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招斷臂
楊牧這時出來,跟大家行禮道:"師祖,師傅消消氣,消消氣,童前輩說得沒有錯",此話
一出程萬里,姜子遠,林長鋒,徐清江,呆住張大口看著楊牧,姜子遠回神過來:"小牧啊,你說什麼

傻話啊",楊牧笑說道:"請諸位前輩消消氣,柳師兄也是一時技癢,那晚輩斗膽,也出一招還給柳師
兄,此事就作罷,大家還是以和為貴",別雲鶴大笑道:"小傢伙,說得不錯,老夫欣賞你,要不要來我

大羅宗啊,你想要什麼,老夫都答應你",葉無弦發聲道:"就這麼定了,一招過後誰敢找麻煩,我天劍
就滅了誰",楊牧再風清雲淡向大家行禮道:"晚輩還有一個小小的請求請大羅宗前輩及柳師兄答

應",別雲鶴笑道:"講",楊牧臉色依然沒有任何變化道:"請柳師兄生死自負",柳朝願大笑,笑得連
眼淚都有點流出來了道:"師傅您老說我狂妄自大,今天你看看這醜八怪,笑死我了",別雲鶴不削

道:"沒問題,你能一招殺了朝願,我大羅宗絕不追究",啍了聲再道:"自不量力",剛說完,劍拔出鞘
的聲音在每人心中響起,修為不夠的心中驚嚇到動都不敢動,楊牧以自身為劍,劍指向天,一道直

衝天際的紫色劍影如落雷般,鎖定柳朝願,及柳朝願身後的大羅宗位置劈下,楊牧身形動作,都
為這一劍,絕美的一劍,別雲鶴大喊:“ 救人”,就跟童青消失,童青向柳朝願去,別雲鶴向

大羅宗弟子處,一陣轟天巨響,柳朝願被斷一臂痛苦哀嚎,大羅宗處人仰馬翻,別雲鶴,
被打入石壁緩慢走出,葉無弦看著楊牧笑得很開心,楊牧收勢後回到程萬里四人旁,大羅宗位

置處直接被楊牧一劍劈穿,還可以看到外面的樹林,程萬里,姜子遠笑到臉上花兒朵朵開,林長
鋒,徐清江還是一臉驚恐的看著楊牧,別雲鶴,童青怒氣衝衝來到,別雲鶴吼叫罵道:"你們兩個老

不死的作弊,這小王八蛋不可能只有煉體六重,我要查看",石桌前的兩名老者馬上不悅叫道:"別
宗主,您這是在懷疑我兩人嗎?",別雲鶴吼叫了起來道:"我要查看",程萬里跟姜子遠使了個眼色,

姜子遠馬上訕笑道:"要看也不是你看啊,我們請葉老宗主看,可以吧",別雲鶴"啍"了聲撇過頭去
默許同意,葉無弦馬上變成一個慈祥的老頭樣對楊牧招手和言悅色道:"來來來,小傢伙我看看",

楊牧苦笑一下就走過去伸出手,葉無弦拉過他的手,還把他的袖子褪到手臂處,像在看寶物一樣
仔細翻看,邊看還邊問道:"小傢伙,煉體煉得不錯啊,吃了很多苦吧",楊牧有點無言問蒼天,心想

這老頭在幹嘛,葉無弦口水都快流下來了,甘封絕不好意思咳了一聲道:"師傅,大家都在等",程
萬里跟姜子遠看到這樣心裡就知道不妙,馬上口裡唸唸有詞傳音,葉無弦看了甘封絕一眼"呿"

了聲探查了起來,十息後,就說道:"確定是煉體六重",別雲鶴,童青"啊"了一大聲,下巴都差點掉
在地上,甘封絕,曾翠萍靠來,曾翠萍拉起楊牧另一隻手探查,甘封絕搶著葉無弦手裡拉著的,葉

無弦叫道:"幹嘛,幹嘛",葉無弦死都不放手,曾翠萍查探完,也是一臉驚訝的看了楊牧一眼就點
點頭往旁靠過去讓甘封絕上來,甘封絕拉著楊牧的手仔仔細細的查,查了十二息左右,跟曾翠萍

一樣,別雲鶴看這樣憋著一口氣順不過來,馬上吐出一口血大喊了聲"走",大羅宗一行人離開,
葉無弦還拉著楊牧,楊牧想抽手都抽不回來,葉無弦嘴裡也唸唸有詞對曾翠萍,甘封絕傳音後

開始對楊牧問道:"小傢伙,劍一你看了,想不想看劍二到劍十一啊",楊牧直搖頭,葉無弦看楊牧
搖頭急忙道:"不用擔心,不用錢不用錢,送你好不好啊",楊牧覺得奇怪,程萬里跟姜子遠對,林長

鋒跟徐清江使了個眼神後,兩人就上前,曾翠萍,甘封絕看到,要上前擋住兩人,被林長鋒跟,徐清
江架住,東拉西扯,程萬里一個橫身把葉無弦拉著楊牧的手隔開了,兩老開始纏住葉無弦閒話

家常,楊牧連忙退後,程芊芊上前笑著小聲跟楊牧說了幾句話,就和孫白默一同帶著楊牧跟極道
觀,藥王殿的人開心離去,葉無弦看楊牧跑了,要甩開程萬里跟姜子遠的糾纏,兩人像狗皮膏藥一
樣黏著葉無弦無賴盡出.

楊牧一行人要出天劍宗山門時,楊牧就看到董菁婉跟吳青瑜在等他,楊牧早遇料到了,楊牧沒料
到的是水無月跟何眉琴也在兩人身後,楊牧本想跟兩人聊聊的,楊牧跟程芊芊及孫白默說了一下

就朝董菁婉那邊過去,楊牧對四人行禮打個招呼,董菁婉高興得眼角含淚朝楊牧胸口捶了一拳,隨
後吳青瑜也是,楊牧笑了一下:"還請四位代為隱瞞,能瞞多久就瞞多久吧",董菁婉流下淚來,還是

擦了一下忍住回道:"我知道,我早就問過駱叔,知道你辛苦,沒想到你走的不是我能想像的辛苦",
董菁婉跟吳子青早問過水無月跟何眉琴楊牧的身體為什麼可以跟煉體九重對抗,何眉琴說她聽

她師傅說過,有些無法修練的人或是靈脈極差者,會把自己的身體拿來當靈器或法寶煉,可以達到
與一般修煉者對抗或更強,不過過程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承受的,修煉者修煉時會受萬蟻蝕身,刮骨

剃肉之痛,這種非人修煉除非有驚人堅決的毅力,不然無法修成,董菁婉早年就不經意聽駱元銘說
過,他們有血海深仇,不過楊牧想一人擔下不讓楊宣或其他人幫他分擔.

楊牧聽董菁婉這樣說也不知如何回答,只能說道:"沒事的,改天見面聊吧,我先走了",董菁婉,吳
青瑜點點頭,楊牧對四人行禮道別後,就閃身消失追程芊芊她們一行人去.楊牧離去後一會兒,何
眉琴才不悅叫道:"呿,虧我拉著無月到這裡,什麼都沒講到".

楊牧追上眾人,程萬里,姜子遠,看葉無弦的樣子,早傳音交代甘封絕,曾翠萍由林長鋒跟徐清江擋
著,兩老負責擋著葉無弦,葉無弦也看出端倪,傳音要甘封絕,曾翠萍擋住程萬里,姜子遠,他想跟楊

牧好好談談,結果被程萬里,姜子遠兩人給陰了,一行人回行丹閣,大家療傷休息,高興不已,馬鐘祥
也在方長老跟程芊芊的醫治下,氣色好了很多,不過還是不能有太大的動作,大家都在大堂裡,程萬

里四人回來,高興笑得臉都歪一邊去,程萬里跟,姜子遠坐上大堂,程萬里開心喊道:"大家都累了
坐下說吧",楊牧這時向大家行禮道:"師祖,師傅,師娘,眾師兄姐,我出來一整天了,要回永安堂看

看",程芊芊面有難色的叫道:"小牧你過來一下",楊牧靠過去,程芊芊抓起楊牧的手,拿出一把小刀
劃下,大家靠了過來,只看到一條紅紅的痕跡隨即不見,楊牧的手變回原來的白透如脂,程芊芊流下

淚來,孫白默也撇過頭去流淚,黎若菲,黎若潔,周婷思,馬鐘祥,林燁華五人摸不著頭緒,朱俞書好像
知道,跟程萬里等人都露出不捨的表情,程芊芊才對楊牧說道:"萬蟻蝕身,刮骨剃肉之苦,你爹娘要
是泉下有知,不心疼死,你練多久了",楊牧吸了口氣回道:"師娘,我現在這樣挺好的,我不後悔"

楊牧離去後,林長鋒才嘆了口長氣,解釋楊牧修煉有多辛苦,且程芊芊拿的是一把靈器,所以楊牧應
該練很久了,起碼有十年,照推算,楊牧八,九歲就開始練了,黎若菲幾人追問為什麼楊牧要練這種
非人的功法,徐清江只說,楊牧有血海深仇,要他們不要問太多,也不要去問楊牧.

幾日後,天劍宗後山大堂裡,葉無弦哭喪著臉喝著悶酒,還不時的捶打石桌,用頭撞牆,曾翠萍,甘封
絕跟幾個長老幾次去找他,都被他給轟了出來,曾翠萍走進來,葉無弦不悅道:"幹什麼不是說別吵

我嗎?",曾翠萍只說了一句,因為不說葉無弦想聽的會馬上被轟出去:"我知道那小傢伙在那裡",葉
無弦馬上高興的跳起,到曾翠萍前直問:"在那裡在那裡,那兩個老不死的把他藏那去了",曾翠萍看

葉無弦這樣沒好氣道:"師傅肯說話啦",葉無弦無賴的笑道:"小萍別這樣,我不就氣那兩個老不死
的,一定把人藏起來了嗎?,別生氣,別生氣,跟師傅說說人被藏在那裡",曾翠萍白了葉無弦一眼嘆口
氣說道:"人家沒藏,那小傢伙是個大夫,一直在永安堂裡行醫賣藥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