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耳邊風
呂城跟碧雲瑤聽完急忙要離去,被楊牧拉住,楊牧請兩老先冷靜點,楊牧開始說著自己的想法,跟他
長期以來這張臉的用途,呂城滿意的笑道:"以後與你為敵,真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不過你最危險

,你有把握嗎?",楊牧笑道:"五成吧,不行也差不多可以氣死他",沒多久,呂城離去,碧雲瑤拿出傳音
牌傳音,楊牧也先回天劍宗去把楊宣帶回永安堂,說駱元銘身子不好,請楊宣代為照顧一下,楊牧有

跟駱元銘說事情的原因,駱元銘也極力配合,下午楊牧四處奔走,到了半夜,楊牧隱藏身形出永安堂
到行丹閣石室裡,看到楊牧來,姜子遠馬上佈下層層的隔絕陣法後道:"我跟老藥頭探查的結果,那

老烏龜來真的",葉無弦氣得大拍石桌把石桌拍成了粉吼叫道:"真當我天劍是擺設,我還怕那凌天
門不成",楊牧看看大家直接就撕下沙蜥皮,所有人都是一呆,楊牧說道:"弟子多年來的安排,這時就

是用上的時候了",經過一陣討論,大家沒有原來的氣憤,反而越講越開心,不時還有笑聲,大家離去
楊牧貼回沙蜥皮,眼中散光著冷冷的光芒,楊牧回到永安堂,碧雲瑤也穿著夜行衣剛回來,碧雲瑤跟

楊牧說道:"約有二,三百人,照路程上來算,還有六日",早上楊牧沒有貼沙蜥皮,直接用他俊俏的面
容出現在駱元銘跟楊宣面前,駱元銘跟楊宣先是一呆,楊牧說道:"不認大哥啦",楊宣聽道聲音看著

楊牧哭了出來,不過邊流淚還笑得很開心,駱元銘也是,楊宣像小時候一樣跑過來抱住楊牧說道:"大
哥,有些事我還是有印象的,你出現真正的樣子,是不是有事情",楊牧摸摸他的頭說道:"那有什麼

事,你長大了,你,駱叔都是我最親的人,大哥要出趟遠門,我不在你要照顧好駱叔知道嗎?",駱元銘
流著淚喊道:"大少爺",楊牧蹲在他面前說道:"放心,我都安排好了,欠咱們的,我都會要回來",

楊牧貼回沙蜥皮,回到天劍宗,甘封絕馬上把他叫去,楊牧跪在大堂上,甘封絕大發雷霆,罵著楊牧
為什麼同門私下互鬥打傷了師兄們,自以為了不起,嚴平北等人不停的勸甘封絕消消氣,怎麼勸都

沒用,最後甘封絕叫嚴平北等人押楊牧去面壁堂,面壁六日以示懲戒,丟了一張紙給嚴平北,氣憤離
去,嚴平北,苗田鏡,昱信三人押著楊牧像在巡街示眾一樣的走到面壁堂,進到面壁室,楊牧撕下沙

蜥皮,三人都看呆了,沒想到楊牧長得如此俊俏,臉上的皮膚比姑娘家還白嫩,看三人發呆
楊牧咳了一聲,三人回過神來,楊牧馬上跟昱信換衣服,並幫昱信貼好沙蜥皮,跟昱信說道:"

這些日子就辛苦昱師兄了",昱信笑回道:"沒事,又不是沒被罰過",說著還把頭髮抓亂,隨後嚴平
北在前,楊牧跟苗田鏡在後,出了面壁堂,嚴平北在面壁堂的公告牆上貼好甘封絕給他的那張紙,

就離去,圍觀的人很多,吳青瑜跟董菁婉注意到了楊牧,楊牧跟兩人眼神示意了一下,何眉琴跟水無
月也在旁邊,水無月一直注視著楊牧離去,何眉去跑去看公告,再跑回來不悅叫道:"武馮那混蛋一

定是跑去告狀了,本來沒事的",水無月沉思了一會就轉向董菁婉拉著她就走向無雨亭,四人就坐後
何眉琴說道:"甘師伯那邊何時多了個這麼俊俏的弟子,我們怎麼都不知道,我去看公告,還有很多

女弟子再討論呢",水無月不理她直接看著董菁婉跟吳青瑜問道:"出了什麼事",吳青瑜裝傻道:"還
能有什麼事,不就楊師弟被罰面壁六日,還好啦,上次我被我師傅罰二十日",水無月眼神露出氣憤,

四周冰氣緩緩聚來,不過一下就沒了,水無月"啍"了聲道:"當我查不到",何眉琴不懂二人在說什麼
正要問之際,董菁婉說道:"請師姐等等吧,十日後就都清楚了,無論是好或是不好,現在會壞了他長

年來的隱忍",董菁婉知道水無月慧質蘭心,一定看出來那俊俏男子就是楊牧,所以這樣說希望水
無月不要去擾亂楊牧,水無月不作聲,不過臉色和緩了許多,董菁婉跟吳青瑜放下心來,吳青瑜趕
緊泡茶讓水無月消消氣,何眉琴還是一臉不解的樣子.

回到四合院楊牧就進了昱信的房間,躲在一顆樹上觀查一陣子,果然有三,三兩兩的人不斷的再探
查楊牧住的房間,還有比試場,楊牧隱匿身形到面壁堂外,也是這種情況,楊牧滿意的下山,出盤古

城後不停急奔,奔了一天一夜,楊牧在一處小河處喝水,換上乞丐的服裝把在地上滾幾圈,再把頭髮
弄亂,臉上弄髒,弄來一根爛竹將雙劍藏在裡面當枴杖用,楊牧走進元疆城就看到四處都是凌天門

的人,楊牧到之前跟駱元銘還有楊宣待的破廟裡待著,聽著乞丐們討論一些事後,就出去了,在路上
遇到三名凌天門的弟子,楊牧上前乞討要食,被當中一人踏開,楊牧轉身就跑,踏開那楊牧那名中年
男子一看不對,摸摸自己的腰間罵道:"媽的,活得不耐煩了,敢打你爺爺的主意,追,玩死那小叫花",

三人追著楊牧,楊牧不快不慢剛好在三人前,三人像快要抓到又抓不起來,氣得牙癢癢的,楊牧跑進
一處草叢裡,三人跟進,只有楊牧一人穿著凌天門弟子的服裝走了出來,楊牧跟著凌天門的人聚集

到一處大客棧前,楊牧見到了他陸刑峰站在客棧門口的台階上,大喊"走,其他人自己跟上",楊牧發
現陸刑峰一邊趕路,不時還拿出傳音牌貼在耳邊聽,越走越快,夜裡楊牧跟一群人在樹林裡休息,到

半夜陸刑峰就獨自一人快速飛向興安嶺方向去,到清晨才回到樹林裡,陸刑峰跟身邊的幾十人交頭
接耳後,那幾十人就快速向興安嶺去,陸刑峰把大家叫起,繼續趕路,黃昏總算可以遠遠的看到盤古

城了,陸刑峰停下來的樹林,楊牧認得,是上次賈山貴跟童青見面的地方,這時前方別雲鶴,童青,帶
著一大群弟子從樹林裡冒了出來,別雲鶴,童青跟陸刑峰行禮道:"陸長老長途拔涉,事成之後,到大

羅宗來,我安排好讓陸長老還有其他凌天門弟子好生休息一番",陸刑峰"啍"了聲叫道:"廢話少說
那兩個小雜種在那裡",童青馬上上前道:"我們的人已跟陸長老的人會合了,先抓永安堂裡的人,

等楊牧那小子被放出來,我們就用這些人引他出來",陸刑峰手摸著自己的斷臂狠狠的叫道:"給我
快點,不行我就衝進去自己抓,你們怕天劍宗,我可不怕",別雲鶴馬上急道:"陸長老稍安勿躁,再兩

日的時間,今天永安堂的人應該就先給您抓來讓你先消消氣",等到了隔天,陸刑峰本要發火,見到
前面有二人飛掠來,才壓下氣憤,來人是賈山貴跟一名中年男子,賈山貴急忙拉過別雲鶴,在其耳邊

細語,說著還拿出一塊留影牌給別雲鶴,別雲鶴聽完臉立刻拉了下來,看著陸刑峰叫道:"陸刑峰,你
凌天門真是好算計,想吞我大羅宗,沒那麼容易",陸刑峰叫道:"你說什麼瘋話,快把人交給我",別雲

鶴一丟留影牌吼道:"你自己看",留影牌透出模糊的虛影,幾十名穿著凌天門服裝的人拿著一塊令
牌與另幾十人接洽,突然凌天門的人就動手殺光了所有來人並講道依陸刑峰指示,現在大羅宗沒人

我們趕快過去佔據,留影牌就沒有,陸刑峰大叫道:"這不關我事,有人陷害於我,那些不是我的人",
別雲鶴指著陸刑峰罵道:"剛剛我的人確認,我大羅宗被佔了,你還有什麼話說",雙方對峙之際,楊

牧先發起叫殺,直接把柳朝先一劍給砍了,柳朝願叫了一聲,一手射出兩柄飛刀,楊牧閃入凌天門人
群裡,飛刀追著楊牧殺了凌天門三,四個弟子,雙方人馬就開打了起來,別雲鶴對陸刑峰一刀砍去,

陸刑峰叫道:"你他媽白癡,被設計了啊",也拔出刀回擋,一場混戰開始,打了半天,雙方人馬折損過
半有餘,樹林被毀四處都是碎木,斷枝這時葉無弦帶著天劍宗的人馬來到,姜子遠帶著極道觀的人

程萬里帶著藥王殿的人,三方人馬圍著剩下的人,別雲鶴吼叫道:"葉宗主,凌天門犯我興安嶺,請您
老出手",程萬里笑一笑把那塊留影牌丟在地上,看完別雲鶴頹坐在地,葉無弦冷冷的說道:"把我的
話當耳邊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