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比不行
一柱香後,甘封絕正要起身宣佈比試結束,一名頭戴全罩式鐵面具的弟子躍上擂台,手裡拿著何眉
琴的重力鐵劍,何眉琴不知何時劍被拿走,正氣得要上擂台,被水無月拉住,示意她看看情況,所有

人都覺得奇怪,看台上甘封絕苦笑搖頭坐回位置,看到後面葉無弦已經不在,掃了看台上幾人一眼
大家都面有難色,曾翠萍咬牙小聲說道:"不知道師傅在想什麼,弄成這樣想幹嘛",葉無弦戴著全罩

式鐵面具,偷走何眉琴的重力鐵劍,裝著怪異的聲音,用劍指向楊牧大喊道:"我要挑戰你",楊牧猜
到他是誰,上次葉雲弦一句話害慘了他,楊牧放下正在看的創傷誌,對葉無弦行禮道:"在下入門不

久,才疏學淺,不敢比試,先認輸了",楊牧說著躲到朱俞書身後,葉無弦耍無賴吼道:"不比不行",說
著就衝下擂台,把楊牧逼上來,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追著楊牧打,楊牧沒還手,就一直跑給葉無弦追,

四周一片哄堂大笑,楊牧小聲問:"師祖你幹嘛呢,要試我武技,私下來就好了,這裡人多,我上次被您
一句話害慘了",葉無弦邊追邊說道:"小子你幫幫我,我想讓這些徒子徒孫知道什麼是武,不會讓你

白幫的,我有叫封絕收集凌天門的資料,跟你交換",楊牧聽到凌天門三字就站在當下,葉無弦一劍砍
下,楊牧不避不閃直接讓葉無弦砍在肩上,一聲悶響,楊牧被葉無弦砍中,腳陷入地三分,由楊牧周圍

裂開,楊牧像沒事一樣小聲說道:"成交,不過只過過招,師祖別來真的",場中所有人看到都一陣驚呼
連連,何眉琴更是張大口道:"怎麼可能這樣都沒事".

葉無弦小聲說道:"當然,你去拿劍我等你",楊牧把腳拔出來出現在朱俞書醫療所住,解下身上的重
力鐵圈,拿起雙劍,躍上擂台,黎若菲跟周婷思立馬發覺不對兩人相視一眼後,黎若菲抽走董菁婉,跟

吳青瑜的劍,大聲喊道:"借一下",對極道觀方向吼道:"四方小劍陣快點",說完射出跟董菁婉,吳青
瑜借的劍,還有自己的劍,周婷思也拔出自己的劍射出,落在擂台四方,所有極道觀弟子圍著四劍開

始改變原來的陣法,楊牧對葉無弦行一禮後就緩慢的出了一劍,葉無弦也是緩緩的出劍,有些弟子
看得莫名其妙,有些看得若有所思,看得懂的膽顫心驚,兩接緩慢錯身後,兩道劍氣碰撞轟天巨響直

接破了原來的陣法,這時四方小劍陣升起,黎若菲,周婷思等人才滿頭大汗的回到朱俞書這邊,極道
觀的弟子累倒一片,周婷思跺腳道:"這要多收錢,累死我了",一招過後,四周討論聲起,有些問是蓄

力嗎,有些回答是或不是,不同的見解漫延開來,大家爭相討論著這一招,葉無弦滿意的點點頭,
看台上的幾人看到這情況一則開心一則憂,開心是武之風氣發起,憂的是等一下怎麼收拾殘局,葉

無弦跟楊牧一樣緩慢過招,看得在場的弟子都有點心領神會,速度越來越快,滿滿的擂台都是殘影
分不清那一個是真那一個是假,到這裡又毀掉大家原來討論的基礎,最後殺氣四溢有些修為底的弟

子還不停的顫抖,兩人像是為生死般無情攻殺,最後一道靈氣凝成的劍影一劍把楊牧劈入地破開四
方小劍陣,楊牧整個人都陷到地上只露出上半身,楊牧苦笑道:"騙人,您來真的",邊說邊拔出身來,

葉無弦用怪異的聲音大笑道:"一時失手,一時失手",說著翻手拿出一卷玉簡丟給楊牧道:"謝啦",話
聲還在人就不見了,何眉琴的劍無聲無息的插在她身邊,可眉琴嚇了一大跳如果對方要殺她,她連

怎麼死的都不知道,水無月則看向看台上仰著頭睡覺的葉無弦一眼就看向擂台,楊牧死死的握緊玉
簡到朱俞書處,整理一下,場上所有的人都看向這邊,楊牧小聲說道:"有勞各位幫我擋擋,我被那老

頭害慘了",吳青瑜笑道:"是啊,不過讓我們都收獲不少",朱俞書看有些人走過來了,連忙說
道:“ 小師弟你先走,我們幫你擋住,反正認識你的人不多”,楊牧點頭就閃了一下身影,當下

消失,甘封絕直接宣佈比試結束什麼都沒說,看台上幾人上前要恭賀甘封絕收了個不得了的弟
子,曾翠萍用傳音跟幾人說,是葉無弦的意思,叫大家先別張揚,幾人一抬頭看,葉無弦點點

頭後就消失不見,楊牧回到房裡像要逃難一樣收拾著東西,跑到比試堂跟雜物堂,說自己要外
出歷練,就連忙去看一下楊宣跑出天劍宗,楊牧回到永安堂鬆了一口氣,跟呂城還有碧雲瑤說

了一下事情的經過,也說自己要到鍛仙域躲躲順便修煉,整理一下多帶了幾件衣服就朝天蒼山的
方向急奔而去,楊牧走後不久,董菁婉,吳青瑜,何眉琴,水無月,還有不少天劍宗的人就找來,先是

纏著駱元銘問,駱元銘一問三不知,怎麼套都套不出來,最後轉向呂城,呂城只跟董菁婉還有吳青瑜
講了些,兩人就離去,其他人都問不出所以然來,水無月看這樣就拉著何眉琴也離開,跟著董菁婉

跟吳青瑜,何眉琴追問道:"師妹,妳們兩知道他跑那去了吧",董菁婉嘟著嘴說道:"呂老只說,他剛
剛有點領悟,所以閉關去了,過些時日就會出來",水無月沒好氣道:"避鋒頭就避鋒頭,說得這樣冠

冕堂皇的",何眉琴笑道:"又不是要追殺他,有必要這樣嗎?,別人出鋒頭都還來不及,他躲什麼啊"
,何眉琴說這話時還注視著董菁婉跟吳青瑜兩人,吳青瑜看到這樣直搖頭,意思是別套我話,我什麼

都不知道,眼珠還不停的向董菁婉那轉,示意何眉琴問她,董菁婉向何眉琴行禮道:"師姐,這是人家
的私事,我不方便說的",何眉琴"呿"了聲沒好氣說:"不說就不說,不勉強妳,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

包打聽的",轉向水無月問道:"無月啊,那個戴面具的是誰啊",水無月只有說了句:"妳問師傅去,她
老人家知道是誰",說完轉身就走,何眉琴死賴著水無月追著問,董菁婉跟吳青瑜在後面跟著,這時

武馮跟幾名男女出來欄住水無月,何眉琴就拉回水無月擋在水無月前面,武馮一手拿著扇子,一手
拿著手帕遮住口鼻不悅道:"無月,妳跑到這來幹嘛,這街道臭死了,害我追妳追到這來,妳也不等

等我",何眉琴氣道:"姓武的沒人叫你追過來",武馮不要臉的調戲何眉琴道:"眉琴吃醋啦,沒關係
我追妳們兩到這來可以吧",何眉琴罵道:"沒見過你這麼不要臉的",說著捲起袖子要打架,水無月

拉住他,董菁婉,吳青瑜看情況不對,行禮要離去,武馮看到董菁婉還裝作文質彬彬的回禮道:"這
位師妹...",何眉琴一劍砍下,武馮退了開來,現場灰塵瀰漫,武馮揮手掃去灰塵,何眉琴叫道:"別

以為我不知道你動什麼歪腦筋,敢打我師妹主意,我叫你吃不完兜著走",何眉琴眼神示意了吳青
瑜一下,吳青瑜趕緊帶著董菁婉離開,武馮也無所謂一副痞樣道:"打妳也打不過我,無月還差不多

",何眉琴"啍"了聲叫道:"你試看看",武馮也不理她,轉向跟水無月道:"無月妹妹,那楊家沒人啦
,妳總不能嫁一個六七十歲的老頭吧,妳們水家考慮考慮,我武家可以達到妳們水家的要求的",

水無月"啍"了聲道:"我太祖奶奶說了,你們武家還沒這本事,就算有也不會找你們武家,楊家嫡
子怎麼死的,別以為大家都不知道,先擔心楊家不會把事情查清楚吧,有本事叫你們老祖一掌敗

凌天門師祖來看看",水無月牙尖嘴利的,武馮聽得氣憤難當,正要發作,水無月就拉著何眉琴消
失,她本不想跟武馮多講,不過不想讓武馮去糾纏董菁婉,故意拖了一下時間,讓董菁婉跟吳青瑜
跑遠,武馮氣得把周邊的樹都砍碎,吼叫道:"妳就不要落在我手上,看我不玩死妳".

何眉琴跟水無月進到天劍宗,看武馮沒追來就慢步走回門裡,邊走何眉琴邊問道:"那件事真的只
有楊家可以完成嗎?",水無月無奈的搖搖頭道:"我不知道,如果能解我水家歷來大患,我嫁給楊

伯父也沒關係,不過楊伯父答應幫忙,卻不肯讓我水家履行諾言,我太祖奶奶也正為這事煩惱不已
,楊家為守承諾,楊伯父要自廢一身修為到煉氣六重,讓我們兩家都不知如何是好,遲遲不敢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