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賺一筆
楊牧出示身份令牌,守山弟子比對了一下入山的登記,才放楊牧下山,楊牧一身太引人注目,先回天
劍宗要換衣服,快速飛掠間,不時還有人指指點點,楊牧有點不好意思,一到四合院,嚴平北,苗田鏡,

昱信,還有兩位師姐,侯雁雲,昌飄飄也在,五人認出了楊牧,看楊牧穿成這樣都笑歪了,楊牧趕緊進
房去換好衣服出來,就去大堂裡向甘封絕請安,甘封絕很滿意的看了一下楊牧,楊牧把黑色令牌拿

給甘封絕,便去外門弟子處找楊宣,看到趙坤虎,楊宣,董菁菁在練劍,就走了過去,楊宣看到楊牧,馬
上收勢跑了過去,急忙問道:"大哥這一個月你怎麼都不見人影,去那裡了",楊牧說道:"我修煉慢,所

以閉關了一個月,不然師傅不放我啊",楊牧後方一聲笑聲響起道:"楊師弟,這樣算修煉慢,我跟菁
婉都快無地自容了",楊牧轉身向來人行禮,轉身跟楊宣講快去練劍,就跟吳青瑜說道:"吳師兄,讓你

見笑了",兩人也不問楊牧去了那裡,一直注視著楊牧,覺得楊牧變得有點不一樣,又說不上來,有種
氣質上的提升,也有種讓人害怕的感覺,楊牧說想下山看看,吳青瑜跟董菁婉就跟他一起去,到永安

堂,董菁婉熟門熟路的就幫駱元銘包藥,整理櫃前,吳青瑜就找馬鐘祥跟黎若潔聊天,楊牧跟呂城,
碧雲瑤在後院裡,楊牧說了一下他在鍛仙域裡的情況,並跟呂城說請他跟煉屠天,蕭美玉報個平安

在呂城的要求下,兩人過了一招,一招過後,呂城冷汗直流,驚訝不已,到內堂,楊牧把一個儲物袋給
馬鐘祥,請他再看顧永安堂一陣子,馬鐘祥一看儲物袋有點傻眼問道:"怎麼會有這麼多靈石",楊牧

笑說:"我挖的",馬鐘祥,黎若潔,吳青瑜同時"呿"了聲表示不相信,楊牧一直說是真的,讓馬鐘祥留
著,怎麼用都好,一陣拖拉後,楊牧三人就向行丹閣去,楊牧把在鍛仙域裡採的靈花靈草拿出來,方

蓬岳看到高興到快要跳起來了,這些都是難得的煉丹材料,方蓬岳先給楊牧一筆靈石,說行丹閣不
夠其它的再補上,楊牧則說不用,剩下的算是他對藥王殿裡的一點供獻,還有馬鐘祥養傷的費用,

,說完三人就到玄摯門,把一些妖獸的角,牙,爪給黎若菲,佈陣時可以當陣基用,黎若菲跟周婷思
點了一下,這些都是很強大的妖獸,桌上的雖然只是其角,牙,爪還散發著不小的威力,一樣楊牧

只收了一半就買了不少東西往破廟去,楊牧現在可是荷包滿滿的,大家一起在破廟裡吃喝,氣氛
相當的開心直到夜幕低垂,三人才離去,三人走在回天劍宗的路上,董菁婉突然問了一件讓楊牧

非常驚訝的事,董菁婉問楊牧道:"我有機會可以看一下你真正的容貌嗎?",吳青瑜聽董菁婉這
樣說有點摸不著頭緒,楊牧風清雲淡的回道:"師姐是什麼時候知道的",楊牧也不當吳青瑜是

外人,聽到楊牧這樣回答,吳青瑜心裡就有底了,不過他也不多問,董菁婉搖搖頭苦笑,她原本不
確定只是猜,聽楊牧的回答就知道自己長久以來猜測的是對的,董菁婉回答道:"你醫術不錯,沒

幫自己醫,我不覺得奇怪,小時候我就問過駱叔,怎麼幫你治,還有問過程姨,所得到的答案都一
樣,你猜他們回答我什麼",楊牧不好意思摸摸鼻子道:"除非我願意,不然無法治",董菁婉"啍"了

聲道:"有人跟你說過跟你說話很沒意思嗎",楊牧苦笑沒答話,旁邊吳青瑜則是憋著笑沒大聲笑
出來,董菁婉白了他一眼接著說道:"從小看到大,你的膚色跟那片爛皮已經有點不同了",楊牧也

沒回答好或不好,走到一處水池邊,動手撕下沙蜥皮,一個俊秀的臉龐出現在兩人面前,在月光的
照射下,更讓其顯得幽幽的美,風一吹來,帶著楊牧隨意綁著的頭髮,讓楊牧看來像是天上下凡的

仙子,帶著與年紀不符的滄桑,吳青瑜跟董菁婉都看呆了,張大口久久闔不上,楊牧轉身蹲下對
著水池貼回沙蜥皮,再轉回來,看到兩人還是一動不動的,楊牧不好意思咳了一聲,兩人才回過

神來,董菁婉高興不已,吳青瑜則臉色難看的跟楊牧開玩笑道:"遮著好,遮著好,不然世間少有
男子是你的對手",董菁婉用手肘狠狠的頂了吳青瑜一下,吳青瑜痛得彎下腰哀嚎一陣,楊牧跟

兩人行一禮道:"還請兩位保密,我要成之事,還需要這張臉",董菁婉才嘟著嘴說道:"無月師姐
好像有所懷疑了,你小心點",楊牧點點頭,心想那裡有露出馬腳,吳青瑜這時對董菁婉小聲說道

:"擔心就把他藏好",董菁婉兩頰一紅就用力的朝吳青瑜的腳踩下去,吳青瑜抱著自己的一腳直
跳,董菁婉對吳青瑜"啍"了一聲就不理他拉著楊牧兩人快步向天劍宗走去.

隔天,甘封絕就來帶楊牧去後山找葉無弦,不是到葉無弦的住所,而是一處美麗的水池邊,池邊有
一處竹亭,曾翠萍伺候著葉無弦喝茶,甘封絕帶著楊牧來,兩人向葉無弦及曾翠萍行禮後,葉無弦

開口道:"好,好,好,看來你已踏上了劍三的境界了,接下來才是重點,沒人能幫得了你",曾翠萍,
甘封絕知道葉無弦在說什麼心裡驚訝不已,葉無弦喝口茶後起身走下涼亭,站在楊牧身前五步左

右,嚴正的說道:"我知道你有深仇大恨,我只想跟你說,日後你若墬入殺道,我天劍宗傾全宗之力
也要為世間除害",楊牧對三人行一大禮道:"弟子知道",葉無弦臉色馬上轉變眼裡殺氣一現道:"

讓我看看你的殺伐之劍",說完葉無弦身上散出濃濃的殺氣,彷彿要殺盡天下生靈般,四周鳥獸驚
逃,水裡的魚也驚嚇到四處翻騰,楊牧也放出自身的殺氣,不過不同的是,楊牧的殺氣只有針對葉

無弦,並沒有四處散去,反而集中,抵抗著葉無弦放出的殺氣,葉無弦不解收回殺氣,恢復成老頭樣
楊牧也收回殺氣,葉無弦急忙問道:"怎麼會是這樣",楊牧則回答道:"我進緞仙域,只有妖獸吃我

時我才殺之,之後自身殺氣無法控制,沒有妖獸靠近,我找不到妖獸,只能收歛,弟子起先也不明白
,後來才明白自己的殺伐之劍需要有目標,我殺妖獸實際上為修煉,但妖獸不吃我,我殺之,有違本

心,我收歛殺氣引妖獸吃我,算是為生而殺,漸漸就變成這樣了",葉無弦聽完大笑不已,笑得很大聲
地面都有點震動,水池裡的漣漪不斷,葉無弦笑完看著楊牧直點頭說好後道:"我沒看錯人,這個是

你的了",說完把進緞仙域的黑色劍令丟給楊牧,曾翠萍,甘封絕要阻止都來不及,葉無弦讓楊牧自
行離開後,就高興的跟曾翠萍,甘封絕說道:"此子日後必成大器,你們去打聽一下,凌天門最近的情

況,可以的話我想幫他一把,當然暗中進行",曾翠萍,甘封絕兩人不解正要問,葉無弦抬手阻止就開
始說楊牧一家被凌天門陸刑峰滅門一事給兩人聽,曾翠萍,甘封絕兩人聽完都氣憤不已,曾翠萍才

說道:"難怪那孩子,拼命行這非人的修煉",葉無弦嘆口氣道:"現今這世道就是這樣,好人不長命,
禍害遺千年啊,中都那邊不比這裡",曾翠萍,甘封絕兩人領命離去,葉無弦繼續喝他的茶.

楊牧在回甘封絕佔地的路上,遇到何眉琴跟水無月,楊牧行禮完就離去,何眉琴拉著水無月一直跟
著,楊牧覺得奇怪,也不敢搭話問,還是自己走自己的,何眉琴氣到不行,就直接欄住楊牧叫道:"喂

,不問問師姐找你有什麼事",楊牧行禮問道:"不知師姐是找我且有事",何眉琴咬牙道:"就氣你這
樣",說完就出手往楊牧臉上的爛皮去,楊牧反身閃過,何眉琴一拳打出,楊牧抬起左手用手腕護住

胸前,讓何眉琴打在重力鐵圈上,一聲悶響,楊牧驚訝何眉琴這拳力量相當嚇人,楊牧直接被打飛
,楊牧不願與其糾纏,借勢消失離開,何眉琴哇哇叫直甩手喊道:"痛死我了,還戴護具",馬上轉向水

無月問道:"怎麼樣假的吧",水無月搖搖頭道:"看不出來,我只是猜,妳下手還是不知道輕重,天生
地脈,力大無窮,妳這一拳有八分力吧",何眉琴嘟著嘴道:"就看這小子不順眼,別人靠過來我們甩

都甩不掉,這小子倒好給他面子他還愛理不理的",水無月唸道:"那是人家的事,妳操什麼心,我不
就猜測了一下妳就動手,被師傅知道不罵死妳才怪",何眉琴還在甩手唸道:"一般防具沒那麼硬
啊,痛死我了",水無月白了她一眼說道:"那東西跟妳專用的劍應該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