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豪賭
楊牧知道四人在看他,他只微笑的點一下頭,就抱著雙劍的布包看向看台處,朱俞書靠過來解釋給
楊牧聽,看台上有三層,坐在第三層的是天劍宗的人,中間大位那一個仰著頭在睡覺的老者,是天劍

宗的師祖,葉無弦,每次從頭睡到尾,沒睜眼看過,那名老者如果正臉讓楊牧看,楊牧會認得就是那
個賣書的老頭,朱俞書再說老者右邊那個像書生的中年男子是天劍宗掌門甘封絕,左邊的中年婦

人是天劍宗的大長老曾翠萍,第二層,跟第一層的人楊牧都認識,程萬里,姜子遠臉很臭坐在第二
層,最旁邊還有一個空位,第一層林長鋒,徐清江一樣旁邊還有一個空位,楊牧正好奇之際,一個尖

銳的笑聲充斥著整個建築,笑聲後只到"來晚了,來晚了,不好意思",楊牧尋聲音看過去,一名有點
駝背的老者,兩眉花白很長,頭髮也是,一身深藍色長袍,後面跟著二十幾人來到,都是深藍色的服

裝,三,三兩兩打笑就坐,好像根本就不當一回事,大家坐定後,突然有一名男子跑到,水無月前行禮
楊牧看這人長得還可以,不過有點陰陽怪氣的,還刻意裝作一副斯文樣,舉手投足都相當不自然

水無月理都不理,連看都沒看,朱俞書笑著再跟楊牧講,去找水無月那個人是大羅宗掌門的大弟子
柳朝願,為人陰險,不過相當了得年約三十就是煉氣三重,在追求水無月,那名藍衣老者,被師祖兩

人叫作老烏龜的叫別雲鶴是大羅宗的師祖,跟師傅們坐在一起的是大羅宗的掌門叫童青,甘封絕
起身說明了比試的原意,跟規則,希望大家點到為止,隨著甘封絕說完,黎若潔走出位置朝擂台

旁的一個石桌走去,換加黎若菲跟楊牧解釋,要出比的弟子,就去向那坐在石桌前的,兩名
天劍宗長老,放上身份令牌,驗明正身及修為後就可上台比試,出比順序,師傅們早定好了

大羅宗一樣是一名藍衣女子到石桌,兩女一上擂台,石桌前的老者就起身喊道:“ 極道觀
弟子,黎若潔,煉體九重,對大羅宗弟子,楚濂雪,煉體九重”,兩女行禮後開始過招,

沒三招,楚濂雪就退下擂台,留下臉色難看的黎若潔,大羅宗那邊笑聲四起,完全不在乎
石桌前馬上宣布道:“ 極道觀一勝”,楊牧清楚聽到程萬里吼叫道:“ 老烏龜,每次都這樣”

姜子遠也吼道:“ 你別欺人太盛”,別雲鶴得意的說道:“ 別生氣,就說了,我宗以武入道,
跟你們比,勝之不武啊,這樣大家面子都好看”,第一層的童青也是一臉囂張樣,好像用表

情跟徐清江,跟林長鋒說,不然你能把我怎麼樣的意思,徐清江,林長鋒臉色鐵青不發一語
楊牧看了心裡難受,極道觀跟藥王殿的人也都咬牙切齒的,楊牧急忙問黎若菲怎麼回事,

黎若菲氣憤跟楊牧說,大羅宗每次前兩場都打兩三招就認輸,讓最厲害的那一個連敗極道觀
藥王殿三人,別雲鶴講是這樣講,實際上把兩門的面子踩在地上,黎若菲眼神看向大羅宗

座位前排中間一名男子,跟楊牧講她打聽到這次大羅宗最後一人應該是他,柳朝願的弟弟
柳朝先,目前大羅宗煉體弟子排行第一人,二十三歲煉體九重差一點就煉氣一重了,楊牧

看過去那男的,長得跟柳朝願幾分相似,沒有陰陽怪氣的感覺,不過抱著一把刀,翹著腳
,橫躺在石椅上,旁邊剛剛那名上擂台的女子楚濂雪在伺候他吃東西,完全不看擂台情況
自大致極.

大羅宗第二人在上,是名年輕男子,只過一招就退下,大家都在等待,過了一個時辰柳朝先才睡
眼惺忪不耐煩的走向石桌身份牌直接丟在石桌上,伸著手,兩名天劍宗長老臉露厭惡之色,不

過職責所在還是作完該作的事,柳朝先慢慢走上擂台,石桌前喊道:"大羅宗弟子,柳朝先,煉體
九重",柳朝先上擂台看到黎若潔,兩眼一亮,露出淫穢的笑容,便拔刀衝出,黎若潔腳踏九宮八

卦步,化作五六身影閃躲,被柳朝先用瀰漫的黑色刀影擋住身形,追著黎若潔笑道:"小師妹,來
讓師兄好好跟妳過過招",在場的人聽柳朝先話中有話,黎若潔羞憤難當陰儀劍法朝柳朝先攻

去柳朝先一邊擋攻,一邊吃黎若潔豆腐,黎若菲氣得要起身,被孫白默過來按住身形,孫白默,
無奈的對她搖搖頭,柳朝先也是了得靈氣四散,戲弄著黎若潔,馬鐘祥大喊道:"黎師妹快下來"

黎若潔轉身要退下擂台,被柳朝先拍了一下屁股推下擂台,黎若潔氣得哭回到極道觀的座位處
柳朝先還聞著自己拍黎若潔屁股的手淫笑了一下,孫白默,程芊芊及其他女弟子都在安慰著黎

若潔,楊牧眼神冷光一閃,面無表情,這時馬鐘祥氣得快步到石桌前,石桌前老者馬上喊道:"藥
王殿弟子馬鐘祥,煉體九重",馬鐘祥已躍上擂台,霸炎拳出,靈氣形成炙熱的拳勁攻向柳朝先

,柳朝先嘴角上揚不的笑了一下,把刀插地,大聲說道:"我也不佔你便宜"一樣握拳打出,藍色
堅硬的拳勁,轟向馬鐘祥,楊牧心裡已經作好打算,靠向程芊芊小聲的說了幾句話,在石椅上寫

下"能坑多少就坑多少",程芊芊不解,還是用傳音的方式唸給程萬里跟姜子遠聽,兩老一聽看
向楊牧這邊,不過不敢太過引人注目,看到楊牧正在準備,還給兩老一個肯定的眼神,兩老相視

一眼,程萬里率先發作大罵道:"媽的,老烏龜,每次你們大羅宗都這樣搞,存心給我跟老雜毛難
堪是不是",別雲鶴笑道:"老藥頭,不然你們打贏一場來看看啊",姜子遠拍桌起身吼道:"還不

就為那些礦脈,有必要這樣嗎?,老是跟我還有老藥頭說什麼以武入道的,跟天劍宗刀劍雙絕
,你存心的吧你",程萬里拿出三塊六角形的玉牌大力的拍在石桌上吼道:"要賭賭大點,我們

不要這樣慢慢被你磨,我怕我忍不住會扁你啊",姜子遠也拿出一樣的玉牌三塊用力的拍在石
桌上叫道:"對,我也怕我忍不住啊",別雲鶴一挑眉說道:"你們想怎麼樣",姜子遠跟程萬里異

口同聲說道:"一把定輸贏",別雲鶴大笑站起,拿出六塊玉牌也用力拍在桌上,高興道:"你們兩
個老不死的,要送我大禮,老夫豈有不收的道理,這次你們要是有本事贏了,我大羅宗所有礦脈

讓你們平分,我大羅宗贏了,你們現在所有礦脈全歸我大羅宗",姜子遠咬牙叫道:"再加一條,
如果以後再我跟老藥頭的屬地被你大羅宗發現的礦脈也屬我跟老藥頭所有,你大羅宗不能爭

,怎麼樣",林長鋒,徐清江,都急忙勸阻,根本沒用,童青則笑得很大聲,還不時跟兩人道謝,別
雲鶴想了一下大聲說:"好,我們請葉宗主作證",三老轉身看向葉無弦,葉無弦這時偏著頭,用

手撐著,看也不看三人無力道:"擊掌為證,如有違背,我天劍必究",說完仰頭繼續睡,三老同時
一掌,一聲巨響後,三人就坐下楊牧心裡苦笑,這兩老騙人都不打草稿的,動手解下身上的重力

鐵圈,還不時的注視著擂台上的動靜,他知道馬鐘祥快敗了,怒極出招不是好現象,楊牧拿下所
有重力鐵圈放在地上,用包著雙劍的布蓋著,請黎若菲幫忙看著,馬鐘祥胸口被柳朝先重拳轟

中,飛出擂台倒臥在地,吐了好幾口血,石桌的老者馬上喊道:"大羅宗兩勝",楊牧跟其他師兄
弟趕緊出來扶他回座位,程芊芊拿出丹藥讓馬鐘祥服下,馬鐘祥就昏了過去,程芊芊趕快幫他
療傷,楊牧看了一下,柳朝先下手很狠,馬鐘祥胸骨斷了十幾處.

楊牧面無表情,不喜不悲不怒,拔出雙劍,一手拿著,往擂台石桌走去,董菁婉,吳青瑜,極道觀
,藥王殿的人都好奇楊牧要作什麼,石桌前的老者喊道:"藥王殿,極道觀兩門共同弟子楊牧,

煉體六重",董菁婉,吳青瑜驚訝兩人相視,水無月跟何眉琴也相當訝異,楊牧走上擂台對柳
朝先抱拳行禮,柳朝先不削更不耐煩吼道:"沒人啦,怎麼弄個醜八怪,拿著兩把破鐵劍,還煉

體六重上來",楊牧不理他向石桌的兩名老者行禮問道:"兩位前輩,不知比試中可否佈陣",
柳朝先看楊牧不理他叫了聲:"媽的",一刀砍過去,黑色刀影穿過楊牧,楊牧還是在原地不動

兩名老者一看兩眼瞪大精光一閃,同時大聲回答道:"可以",柳朝先氣極殺招上手就攻向楊
牧,楊牧施展九宮八卦步閃身,黑色刀光佈滿整個擂台,形成一顆黑色的半圓球,刀光散去後

柳朝先四周看了一下沒有看到楊牧,突然楊牧出現在他左眼角餘光處,柳朝先又是一陣滴水
不露的攻擊,楊牧一邊躲著,一邊在地上打入小顆的靈石,楊牧沒有用任何靈力,單純的武技

柳朝先只能用眼看,無法感覺楊牧靈氣,楊牧一直躲入柳朝先四周的死角,追著柳朝先刀背
走,就算刀光滴水不露也有些許的時間前後差異,楊牧躲在這差異的時間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