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命修煉
何眉琴偏頭道:"我聽我家說,楊家還有一名棄子,楊家老祖出去找了,不過也死了",水無月回道:"別
聽些有的沒的",兩人就走進曾翠萍的佔地去.

楊牧第二次進鍛仙域已經熟門熟路,先在進來的洞內放好一套衣服,就向之前青蛟處的水潭前去,第
一層的妖獸已經生成不少,楊牧還是隨時都警戒著,進到水潭底,楊牧用劍挖了一會,出現靈石的光華

楊牧原來猜想,怎麼一頭蛟會一直佔著這個地方,原來這水潭底都是靈石礦脈,浮出水面,楊牧在想辦
法怎麼長時間待在下面,楊牧思來想去,直接不斷的潛下底部,在水潭底,刻上聚靈陣法,刻完後,楊牧

不斷的丟大石跟樹木到水裡,水潭中央出現一塊蒲團大小的地方,楊牧啟動聚靈陣坐在這裡,拼命吸
著外面的靈氣,跟水潭底下上來的靈氣,吸了五天,楊牧完全沒停下來,在水潭的周圍形成一個靈氣的

風卷,一直圍著楊牧打轉,被楊牧吸收著,楊牧好像填不滿一樣,有多少都收,收不到的就搶,總算到了
煉體九重的境界,楊牧看完葉無弦給他的玉簡後,修煉變得瘋狂起來,他看到陸刑峰已經達到凝神一

重了,要殺他楊牧還沒有把握,楊牧一直用遮天印法訣,反覆刻著自己的骨,肉,筋脈,強忍著巨大的痛
楚,還是不斷的刻,好像把自己無能報仇的恨意,全部都刻在自己的身體裡,楊牧身體只有些許雜質排

出,之後就開始排出血水,楊牧昏了過去掉下水潭,再次清醒後接著練,這種不要命的練法持續了三天
楊牧才有點不願意的離開水潭朝第二層去,楊牧找到一處水極深的地方,不停的練著招式,受不了了

才浮起來換換氣喘息一下再潛入,邊落入水底邊練著招式,力求每一招的極致,完美,水底還不時有妖
獸攻擊,在這種無法放下警戒的壓力下,楊牧漸漸的抓到一種感覺,他可以感覺到危險的靠近,這種感

覺隨著這樣長期的警戒可以感覺越來越遠的地方,楊牧停下練習回到岸上,找到一顆大石靠在上面,
看著天上的星空,一條手大腿粗的大蛇偷偷攻擊,楊牧看也不看精準的判斷到他的速度位置,要攻擊

的地方,預先一劍隨意擺出,大蛇向自殺一樣撞了上去,楊牧好奇這種變化,把大蛇烤了吃,換到樹林
裡,靜靜的坐著,殺氣收歛到極致,讓妖獸不斷的向自己襲來,楊牧有好幾次受傷,因為數量太多,擾亂

了他的感覺,楊牧習慣後,就向第四層去,在第四層的壓力更大,用這方式隨時都有很能被殺,楊牧必
需要很精準的判斷跟計算,瞬間有致命的危險,六日後,楊牧出了第四層,身上全是血,有妖獸的也有

自已的,楊牧幾乎滅了第四層,到了第一層的水潭,休息養好傷,洗了洗身體,楊牧貼回沙蜥皮,進到
來時的洞裡,換好衣服出鍛仙域,楊牧這次沒挖靈石,只有採幾株讓自己療傷的藥,用完而已,拿回兩

塊劍令後就快速離去,石臉,石頭的眼珠好像看著楊牧離去背影,說了句"可以",石頭的眼珠就射出
兩道光芒消失在天際,楊牧沒回天劍宗,先回到永安堂,他打算在永安堂住幾日,幫幫忙,讓馬鐘祥

跟黎若潔休息一下,馬鐘祥兩人跟楊牧約定三日後再回來,他跟黎若潔實話說在永安堂過得不錯,這
是他們倆想要的生活,兩人還討論過,如果楊牧願意他們倆想把永安堂頂下來,楊牧晚上跟呂城過

了一招,呂城驚駭莫名,楊牧才問道:"呂老您知道這是什麼嗎?",呂城難得笑道:"聽人家說過,活了
這麼久第一次看見",碧雲瑤"呿"了聲道:"說什麼呢,不就你讓著他,老娘試試",一樣一招後,換碧雲

瑤驚訝不已,張口道:"老頭子,不會吧",呂城說道:"這是種叫奕劍的修練方式,修練方法已經失傳
很久了,不過聽說就算有修煉的方法能練成的也是萬分之一的人,因為太難練了,我跟老太婆行走

各地多年,從沒遇過會這種招式的人,傳言世上已無人會奕劍,說是奕劍有點太過狹隘,說奕招才
是正確的說法",楊牧問了第二個疑問道:"兩老是否該跟我說說,這兩把劍了,我非到必要不會取

出使用,因為對兩老關係重大對吧",呂城跟碧雲瑤相視一眼後,就帶楊牧到房裡,碧雲瑤跟楊牧介
紹道:"紫色的這把叫驚雷,青色這把叫青麟,是暗城的兩大名器,成名在其堅韌",呂城接著說道:"

我倆出自暗城,這兩把是當初暗城內部驚變,老城主被害,我倆護住老城主的女兒逃出時,取走的,
不想讓暗城的名器,給人利用,這次的生死比試就我倆得到的可靠消息,會有一柄絕世魔兵出比,

沒有這雙劍,我看這次沒有任何兵器能擋得住",楊牧點頭道:"要贏就是要保護這位老城主的女兒"
瑤雲瑤,搖搖頭道:"是小姐的女兒,小姐在生她時難產過世了,她的父親就是血魔教的教主,你

伯父伯母的大哥,蕭鎮岳",聽完後楊牧沒再多問離去,看楊牧離去,碧雲瑤擔心說道:"這孩子會不
會又要作什麼危險的事",呂城沉著臉說道:"連萬寶樓主,都確定沒有驚雷或青麟擋不下悍魃,妳

多慮了",楊牧在永安堂裡看病,整理藥材,一直在想,有什麼辦法可以讓雙劍不出也能擋下那柄絕
世魔兵,三日後,馬鐘祥跟黎若潔回來,楊牧就朝萬寶樓去,拿出萬寶令,楊牧進到三樓,東看看西看

看,在上次那隔間處行禮問道:"在下天劍宗弟子楊牧,唐突請問姑娘,這地方可有幫人鑑物",那名
大紅衣女子睜開眼說道:"奴家炎冷悉,楊公子叫我炎姐姐就可以了,我就是鑑物者",楊牧"ㄜ"了

老半天叫不出來,還是硬著頭皮道:"炎姑娘,有跟這兩柄劍一樣堅韌的兵器嗎?",說著邊解開雙
劍的布包,拔出驚雷跟青麟,炎冷悉目光一閃說道:"有不過你拿不到,世上十大神兵,都跟這雙劍

一樣堅韌,但這雙劍還排不入十大神兵",楊牧知道很難,沒想到這麼難,炎冷悉笑道:"之前有人
拿來問過了,要擋下那旱魃魔刀,沒有驚雷跟青麟或是十大神兵不可能",楊牧謝過炎冷悉後就離
去,炎冷悉笑著自說道:"真是有趣的小傢伙,看來最近要出去走走了".

楊牧離開萬寶樓後,就回天劍宗去,路上楊牧實在也想不出什麼好辦法,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楊
牧先去看楊宣,楊宣正在董菁菁兩小無猜的坐在樹下,楊牧沒打擾兩人,就離去了,走回甘封絕路

上,遇到武馮一行人圍著董菁婉,吳青瑜,趙坤虎等人,趙坤虎還被打傷,楊牧趕緊靠過去,吳青瑜
三人看到楊牧馬上向楊牧叫喊,楊牧向武馮行禮道:"師兄,不知為了何事,要如此戲弄他們",武

馮"啍"了聲道:"醜八怪,不關你的事滾開,看到你的臉我就覺得噁心",有些弟子看到三人被戲弄
就趕緊去通知水無月,水無月跟何眉琴帶著一些女弟子趕過來,看到楊牧在這,就站在遠處看著

,武馮一行人有些人認出了楊牧,在武馮耳邊細耳,武馮笑道:"那天你出盡風頭,連我這第一都不
放在眼裡是吧?",楊牧馬上行禮回道:"師弟不敢",武馮"呿"了聲直接拔劍,上手就是殺招,

楊牧擋在趙坤虎三人前,用奕劍法擋下,武憑“哼”,了聲運起身發,化成十幾身影從四面八
方,攻向楊牧,楊牧身後三人大驚剛要叫出聲,只看楊牧提劍,往十幾處虛空刺出,其他人

看不出所以然,只見武憑突然收勢像是被逼退一樣,退了幾步站定後臉色難看,惡狠狠的
看著楊牧,武憑心裡清楚,楊牧刺的那十幾處,預先封住了他的身法,不退會直接撞上揚牧

的招式,武憑吸了口氣,轉身大喊“我們走”,,楊牧還是跟武馮行禮道:"多謝師兄",就帶著董菁
婉三人走向無雨亭,水無月眼神露出佩服的光采,楊牧多日不見,又精進許多,何眉琴叫其他人回

去,拉著水無月跟去無雨亭,楊牧先幫趙坤虎看了一下傷勢,確認無大疑後,拿出一些丹藥給趙坤
虎,這些是上次甘封絕給他的,他用得很少,三人都不講話,用一種看待怪物的眼神看著楊牧,楊牧

笑了一下道:"怎麼啦,不認識我啦",吳青瑜,董菁婉苦笑搖搖頭心想在楊牧身邊修煉壓力真是
很大,趙坤虎則憨厚的笑道:"開玩笑那會不認識你,只聽吳師兄說過,沒想到你真的那麼厲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