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險密謀
楊牧笑道:"虎哥,你別亂說,我就用點小陣法騙騙人可以",吳青瑜,董菁婉聽楊牧這樣講"噗哧"笑
了出來,董菁婉無奈的說道:"小師弟換個說法吧,聽都聽膩了",後面何眉琴的聲音叫道:"什麼陣法

教教我,我也想教訓一下武馮那個混蛋",四人起身跟何眉琴,水無月行禮,趙坤虎慌忙離去,無雨亭
宗內規定不是他能來的地方,楊牧也說還有事轉身要走,何眉琴這次也不客氣,直接拉住楊牧,把他

按坐下來叫道:"你這次敢跑,我...我...我就大叫非禮",楊牧跟吳青瑜,董菁婉同時"啊"了一大聲,
楊牧摸摸鼻子,不好意思有點臉紅,第一次遇到這種女子他不知如何是好,董菁婉看楊牧這樣,笑了

一下,吳青瑜笑道:"何師姐,妳這是強詞奪理,現在這樣是誰非禮誰啊",楊牧趕緊掙脫,何眉琴兩手
按在楊牧的雙肩上,楊牧感覺得奇怪,趕緊跑到董菁婉跟吳青瑜兩人中間,說道:"好,好,好先喝茶,

先喝茶",大家就坐後,楊牧弄茶,一下掉茶杯一下掉壺蓋的手忙腳亂,隨即不好意思說道:"我師傅
找我有事",說完一溜煙就不見人影了,吳青瑜,董菁婉"噗哧"笑了出來笑得很大聲,何眉琴才有點

不好意思的嘟著嘴,水無月還是面無表情的唸道:"妳這樣作弄他,妳臊不臊啊,將來還要嫁人,你真
是",何眉琴聽水無月說完一拳打在吳青瑜右胸叫道:"他到底幾歲",吳青瑜被這一拳打

得直咳,還是止不住笑答道:"十....八..",擠出兩個字後,就接著笑不停,何眉琴聽到張大嘴不敢相信
,水無月一臉好像猜到的樣子,笑過一陣後,吳青瑜才跟董菁婉說道:"我都忘了他的年紀,跟妖怪

一樣,被何師姐這樣一弄才真的感覺到他只有十八歲,下次我知道要怎麼對付他了,就有勞董師妹
了",董菁婉也笑道:“我不要,捉弄完再見面多不好意思,我都不知道他還會害羞,從小到大第一次

看到呢",兩人說完發現水無月一直注視著兩人,很仔細聽著,何眉琴也是,兩人才不好意思的正經
危坐,董菁婉幫兩人添茶,何眉琴不耐煩的道:“ 師妹,妳就說說妳知道的嘛,別藏著掖著”,董

菁婉跟吳青瑜相視一眼後,董菁婉就說著從破廟開始的事給兩女聽,後來的跟吳青瑜知道的差
不多,血海深仇,臉皮,修煉的事,董菁婉一概沒提,何眉琴追問,兩人都說不知,楊牧跑回

四合院,嚴平北等人就圍了過來,高興問道:“ 聽說你把武馮修理啦”,楊牧笑回道:“ 就弄點
小陣法騙騙他,沒到修理這麼嚴重”,昌飄飄笑道:“ 騙他也好,修理他也好,反正很多人早

看他不順眼,那樣子,噁心死了”,楊牧不好意思問道:“ 不知道宗門會有什麼責罰”,苗田鏡
說道:“ 很多人都看到你沒出手,那有什麼責罰,況且那小子也沒提,只是大家都在傳就是”
楊牧心想要再去躲躲了.

楊牧回到房裡坐在床邊,突然覺得有人在窺視著他,這種感覺在鍛仙域裡訓練得相關靈敏,一下子
被窺視的感覺就消失了,楊牧朝消失的方向去,躲在樹上觀察,發現有幾個同門師兄在那邊,可能

是不經意窺視的吧,楊牧就再回到房內,吸取靈氣修煉,到了夜晚,又出現這種感覺,楊牧睜開雙眼
解下重力鐵圈,拿著雙劍走出房間到比試場,這種感覺一直跟著自己,楊牧只是想試一下,果然是針

對自己來的,楊牧不動聲色,開始練劍,窺視消失,楊牧就急忙收好雙劍,朝一處樹林的方向追去,楊
牧不敢追太近,只看到遠遠的背影,來人穿著夜行衣,在黑夜中不好捕捉,只能靠著微弱的氣味判斷

黑衣人隱匿身形致極,到無雨亭處停下,四處看沒有人就發出像鳥叫的聲音,一名身穿天劍宗白衣
的男子就從林中慌忙走出來,還不時東張西望的,楊牧躲在竹梢上隨風飄逸,看著底下兩人,記住了

兩人的容貌,兩人交頭接耳一陣,只聽到黑衣人罵道:"才這麼點,下次找別人吧 ",說完就跑了,穿天
劍宗服飾的男子"呿"了聲轉身離開,楊牧回到房裡,把兩人的樣貌畫下,隔天就去找吳青瑜,吳青瑜

看畫像眉頭皺了一下開始細想,吳青瑜指著穿天劍宗衣服,男子畫像說道:"另一個我不認識,但是
這一個我知道是誰",吳青瑜說完沉思了一會兒接著道:"這個人是外門弟子,名叫丁采忠,如果是他

要對你不利,應該比較有可能,因為他之前是拜在大羅宗門下,三,四年前才來天劍宗的,他跟大羅
宗的關係不錯",楊牧想了一下問道:"師兄知道,他常去那裡嗎?",吳青瑜開始跟楊牧說著他所知道

丁采忠的所有事情,說完楊牧不讓吳青瑜插手這事,並說事情未明朗前不要跟任何人說,包括董菁
婉等人,楊牧隨即下山到永安堂找呂城,碧雲瑤請兩人查探並把畫像給兩人,楊牧有感覺,這不是大

羅宗要找他麻煩這麼簡單的事,因為大羅宗要找他麻煩不會知道他已拜入天劍宗後還要動手,要動
手也不用如此大費周張,楊牧一發覺不對,就去街上繞了一圈,果然有一兩個沒見過的生面孔,表裡

是擺攤賣貨,實裡不時注意永安堂,這些人都很小心,很難查覺到,回到永安堂剩碧雲瑤在,楊牧跟碧
雲瑤說了一下永安堂周圍的情況,並點出了幾個可疑的人,請碧雲瑤先不動聲色,他要趕回天劍宗看

一下楊宣的情況,楊牧在回天劍宗路上,整理了一下所有的事情,剛剛查探街道時,行丹閣跟玄摯門
沒有異樣,如果確定是大羅宗是不會放過這兩個地方的,那只有是針對楊牧跟永安堂來,楊牧心覺不

妙,他擔心的事希望不會是真的,楊牧回到天劍宗找到楊宣,嚴正的跟他交代再他還沒有講可以之前
不要隨便跟人離開,要聽吳青瑜的話,楊宣看楊牧難得露出這得露出這種神色,知道事情嚴重,急忙

要問,楊牧只說這是他的事,說完就急著找吳青瑜,董菁婉兩人,說了一陣後就快速離去,二日後的夜
晚楊牧跟呂城身穿夜行衣站在盤古城的城牆上看著離去的馬車,呂城說道:"跟你猜的差不多,這事

不是光大羅宗要找麻煩那麼簡單,馬車裡的人叫賈山貴,那幾人都是跟他匯報,表面上經營商行,實
地裡幫大羅宗辦理宗內所需物資,他行事也是非常小心,收到傳音牌聽完後就毀掉",楊牧問道:"呂

老一般凝神境的神識探查約多遠的距離",呂城不解道:"凝神境一至三重者,能查探約在百米內,以
上的就不止,那賈山貴才煉氣三重,應該不會用神識才對",楊牧笑了一下道:"我指的是他要見的人"

呂城點點頭兩人就消失跟在馬車後面,楊牧一邊跟著一邊拿出當初陳師孟給他的青石玉牌,握在手
上,馬車走到一處密林處,楊牧跟呂城點一下頭就超過馬車向前方去,不時收隱身形在樹上,楊牧抬

手示意呂城退後,因為青石玉牌有點發出淡淡的青光,呂城也感覺到了,有人在用神識仔細的探查四
周,呂城算了一下距離抓準神識掃過的空檔,射出一面黑玉牌,無聲無息的嵌入在一顆樹上,約在一

個人的高度處,楊牧發覺急忙上前擋在呂城前面,果然神識往這地方來回仔細掃了幾次,還特意伸
長了一點,掃一陣後,就變成正常的來回掃視,楊牧神眼示意呂城往後再退點,退到後面的大樹上,兩

人就站上高處,一會兒,馬車到來,只有賈山貴下車,賈山貴小心翼翼四周查看走向前面去,賈山貴走
了一會兒大約在呂城的黑玉牌處,隔絕陣法就升起,呂城跟楊牧等到半夜,賈山貴才離去,呂城正要

動身去取回白玉牌,楊牧拉住他,用手指比自己的嘴示意呂城別出聲,果然一下子,幾個人就出現在
下面來回查看,後離去,楊牧一直等到清晨,才跟呂城小心翼翼的四處查探,確認沒人後,楊牧看守著

四周,呂城快速取走黑玉牌,兩人再等一會兒,沒問題後乘天色微亮,就高速飛奔而去,回到永安堂,
房裡,楊牧,呂城,碧雲瑤三人,楊牧佈下三層隔絕陣法,呂城放出黑玉牌裡的留影留音,原來賈山貴

見的人是大羅門童青,童青還帶著幾人,童青跟賈山貴的對話讓呂城及碧雲瑤大驚失色,楊牧倒是還
好,只不過若有所思的樣子,原來陸刑峰已經知道楊牧三人在興安嶺,是大羅宗的人不經意的情況

下得知道陸刑峰一直沒放棄找三人,陸刑峰開的條件很簡單,他讓大羅宗併入凌天門,且助大羅宗去
攻取藥王殿跟極道觀,只要大羅宗的人在他帶人趕到前注意楊牧等三人的一舉一動,可以的話拖住
三人或是把他們騙出城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