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死不賣
駱元銘這時包好藥拿給趙坤虎,永安堂門外,董菁婉氣得跺腳在水無月耳邊說著,袁海祺跟周威看著
額頭下冷汗直接,永安堂門前聚了不少人,大家都交頭接耳的指指點點,水無月看了一下四周,只對

袁海祺講了句:"道歉",袁海祺馬上抖了起來,因為水無月冷得像把劍架在他脖子上一樣隨時都可以
要他的命,楊牧跟趙坤虎,董菁菁,楊宣交代了幾句,就推著三人往永安堂門外去,跟水無月行禮道:"

不用,不用,小店小本生意,不想惹事,你們快快離去,你們這樣我沒法作生意",說完驅散圍觀的人,
袁海祺跟周威四處看著街道上的東西,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後面離袁海祺兩人有一段距離

水無月,何眉琴走在前面,趙坤虎帶著楊宣,董菁婉帶著董菁菁,四人都臭著臉,楊宣眼角含淚,不時
用袖口擦拭,水無月跟何眉琴停下腳步轉身過來,何眉琴上前問楊宣道:"怎麼啦?",楊宣握緊兩手

咬牙回道:"他是我親大哥",董菁菁靠了過來安慰他道:"楊大哥,說你回答他的問題,就讓你去爭,
不然就不要認他這個大哥自己跟袁海祺爭個你死我活他也不管",何眉琴有興趣的問道:"是什麼

問題講給師姐聽聽",楊宣冷靜下來回道:"我大哥問我,與人爭,與天爭,與地爭,為什麼不先跟自
己爭",何眉琴聽完低頭沉思起來,水無月聽到這個問題,難得露出微笑,趙坤虎,董菁婉,董菁菁,

楊宣四人看到,都呆住注視著水無月,因為水無月微笑起來極美好像周圍以她為中心開了花一
樣,何眉琴覺得四人奇怪轉頭看,水無月馬上恢復冷冷的面容跟楊宣說道:"你大哥用心良苦,等
你能回答他,也就是你能

跟人爭之時,不要枉費了他的苦心",楊宣高興問道:"師姐知道答案可否告訴我",水無月無情的搖
搖頭,何眉琴不知為什麼笑得很開心用肩推了水無月一下,水無月瞪了她一眼,何眉琴跟四人說道

:"我先幫你們跟那垃圾要點利息,把你們師傅交代你們買的單子給我",四人高興的拿出一張張的
單子,趙坤虎收好整整一疊,正要拿給何眉琴,突然面有難色的說道:"師姐,不用了,袁師兄在這裡

不會有人賣他東西的",何眉琴搶過單子罵道:"說什麼呢,叫他多花點錢也都給我弄來,不然有他
好看",何眉琴拿著單子找到袁海祺,還握拳威脅了他一陣,就開心跑回來,幾人走了半響,袁海祺

跟周威兩手空空氣呼呼的找來,袁海祺吼叫道:"這個不賣,那個不賣的,兩倍價錢都不賣,有些打
死都不賣",說著動手解下自己的儲物袋也把周威的拉下來,把單子大力的拍在旁邊攤位桌上,

把兩個儲物袋壓在上面氣憤咬牙跟水無月,何眉琴行禮說:"永青長老有事招我跟周威回去,
這些足夠買十次單子上的東西,師弟先回宗了",說完就拉著周威灰頭土臉跑著離開,趙坤虎高

興拿起兩個儲物袋看,開心的直笑跟董菁婉,楊宣,董菁菁叫道:"走,虎哥帶你們去把這混蛋的錢
狠狠的花",楊宣三人才笑了起來直點頭,正要離開之際,何眉琴拉住趙坤虎,把清單跟兩個儲

物袋給董婉清道:"我有事問這胖子,妳們先去,狠狠的花有多貴買多貴",董菁婉開心的帶著楊宣
跟董菁菁離去,趙坤虎臉色難看苦笑說道:"師姐,都說了好幾次了,我這是壯不是胖",何眉琴握

起拳頭在趙坤虎面前晃著回道:"少廢話,我說胖就是胖,你跟師姐說說,你怎麼知道這裡的店家
不賣那垃圾東西的啊,給我老實招來,不要以為你肉厚我一拳下去,讓你掉一圈油跟你說",趙坤

虎看著在自己面前晃的拳頭吞了吞口水驚恐回道:"師姐妳這不是為難我嗎?,我只能說楊大夫
是好人,這附近的人都知道,不過光這樣說你也不信為什麼大家不賣東西給袁師兄,我只能講

如果師姐夜巡遇到初一或十五,到街尾的破廟看就知道了,我能說的就這麼多了,破廟的事
千萬別跟楊大夫說我講的",趙坤虎求饒的眼神看著何眉琴,何眉琴"啍"了聲叫道:"去,去,去,

多買點好吃的,記得拿些給我啊,這可是我幫你們要到的",趙坤虎憨厚的直點頭跑走,水無月看
到轉身就走,何眉琴轉身快步追上嬉皮笑臉的說道:"我都忘了,妳上次笑到現在有幾年了",水

無月沒理她,何眉琴還是纏著問道:"妳知道那個問題的答案嗎?,跟我說一下我有點想不明白",
水無月看了她一眼回道:"他大哥問這個問題非常的聰明,眉琴妳有想過妳要修煉到何種境界

嗎?",何眉琴搖搖頭道:"修煉到最高境界就對了,不是嗎?",水無月看著他認真回道:"那你現
在修為算是你認為的最高境界,如果還不到,連自己都爭不過,還去跟人爭,如果達到了,是否

就可以立於不敗之地呢?",何眉琴陷入沉思,看何眉琴這樣,水無月再講道:"他大哥這個問題
每個人認定的答案都不同,主要他想教他弟弟能力不夠,要懂得隱忍",何眉琴隨即恢復笑臉

說道:"能得無月仙子這樣讚許的人少之又少,不過可惜了那張臉",水無月白眼道:"比試,時
間快到了,別想些有的沒的,趕緊完成師傅交代的事".

楊牧持續著非人的練習,他想知道以武入道到底是什麼,早晨楊牧練招已經恢復一般招式正
常的速度,不時還有虛影劍氣,跟拳影霸氣成形隨招散出,楊牧已經極力收歛,不過還是控制

不好,牆上,房柱,都有拳印跟刺劍的痕跡,楊牧相當肉痛,白天他忙,一有空就對後院裡修修
補補,因為這是父母留給他的,駱元銘年紀大了,楊牧不讓他爬上爬下的.

這天夜裡呂城在房裡拿出兩個長條木盒,看著木盒目不轉睛喝著酒,碧雲瑤進到房裡,看到
桌上的兩個木盒,急忙在門外左右看一下,把門窗關好,急忙小聲問道:"老頭子,你拿這兩

把劍出來幹嘛",呂城沒回答她,只問道:"如果時間到了,妳會想離開嗎?",碧雲瑤搖頭道:"
老頭子說實話,大隱隱於市,在這裡生活還不錯,看著孩子們成長讓我相當滿足,不過這兩

把劍一但出世,你我就無法過這種生活了",呂城揮手把木盒收起嘆口氣道:"那孩子一定
可以讓這兩把劍發揮得淋漓盡致,這是我的私心啊,但是城主對我倆恩重如山,小姐不能

讓那混蛋藉此抓回",碧雲瑤流著淚說道:"我知道,你讓我再想想",呂城點點頭,說道:"我想
試試他的全力,一直以來都是武技,他已領會了意,就不知道真正的程度是怎麼樣",碧雲
瑤點頭同意.

黃昏楊牧隨著呂城跟碧雲瑤出盤古城一直奔馳,直到半夜奔馳了一萬於里,到一處荒
蕪的山谷,呂城揮手兩個木盒出現在楊牧面前,楊牧打開木盒,裡面各裝著一紫一青

雙劍,呂城跟楊牧說道:“ 一般的劍在好,也耐不住我這劍一擊,這兩柄劍先借你用
著”,呂城說著舉著手上的黑劍就往山谷中間走去,楊牧脫下重力鐵圈,拿起雙劍,

楊牧驚訝,這劍好像沒重量一樣輕如鴻毛,楊牧拿著雙劍走到呂城前,看著手裡的雙
劍他有點擔心,這個一定很貴,呂城挑眉道:“ 傻小子,這兩柄劍放著,我全力砍,

它們也不會損傷分毫的,說不定,我的劍還會斷”,楊牧聽呂城這樣講更是驚訝不已
,呂城兩手握劍往地上一插,兩眼露出光芒,身上散發的氣勢瀰漫整個山谷,楊牧心

中大駭,他從來不知道呂城的修為這麼可怕,呂城嚴肅開口說道:“ 老夫凝神境三
重,你只管全力施為不用擔心,其它的你碧嬸會看著,我聽副教主說了,魔氣,靈氣

我不在乎,只管來”,楊牧兩手抱拳對呂城行禮道:“ 小子煉體六重,請呂老指導”,
說完運起全身力量,四周所有能量都被吸引來,與呂城的氣勢互抗,呂城跟碧雲瑤看

到驚駭莫名,這不可能只有煉體六重雖然無法與呂城的氣勢抗衡,但楊牧周圍確實
沒有呂城的威壓,只有楊牧自己知道,那威壓被他用滅神訣吸收了,楊牧心中其實

雀躍不已,因為他也想試試自己能否有能力報仇了,楊牧率先出手,原地劍刺呂城
用靈氣引動全力一刺,這一刺包含了他到目前所領悟的一切,一道巨大的紫色劍影

眨眼間快速的往呂城襲去,呂城兩眼瞪大,揮著黑劍,擋去,轟天巨響,紫色劍影
被呂城砍碎,呂城向後退了三步,每一步都深深的踏入地裡三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