囂張本事
何眉琴驚訝道:"不會吧,那他跟我一樣囉",水無月沒好氣道:"不一樣,別在去吵人家了,專心修煉",
何眉琴嘟著嘴回道:"不知道明天,他會不會出比",水無月說道:"應該不會",兩女邊走邊說走回自己

門內.楊牧一回到甘封城的佔地處,嚴平北幾人就高興的找來,跟楊牧說:"小牧明天,宗內大比,在第
一比試場,我們一起去看看吧",楊牧有點疑惑偏頭看了一下嚴平北問道:"不是要有比試帖",侯雁雲

笑道:"宗門裡大比不用,一年只有一次,就內門而已,宗內有提供非常豐厚的獎品,規則上是各弟子
間的比試,只比武技,可相互上台讓人挑戰,不過漸漸變成了十大弟子的排名戰了,因為沒有其他弟

子會去挑戰十大弟子,像大師兄,去年排名第一,你昌師姐排第四,田鏡是第六",楊牧向幾人行禮後
道:"師弟先祝各師兄姐明天,旗開得勝,我還有些事,明天就無法參加了",昌飄飄"呿"了聲道:"你還

不就躲在藏書閣裡看書,我不管啊,明天我架著你去,都要給我到啊,看我挑戰水無月",昱信才小聲跟
楊牧說道:"她準備很久了,上次輸給人家心裡不平衡,讓著她點",昌飄飄不悅叫道:"說什麼呢",昱

信才急忙說:"沒有沒有,就跟師弟說獎品是一把絕世名劍,讓師弟除了去看師姐的風采外,順便去
開開眼",昱信跟楊牧擠眉弄眼的,楊牧才行禮說道:"那師弟就卻之不恭了",隔天楊牧跟著一群人

到第一比試場,比試場相當大,比上次跟大羅宗比試還大三倍有餘,整個比試場是露天的,
周圍都是一階階的石階,到處坐滿人密密麻麻的萬頭鑽動,昱信跟他說找到位置就坐,這裡

不分門的,楊牧看到看臺上甘封絕居中,左手邊坐有三明跟甘封絕差不多年紀的中年男子,
右手邊坐兩名中年婦人,一名楊牧認識是曾翠萍,葉無弦坐在後面,一樣仰著頭在睡覺,看

台下面左右兩邊楊牧看到熟悉的人,左邊朱俞書,林燁華帶著幾名藥王殿的人忙東忙西的,
右邊極道觀黎若菲,周婷思也帶著幾名玄摯門的人跑來跑去,楊牧便靠過去跟幾人請安,原

來朱俞書他們負責處理傷者,黎若菲她們負責防護陣法,朱俞書拉著楊牧幫忙,說馬鍾祥不
在,每次這時候他們都忙死了,楊牧馬上點頭同意,林燁華拿著青衣給楊牧披上,楊牧跟著

整理起傷藥,布條,針線等物品,甘封絕話聲響起,現場一片肅靜,甘封絕講完宣布比試開
始,就有弟子陸續上台,傷者也開始送來,反倒黎若菲拿邊就沒什麼事了,朱俞書這邊開始

忙碌起來,還好有楊牧在,楊牧醫術好,速度快,減輕不少朱俞書,跟林燁華的負擔,有時
還可以忙裡偷閒聊一下,朱俞書高興的跟楊牧說,十大弟子上場,就比較沒事了,因為敢上

去的不多,董菁婉原本以為楊牧沒來,看楊牧在藥王殿那忙,會心笑了一下,何眉琴尋他的
眼光看去,看到楊牧在忙著幫受傷的弟子包紮,“ 呿”了聲道:“ 妳看到我也不會這樣笑啊”,

董菁婉馬上轉頭對何眉琴笑了一下,何眉琴嘟嘟嘴沒趣的轉到水無月那邊,看水無月也一
直在看楊牧,不解問道:“ 到底有什麼好看的”,水無月白了他一眼轉過頭來,沒回答她

到了中午,休息時間,楊牧跟極道觀,藥王殿的人一起用餐,黎若菲說,下午就是十大弟子
上場了,用叫戰的方式,排名後面的叫戰排名前列的,下午就換她們會忙點了,周婷思笑道

:“ 只要小師弟不上去,我們忙不到那去,上次....”,黎若菲趕緊推了她一下,周婷思吐吐舌頭
就拿著飯糰啃,楊牧笑笑,吃著自己手上的飯糰,朱俞書說道:“ 小師弟,等一下,你就看比

試去,這有我跟小華就夠了”,楊牧笑道:“ 師兄石階上滿滿都是人,我就留在這,看得也清
楚”,朱俞書點點頭,讓楊牧自便,接近開始時間,楊牧看到水無月附近的人都離開好似讓出一

大片位置,有些男女被一些人簇擁走向那大片被讓出的位置,其中有幾人是這時才進到比試場
楊牧只認識昌飄飄,侯雁雲,嚴平北,苗田鏡,昱信也在一些其他師兄姐的陪同下走過去,比較誇

張的有幾個進來的排場還有點大,楊牧看到最誇張的是一位翩翩的公子哥,一身白衣,手裡拿著
扇子,後面有幾個面貌姣好的女子跟著他還幫他拿劍,全白的劍,上面流金裝飾得相當花俏,一

邊走著,一邊還有人在前面幫他撒些花瓣,楊牧看得有點不知道這些人在想什麼,周婷思尋楊牧
眼光看去,"呿",的不削一聲道:"這是天府武家的武馮,自己為風流倜儻,花名在外風流成性,他

啊追水無月追得可勤的,水無月一樣是天府水家的人都是天府六大家族之一,那何眉琴的何家
也是喔",楊牧聽著,旁邊朱俞書笑道:"師妹,那是人家有囂張的本事,去年大會,要不是他怕流

汗弄髒,嚴平北也不可能那麼輕鬆就拿第一,他一手武家的馳速劍法,加上在天劍宗內的修行,
沒人跟他比得上的",黎若菲嗤之以鼻道:"不知道有些女子在想些什麼,居然還看得上這種貨

色,爭搶不已,看了有夠噁心的",楊牧看到一堆男子都圍著何眉琴,水無月轉,這時董菁婉與吳
青瑜走來,跟大家坐在一起,吳青瑜說道:"朱師兄,不好意思我跟菁婉師妹叨擾了,那邊位置人

太多,我倆跟您這借個地方避避",朱俞書示意倆人別太過張揚就好,不然一堆人都跑來,石階
上,圍著何眉琴跟水無月的十幾男子,看到武馮來,紛紛讓開,武馮一直想坐在水無月旁邊,何眉

琴像在趕蒼蠅揮拳趕著一群人,最後何眉琴直接抓來一些男女弟子,叫他們坐在兩人周圍,擋
了起來,楊牧突然覺得這兩女有點可憐,擂台上排名第十的弟子開始前接受挑戰,一柱香沒人

再挑戰排名第十的弟子守住了他的第十位置,接著叫喊他要挑戰第八的何眉琴,何眉琴提著一
把黑鐵劍跳上擂台,行禮後就打,對方完全不敢硬接,都用粘著的劍法化去,何眉琴的劍一碰地

馬上把地上砸出一個坑,楊牧看出何眉琴那把劍,應該也是重力鐵打造的,吳青瑜笑道:"何師
姐天生地脈,地脈屬性是力,所以力大無窮,那把重力鐵打造的劍是她專用的,起碼有五千斤以

上,一般人拿都拿不動,她拿著像一般劍這樣揮舞很可怕的,去年她遇到的都會化力,吃了不少
虧,不知道這次好點沒",楊牧聽吳青瑜說著,看擂台上倒是,與何眉琴對手的人全都用化力的

劍招,沒有硬碰,不過何眉琴開始用刺擊,速度很快,都走對手的中線讓其避無可避只能閃或
擋,一擋馬上就被刺飛,看對方被刺飛,何眉琴馬上快速向前橫劈,把對手劈飛出場外,守住

了她第八的排名,接著何眉琴挑戰第七一樣也贏了,再戰苗田鏡第六,結果苗田鏡用輕飄的身
法借力使力,險勝了何眉琴,苗田鏡再戰第五贏了,不過輸給了昌飄飄,昌飄飄馬上叫戰水無月

水無月飄身而出,很多男弟都發出讚嘆的聲音,董菁婉看楊牧正專心的幫受傷的人包紮沒去
看擂台上水無月的身影,不由得滿意的笑了一下,極道觀,跟藥王殿的男弟子也都看得直呼漂

亮,朱俞書也是,被黎若菲用力的在腰上掐了一下,不敢叫出來,不好意思的轉過身去幫楊牧,
把受傷的人包紮好後,楊牧就看著擂台上,已是冰火兩種不同的力量再相互碰撞,董菁婉笑著

幫楊牧說明道:"無月師姐是天脈的天之嬌子,昌師姐也是,昌師姐是天府昌家的大小姐,一個
天脈屬冰,一個天脈屬火",楊牧看著擂台上兩人劍技都相當的厲害,攻守都很完美,一時難分

上下,最後水無月半招勝了昌飄飄,昌飄飄紅色長劍被打落在地,氣得撿起長劍就跑,楊牧看水
無月還有留手,應該想再戰下一個,結果水無月自行要離開擂台,武馮用一種相當華麗的方式

落在擂台上,文質彬彬向水無月行禮說道:"無月師妹,師兄想.....",話還沒說完水無月直接一
句:"我認輸",說完就走下擂台,不少女弟子叫罵水無月,擂台上武馮尷尬一下就回覆正常接

著喊道:"嚴師兄,請",嚴平北大笑上擂台,兩人行禮後開始比試,劍法讓楊牧相當驚奇,擂台上
嚴平北出招帶著水氣,武馮帶著風力,武馮的劍速相當驚人,以身體向前的速度加快劍的速度

達到一種不可思義的程度 ,嚴平北則是用水化劍,帶著無數的水氣以水化力,兩人拼了一陣,
嚴平北直接被打出場外落敗,楊牧看得出武馮是把剛剛受到水無月的氣出在嚴平北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