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到劍宗
楊牧一刺後原地消失,化作二十幾道身影攻向呂城,一手陰,一手陽,陰已魔氣為力,陽以靈氣
為主,交互攻伐這呂城,呂城第一次遇到這種攻伐,防守起來有點吃力,不過他有凝神境這個

面子在還是在原地擋著,楊牧還用上霸炎拳,千羅魔掌,楊牧相當有計劃的進攻侵略著呂城的
佔地,呂城每每發覺就會出招奪回,兩人攻守越來越激烈,山谷力黑色,紫色,青色,劍氣四

竄,掌影,拳影鋪天蓋地,山谷被毀大半,山壁上無數巨大的劍痕,掌印,拳印,一道巨形黑
色劍氣直衝天際劈下跟著一道青色劍氣一模一樣的招式重現劈回,只是劍氣小了一大號,呂城

大笑罵道:“ 跟你小子,過招真虧啊,這樣都讓你學去,小心啦”,呂城雖然嘴裡這樣說,心裡
可高興著,不管什麼面子不面子的,招式盡出追向楊牧,山谷裡變成相同的招式相互攻伐,楊

牧一手出招,另一手第二招就跟來,完全將雙劍的優勢發揮得淋漓盡致,楊牧跟呂城都計算著
對方的下一招路數,預先防堵,拆解,楊牧身體會自行吸收能用的能量,楊牧越打精神越好,

呂城越打越心驚,楊牧屬越打越強的類型,楊牧大約清楚自己的能力,不過還有一招想試,曙
光乍現,山谷以經沒了,呂城出了一招就收勢站立原地,楊牧沒出招也沒閃直接用身體擋下,

一聲巨響,楊牧後退十幾步,體內血氣反騰,運起滅神訣調息,呂城跟碧雲瑤嚇到,急忙靠
過來,看到楊牧沒事,碧雲瑤才罵道:“ 臭小子,你瘋啦,嚇死人了”,楊牧不好意思回道:“
不好意思讓兩老擔心了,我大致知道自己的能力,

不過煉體的強度不知道,想試試”,呂城看了一下楊牧擋下劍氣處,只有一個小紅點,瞇
著眼睛道:“ 想不到你小子的體魄如此強橫”,呂城說完想了一下喊道:“ 小子,手來”,楊牧

知道呂城想做什麼,馬上把手伸給他,呂城探查十息後驚訝一閃的點點頭,碧雲瑤也抓過手來
探查一下後就拍拍楊牧的肩膀讚道:“ 不錯,不錯”,楊牧兩手捧劍,單膝跪在呂城前道:“ 謝
呂老教導”,

呂城笑著揮手收起雙劍,扶起楊牧說道:“ 你自己學的,我沒教你什麼,不過以後跟你小子過招
的人可就慘啦”,說完閃身離去,碧雲瑤,楊牧隨著跟上,回到永安堂,碧雲瑤把重力鐵圈拿給楊

牧,楊牧回房梳洗一番,戴好重力鐵圈,在銅鏡前看著自己,對鏡中的自己講了一句話“ 差遠了”
,貼上沙蜥皮,出房門.

忙了一整天,永安堂關門後,楊牧就背起藥箱,出門去了,今天是當月十五,楊牧在去破廟的路上順道
買了些乾糧,破廟裡楊牧先幫有病痛的人診療,趁著煎藥空檔教小孩們讀書練字,破廟裡歡笑聲不斷

遠處的屋頂上水無月任寒風吹襲,目不轉睛的看著破廟裡的一切,何眉琴隨後來到,也定眼看著,楊
牧看時間差不多了,交待小孩一些功課,就收拾一下離開,出了破廟走沒多久,遇到一名二十五,六

的青年,青年看來相當隱重,身穿天劍宗白衣,背著長劍,手裡還提著一帶乾糧,見到楊牧馬上行禮
道:"楊大夫",楊牧笑著回禮道:"吳大哥,叫我小牧就好,什麼大夫不大夫的,聽來讓我老了不少",

此人名吳青瑜,早年一家人來盤古城投親,無奈親友早已離開盤古城,一家人流落破廟,父親還病重
還好遇到楊牧醫治,並教自己的弟弟讀書識字,現在一家人在盤古城落腳作點小生意,吳青瑜相當
感激楊牧,後來吳青瑜投入天劍宗被收為內門弟子.

吳青瑜笑回道:"叫什麼還不就個稱呼,都一樣,我今天排到夜巡,剛巡完,送些東西過來,就要回去
覆命,不說了,你回去小心點",楊牧點點頭,兩人就分別走去,吳青瑜出破廟走沒幾步就遇上水

無月跟何眉琴,吳青瑜錯愕了一下,馬上行禮道:"水師姐,何師姐,夜巡南門這邊沒有什麼異常,我
先回師叔那覆命去",吳青瑜說完快步就走,何眉琴叫住他道:"我們也巡完了一起走吧",三人走著

吳青瑜一直跟在兩女後面,兩女走得很慢,讓吳青瑜心裡奇怪莫名,何眉琴叫道:"青瑜你過來點,
我有事想問你",吳青瑜聽何眉琴叫就上前幾步,何眉琴開口就問:"你認識那個楊大夫啊",吳青瑜

馬上回道:"認識,這附近沒人不認識楊大夫的",何眉琴搖搖頭道:"我不是問這個",何眉琴就把袁
海祺的事說一遍給吳青瑜聽,吳青瑜聽完眼中怒光一閃咬牙道:"久不教訓,皮癢了他",吳青瑜隨

即跟兩女解釋為什麼店家都不賣東西給袁海祺,吳青瑜說楊牧在破廟的事,不是一天兩天,並將自
己的例子說出來,所以有很多店家聽到袁海祺這樣罵楊牧,死也不賣他東西,何眉琴聽完想了一下

問道:"不對啊,我看他年紀應該不比你大",吳青瑜笑回道:"師姐這樣套我說別人的年紀不大厚道"
何眉琴聽吳青瑜這樣講,馬上瞪大眼睛握緊拳頭比向吳青瑜,吳青瑜無奈苦笑道:"我先回師叔那

去覆命”,說完飛身快跑,吳青瑜轉頭跟何眉琴喊道:"何師姐,妳要打聽楊大夫的八卦,問董師妹
最清楚,她知道的比我還多",何眉琴對離去吳青瑜的背影吼叫道:"去死吧妳,當我吃飽沒事幹,四
處打聽人家",隔天一早,楊牧接到通知,就朝玄摯門去,楊牧一到大堂,林長鋒,程芊芊,朱俞書,馬鐘祥,

林燁華,都在,另一邊黎若菲,黎若潔,周婷思大堂上徐清江,孫白默,林長鋒,程芊芊四人齊坐,大
堂裡一陣低沉的氣氛,楊牧跟眾人行禮後,就站在一旁,林長鋒開口問道:"小牧,你現在修為是

多少",楊牧回答:"煉體六重",程芊芊下來握住楊牧的手十息後,程芊芊轉頭向大堂上徐清江三
人點點頭,現場的氣氛又低落了幾分,徐清江嘆口氣就解釋,興安嶺附近除了天劍宗,藥王殿,極

道觀外,還有不少宗門,其中比較大的就屬大羅宗了,各門各派只要發現靈石礦脈,開採後都需
上繳三成給天劍宗,但是發現靈石礦脈屬地跟發現者之間一直是有爭議的,一般都會兩者協

調共同開採,和氣生財免生事端,但有遇到不同意共同開採的就會以比試的方式請天劍宗評判
輸贏,這次發現兩處礦脈的是大羅宗,發現地屬藥王殿跟極道觀,原本徐清江跟林長鋒想只收

二成意思意思,這樣大羅宗還可以得到五成收益,無奈大羅宗不同意,硬是要比試,大羅宗仗著
自己宗門是以武入道,硬要壓著藥王殿跟極道觀難看,比試協議以煉體以下為主,朱俞書已是

煉氣二重,黎若菲煉氣一重,無法參加馬鐘祥,黎若潔煉體九重確定出比,林燁華,周婷思煉體
八重也可以出比,其他煉體九重的弟子不多,藥王殿跟極道觀合出三人,大羅宗也出三人,看誰

三人都輸,徐清江也實話實說藥王殿跟極道觀沒一次贏過,還好兩門不靠這個也能維生,這屬
宗派間私下的協議,只會帶些重要弟子參加或觀看,叫楊牧來是程萬里,跟姜子遠交待一定要
帶他去見識見識,林長鋒跟楊牧說三日後一早在行丹閣前一同前去.

三日後楊牧穿著一套,黑青相間的衣服到行丹閣前,這套衣服是程芊芊跟孫白默訂製給
他的,楊牧本不想帶劍,還是用布包好雙劍提著,行丹閣前除了林長鋒,徐清江的親傳

弟子外,還有十幾人,有些楊牧認識,都是兩門煉體下的翹楚,打過招呼後,一行人就
向天劍宗走去,楊牧從沒到過天劍宗,雖然楊宣有形容給他聽,不過親眼看到還是覺得相

當的訝異,天劍宗跟本就是一座小城,山是山門就相當的宏偉壯觀,人在天劍宗山門下都顯
得十分渺小,一行人剛入天劍宗山門不久,就有人出來帶領他們走向一處山林,穿過山林後

楊牧看到一橦巨石鑿成的建築,近看楊牧才知道與其說鑿的倒不如說用劍削的,巨石有一層
樓高,進到建築裡,楊牧眼前一亮,整顆巨石,中間都空了,可看到天際正中央有一個非常廣大

圓形石頭平面擂台,半個人高東南西北方有三階樓梯可上擂台,擂台四處都有劍痕刀痕,等
痕跡,徐清江安排到大就座後,就跟林長鋒離去,楊牧坐好後看向林長鋒他們離去的

方向,是一處凸起的看台離楊牧他們不遠,楊牧觀察四周一下,天劍宗觀看的約有三十幾人,
有二人楊牧認識,董菁婉,跟吳青瑜,二人楊牧看過,水無月,何眉琴,其他人楊牧都沒看過,
也不認識,四人都臉驚訝盯著楊牧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