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容易壞
楊牧東看看西看看,注意到一處開放的隔間有人,是三名女子,當中一名女子全身大紅色的華服,臉戴
面紗,臥在一張華麗的大床上,一手撐頭,一手把玩著一件玉器,兩邊應是俾女在一旁煮茶煽風,楊牧

眼角餘光看了一下,就繼續看他的,看了半響,楊牧想走了,四處找不到出口,無奈硬著頭皮,小心
翼翼的向隔間行禮問道:"不好意思,請問姑娘,這裡怎麼下去",兩個俾女聽到楊牧這樣問,兩眼瞪大,

憋著笑,臥在華麗大床上女子放下玉器,彈指射出一道銀光,楊牧來時的樓梯出現,楊牧行禮道謝後,
急忙離去,下了樓梯牆面恢復萬寶令掉了下來,楊牧接住後收好,往一樓去,這時大紅色華服女子

開口道:"屠天那找來的傻小子,也不交代清楚,居然叫本樓主作姑娘",萬寶樓主講這話時,眼角裡流
露著高興的神色,兩旁俾女也急忙附和道:"樓主這樣確實跟一般的姑娘沒兩樣的",萬寶樓主"呿"了
聲道:"嘴貧".

楊牧到了一樓,董世芳就迎了上來問道:"小牧,有沒有看到中意的啊",楊牧搖頭道:"我怕花我伯父太
多錢,那些東西看起來都很貴",董世芳張大口呆住了,心想這傻小子不會是不知道,那塊萬寶令就是

錢,選到了東西就直接拿,直到萬寶令耗盡,回神問道:"你伯父有跟你講怎麼用嗎?",楊牧想了一下,
回道:"我伯父叫我直接拿",董世芳搖搖頭看了一下四周把楊牧拉到角落處解釋給楊牧聽,換楊牧張

大口呆住了,煉屠天跟蕭美玉當時吵架,沒跟他說這東西怎麼用,連忙收好萬寶令,難怪董世芳看到這
麼緊張,楊牧等於帶著一大筆錢到處走,楊牧心想下次煉屠天來,一定要把這萬寶令還回去,太貴重了

兩人恢復風輕雲淡的樣子,董世芳道:"那你看看這裡有什麼需要的,我先忙去了",楊牧行禮道謝後,
董世芳就離開,楊牧走向刀劍區,看到黎若潔跟周婷思便向前問候行禮,黎若潔問道:"小師弟,也來看

劍啊,沒看過你練過劍啊",楊牧回道:"有學過一點兩儀劍法,所以想買把劍練練",周婷思也在旁邊問
道:"小師弟可有看上的",楊牧看向放在地上插在木桶裡的刀劍,黎若潔笑道:“ 這是一般的刀劍,

牆上掛的才是靈器,煉化後可以隨招式跟自身的靈氣結合發揮出最大的威力”,楊牧笑回道:"我就
練練招式,等所學有成再換,這裡賣的一般刀劍品質應該不錯,不容易壞就好",楊牧說著邊拿起桶子

裡的刀劍,看著,最後選了兩把劍跟一把刀,黎若潔看到八卦的問道:"小師弟兩儀劍有對手了啊!"
楊牧搖頭回道:"就一手陰,一手陽練著",黎若潔,周婷思笑得很奇怪周婷思說道:"不講就算了,幹嘛

講這種不可能的事",楊牧不解的"啊"了聲,周婷思接著問道:"那你買刀幹嘛呢?",楊牧回道:"兩位
師姐也知道,我有時上天蒼上採藥,拿把刀,砍樹開路方便".

楊牧跟兩位師姐拜別後,花了五顆小靈石買了兩柄劍跟一把刀,回到永安堂開始忙碌了起來,楊宣半
個月前已經跟董菁菁到天劍宗去,不過不時會跟趙坤虎外出採買順道回來轉轉,夜裡楊牧沒到洞裡

直接在後院練起兩儀劍法,跟霸炎拳法,九宮八卦步,呂城三人像在看表演一樣認真的看著,楊牧,只
像練一般武技一樣練著,並沒有運起靈氣或魔氣,過了幾天一大清早,楊牧就像在強身健體般,緩慢

的練著每一招每一式,駱元銘看了覺得還好,呂城跟碧雲瑤看到知道楊牧在幹嘛,下巴都快掉到地上
楊牧用心力在每一招每一式裡,雖然看來相當緩慢,但實際上靠近才知道速度極快,且楊牧身上萬斤

重的重力鐵圈並沒有拿下,楊牧收勢,已是滿大汗,拿起旁邊的布擦著,順手喝了幾口水,呂城跟碧雲
瑤靠了過來,呂堿說道:"你這樣會吃不消的",楊牧笑著回答道:"沒事,呂老,我就試試,順便揣摩每

招每式的意境,光一般的練法,我一直無法練得出那種意的感覺,試了一下覺得還可以,我會量力而
為的,多謝兩老關心",碧雲瑤唸道:"你這孩子,總是這樣讓人驚嚇連連",楊牧突然想到一事連忙問

道:"呂老,您覺得一般武技的意,跟修煉者的靈比較起來如何",呂城聽到楊牧這樣問,就大笑了起來
笑得非常大聲後道:"想不到你年紀輕輕就領會入門了",說完翻手拿出一把黑劍,碧雲瑤也很開心的

退到一邊,呂城臉變嚴肅,兩眼露出精光說道:"老夫五十餘年未拿起這柄劍了,你我過一招,就一招,
你能領會多少,都是你的本事",楊牧提起雙劍表情變得相當專注,兩人運起招式緩慢接近,在楊牧看

來呂城的速度相當驚人,劍未到已感覺招式已到,呂城看到楊牧的出招臉上露出讚許的神色,兩人錯
身後,楊牧心中的滯礙像被破開了一個小口往周邊裂去,楊牧連忙轉身向呂城跪下磕了一個響頭,

呂城收起黑劍負手而立高興的說道:"我說過能領會多少都是你的本事,起來吧",說完大笑的往永
安堂外走去,邊走還邊叫道:"老婆子,我喝酒去,明天再回來",隔天清晨,楊牧一樣緩慢的練習著,不

過每招每式都相當的完美,混然天成的樣子,呂城從外面進來看到滿意的直點頭,說了句臭小子學得
真快,就往碧雲瑤那去,不知道跟碧雲瑤講了什麼,碧雲瑤氣得好幾天都不跟呂城說話.

楊宣現在不在,楊牧就早晚練習招式,夜裡到洞中吸取靈氣魔氣修煉,每逢初一,十五還是風雨無阻
的到破廟,這天趙坤虎帶著楊宣,董菁菁跟一名非常漂亮的女子來找楊牧,永安堂裡客人不少,楊牧

忙完從內堂裡走出來,看到四人,楊宣高興的向前說道:“ 大哥你看誰來了”,楊牧定眼一看,
向那名漂亮女子行禮道:“ 小婉姐”,董菁婉高興道:“ 算你還有點良心,你認不出來,我就把

你打到滿地找牙”,董菁婉太久沒來,跟駱元銘,碧雲瑤等人寒暄一陣,講自己入宗後的事情
給大家聽,在場的人都聽得相當感興趣,趙坤虎看一下時辰,急忙拉楊宣三人快走,不然回

去會被罵,三人才依依不捨的離開,下午楊牧外出看診,回永安堂要經過一處市集,市集裡
的人楊牧大都認識,走到市集尾端,看到一名身穿白衣的老頭,全白的頭髮,眉毛,長鬚,

頭上沒用髮簪直接用布條,綁起簪冠樣,看起來亂糟糟的,懷裡抱著一柄墨色古劍,一手拿
著個葫蘆喝著酒,喝到兩頰紅通通的,這老頭直接坐在地上擺攤,身前一塊花布鋪地,上面

放著十幾本書,有幾個帶劍的武者,或是修煉中人,過去翻看了一下都“ 呿”了聲把書丟回原
位離開,那老頭連看都沒看一眼這些人,好像這攤子不是他的一樣,楊牧好奇靠過去看,發

現很有趣,十幾本書書名,從劍一,到劍十一,楊牧拿起劍一的書翻了兩頁,看得津津有味
這裡面寫的不是心訣,功法,是對劍的認識,楊牧放下書問道:“ 老伯,這書怎麼賣”,那老

頭也不看他,直接講了句一本五顆靈石,楊牧當場嚇到連忙確認道:“哇,這麼貴 ”,老頭也
不理他,不過楊牧想看,又不敢去翻,就稍微算了一下劍一的頁數,留下不少銀子,起身要

走,那老頭不悅道:“ 拿走,我不是要飯”,楊牧急忙解釋道:“ 老伯您誤會了,我剛剛看了
兩頁,一本五顆靈石,我換算一下差不多是這些銀子,我本來以為很便宜想買,不過太貴了

,我買不起,給我看了,您會虧的”,老頭聽到楊牧這樣說好像發現有趣的事一樣轉了過來
笑道:“ 小傢伙,你從第一本看到最後一本我也不會阻止你,這樣的人我在這裡遇到多了去

,少在那裡裝清高”,楊牧也沒生氣,笑了一下,小聲的唸著,老頭聽到當場傻在那邊一動
都不動,因為楊牧把那兩頁倒過來唸給老頭聽,唸完楊牧對老頭行禮道:“ 老伯,不好意思

,多有得罪”,轉身要走,老頭回過神來急忙喊住楊牧,拿起劍一在楊牧前晃晃說道:“ 想
看”,楊牧苦笑點點頭,老頭把書丟給楊牧說道:“ 這算我誤會你,補償你的”,楊牧接到書

,正要行禮道謝,一抬頭,那老頭跟地上的書都完全憑空消失不見.楊牧驚覺不妙,快步離開
,回永安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