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天秘聞
蕭美英,撇過頭去掩面痛哭,年輕時四處闖蕩,煉屠天跟楊程仲有好處時,都會跟楊程仲四,四分,再把
多的二分給自己,楊牧聽到煉屠天的回答,馬上拉著楊宣,到煉屠天跟蕭美英前跪下磕了個
頭道:"小姪楊牧,跟小弟楊宣見過伯父,伯母",煉屠天,蕭美英急忙扶起兩兄弟,大家都有千言萬語

要說,就進到內院一間空房裡,正要說時,楊牧請駱元銘帶著楊宣去外面轉轉,駱元銘離開後,蕭美英
不解問道:"怎麼了嗎?",楊牧恭敬回道:"我不想小弟帶著報仇的心過一輩子,這個仇我來報就好",

蕭美英聽完問道:"你的臉",楊牧撕下一半,再貼回,當下四人就知道是假的,煉屠天眼神示意了一下呂
掌櫃,呂掌櫃隨手打出十幾顆靈石,佈下隔絕陣法,楊牧開始說著他們這一路走來的經過,並拿出天機

神瞳跟火龜殼,說自己同時拜入藥王殿跟極道觀等等,說完煉屠天介紹了一下自己跟蕭美英,還有呂掌
櫃跟碧嬸,煉屠天是血魔教副教主,跟楊程仲兩人是義結金蘭的生死兄弟,蕭美英是血魔教教主的妹妹

,跟楊牧的娘親情同姐妹,呂掌櫃本名呂城,碧嬸本名碧雲瑤,兩人都是暗城這個組織的特使,楊程仲救
過兩人,兩人原本退隱山林,聽到楊家出事後就出山找上煉屠天.

楊牧聽完,拿出掛在脖子上的儲物戒交給煉屠天說道:"爹說要交給您的",煉屠天接過,用神識探查了
一下道:"七巧玲瓏鎖",煉屠天想了一下試著解開,試了兩次後儲物戒就閃了閃綠光恢復原來的樣子,

煉屠天探查了裡面的東西大為驚訝,翻手拿出一封信,跟一個白玉牌,煉屠天拿著這兩樣東西給楊牧
道:"這是你爹娘留給你的信",楊牧打開信看著,眼淚不停的流,信中滿滿對他兩兄弟的關懷跟無法陪

在兄弟兩人身邊的遺憾,楊牧看完信把信放在桌上,轉過身去啜泣起來,原本強作的堅強隨之崩解,四
人到桌前看了信,碧嬸哭著抱著楊牧,蕭美英更是靠在煉屠天身邊差點昏過去,大家冷靜一陣後,楊牧

把白玉牌給煉屠天說道:"爹娘信裡說這個要給伯父,等無人時再看",煉屠天點頭收下說道:"這戒子
裡面是你爹娘留給你們兩兄弟的東西,我先幫你拿出來",楊牧搖頭道:"先留在伯父那裡,我現在還

保護不了這些東西",煉屠天聽了點頭問道:"你兩兄弟跟駱管家隨我回血魔教,保證沒人敢對你們怎
麼樣",楊牧跪下磕頭說道:"多謝伯父好意,小姪想在這永安堂先重整家業,不枉我爹娘的傳承跟心

血",煉屠天看了三人一眼沒法反駁楊牧,蕭美英沉思了一下說道:“ 這事以後再說,你們在這
太久,我看藥王殿跟極道觀的人也快坐不住了”,蕭美英跟楊牧說先回行丹閣,交待一下,並跟

楊牧說她跟煉屠天身份特殊不可外傳,教了楊牧怎麼說後,楊牧就拜別四人,走向隔絕陣的縫
隙出了房門,房內四人大駭,特別是呂城下巴快掉到地上,煉屠天臉露讚許道:“ 看那兩個老

妖怪,肯拿出天機神瞳跟火龜殼,就知道兩人有意大力栽培啊”,呂掌櫃跟碧嬸也離去後,煉屠天
手裡握著白玉牌看著蕭美英道:"這留影牌.....",蕭美英翻手拿出一塊六角形的鐵質扁塊朝屋頂

打了上去,房間裡被一道黑色光華罩著,煉屠天捏碎白玉牌,一對男女的身形虛影出現在兩人面前,
男的面觀如玉,女的嬌豔欲滴,兩人為楊牧的父母,楊程仲跟齊慧敏兩人虛影表情悲淒,楊程仲開口

道:"如大哥看到這留影牌我跟小敏,表示小兒已經找到您了,接下來我要說一些事,請大哥代為照
看小兒兩兄弟",楊程仲開始說起,年輕時跟煉屠天,蕭美英四人一起探過一處叫太虛界的遺址,當

時四人各有收獲,他得到的是一滴精血跟一份叫滅神訣的心法,齊慧敏得到了一顆遮天印跟控制
遮天印的法訣,自己本以為那一滴精血應是某種強大的妖獸的精血就煉化了它,並修研著滅神訣

的心法,齊慧敏也是修煉著遮天印,到楊牧出世兩人才知道鑄下大錯,楊牧出世滿月自身就會吸引
靈氣,楊程仲大驚之下查探了楊牧的脈象,楊牧脈象特殊才滿月已有成人小指粗,紫色長脈,楊程

仲查遍典籍無法得知是何脈象,且齊慧敏的遮天印對這脈象有相容之勢,齊慧敏借回娘家坐月子
在楊家密室一年,遮天印融入楊牧體內無法取出變成他身體的一部份,當時楊牧太小無法修習控

制遮天印的法訣,遮天印入體後便遮去了楊牧所有的一切,讓他看起來跟平常人無異且紫色長脈
也隨之無法探查,夫婦二人大喜,覺得這樣對楊牧也不錯,後來楊程仲查到一卷上古皮卷,才知道

,自己煉化的應是一滴神族精血,遮天印應該也是他的,經由兩夫婦遺傳,楊牧是否變成了跟古皮
卷上所載一樣先天神族血脈,我兩夫婦不喜反憂,這樣害了楊牧一輩子都無法安穩,楊牧自小聰

慧,三,四歲就能識字,且有過目不忘本領,夫婦二人細心教導,此子盡得夫婦二人醫術真傳,並不
時教他作人要掩其鋒芒,希望他能安穩的過日子,楊宣出世後就沒有這現象,無奈楊家遭逢大難,

並說自己是天幕府楊家的棄子,如有機會讓他兩兄弟認祖歸宗,最後兩夫婦說修煉與否讓楊牧自
己決定如楊牧要修煉,煉屠天知道有地方讓他去,兩夫婦說完跪地磕了三個響頭,虛影就消失,蕭

美英收回六角形的鐵質扁塊,房裡恢復如常,煉屠天,蕭美英聽完都相當驚訝,煉屠天把儲物戒給
蕭美英,蕭美英探查了一下張大口道:"光是這些仙石就很可觀了",煉屠天點頭道:"把程仲的滅
神訣,跟控制遮天印的法訣先拿出來吧,明天讓小牧自己選擇",蕭美英點頭開始用神識翻找.

駱元銘三人回到行丹閣,楊牧就隨林長鋒到行丹閣的密室裡,程萬里,程芊芊,姜子遠,徐清江,孫
白默都在密室裡,楊牧跟大家行禮後,程芊芊問道:"小牧你哭過",楊牧點頭道:"我見到我伯父了"

楊牧照蕭美英的說詞講了一遍,暗城的兩名特使是他伯父花了大筆的錢請來的,主要是要保護
楊牧兩兄弟,因為伯父不方便出面,已經確定楊牧兩兄弟身份,會把永安堂交還給兩兄弟等等

眾人檢查了一下楊牧的身體發現沒什麼異狀,就讓楊牧先去休息了,六人在密室裡,姜子遠先開
口道:"能請動暗城出至尊令,看來小牧這位伯父應該不只花錢這樣簡單",林長鋒想起把淩天門

師祖一掌被敗的事提起,六人都沉默了,程萬里出聲說道:"管他的,反正小牧要在永安堂不是嗎?
,他那個伯父也沒要帶他走",姜子遠聽程萬里這樣講也開心道:"人家的家務事,別想那麼多了,

就照我之前跟老藥頭的約定",林長鋒四人也沒話說,就離開密室,程萬里想了一下,就要離去,姜
子遠挑眉道:"不找我一起去啊",程萬里笑了一下道:"媽的,要就一起來",半夜裡,程萬里跟姜子

遠憑空出現在永安堂後院,用神識小心探查,突然一聲大笑喊道:"兩老大駕光臨,真是讓煉某相
當有面子啊",煉屠天跟蕭美英從房裡走出來,呂城跟碧雲瑤出現在兩老左右邊,兩老同時驚訝

脫口道:"煉屠天",煉屠天點點頭道:"我知道一定瞞不過兩老,早就備好酒菜,請兩老一定要賞
光啊,讓我跟內人好好謝謝兩位照顧小姪",程萬里嘆口氣道:"玉面羅剎都來了,這光不賞不行

吧!",蕭美英對兩老行禮道:"前輩言重了,我倆真心誠意,不過有些事還是要跟兩老討論一下"
程萬里跟姜子遠對視一眼就一派輕鬆的往房裡走去,四人就坐後,煉屠天跟蕭美英熱情的招待

兩老,酒過三尋後,煉屠天開口說道:"兩位前輩別見怪,世人對魔族還是有很大的見解,想我血
魔教....",姜子遠抬手說道:"停,停,停,我兩這年紀了,知道什麼是魔,什麼是人,開門見山吧

我跟老藥頭對你們夫婦是什麼人沒意見,只知道你煉屠天算是條漢子吐口水地上都能砸出個
坑",程萬里接說道:"只要你不帶走楊牧,其他都好談",煉屠天喝了口酒笑道:"兩位前輩讚謬

煉某了,也謝過兩老對小姪的厚愛,不過.....",蕭美英說道:"不帶走可以,讓我夫君收他為弟
子可以吧",兩老同時"啊"了一大聲後同時發聲吼道"不行",蕭美英好似有意氣兩老拿著酒杯
道:"那就要帶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