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伯父
這名中年婦女,拿出一塊青石,材質看起來跟身上穿的戰甲一樣,到楊牧前溫柔說道:"滴一滴血進
去",楊牧搖搖頭道:"我不驗,我不是你們找的人",說完轉身就走,楊家老祖出現在楊牧前擋住

他吼道:"不驗也要驗",正要出手,楊牧拿劍指著自己的喉嚨道:"驗具屍體就給你驗",楊家老祖氣
得發抖道:"你弟弟也可以",楊牧說道:"他滿二十歲,讓他自己選,不然從我身上踩過去,我知道您

敢",說完快速繞過楊家老祖,就走去,楊家老祖氣得直抖,那名拿著青石的中年婦人走來說道:"老
祖這....",楊家老祖拿起青石砸在地上猛踩,都踩出一個大坑了吼叫道:"還驗個屁啊,那個臭脾氣

跟那逆子一個樣,專門來氣我是不是啊,是不是啊,我是造了什麼孽,生出那種逆子,那逆子走了
還留了這臭小子來繼續氣死我的,是不是啊,是不是啊",邊說還邊加足力道猛踩,地面震動不已

,幾里外都能感覺到,坑越來越大,都快有百米,那青石連點擦傷都沒有,所有人看這樣都
嚇得跑光光,只有何眉琴跟水無月還在,季文洋心知不妙,趕緊趁亂,帶著翁區究等人飛速

逃離,楊家老祖踩完一陣後深吸了口氣喊道:“ 跟我去滅了凌天門,季老頭敢騙我,殺我
楊家的人,看我不滅光你,走”,說完數道青光衝天消失,水無月看青光離去後若有所思,

何眉琴推了一下她道:“ 想什麼呢?”,水無月搖搖頭道:“ 沒事”,說完就跟何眉琴往盤古
城走去,楊牧進盤古城後,跟幾人說了些話就跑進鍛仙域,剛放好兩塊劍令,奇怪門沒開

石臉這時開口說道:“ 小子,你三天兩頭往這跑,我鍛仙之名,都快變笑話了”,楊牧摸摸
鼻子說道:“ 好吧,那我這次不進去了,過陣子再來”,石臉笑道:“ 我要吃烤肉”,說完

鍛仙域的門就打開,楊牧笑了一下道:“ 好,烤牛腿”,說完閃身進入鍛仙域,楊牧其實傷
的不輕,因為練遮天法訣的關係,外表看不大出來,主要是翁區究那一掌,楊牧想要安靜
養傷,只待在第一層那個水潭處,吸收靈氣療傷.

三日後,玄武大陸就傳遍凌天門一日被滅的事,眾說紛紜,整個盤古城,到處都有人再找
楊牧,永安堂也是,一連幾日,被人擠得水泄不通,楊牧一直躲在鍛仙域裡,這天水無月

跟何眉琴到盤古城最有名的先雲樓,兩人上到二樓包廂處,水無月找了一下,發現有個包
廂前站著兩個中年男子,就拉拉何眉琴,往那包廂走去,站在包廂外的兩名中年男子看到

兩女,就笑著點點頭道:“ 水小姐,跟何小姐來啦,老爺跟大夫人在裡面等妳們”,邊說邊
把包廂門打開,包廂裡坐著一名看似威嚴年紀稍大的男子,頭髮斑白處很多,旁邊坐著一

名雍容華貴的婦人,兩女見到兩人馬上行禮道:“ 見過楊伯父,楊伯母”,兩人是楊牧真正
血親大伯楊程伯,伯母景蘿煙,景蘿煙連忙起身拉著兩女就坐,這時包廂的門再次開啟,

駱元銘走了進來,駱元銘看了楊程伯,跟景蘿煙一會兒,就瞪大眼叫道:“ 大少爺,少奶
奶”,楊程伯苦笑道:“ 都老啦,還少爺,少奶奶的,坐坐”,駱元銘不敢,楊程伯就連忙

起身,把他按到坐椅上道:“ 你也別跟我客氣,說起來你還是我楊家的恩人”,駱元銘還
是很不好意思,楊程伯直接坐在他身旁,駱元銘說道:“ 我這條命還是,楊牧,楊大少

爺救的,這....”,景蘿煙說道:“ 找到你我那小姪的身份,就確定了,我們也是為這事傷
腦筋,你跟我們說說他所有的事,從小到大的”,駱元銘有點疑惑的看向何眉琴,水無月

楊程伯介紹道:“ 放心,她倆是何家跟水家的人,沒事”,駱元銘才開始說著他知道的事
,他也說楊牧極其保護他跟楊宣,有些事他也不清楚,認識他的人都只知道一部分,沒

有全的,這也是他們能活到現在的原因,聽完何眉琴一直哭,景蘿煙跟水無月也頻頻拭
淚,楊程伯則面有難色道:“ 你沒跟他說過他的根在那裡,可以找我啊”,駱元銘無奈道

:“他早知道啦,我跟他提之前他就知道了,在永安堂安頓後,我跟他提過了,也跟他說
過老祖跟他父親間,說開了沒什麼大事,他還是帶著藥箱四處去行醫,要重整永安堂,

我怎麼說都沒用,要寫信又怕被發現我們的行蹤,他說他父親到死都沒求過楊家,他也
不會”,楊程伯捶了桌上一拳氣道:“ 那臭脾氣跟程仲一個樣,之前程仲跟爹,現在倒

好,變他兒子對爺爺,這...這...唉”,景蘿煙笑道:“ 他們三個的脾氣一個樣,程仲我從
小看到大,如果小牧跟他爹個性那麼相似,我說不定有辦法”,大家好奇看著景蘿煙,景

蘿煙笑道:“ 這要無月跟眉琴,幫伯母引薦那叫董菁婉的姑娘”,楊程伯不解問道:“ 為
什麼”,景蘿煙“ 呿”聲道:“ 公公老來再得一子,你也忙碌不停,把程仲丟給我們這些嫂

嫂帶,我比你了解你弟弟,你別問那麼多,讓我先試試是不是那樣像他爹就知道了”,楊
程伯也沒其它辦法,就招呼上菜,上的菜飯很多足足有二十人份,駱元銘覺得奇怪,不

過看到何眉琴的吃法,有點嚇壞,駱元銘瞪大兩眼看著何眉琴猛吃,水無月才不好意思,
用力推一下何眉琴,何眉琴才吃慢點,飯後楊程伯問楊牧現在在那裏,駱元銘說楊牧帶

著楊宣去中都,找他們父母及其他人的遺骸,大家聽了才點點頭,只有水無月不悅道:
“ 安排的真好,難怪我們都快翻遍盤古城了,也找不到人”,景蘿煙嘆口氣說:“ 小牧應

該猜到,天府楊家會來人,所以選這時候連他弟弟都帶走了”,原來楊牧早在前一天就出
鍛仙域,先到天劍宗跟苗田鏡等人道謝,接著下山帶楊宣離去.

隔天水無月跟何眉琴帶著董菁婉來到先雲樓,只有景蘿煙在,景蘿煙熱情的招待三人,楊程
伯備了幾份大禮去行丹閣,玄摯門,天劍宗等處道謝他們照顧楊牧,順便打好關係,請大家幫
忙勸勸楊牧回到天府楊家.

先雲樓客房裡,景蘿煙四名女子,在此聊天,董菁婉說著她與楊牧相遇的經過,景蘿煙極是老
練,不停的轉著話題套董菁婉的話,問不出什麼後,景蘿煙才說道:"如果小牧像他父親,那他

會是個重情重義的人,還有就是會負責到底,很有擔當的,當年只因他不想依楊家的傳統,
娶一些非自願嫁給他的人,且先前也先認識了小牧他娘,就為這事跟我公公鬧翻,還弄到
自廢修為被逐出家門,所以伯母想請

妳幫幫忙,說說水家的事,只要他點頭同意,就會幫忙的,當然也要無月同意才行,所以妳們
想想再討論如何跟小牧說,要不要跟小牧說",房裡沉寂了一會兒,景蘿煙再說道:"千萬別

提及楊家,還有水家的條件,只要取回那寶物就好,其它都別提,不然他打死不會點頭的",水
無月"啍"了聲說道:"他那麼會騙人,陸刑峰跟本就是被他騙死的,他城府太深,我看不適合

去完成那事,楊伯母我看這事就算了,我再想辦法好了",水無月說這話時景蘿煙一直用一
種奇怪的笑意看著她,水無月說完後,景蘿煙就叫何眉琴先帶董菁婉去街上逛逛,她有事要

交代水無月,兩人離開後,景蘿煙靠到水無月身旁坐下還是一言不發的看著她,水無月眼神
飄來飄去不敢正視景蘿煙,景蘿煙噗哧笑了出來說道:"別以為伯母不知道妳在想什麼,以

小牧目前的實力拿回玄陰魄的可能性很高,就算沒有拿到玄陰魄,因為兩家之前的婚配,妳
擔心我公公會把聘禮送去妳們水家,而水家也會高興接受,有什麼不好嗎?",水無月兩頰紅

了一下,馬上正色道:"伯母妳想多了,只是這事都還沒頭沒尾的,我不想您太早下定論",
景蘿煙"呿"了聲道:"現在小牧是最理想的人選了,妳難到真想當我妹妹啊",水無月急忙說

道:"伯母不是這樣的..",景蘿煙不理她接著說道:"妳看我那小姪,說有多俊俏就有多俊俏,
扮成女子還傾國傾城的,人品又好,修為不低,又年輕對不對啊",水無月不答話,景蘿煙再說

道:"妳奶奶想要一個楊家女婿,可以不用一直麻煩我楊家破開屏障,我楊家也想要多個媳婦
開枝散葉,這是兩家之前就說好的,妳不用委曲嫁給我那死老頭,還撿了個年輕力壯的,這還

有什麼太早下定論的?",水無月一臉嚴肅樣子說道:"等他願意去再說吧",景蘿煙笑道:"好,
那我這次回去就去找妳奶奶說這事",水無月兩頰再紅叫道:"伯母...",景蘿煙還是不斷的勸
說水無月,說得水無月心中一跳一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