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相比試
葉無弦這樣一說,黎若菲,周婷思有點明白又不大清楚,曾翠萍,甘封絕則皺著眉頭直點頭,葉無弦
接著說道:"你們別想啦,我們都來不及了,我試過除非散去一身修為,不然純正的靈氣吸入後,會

被原來體內的靈氣同化成一樣的",甘封絕無奈的嘆了口長氣,曾翠萍倒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楊
牧整整打了三天三夜,才出來,比試場裡已經什麼都沒有,只留下一個大坑,楊牧衣服有點破爛,

出陣後收拾了一下,就被呂城,碧雲瑤帶走,楊牧跑到水潭裡修煉,順便洗洗身子,這場指導式的戰
鬥讓他收獲很豐富,楊牧直接躺在礦脈上休息睡覺,放開遮天印,讓身體自己去吸收能量,長年吸下

來兩邊的礦脈顏色跟光澤都變淡了很多,跟漂亮點的石頭一樣了,楊牧在洞裡睡了一夜,穿好衣服
貼回沙蜥皮,就出水潭回永安堂,到了永安堂門口,看見忙碌的駱元銘,跟進出永安堂裡看病買藥材
的人,楊牧心中已有所決定,深吸了一口氣,就朝天劍宗去.

天劍宗裡,甘封絕看著桌上一疊的比試帖,面有難色,不知道該怎麼辦,突然有弟子來報說楊牧回來
楊牧進到大堂裡,跟各位甘封絕請安,還有跟其他在大堂的師兄姐行禮問候,甘封絕介紹了一下大

堂裡的三男二女,大師兄,嚴平北,二師兄苗田鏡,三師兄,昱信,還有兩位師姐,侯雁雲,昌飄飄,甘封
絕介紹完,五人就圍著楊牧轉,嚴平北急忙說道:"小師弟,先選大師兄的比試帖,我們同宗同門,先比

比",昌飄飄"呿"了聲道:"大師兄,您別啊,小師弟剛入門別嚇著人家,要比從小的比起",五個人爭來
爭去,甘封絕才喊道:"好啦好啦,你們別吵啦,平北你先帶小牧去安置一下,人都沒安置好,就吵著要

比試,他連這是什麼,都不知道啊",五人才不好意思的停下,甘封絕拿著桌上一疊的比試帖給楊牧
說道:"你看著辦吧,別聽他們的,為師的建議你都回絕了",楊牧聽了點點頭,嚴平北五人臉上都

顯出無奈,嚴平北五人帶著楊牧,去雜物堂領了些生活用品,還拿了些靈石,說每月都會發,
時間到了,拿身份令牌來領就可以,再帶著楊牧到一處四合院,說楊牧跟嚴平北,苗田鏡,

昱信三人住一起,三人住的不遠處,就有一座比試場,楊牧問了一下比試帖怎麼回,苗田鏡
拿起一張楊牧手裡的比試帖解釋,比試帖有兩邊,一邊寫著要比試的人姓名,出處等,另一

邊空白的,由收帖的人寫,不比就直接寫不比屬名後交給比試堂就可以了,要比就寫比試的
方式時間,地點,一樣屬名交給比試堂,楊牧一進到他的房裡,就感到濃郁的靈氣,一看地

上有一個小聚靈陣,楊牧就先整理了一下拿出重雜物堂領到的地圖看了一下,大約知道天劍
宗的分佈,及相關的事務堂口跟藏書處,了解一番就在床上修煉滅神決,一下就把靈氣吸完

,聚靈陣不斷的聚來靈氣,楊牧不感放開手吸,只能慢慢來,在修習遮天印法決第三重,刻
印入骨,楊牧修了一陣子只是進度緩慢,每次刻都讓他痛不欲生,一早楊牧就往藏書閣跑,

一連三天,白天裡看書,晚上修煉,餓了就到食堂吃點東西,第四天一早天還沒亮,楊牧要
到藏書閣路上,遇到甘封絕,楊牧馬上行禮問候,甘封絕好像刻意在這裡等他,對楊牧說道

:“ 小牧,到前面比試場,既然拜師了,讓為師的教你點東西”,楊牧應聲跟了過去,甘封絕
只出劍招,像呂城,碧雲瑤一樣跟楊牧對打,直到曙光出現,甘封絕就停手,跟楊牧說道:“

你的事師傅有跟我說了,明後兩天,這時間都來,能學多少是你的造化”,楊牧拜謝甘封絕後
就到藏書閣看書,第三天楊牧已經用甘封絕教他的十一式劍招,跟甘封絕攻伐,這十一式劍

招,每一式都可跟其它式相配合,變化無常,隨自身的理解跟運用,更有不同的威力,楊牧現
變成,晚上修煉,天沒亮就到比試場練劍,在到藏書閣看書,比試帖他都委婉的拒絕,只有

吳青瑜跟董菁婉他有同意,不過以比招為主,這天董菁婉跟何眉琴,水無月前來吳青瑜則是一人
前來,比試場裡有一名比試堂的人作見證,吳青瑜先上,楊牧都用天劍宗的招式,平手收場,董菁婉

也是,比完董菁婉,跟吳青瑜高興的拉著楊牧去,天劍宗的無雨亭喝茶,何眉琴欄住三人不悅罵道:
"小師弟,你太不給面子了,你寫的字雖然漂亮,不過師姐我也不能這樣輕易放過你",董菁婉急忙

勸道:"師姐,楊師弟剛入門不久,妳就別為難他",何眉琴"呿"了聲說道:"請我跟你無月師姐到,先
雲樓吃一頓,就放過你,別人求還求不到咧跟你說,便宜你了",吳青瑜笑道:"師姐說得是,別人要

請天劍雙仙吃飯,這求可都求不來,不過老實說楊師弟一貧如洗,喝茶倒是可以,先雲樓楊師弟把
身上的家當都賣了,也請不起啊",何眉琴聽完就高興的說"好,到無雨亭喝茶",說完就拉著水無月

要去無雨亭喝茶,吳青瑜跟婉相視一笑,拉著楊牧一起過去,到了無雨亭,楊牧看是一處竹林只有
幾處石桌椅,地方相當優雅人很少,吳青瑜問道:"楊師弟,此處無亭,知道為什麼叫無雨亭嗎?",

楊牧笑道:"風來疏竹,竹葉似雨也無雨,林為亭,天為頂,無雨亭名副其實",吳青瑜驚訝道:"楊師
弟可以啊",董菁婉笑道:"誰像師兄你第一次來時一樣,直問那裡有亭",幾人就坐後,楊牧先給何

眉琴跟水無月添茶陪罪,董菁婉跟吳青瑜,閒話家常講了一下,就匆忙離去,說想去看看楊宣,跟回
永安堂看看,留下四人繼續喝茶,何眉琴不悅道:"每次都沒能說上幾句像樣的話",何眉琴想了一

下跟董菁婉叫道:"董師妹,不如妳問問他,都作那些修煉啊,上次師傅回來,不知道吃了什麼大力
丸,嚴格的逼迫大家修煉,我問師傅,師傅才不耐煩的跟我說,如果我知道楊牧是怎麼修煉的,會自

愧不如",董菁婉無奈搖搖頭說:"師姐,我不敢問,我怕我會受不了,會在他面前失態的",何眉琴轉
看向吳青瑜,吳青瑜正在喝茶差點噴了出來道:"何師姐,別看我啊,我跟楊師弟交情一般啊",何眉
琴氣到大口喝茶,不跟兩人說話.

楊牧找到楊宣,交代楊宣要好好練習,就回永安堂了,看馬鐘祥跟黎若潔,把永安堂打理得相當好
楊牧再三感謝,楊牧這次回來主要是找呂城跟碧雲瑤討論一事,楊牧跟呂城還有碧雲瑤三人在後

院裡,呂城面有難色道:"鍛仙域,確實是撕殺及修煉的好地方,不過太過危險,要不要跟你伯父他
們討論一下",楊牧搖搖頭道:"我在天劍宗的藏書中知道這個地方,被設為禁地,跟伯父他們說,會

讓他們擔心的,反正打不過我就跑,就退出來,只是我怕天劍宗也不同意我進去,所以想找兩老想
想辦法",碧雲瑤面有難色道:"鍛仙域裡面妖獸多到嚇人,且都兇猛無比,你要無時無刻都有驚覺

,一不小心就很危險",楊牧說道:"鍛仙域裡共有五層,我不要進第四第五層就好,我會量力而為的"
呂城想了一下語重心長的說:"你要生死歷練我心裡清楚,我幫你找個安全點的吧,鍛仙域就算我

跟你碧嬸連手,也無法保證不會受傷的",楊牧搖頭說道:"既然是生與死,就要置死地而後生,就算
為我,也為半年後,我希望兩老能幫忙",呂城,碧雲瑤聽完低頭沉思了一下,呂城開口道:"我可以

去找葉老鬼,不過他同不同意我不敢保證",楊牧離去後,碧雲瑤無奈的跟呂城說道:"我知道會有
這麼一天,不過他的年紀太小了,還選了這麼個地方",呂城嘆口氣道:"這是他的選擇,我去找葉

老鬼",呂城說完人就消失不見,隔日葉無弦就跟甘封絕來找楊牧,勸說無用後,葉無弦開了一個
條件,楊牧能夠完成他就讓楊牧去,比試場裡六十幾名內門弟子把楊牧圍住,楊牧手持雙劍站在

中間,葉無弦,甘封絕,嚴平北等幾人在旁觀看,葉無弦的條件是三劍退開六十人的圍攻,只要楊
牧能作到,他就讓楊牧去鍛仙域,楊牧心裡清楚葉無弦的用意,如果沒有這能力去鍛仙域跟送死

沒兩樣,比試場上楊牧深吸一口氣,大喊道:"師弟楊牧不才,請各位師兄姐指教",話語一落,六十
人同時快速圍上,楊牧看著圍上來的人,計算著每個人的弱點,再從這些弱點一點一點的形成線

楊牧從葉無弦給他的書裡知道,這就是最短的劍擊軌跡,一劍以最高速度向他捕捉到的軌跡劃
出逼退三十人,第二劍,第三劍都是,其他人看得目瞪口呆,葉無弦滿意的點點頭,射出一枚黑色
的劍令給楊牧說道:"進去前把天劍宗的身份令牌留在看守人那邊,別死啦",說完就大笑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