮,葉無弦叫炎冷悉師姐,炎冷悉冷冷的喊道:“ 都散了吧,這沒東西,無弦,

你留下”,所有人離去後,炎冷悉佈下隔絕法陣後說道:“ 這有神器出世,除非神器認主
不然不可能被發現或帶走,剛剛那天地異象很明顯,你暗地裡查一下,最近盤古城的進

出,及來過這的人,查到後不可輕舉妄動,不可得罪,師傅破碎虛空前交待的那件事,
需要這人幫忙”,葉無弦點頭道:“ 師姐,那事真有可能嗎?”,炎冷悉搖頭道:“ 師傅
交待的,我倆只能盡力”,說完解開法陣後兩人就消失不見.

楊牧回到永安堂,講都不敢講,還是作著日常的事,想說找一天去鍛仙域試看看,永安
堂隔壁的房屋不知為何這幾日都在大興土木,隔壁楊牧記得小時有一家人住,後來搬走

一直空著,難道回來了,突然一聲巨響,從永安堂後院傳來,楊牧趕緊從內堂跑去後院
看,看見永安堂跟隔壁的牆被開了個大口子,跟門一樣大,何眉琴扛著劍,董菁婉,水

無月,吳青瑜,董菁菁,楊宣都在,駱元銘一直唸道:“ 何大小姐啊,不是說過不行了
嗎?,妳怎麼硬來啊”,何眉琴不好意思道:“ 對不起啊,駱叔,我剛剛跟董師妹過招,

不小心用力過猛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等一下叫人馬上修好它”,楊牧靠過來,楊
宣馬上叫道:“ 大哥,何師姐說這新宅子,是伯父買的,讓我倆已後一人一間,現在先請

何師姐跟,水師姐打理,真的嗎?”,楊牧摸摸鼻子,正在想要怎麼跟楊宣解釋時,水無
月開口道:“楊師弟,我們跟楊宣說的,都是真的對吧 ”,楊牧知道水無月這樣問讓他無

法反駁,事實上對,只是楊宣不知道這伯父不是煉屠天,是親伯父,楊牧只能勉強回答
句:“ 是”,楊宣高興拉著董菁菁跟楊牧說道:“ 大哥,那這就作成個拱門,以後進出方便

新宅裡房間多,以後小婉姐,小菁可以住著,我住原來永安堂方便,你說好不好啊”,
楊牧正要反對,董菁婉靠過來說道:“ 小宣,菁菁住可以,我就不用了,弄個門在這,你

大哥會覺得其他人吵,他不自在的,對吧”,董菁婉說這話時一直水汪汪大眼看著楊牧,
楊牧被董菁婉看得有點不好意思,臉微微紅起,連忙回道:“ 怎... 怎麼會呢,董師姐多

慮了”,連忙跟駱元銘說讓他主意就好,他要去天蒼山採藥,跑得比飛還快,眾人掩嘴偷
笑,只有楊宣問董菁菁道:“ 小菁,你們在笑什麼”,董菁婉敲一下楊宣的頭道:“ 傻瓜,

跟你大哥一樣木,等一下跟你說”,楊宣摸摸頭“ 喔”,了聲,吳青俞向駱元銘問道:“ 駱
叔,怎麼楊師弟,還貼著那皮到處跑”,駱元銘聽吳青瑜這樣問氣喊道:“ 說到這我就有

氣,大少爺原本用真面貌看病,打理藥材,沒兩天,永安堂來的都是女子,擠得真的要
看病的人都進不來,有些還出手摸大少爺,大少爺沒辦法才又貼著那爛皮,真是世風日

下”,駱元銘邊說邊整理地上的碎石,其他人笑得腰都歪了,董菁婉氣得直跺腳,水無月
則還是面無表情,楊牧進到鍛仙域,拿出在他體內那枚金色龍形大印,四周散佈極可怕

的威壓,附近妖獸飛逃,楊牧仔細反看,上面有三個字“ 遮天印”,印紋是之前自己小時
候胸前那特殊的紅色紋路,楊牧揮手拋出,遮天印可隨心所欲控制方向,就算飛不見,楊

牧還能清楚感應得到它,讓它回來,玩了一會兒,楊牧收回遮天印進自己身體裡,隨即
運轉遮天印法訣,跟滅神訣飛身衝天而上,舉掌托天,遮天印虛影在楊牧掌上出現,越來

越大,鍛仙域的天空被印紋佈滿無邊無際,地面開始巨烈震動,妖獸瘋狂逃奔,楊牧正想
試試威力,要把遮天印打在地上時,石臉的聲音大聲回盪整個鍛仙域,大喊道:“ 小子,
住手,給我滾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