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府楊家
葉無弦話一落,劍光就出,直接把別雲鶴的腦袋砍飛,葉無弦像沒動過一樣站在那邊,楊牧心驚,這
一劍相當的厲害,葉無弦從拔劍出招到回鞘,一氣呵成,勘稱完美,力量的拿捏也相當的巧妙,集武

道的大成,加上葉無弦自身的修為很高,配合這一劍簡直無人可擋,童青看到嚇到失禁,連忙跟其他
大羅宗的弟子跪在葉無弦前面猛磕頭,童青哭喊道:"這一切都是我師傅的意思,跟我們沒有關係啊"

葉無弦轉過頭去跟甘封絕說道:"我說過一招過後誰找麻煩,我天劍就滅誰",甘封絕大喊:"上",所有
天劍宗的人都圍上殺光大羅宗的人,輕輕鬆鬆,有些都還沒有動到手,大羅宗就都死絕了,楊牧這時

坐在凌天門人群裡不動聲色,陸刑峰也是坐在地上看著大羅宗被滅,陸刑峰咬牙笑道:"葉宗主,真是
一石二鳥的好算計,連我都栽了,不過我們都是淩天門的人,雖然有不該的地方,不過你們也沒損失"

葉無弦"呿"了聲道:"第一算計你的人不是我,第二你以為我怕你們凌天門嗎",楊牧這時撿了一顆石
顆起身,走到陸刑峰前五步,把石頭丟在地上退後,陸刑峰不解的看著他道:"幹什麼啊你",楊牧撥下

蓋在頭上的斗篷並解下後說道:"我爹練的是這上面的功法,不是魔功",陸刑天氣得發抖指著楊牧吼
叫道:"原來是你這個小雜種",陸刑峰馬上尖叫站起,所有凌天門的弟子也是,不過看四周的人,都不

敢動手,這時候天上直直落下五人擋在陸刑峰前,來人,一老三中年男子,一名中年婦人,武馮看到當
中一人就喊道:"爹你怎麼來了",當中一人是天府武家家主武馮的父親武嵐,武嵐走到武馮旁拍拍他

的肩道:"爹剛好要去找你,路過遇見老友,就一起跟來看看",武嵐跟葉無弦行禮打個招呼就站在武
馮旁邊,那名落下的老者緩緩說道:"楊公子當年確實是這劣徒,不對,不過事已至此,我凌天門不是

欺侮弱者之人,老夫凌天門師祖季文洋,我在此保證,我凌天門盡所能補償你,我這劣徒也絕不會再
找你的麻煩",那名中年婦人在季文洋跟楊牧說話時,就跑過去扶著陸刑峰,這名中年婦人為陸刑峰

的親妹妹,陸琪倩,另一名中年男"啍"子聲道:"小子,我們算是很讓步了,別不識好歹,你早年用計
廢了他一臂,現在這樣值了",說話的是凌天門掌門翁區究,楚明橋聽到這樣直無奈的搖頭,陸刑峰

這時大叫道:"師傅不行,這小王八蛋,城府很深,八九歲就會騙人,我這手就是這樣被廢了",季文洋
轉身一大巴掌打過去,陸刑峰口裡都是血,還吐出幾根牙,季文洋怒喊道:"你還好意思說,我都不好

意思聽了,你給我閉上你的狗嘴",楊牧一直冷眼看著,這時平平的說道:"我只要這幾個",楊牧用手
指點了十幾個人包括陸刑峰後說道:"當年都有參與的人的命,償我楊家百餘口的性命,什麼我都

不要",季文洋面有難色,翁區究則笑道:"小子口氣庭大的啊",陸刑峰像發瘋似的大喊道:"來啊,
當年我在你那廢物老爹還沒斷氣前,玩你娘屍體,玩得可高興了,你跟你娘長得差不多,來讓你爺

爺也玩玩啊",楊牧沒動氣,他知道陸刑峰在逼他出手,季文洋馬上又一巴掌過去,再接著一巴掌,
在場的人聽到,都氣憤難當,楊牧只有冷冷說道:"生死相拼,恩怨兩清",季文洋嘆口氣搖搖頭道:

"你這是找死無異,罷了,罷了,如你所願",轉向陸刑峰嚴正說道:"這次過後,你再出手,別怪為師
心狠手辣清理門戶,所有人都是",隨即大喊道:"與這事無關的人退開",大家聽到開始退出一片

大塊的空地,只留下楊牧,陸刑峰跟被楊牧點到的十幾人,楊牧拿出雙劍站立著說道:"連唐門霹
靂子都不認識,被我廢一臂,真是丟人",陸刑峰叫道:"給我上,不要弄死他,我要他生不如死",十幾
人開始
殺向楊牧,楊牧也衝出,很快的三顆人頭就飛起,陸刑峰也出手偷襲,一輪後,陸刑峰處剩下三人,
楊牧身上也是大小傷半跪在地喘氣,呂城心裡苦笑楊牧連這時候都要騙陸刑峰,他跟楊牧對招

過知道楊牧的能耐,陸刑峰得意的笑道:"上,上,上他快不行了",那三人相視一眼,就衝了上去,
一陣刀氣,劍光後,三人被楊牧殺了,楊牧倒臥在地正要奮力爬起,所有人都覺得楊牧能作到這樣

實在是不容易了,天劍宗,藥王殿,極道觀,有些人如何眉琴,吳青瑜,董菁婉,朱俞書要上去救人,
都被拉住,陸刑峰得意的跑來一腳踩著楊牧,用刀指著他道:"看清楚你爺爺的樣子,下輩子見到

我就跑遠遠的",說完大笑舉起刀正要砍下,一道紫色劍氣直接砍斷陸刑峰握刀一臂,衝天而去,
陸刑峰痛苦得在地上打滾,連眼淚都流出來的吼叫道:"他媽的,你這小王八蛋,又騙我,又騙我"

楊牧站起身拍拍身上的塵沙,說道:"小時騙你,長大了再騙,你就學不會,不要被騙",圍著的人有
些忍不住"噗哧"笑了出來,暗地裡煉屠天跟蕭美英,碧雲瑤都在,本來煉屠天忍不住要出手,被碧

雲瑤拉著,蕭美英笑道:"跟他娘一個樣,古靈精怪的,四處招搖撞騙,害我緊張的要死",陸刑峰忍
痛站起,兩腳跺氣直罵,楊牧揮劍把陸刑峰的斷臂絞碎,說道:"看清楚你爺爺的樣子,下輩子見到

我就跑遠遠的",隨即消失出現在陸刑峰前,正要一劍砍下,被一道巨大的掌氣轟飛撞入石壁裡,
出手的人是翁區究,翁區究帶回沒了雙手的陸刑峰回到季文洋身邊,季文洋罵道:"你這是幹什麼

",程萬里馬上發作出來罵道:"呸,你凌天門就這手段",姜文遠趕去石壁處,煉屠天三人忍不住
也跑出來叫道:"今天是你們找死",楊牧從山壁裡走出來喊道:"伯父別出手",楊牧嘴角流著血

身上衣服破爛,走出來後,一彈指,陸刑峰的頭馬上就爆開,身體直接躺在血泊中,陸琪倩趴在陸
刑峰屍體上哭慘了,翁區究大驚脫口道:"霹靂子",楊牧面無表情道:"我代我娘送他的",翁區究

更驚訝的是他那一掌有八成力,楊牧像沒事的人一樣,武嵐本看翁區究出手,怕葉無弦阻止,就上
去纏著葉無弦,水無月覺得奇怪,眼裡看著所有的一切,這時葉無弦,甩開武嵐罵道:"季老頭,你

倒是說句話啊",季文洋面有難色瞪著翁區究,翁區究傳音道:"此子不能留,會是凌天門大患",
楊牧笑道:"早知道你們凌天門這種大宗門,話都是自己說的,殺人放火,也能自圓其說",季文洋

聽到這話眼裡冷光一閃道:"楊公子別太過份了,你想怎麼樣",楊牧說道:"我也還翁掌門一招,
此事就此了解,如何",季文洋點頭道:"合情合理....",楊牧則插話道:"不過請翁掌門生死自負"

聽到楊牧說到這裡,知道的人心中都在偷笑,翁區究大笑不削道:"給你三分顏色你開染房了,
陸刑峰本就沒了一臂,加上跟別雲鶴,童青對戰半天,你還真以為你有本事",楊牧說道:"翁掌門

剛剛那一掌,要是我沒有卸力得宜,不死也重傷了",季文洋直盯著楊牧看說了句:"好,就如你所
言",話一說完楊牧一拳就來打向翁區究,翁區究不削抬起手掌要接,楊牧快打到翁區究時,全身

泛起遮天印紅色紋路,流轉全身,翁區究眼看不對正要運力,就被楊牧一拳打爆一臂,翁區究單
膝跪地,嘴角溢血,咬牙痛苦撐著,惡狠狠的看著楊牧,楚明橋趕快過去止血,驚訝不已,季文洋

臉色難看,一直想著翁區究那句話,正想是否要出手減殺楊牧之際,天空上一艄青色琉璃戰船駛
來,天空上落下二十幾人,這幾人都身穿青色戰甲,有男有女,除了一名老者沒穿著戰甲外,這幾

人氣勢都相當驚人,季文洋看到來人馬上行禮道:"不知楊家老祖來到有失遠迎",水無月跟何眉
琴也靠過去跟這些人行禮打招呼,倒是武嵐,跟武馮,看到來的人,馬上就躲進人群裡不敢出現,楊

家老祖怒目盯著季文洋說道:"我說過,只要確定是我楊家的人,我就滅了你凌天門",楊家老祖說
這話時威壓全場,有些修為底的弟子立時跪了下去季文洋心裡發毛直喊道:"是,是,是",楊家老祖
轉頭向一名中年婦人叫道:"讓他驗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