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陰似箭
董菁婉,後來就沒來找過楊牧,到是董菁菁常跑來跟楊宣玩在一塊,永安堂名聲漸起,楊牧開始
減少外出,直接在內堂給人看病診療,不過每逢初一,跟十五的黃昏楊牧風雨無阻,都會到破廟

裡免費幫乞丐跟貧苦人家看病診療,有時人少,索性就教那些小孩讀書識字,楊牧在盤古城人緣
極好,永安堂的白米,菜,肉都有人送來,有時一整個月都不用買,這天楊牧在看診,一個憨厚

壯碩的年輕人提著一條豬肉走進永安堂,熟門熟路的到後院裡,跟碧嬸打個招呼,把豬肉塞給碧
嬸,碧嬸不悅到:“ 胖虎,我們吃肉都吃怕了,你怎麼還拿來啊”,年輕人憨厚笑道:“ 碧嬸,我

叫趙坤虎,妳要叫我小虎,阿虎都可以,別叫我胖虎,我娘說了,我這是壯,不是胖”,碧嬸,“
噗哧”,笑得很大聲,伸手捏住趙坤虎腰上的肥肉笑道:“ 老闆這三層肉怎麼賣啊”,趙坤虎急忙

甩開碧嬸掐著的手往後跑去,回頭叫道:“ 碧嬸妳討厭死了”,碧嬸在後面笑到腰都挺不直了,趙
坤虎跑到內堂,楊牧正好送走患者走了進來,趙天虎看到楊牧開心的叫了聲“ 兄弟”,就上前去

楊牧跟趙天虎行禮道:“ 虎哥你跟趙大娘說,別拿肉來了,要拿來可以要收錢阿,這要賣錢的”,
趙天虎笑道:“ 唉,我家就肉多,我一餐吃的肉都不止這些,我娘說你太瘦了,要多吃點肉”,趙

坤虎說完,楊牧當下無語,隨即開口問道:“ 趙大娘的手好點沒”,趙坤虎高興答道:“ 還是兄
弟你厲害,我娘都可以動手砍肉了”,楊牧急忙道:“ 趙大娘還不可過度勞累”,趙坤虎拍拍楊牧

的肩膀道:“ 我知道,我這就回去幫她”,趙坤虎正要離開突然“喔 ”,說道:“ 我明天要去天劍
宗,測試看看能不能修煉,如果可以混個外門弟子,我娘可就高興了,不說啦,太晚回去,我

娘打我”,趙坤虎說完就跑走了,楊牧搖頭心裡知道,盤古城中年輕人都以能進天劍宗為榮,有
些還透過各種關係,塞也要塞進去,不過考核很嚴格,沒有靈脈的完全不收,誰來關說都一樣

還有很多外面的世家子弟爭相來拜門,要進天劍宗,楊牧則對這種龐然大宗沒什麼好感,楊牧拿
起茶幾上的茶壺倒了杯水,"啪"一聲茶杯不小心被楊牧給捏破了,自從他戴上重力鐵圈後,呂城跟碧

嬸看到楊牧適應了就再加,前前後後加了五,六次,現在都加到了有萬斤之重,楊牧雖然勉強能夠行
動,不過弄壞了很多家俱,楊牧走到碧嬸那邊,蹲著幫碧嬸撿折菜葉,眼神還不時偷看著碧嬸,碧嬸"

呿"了聲道:"還以為你小子都不問咧,拿去別在這吵我",說著丟了一卷皮卷給楊牧,楊牧接過打開看
了一眼,開心的向碧嬸行禮道:"謝碧嬸",說完就開心離去,呂城走到碧嬸旁坐作,抽著煙斗看向楊牧

離去的背景道:"這孩子,真是不錯,我們要不要也....",碧嬸皺起眉頭道:"老頭子,你別想太多,我不
想讓他進暗城,這孩子太苦了",碧嬸說完抱起菜就往廚房裡走去.

楊牧看完皮卷沉思了起來,皮卷上寫的不是心法也不是功法而是力量控制的見解,世上力量有許多
種,力氣大的蠻力,力氣小的巧勁,陰柔為本的陰力,還有一種心力,楊牧知道這皮卷上主要是要說明

心力這種力量如何掌控,幾日後,楊牧走起路來歪七扭八的,舉手投足都相當不協調,駱元銘跟楊
宣看了直笑,只有呂城跟碧雲瑤看到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一連數月楊牧才漸漸適應恢復.

這天楊牧到行丹閣聽課,剛到門口就被二男一女叫住,楊牧回頭行禮道:"見過大師兄,二師兄,師姐"
,兩名男子是林長鋒的大弟子朱俞書,二弟子馬鐘祥,女的是林長鋒的獨女林燁華,林燁華長得相當

水靈漂亮,是藥王殿跟行丹閣眾弟子心目中的仙女,林燁華跑向前叫道:"小牧,平常不見人影的,
方長老今天煉丹授課,你就跑來了",楊牧不好意思道:"永安堂那邊忙了點,平時抽不出身跟兩位師

兄,師姐請安,請兩位師兄,師姐見諒",朱俞書笑道:"小華,不要作弄小牧,我們趕緊進去",四人
進到行丹閣,朱俞書"喔"了聲,從懷裡拿出一塊木牌給楊牧說道:"小牧,這是你申請的採藥入山

證",楊牧連忙謝過,林燁華抽走楊牧手上的入山證皺起眉說道:"小牧啊!師姐跟你說,這興安嶺
邊境山裡雖然有很多藥材,不過那裡毒蛇猛獸特別多,不小心還會遇到妖獸,會吃人的,你要不要聘

請師姐當保鑣,保證你平平安安",朱俞書抽回林燁華搶手的入山證塞回給楊牧道:"小華,別亂嚇呼
他",馬鐘祥也笑道:"師妹啊,我看我跟師兄兩人當保鑣還差不多,妳一入山就丟下小牧去玩去了,

還以為我跟師兄不知道你在想什麼",朱俞書突然想到什麼"哇"聲叫道:"說起這事,妳上次跟我們
入山採藥,亂跑害我跟鐘祥還有其他人滿上山遍野的找,回來我還被師傅唸了一頓,還提這事,小牧

我可跟你說啊,別聽你師姐亂講,不進禁區就沒事,師傅已經交代天劍宗守山的人,一律不准你師姐
入山,你別聽她瞎鬧",楊牧"喔"了聲點點頭,林燁華跺腳對三人嘶牙咧嘴扮鬼臉氣道:"小氣鬼,不理
你們了"說完就跑向煉丹房,朱俞書搖頭苦笑,催促其他人趕緊進去.

楊牧拿到入山證後,不時就背著藥籃到興安嶺附近的天蒼山採藥,有時採到些特殊的或是靈草,就會
拿給行丹閣,行丹閣也照價跟楊牧購買,幾日後,楊牧跟著三個道袍女子到盤古城外,三女都是楊牧

的師姐,大師姐黎若菲,二師姐黎若潔,兩人是姐妹,三師姐是周婷思,四人到盤古城外修護城大陣,
黎若潔,周婷思,楊牧分頭修補陣法,黎若菲負責指導監督,最後由黎若菲打入陣基結合護城大陣,黎

若菲回程時笑道:"若潔,婷思妳們兩個陣法再不精進點,小牧都快比妳們兩個還厲害了",三女的年紀
都比楊牧大上許多,是徐清江早年就收的弟子,楊牧不好意思道:"大師姐您說笑了,二師姐跟小師姐

,都是荒級陣法師,我那能比得上",周婷思馬上說回道:"小牧還不就速度快了點,我跟二師姐,主要是
追求完美",楊牧急忙說道:"小師姐說得是",黎若菲笑著看了楊牧一眼,沒再說話.

時間匆匆而過,一名十五,六歲長得清秀的男孩後面跟著一個跟這名男孩差不多歲數長得婷婷玉立
的女孩跑進永安堂,男孩是楊宣,女孩是董菁菁,永安堂裡,買藥材看病的人來人往,楊宣看到駱元銘

跟呂掌櫃在櫃前忙,就跑上前叫了聲:"駱叔,呂伯",隨即跟董菁菁進到櫃台裡幫忙兩老包藥,打理,楊
牧已是十八,九歲的青年,一身灰衣,長髮及腰,只用布繩隨意綁著,臉上依舊貼著沙蜥皮,全身氣質相

當出眾,這時跟另一名中年男子扶著一名老伯從內堂出來楊牧跟這名中年男子交代道:"江大叔,江
伯,這些時日傷口不可碰水",江大叔點點頭道:"我知道了楊大夫",楊牧接著跟江伯說道:"江伯,您

就好好休息,少去菜園了,菜園裡有江大叔,您就放心,再摔倒可就不得了啊",江老伯用沙啞的聲音
說道:"好,好",楊牧送走兩人後,轉身時就看到楊宣跟董菁菁跑向他來,楊宣開心跟楊牧說道:"大哥

菁菁說,菁婉姐已經可以外出了",楊牧面無表情道:"喔,虎哥也有跑來講這事",菁菁偏頭問道:"楊
大哥,可以看到我姐姐了,你怎麼一臉風輕雲淡的樣子",楊牧"啊"了聲想了一下說道:"哦,小菁看到

妳姐幫我恭喜她修煉有成",董菁菁跺了一腳表情奇怪嗔道:"唉呀,楊大哥不是這樣的啦",說完就跑
出了永安堂,楊宣也沒追出去,楊牧看了楊宣一眼說道:"有事就講,大哥等一下還要忙",楊宣吱吱唔

唔的說:"大哥,明天我跟小菁想去天劍宗入門考核",楊牧沒作聲,看著駱元銘笑了一下道:"你跟小菁
不是已經通過了嗎?,怎麼還要考核一次",楊宣驚訝"啊"了一聲轉頭看向駱元銘,駱元銘跟呂掌櫃憋

著笑,看見楊宣看過來就忍不住笑了出來,楊宣不好意思抓抓頭道:"原來你們都知道了",楊宣想了一
下叫道:"一定是虎哥說的,就跟他說了讓我自己說的",楊牧拍拍楊宣的肩膀溫柔的說:"你也長大了

,你有你的選擇,大哥支持你,不過到天劍宗有一點要記得,凡事量力而為,切誤乘口舌之快,知道
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