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氣純度
六人中,除了甘封絕的佔地最大外,其他五人都有佔地,各弟子間要進到外門可隨意,不過要進到
內門除了要是內門弟子外,還需要通報,後山全部是葉無弦所有,沒有通報任何人不得擅入,除了

甘封絕跟另外五位長老以外,天劍宗,大大小小比試場,多到數不清,每天無時無刻都在比試
,外門弟子除要上早晚課練劍外,每月會有三到四次與其他弟子間比試交流,也有自己比試

的都有,內門弟子不用上早晚課練劍,除了自己修煉外,會有師傅,師兄姐指導,還可以寫
比試帖,上報師門請比試,天劍宗十大弟子的排名就是這麼來的,說到這裡吳青瑜提醒楊牧,上

次與大羅宗後,雖然宗裡要求不可外傳,不過在場觀戰的弟子知道楊牧現在拜入天劍宗內門,大家
都想跟楊牧比上一場,楊牧現在在他們眼裡可是火紅的很,楊牧面有難色也不知道怎麼辦,心裡

想少上天劍宗好了,董菁婉則問楊牧想不想去找楊宣,楊宣跟吳青瑜的師傅是同一人,吳青瑜帶會
比較方便,楊牧看一下天色,不想打擾楊宣晚課,這時何眉琴跟水無月欄位他們,三人向兩女行禮道

:"師姐",何眉琴笑道:"找了你們老半天,故意躲的吧",吳青瑜苦笑道:"何師姐,不就正要下山去,
那有故意躲",何眉琴"啍"了聲跟楊牧說道:"我跟你無月師姐的比試帖都寫上去了,明天來比比,

不可以拒絕喔,打扁你",何眉琴邊說還邊握著拳頭比向楊牧,楊牧看了吳青瑜一下,吳青瑜笑著跟
楊牧解釋道:"不想比可以寫拒比帖回去",楊牧"喔"了聲,何眉琴看楊牧這樣兩眼瞪大道:"你敢.."
楊牧不想跟其糾纏,敷衍兩句,就趕緊跑掉.

回到永安堂,楊牧認真的看著,劍二到劍十一,心中有些惑然開朗,有些則不明所以,馬鐘祥,黎若
潔直接搬到永安堂住,永安堂原本就有不少空房,呂城跟碧雲瑤找來,呂城跟楊牧說道:"我跟葉老

鬼借了個地方,明天你跟我兩人去,我跟你碧嬸會盡全力教你,你能學多少就學多少,你太少與人
撕殺,當你答應我們去生死互拼時,讓我跟你碧嬸都非常的感激,是我倆的私心啊....",碧雲瑤

聽呂城這樣講心裡也難受,楊牧是她從小看到大的,碧雲瑤眼角含淚都快忍不住了,楊牧這時跪
在兩人前磕了個響頭道:"沒有兩老長年庇護跟照顧我倆兄弟,我兩兄弟也不知道要流落何方,

此恩無以為報,我當盡力完成兩老的交代",碧雲瑤聽到這樣就忍不住哭了出來掩面道:"你這孩
子,總是讓人這樣心疼",呂城也嘆了口長氣直點頭,清晨楊牧就跟呂城兩人,飛快離去,往天劍宗

方向急奔,楊牧認得是上次跟大羅宗比試的地方,入口處站有五人,葉無弦,曾翠萍,甘封絕,黎若
菲,周婷思,楊牧奇怪兩位師姐在這幹嘛,楊牧三人到入口處,跟葉無弦等人行禮後,好奇的看向

黎若菲跟周婷思正要開口之際,黎若菲先笑道:"別奇怪,我們是葉宗主請來佈陣法的,上次你一
劍,把這比試場砍破了,來真的,人家怕你們把比試場毀了",楊牧不好意思"喔"了聲,幾人進入

比試場,楊牧定眼一看有點訝異脫口道:"四方劍陣",比試場裡這時四方各有一柄巨劍,相互牽
動著細微的光芒不時閃爍在石壁上,黎若菲,周婷思兩人下巴翹得老高得意之色顯於表,黎若菲

叫道:"師傅跟師娘才剛回去休息,我們四人日夜趕工完成的,不要太快弄壞",楊牧面有難色道:
"師姐多慮了,四方劍陣是師傅的成名陣法,凝神境六重都無法破開的",楊牧看了黎若菲一眼後
小聲問道:"不便宜吧",黎若菲"啍"了聲道:"問那麼多幹嘛,了不起我跟婷思請你吃頓好的".

呂城對葉無弦說了句:"葉老鬼,多謝啦",葉無弦"呿"了聲道:"別謝啊,有人出了不少錢,你知道
是誰,再說我也想看看我這徒孫都學了些什麼",兩人說話間,楊牧脫下重力鐵圈,拿出紫青雙劍

葉無弦一看到雙劍兩眼瞪大看向呂城跟碧雲瑤嘆口氣道:"看來你們兩個豁出去了",呂城笑了
一聲沒回答葉無弦,碧雲瑤這時拿出一把純白色的玉劍跟楊牧說道:"上次你跟老頭子練,看得

我手癢死了,這次我先來啊",說完就躍上擂台,呂城跟楊牧交代道:"你要小心,你碧嬸瘋起來,
連我都受不了",碧雲瑤大聲吼罵道:"死老頭,你說什麼,不然你上來",呂城咽了口口水就沒再說

話看向另一邊去,黎若菲,周婷思掩嘴偷笑,楊牧也笑了一下就衝上擂台對碧雲瑤行一禮後,就開
始進攻,黎若菲,周婷思兩人手捏法印,把陣法關起,不過還是看得到裡面對打的情況,幾人好奇

走到楊牧脫下的重力鐵圈處,想拿來看,黎若菲,周婷思光拿一個就臉紅氣喘的,甘封絕拿起全部
在手上甸甸驚訝向呂城問道:"這個他載多久了",黎若菲也好奇問道:"我師弟不會一直載著吧,

我怎麼看不出來他有吃力的感覺",呂城原本注視著擂台聽到這樣轉頭挑眉說了句:"從小就載
十餘年從未離身,最近才拿下",說完就再注視擂台,擂台已開始傳出震天巨響,地面也開始震動

葉無弦六人才專注看著陣法裡的擂台,紫青白三色劍影相互攻伐,呂城破口叫道:"這死老太婆
,比我還狠",擂台裡,碧雲瑤是主動出擊,楊牧閃那裡,碧雲瑤就追那裡,出招完全不留手,楊牧看

這樣也全力放手拼命硬憾碧雲瑤,紫青白三色光一直擴大,碰到四方劍陣,就被壓制在比試場內
地面的震動傳遍四方,驚天巨響如落雷般未曾間斷,不斷的有人向比試場這靠過來,不過事先有

被交待不能靠近,只能遠遠看著,葉無弦他們站的地面開始出現小裂痕,比試場的外表,也因為
巨大的震動開始剝落,突然沉靜下來,原來陣法裡飛石,灰塵瀰漫,大家看得有點吃力,十息後,

大家看到擂台全沒了,周邊的石椅也都破得差不多了,楊牧身上十多處衣服被劃破,手持雙劍
微笑的站在一顆被打破的大石上,碧雲瑤則笑得很開心大聲道:"太久沒這樣打了,真是痛快,

想好了就來",碧雲瑤話剛說完楊牧就消失,大石上只留下楊牧身形的殘影,楊牧出招,用的是碧
雲瑤的招式,另一手馬上第二招封住碧雲瑤的路數接連而至,又是一陣轟天巨響,大地震動,葉

無弦指著陣法裡吃驚的看著呂城道:"這....這...",呂城沒好氣的"呿"了聲說道:"跟這小子過
招很虧的",碧雲瑤跟楊牧打了整整一天一夜,換呂城上場繼續沒有間斷,黎若菲,周婷思兩人看

守陣法,已經驚訝到麻痺,兩人直接坐在地上靠著石壁,捶著腿,黎若菲苦笑道:"我們站著都站
痠了,怎麼師弟還能打,還越打越猛",這時碧雲瑤揮手喊道:"小姑娘,幫我開開門",兩人站起

周婷思不解問道:"前輩這麼快就換妳啦",碧雲瑤只催促道:"快開快開",兩女門一開,碧雲瑤
閃身進去,馬上一陣黑白劍光,對上紫青劍光就漫延開來,兩女趕緊把陣法關上,甘封絕忍不住

問道:"師傅弟子實在想不明白,為何煉體六重可以作到這種程度",葉無弦笑道:"我也是聽呂
老說了才了解,這小傢伙的修練方式相當可怕,封絕啊,你有想過戴重力鐵圈增加修為跟速度,

你有想過在水底下出招會有什麼情況嗎?",甘封絕回道:"會處處受制",葉無弦點頭說道:"這
小傢伙能在水底下出招正常",甘封絕等四人都大吃驚,曾翠萍馬上問道:"那他都是在水底下

修練的還戴著重力鐵",葉無弦點點頭後道:"還有一個很大的差異,小萍啊,你跟封絕修為不相
上下,你們兩個用指凝靈氣成小劍彈指射入石壁,一般彈指就好,不要運力",曾翠萍,甘封絕相

視一眼點頭照作,"啪,啪"兩聲,石壁上出面兩個約五吋深指頭粗的小洞,葉無弦說道:"那小傢
伙一樣的施作,會深八吋左右",甘封絕等四人異口同聲問道:"為什麼",葉無弦耍無賴動動自己

的臂膀道:"一把老骨頭了,站久了還真的有點痠",黎若菲,周婷思笑了一下就上前去幫他捶捶
周婷思還撒嬌問道:"葉宗主,為什麼會有這種差異",葉無弦才滿臉笑容的說道:"靈氣純度
的差異,那小傢伙修煉慢是因為,他需要大量的靈氣提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