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冷佳人
楊牧回到永安堂忙碌著,有空檔就拿著那本劍一看,看完楊牧有點迷惑,因為劍一裡面寫的是某人
對劍的見解,劍與刀都取其形作命名,那為何叫劍為劍,不叫刀為劍呢,如說用法不同,那也只是依
劍形狀而生的招式,那劍還是劍嗎?,楊牧陷入思索中,有時想到有點失神駱元銘還要叫醒他.

在一個從山壁裡鑿開的擴大空間,給楊牧書的老頭走在裡面晃著,身後還背著那一包書,一名身穿
白衣的中年婦人背著一柄劍快步追上老頭叫道:"師傅",老頭轉回身等她,中年婦人到老頭面前就

面有難色的講:"師傅啊,你又跑去幹那事,您想找好苗子,我跟師兄弟,都有頂尖的給您送過來,您
看都不看這....唉",老頭不悅回道:"那些妳怎麼知道我沒看啊,早就看過了,不行,差多了去,這事

你們別管, 講到我就有氣",中年婦人看老頭生氣才和聲悅氣的說道:"好,好,好,師傅您消消氣,不
過師傅您是不是要求太嚴苛了點",老頭才語重心長的嘆口氣說道:"小萍啊,我們天劍宗,以武入

道,為師每每聽到這句,臉上臊得厲害啊,那些徒子徒孫那知道真正的武是什麼啊",聽到老頭這樣
講中年婦人皺著眉頭答不出話來,老頭看了中年婦人一會兒,轉身就走,中年婦人還是不斷纏著他

楊牧站在永安堂後院,一動不動,思索著那本書裡寫的每字每句,整整一夜楊牧看著天上星辰轉變
到日旭東升,清晨露水未退,呂城,碧雲瑤,駱元銘出來看到楊牧還站在那裡,身上都是露水,駱元銘

正要上向,突然看到楊牧動了,楊牧以指為劍,朝天空一指,一道無柄虛影劍形衝入天際消失,楊牧
才高興開口自說道:"原來是這個樣子",回過神來看到駱元銘三人,就跟三人行禮後進房換衣服去

駱元銘高興的忙去,呂城跟碧雲瑤呆住好一會兒,碧雲瑤才問道:"老頭子,我都不知道你這樣高明
,光是一招就教了這麼多東西",呂城搖搖頭道:"不是,不會那麼快,應該是有人點破了",說著轉身
就走,呂城走著還有點小跳步,碧雲瑤在後面看到掩嘴偷笑,他知道呂城很高興.

楊牧還是每日早晚都練招式無論天氣如何,碧雲瑤有日一時興起,叫楊牧取下重力鐵圈,她想試試
楊牧的速度,兩人在後院裡化作十幾道身形殘影不停追逐,後院裡狂風大作吹得駱元銘差點站不

住,兩人停下來後,碧雲瑤滿心歡喜的對楊牧直點頭,看楊牧穿回重力鐵圈,碧雲瑤問道:"小牧你
應該有感到重力鐵圈對你的增進,已經微乎其微了,與人對招戴著你會吃虧的",楊牧笑道:"我目

前又不與人對招,戴了十多年了也習慣了,必要時拿來擋利器倒也方便",碧雲瑤點頭道:"這倒是,
重力鐵相當的堅硬,除非仙器才能破開,只是太重了,沒人拿來當防禦使用",楊牧又問了如果要再

加重重力鐵圈要去那裡買,碧雲瑤跟他說目前重力鐵只有這些了,重力鐵的產地在遙遠的深海底
,又不是熱門的煉器礦鐵流通很少,開玩笑的跟楊牧講如果要再加重,就去深水底憋氣練,效果更

好,楊牧聽碧雲瑤這樣講兩眼瞪大,像是發現什麼寶物一樣,碧雲瑤急忙說她開玩笑的讓楊牧別
當真,沒人這樣練過,會死人的,叫楊牧別亂來.

楊牧現在早上練招,晚上永安堂關門早早就帶著刀劍出去,楊牧修練的洞裡,從水裡射出兩劍一刀
掉在洞裡的地上,楊牧爬著上洞直喘氣,爬到半個身子出水就無力的趴在地上動都沒法動,放開遮

天印,讓自身自動的吸引洞裡的魔氣跟靈氣恢復,十幾息後,楊牧起身運轉滅神訣,瘋狂的吸著所有
的一切能用的能量,運轉一個大周天後,楊牧拿著刀劍又跳下水裡去,反覆一整夜,楊牧才離去,早

上,楊牧一樣練著招式,不過遠本看起來緩慢的一招一式,速度變快了一點點,呂城跟碧雲瑤看傻了
碧雲瑤面露不捨之色小聲道:"這傻小子當真了",呂城看向碧雲瑤,碧雲瑤吱吱唔唔的跟呂城說他

跟楊牧開的玩笑,呂城氣得拉著碧雲瑤到永安堂門外,用傳音跟碧雲瑤罵道:"妳這瘋婆子,妳不知
道他身負血海深仇啊,跟他開這種玩笑,妳想害死他啊",碧雲瑤哭喪著臉回道:"我怎麼知道他當

真了,還去試了,我這就去阻止他",說完要走被呂城拉住,呂城嘆了口氣道:"我們一起生活十多年
了,妳應該清楚他的個性,他認定的事妳阻止不了了,我們就看看吧,不行我們就找副教主他們,

一同跟他講去",數日後楊牧漸漸適應,不過他買的刀劍無法承受他練招時的速度跟水底的壓力阻
撓,都斷光了,楊牧無奈又到萬寶樓,董世芳看到楊牧馬上笑著臉迎上問道:"小牧,這次想要什麼啊

跟伯父講,伯父幫你找比較快",楊牧想了一下回道:"伯父,上次我買的刀劍不小心弄壞了,您這有
沒有一般的刀劍強硬點的",董世芳低頭想了一會兒道:"有,跟我來",董世芳帶楊牧到一處萬寶樓

的角落邊,櫃子上放著大大小小的十幾木盒,董世芳把木盒一一打開說道:"這些都是萬年精鋼所
打造,一般的武林高手用的,不過在這修仙界很少人買,就都放這啦,你看看有沒有適合的",楊牧選

了兩柄墨黑色長劍,跟一把深紅色的刀,結帳時,楊牧肉痛的拿出自己所有的家當,二十顆靈石,就
回到永安堂,呂城看到問起,楊牧才說之前的刀劍都壞了,自己還沒錢買靈器所以就先買這種用著
,呂城若有所思的看了楊牧一會兒也沒作聲就忙自己的去了.

白天楊牧忙裡忙外,趙坤虎,楊宣,董菁婉,董菁菁,又找來,四人幫永安堂整理了些東西,楊宣就高
興著跟楊牧說,自己現在煉體一重,小菁也是,快要可以拿劍了,楊牧讚許了他一下,趙坤虎四人說

著在天劍宗裡的事給楊牧聽,楊牧知道趙坤虎跟董菁婉很照顧楊宣,楊牧非常感激,這時走進來兩
人,一人在前一人在後,跟趙坤虎他們四人一樣的穿著,還跟董菁婉,趙坤虎一樣背著長劍,走在前

的那人,長還算清秀,不過下巴翹得老高,用鼻孔看人,趙坤虎四人看到就急忙向來人行禮道:"袁
師兄",趙坤虎小聲跟楊牧講,這個人叫袁海祺,後面那個叫周威,袁海祺是內門弟子,那個周威號

稱外門第一人袁海祺仗著自己家裡有錢,還是天劍宗長老的外甥平時裡跟那周威到處作威作福
楊牧這時看到袁海祺纏著董菁婉轉和顏悅色的跟董菁婉問道:"小婉,有看上什麼嗎?師兄買給

你啊,這裡如果沒有,跟師兄講,師兄都找給妳",董菁婉不耐煩的回道:"師傅叫我買點一般創傷
用的藥材,不勞師兄費心",說完遞一張紙給楊牧表情變得很溫柔跟楊牧說道:"小牧,我要買這些"

袁海祺靠過去大聲叫道:"醜八怪,快點少不了你好處的",此話一出,所有人都指著袁海祺罵,看病
的拿藥的都圍過來罵,楊宣也氣不住要上前,被楊牧一手推回,楊牧好聲好氣的向前排解,趙坤虎

叫道:"袁師兄,你要跟楊大夫道歉",董菁婉也是咬著牙眼裡含淚叫道:"袁海祺,你給我道歉,不然
回去有你好看",袁海祺被大家罵著惱羞成怒吼叫道:"怎麼著,怎麼著,都反了你們",楊牧勸說道:

"大家消消氣,消消氣,這位袁公子說得也沒錯",袁海祺高興抬頭道:"就是",四周人罵得更兇,趙
坤虎跟董菁婉,手已按在劍上準備出手教訓袁海祺,袁海祺跟周威看狀也手握劍柄,楊牧拼命隔

開眾人,不時叫道:"駱叔,快點",一陣冰冷的氣息吹進永安堂,所有人都打了個冷顫,紛紛停下看
向永安堂門口,一名絕色女子,一身白衣,身材凹凸有致,長髮及腰,不過面容及眼神都相當冰冷

腰間繫著一柄細長的劍,旁邊跟著一位與這名絕色女子不相上下的女子,不過笑臉迎人背著劍
天劍宗的人看到馬上行禮道:"水師姐,何師姐",董菁婉行禮完馬上狠狠的看了袁海祺一眼跑向

那兩名女子,趙坤虎小聲跟楊牧說道:"那個冷到不像話的叫水無月,另一個叫何眉琴,水無月是
天劍宗十大弟子排第三,芳齡二十八就是煉氣三重的高手了,何眉琴是她師妹也有煉氣一重,

十大弟子排第八,兩人貌美如花,被稱作天劍雙仙子,是天劍宗所有師兄弟心目中的女神,不過
想靠近她們的師兄弟不是變成冰柱就是重傷,小婉跟她們都是同一個師傅,她一定是告狀去了
,有好戲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