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要臉
葉無弦這時醒來瞪大眼晴盯著擂台看,不只他,所有人都驚訝不已,不知道楊牧是如何作到的
,別雲鶴不削道:"只會逃,有個屁用啊!,那兩柄鐵劍,無法用靈力,連我宗弟子的身體都傷不了

,等那小鬼,力窮了,還不是要出局",柳朝先停下招式,楊牧出現在他面前,柳朝先不削笑道:"
只會逃,有個屁用啊",楊牧對柳朝先笑了一下道:"好不逃,師兄,來讓師弟好好跟妳過過招",

楊牧話一說完,現場天劍宗的人,極道觀,藥王殿立時笑聲四起,楊牧用雙劍朝地上一插
,兩儀陣法成形發出淡淡的光華,柳朝先看了一下四周吼叫道:"媽的,臭小子,你找死",就

上殺招,楊牧也一手一劍迎上,一手陰,一手陽,配合九宮八卦步,化作十幾身影,完全的武
技,閃開柳朝先最鋒利的攻擊,對柳朝先出招最弱處破之,柳朝先直砍橫劈,好像都在跟一根

羽毛對打一樣,怎麼砍怎麼刺就是無法砍中刺到,還不時被楊牧預先擋住出招起手式,柳朝
先的刀法變得東倒西歪,葉無弦直接跳上石桌上站著看,所有人都目不轉睛看著,這時兩儀陣

法,跟楊牧的兩儀劍相互運作,形成四象,攻向柳朝先的速度快了整整一倍有餘,楊牧的身影
變成二十多個,看上去好像一大群螥蠅圍著一條臭魚,柳朝先,揮也揮不走,打也打不到

柳朝先開始擋不住被楊牧刺中,別雲鶴臉色難看道:"這是什麼妖術",姜子遠得意的回道:"兩
儀生四象,這種陣法兩儀不是你們這種以武入道能夠理解的",楊牧刺中柳朝先的地方雖然無

法傷到柳朝先,不過還是入力三分,都是穴位,最後一道刺在柳朝先心口處,柳朝先吐血往後退
去,單膝跪地,一手握刀柳朝先還在吐血,連鼻子,眼睛都出血,別雲鶴怒道:"他用毒",程萬里

訕笑道:"那是點穴,用毒天劍宗早就出手了,這是種醫術攻擊方式不是你們這種以武入道能
夠理解的",別雲鶴這時突然想起,氣到發抖,指著程萬里,姜子遠吼叫道:"你們..你們..你們

兩個老不死的,聯手坑我",姜子遠笑得讓人很想打的表情說道:"老烏龜,你講這話要憑良心
啊,我們怎麼坑你啦",程萬里更故意要氣死別雲鶴道:"還好我那徒孫,拿的是兩柄鐵劍,要是

靈器等級的,就算一般武技,你那徒孫也要成馬蜂窩了,這樣大家面子都好看",別雲鶴聽完抖
得更厲害,一口血差點沒吐出來,童青撇過頭去,不讓徐清江,林長鋒看他的表情,徐清江,林長

鋒心裡高興到不行,極道觀,藥王殿座位這邊,大家一掃陰霾,馬鐘祥早已醒來,虛弱的看著擂
台上的一切,內心激動不已,黎若潔在旁邊照顧他,程芊芊用傳音跟孫白默講楊牧跟他說的事

孫白默小聲罵道:"這孩子什麼不好學,跟兩老學坑人,回去要好好說說他",孫白默雖然這樣
說,表情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高興得很,董菁婉,跟吳青瑜則是下巴好像被地上拉住一樣,從
楊牧出手,嘴巴就沒闔上,完全說不出話來.

柳朝先吐著血直喘,楊牧也沒追擊,雙劍收在背,面對柳朝先拉開距離,就這樣面無表情的站立
在那邊注視著柳朝先,葉無弦這時放聲大笑,氣壓全場,所有人都看向他,楊牧也是,楊牧認出他

來,苦笑搖頭,心裡無奈,以後對老頭要小心點,因為老頭喜歡騙人,甘封絕,曾翠萍同時起身叫
道:"師傅",葉無弦收起笑聲,大聲道:"今天在場的有眼福了,讓你們看看真正的以武入道的武"

柳朝先怒極,大吼道:"你這王八蛋",動手把自身的上衣撕開,大家看到柳朝先身上一點一點像
被蚊子咬一樣的紅點到處都是,柳朝先發瘋似的運起靈氣,在場高手感應柳朝先散發出的靈氣,

約知道柳朝先已突破到煉氣一重了,柳朝先收縮靈氣藍光覆蓋全身,像瘋狗一樣朝楊牧出拳,速
度極快,楊牧一樣閃來閃去,漫天藍光色的拳影,還拼命往地上砸,破了楊牧的陣法,柳朝先停下

對楊牧吼叫道:"沒這些旁門左道,我看你怎麼辦",大羅宗那邊呼聲大起,楊牧把雙劍插地,大聲
說道:"我也不佔你便宜", 別雲鶴原本看柳朝先破了陣法有點放心要喝口茶,茶剛入口,聽到楊

牧的話就嗆到直咳,咳得上氣不接下氣,童青過來幫他拍背順順氣,柳朝先聽楊牧這樣講更是火
大,兩人相互站定,眨眼間,又是漫天拳影,不過只有柳朝先的靈氣,楊牧還是用霸炎拳武技,過了

十息,柳朝先的拳影開始扭曲變型,因為楊牧雖然閃來閃去,不過都故意露出空檔,讓柳朝先攻擊
再閃開,漸漸的像是楊牧在帶著柳朝先打拳一樣,楊牧開始用霸炎拳回擊,只打柳朝先兩腋,眼,耳

鼻,跟各處關節,楊牧用遮天印法訣煉體,把身體當印煉,勘比靈器,柳朝先大驚,楊牧這拳拳到肉,
比鐵劍更可怕,柳朝先一下子就鼻青臉腫往後退去,其他人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一般的武技也可

以傷到煉體九重,在場的高手心裡都清楚,程芊芊跟孫白默臉上都掛著不捨之色,柳朝先兩手已經
舉不起來,雙腳也站不穩,楊牧慢慢的走向柳朝先,柳朝先發瘋大吼,朝楊牧衝去,楊牧一拳,灌入靈

力,炙熱的拳勁化作一道紅光,一拳打在柳朝先胸口,一聲巨響,直接把柳朝先打飛落入大羅宗座位
他原本躺的地方,柳朝先一動不動,口裡鮮血直流,石桌前的兩名老者同時起身喊道:"極道觀,藥王

殿三勝,比試結束",柳朝願趕緊過來看了一下柳朝先,咬著牙眼中殺機不斷,眼神示意了一下楚濂
雪,跟第二次上場的年輕人,兩人點頭,楊牧轉身拔起雙劍要走下擂台,極道觀,藥王殿那邊都觀聲

雷動,程萬里,姜子遠笑到臉都歪了,直接在別雲鶴面前,分起別雲鶴的六面玉牌,別雲鶴氣到發抖
用手指著兩人"你們...你們..."說不出話來,童青在旁叫了聲"師傅",別雲鶴吼叫道:"叫什麼叫,

走",起身,程萬里馬上喊道:"老烏龜,老烏龜等等,這有幾瓶藥拿去,我們收了好處總要意思意思"
別雲鶴正要發作之際,馬上驚訝轉頭看向擂台楚濂雪,跟第二次上場的年輕人飛身,出招偷襲楊

牧,眾人驚慌措手不及,楊牧在階梯上轉身一劍朝兩人方向緩緩刺出,兩道虛影劍氣,同時擊中兩人
楚濂雪跟那年輕人收招擋下,被楊牧在空中擊落回大羅宗位置,楊牧手上鐵劍碎了,所有人都張大

嘴不敢相信,像看怪物一樣看著楊牧,全場一片沉寂,突然葉無弦手指著楊牧高興發抖叫道:"劍一
,這小傢伙看得懂劍一",姜子遠回過神罵道:"老烏龜,你們要不要臉啊",姜子遠語落,柳朝願瞬間

出現楚濂雪跟那年輕人被擊回的位置射出兩柄飛刀,柳朝願全力施為,要殺楊牧,且陰損致極,一刀
射向楊牧,後面一刀,巧妙的跟著錯位,算準楊牧身後是藥王殿跟極道觀所在處,楊牧第一刀擋下,如

不擋第二刀,後面的人就慘了,看台上的高手馬上原地消失,電光火石間,楊牧用劍擋下第一刀,柳朝
願的飛刀力量很嚇人,楊牧用劍導引讓飛刀路徑偏離射入地上,楊牧第二劍斷,楊牧極速後退,把手

上的斷劍射出,打中第二把飛刀,斷劍碎,第二把飛刀路徑偏掉還是劃中馬鐘祥左臂插入石椅,馬鐘
祥手按住左臂,鮮血直流,黎若潔慌張流著淚幫他止血,程芊芊,孫白默,挺身躍出護住座位眾弟子,

楊牧也是怒極,眼中殺機一閃即逝,沒有顯露出來,楊牧身前擋著徐清江,林長鋒,程萬里,姜子遠,
別雲鶴,童青護住柳朝願,甘封絕,曾翠萍分別兩邊葉無弦在中,隔開兩邊,怕打起來,程萬里大罵吼

道:"老烏龜,你們太過份了,真當我們兩門是軟棲子",姜子遠也叫道:"他媽的,你想開戰是不是,老
子,陪你玩到底",別雲鶴面有難色轉向柳朝願罵道:"孽徒,你在幹什麼,別人還以為我大羅宗輸不

起是不是",柳朝願恭敬的跟眾人行禮道:"師祖息怒,弟子剛到煉氣三層,看這位師弟身手不凡,還
能讓天劍宗葉老宗主入眼,一時按耐不住心中想要討教一下,所以就出一招試試,沒想到弟子修為

還是不足,出力沒控制好",在場的人聽到這話,罵聲四起,林長鋒不悅說道:"師姪這是必殺一招",
童青也回道:"林堂主話不能這麼說,我宗以武入道,招招式式都是殺招",話語一落雙方叫罵不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