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見屠天
方蓬岳說完,林長鋒站起身接著說道:"方長老說的那呂掌櫃我找過他,拿楊家對藥牌給他,他說
說不認識,還有人報官說他侵人房產,官府也沒動作,陸刑峰應有派人來過永安堂,前陣子有幾

個生面孔來盤古城專找永安堂麻煩,不過隔日都消失不見,我說這些是想你們知道,現在的永安
堂讓人摸不著頭緒,萬事小心為上",楊牧行禮先謝過林長鋒跟方蓬岳,接下來一陣沉默,林長鋒

開口道:"不如明天由方長老跟駱管家,先拿地契去看看能不能拿回永安堂",大家同意後,過了
一夜,清早方蓬岳帶著駱元銘到了永安堂,駱元銘看到一位老年人,身穿黑色素服,頭髮,眉毛,鬍

子都有斑白,長得相關清瘦,另一邊坐著一位中年婦人,一樣身著黑色素服,體形微胖,頭髮盤起
正拿起一袋青菜撿折,方蓬岳小聲指道:"男的是呂掌櫃,女的是碧嬏",駱元銘點點頭,正要上前

問,呂掌櫃就先出聲道:"拿藥材單子來買,不然就走人,沒空招呼你",駱元銘"啊"了一聲,就拿出
地契放在桌上說道:"這位朋友,不好意思,這是我楊家產業,您看這地契,跟我楊家令牌,能否請

您高抬貴手把這地方還給我們",呂掌櫃挑眉看了一眼地契有氣沒力的道:"我只認我老爺家的
地契,其它不知,不然你告官去,再不然你們找人來砸店,或是動手趕人都可以",駱元銘正要說

話時,方蓬岳拿起地契收起,拉著駱元銘往外走去,駱元銘不解問道:"方長老怎麼啦",方蓬岳小
聲跟駱元銘說道:"沒用的對方油鹽不進,先別得罪他,我們回去想想辦法",兩人回到行丹閣,將

事情的經過講給林長鋒跟楊牧聽,林長鋒深思了一下道:"現在永安堂這水深啊,小牧你打算怎
麼辦?",楊牧想了一下跟林長鋒說道:"我想下午去看看,就我跟駱叔還有小弟三人",林長鋒點

頭道:"為師的會暗中跟著你放心",楊牧向林長鋒行禮道:"師傅,我只是去看看,沒事的,拿出真
的地契他們都不為所動,可能我就算表示身份,沒有證據他們也不會有所動作的",林長鋒讚許

楊牧心細微笑著直點頭,林長鋒跟方蓬岳離開後,楊牧取出紙筆寫了起來,寫完交給駱元
銘並和駱元銘說下午到永安堂後該怎麼作,駱元銘下午帶著兩兄弟到永安堂,拿出楊牧寫

的那張紙,說要買上面的丹藥,呂掌櫃沒給好臉色道:“ 這只賣藥材,不賣丹藥,去別家
買去”,駱元銘還是把那張紙放到呂掌櫃面前道:“ 我們初來乍到,人生地不熟,您老幫

忙看看這些丹藥,要去哪買”,呂掌櫃看到紙上寫的丹藥眼光一閃即消逝,楊牧看在眼裡,
手伸進腰間小袋裡,握住一塊拇指大小,鮮紅色像玻璃的小牌,上面還有一個血字,

呂掌櫃還是臭著臉道:“ 我哪知道去哪買,你買不買藥材,不買藥材就快走,別礙著我
作生意”,呂掌櫃發作趕人,楊牧把手拿出,將那鮮紅色的小牌放在櫃上

呂掌櫃看到小牌當場僵住,眼神示意碧嬸,楊牧看了兩人一下,跟呂掌櫃說:“ 老伯別生
氣,這是酬勞,請您幫忙買這些丹藥,我們明天這個時候來拿”,說完就拉著駱元銘跟楊宣

離去,碧嬸看駱元銘三人離去,就急忙朝櫃前靠來,看到藥單跟紅色小牌,跟呂掌櫃對視
一眼,呂掌櫃一揮手收走紅色小牌跟藥單開口說道:“ 妳去通知,我跟上去看看”,說完
人一閃就消失,碧嬸到後堂拿出一塊墨黑色傳音牌唸完捏碎,就出來看著店門.

半夜裡一個中年男子從天而降,像落葉一樣無生無息落在永安堂後院,此人一身夜行衣
劍眉目星,兩鬢斑白,身材精煉壯碩,一身氣息強橫,站立著有種不怒而威的氣勢,來

人便是血魔教副教主煉屠天,看到呂掌櫃跟碧嬸急忙上問道:“ 呂老,人呢?”,呂掌櫃
回道:“唉呀,副教主您別急聽我說 ”,呂掌櫃詳細講給煉屠天聽,還拿出楊牧留的丹藥

清單,跟那塊鮮紅色小牌,煉屠天接過看了一下激動得手直抖,馬上叫道:“ 走去行丹閣
”,呂掌櫃跟碧嬸拉住煉屠天,呂掌櫃急忙道:"副教主,那孩子現在是藥王殿百草堂堂主林

長鋒的弟子,現在安全無虞您放心,他們說明天會再來的,您就耐心等等",煉屠天聽完雖停下
要直接去行丹閣,還是焦急的來回踱步,碧嬸這時說道:"那孩子臉毀了大半,看來受了不少磨

難",煉屠天激動的說:"只要確定還活著,我不惜代價也會想辦法治好他的",說完好像突然想
到一事,翻手拿出墨黑色傳音牌,唸了一陣就捏碎,收起激動的心情,背著雙手道:"大半年了,
,總算有消息,也不差這一天的時間,就等吧".

清晨街道上只有二,三人走動,一名身穿黑色斗蓬的中年婦人,快步走進永安堂,隨即一陣吵鬧
婦人已卸下斗蓬一身亮黑色的勁裝,頭髮盤起長得相當艷麗,身材透出成熟的韻味,皮膚光滑如

脂,此婦人為煉屠天的夫人,血魔教教主的親妹妹,玉刀羅剎蕭美英,蕭美英氣呼呼的叫道:"我
不管,我現在就要去行丹閣找人",說完轉身要走煉屠天,呂掌櫃,碧嬸,三人像在伺候姑奶奶一樣

拼命勸阻,煉屠天阻止勸道:"小英啊,你別衝動,人等一下就來了,妳這樣跑去勉不了大動干戈,
那兩個孩子還小,千幸萬苦找到這,妳這樣會嚇跑他們的",蕭美英聽完一掌拍碎茶幾流著淚道:

"程仲跟小敏到死都沒用血魔令,把這保命的東西留給這孩子,應該是他了",下午時分,駱元銘
帶著兩兄弟到永安堂,兩兄弟在門口,只有駱元銘進去,呂掌櫃這是對駱元銘變得好聲好氣的,

楊牧見到這樣,帶著楊宣往門外退去,煉屠天跟蕭美英暗地裡看著,煉屠天傳音跟蕭美英說道:
"這孩子警戒心很重",蕭美英朝四處看了一下傳音回道:"有人跟著他們",蕭美英說完要動身,

煉屠天出手按住她,用眼神示意碧嬸看向一處暗巷,碧嬸放下手邊的菜,往內堂走去,人影一閃
就消失,隨即出現在暗巷裡,看著前面的人,開口道:"有勞林堂主多心了",林長鋒也發覺有人來

到心裡正驚駭來人身法速度,林長鋒態度從容笑著轉身道:"閣下,有何目的",碧嬸也回道:"林
堂主放心,楊程仲夫婦於我跟我家老頭子有恩,如果確定他兩兄弟是其後人,這裡任何人也動不

了他兩兄弟一根汗毛的",林長鋒想了一下再問道:"我如何能信妳",碧嬸射出一面金牌給林長
鋒,林長鋒接下一看立馬叫道:"暗城至尊令",翻過令牌一看,背面刻著保護楊程仲後人幾字的

任務事項,林長鋒交還金令給碧嬸說道:"不知暗城特使來到,長鋒多有得罪,還請見諒",碧嬸只
說了句:"林堂主客氣了",人就消失不見,林長鋒看向永安堂神情複雜,想了一下就走向永安堂,

碧嬸從內堂走出,手裡又拿著另一堆菜,櫃前,駱元銘要走,呂掌櫃還東拉西扯的硬拖著他,楊牧
一直用眼神示意駱元銘快走,後面林長鋒走來,叫喚道:"小牧",楊牧聽到轉身向林長鋒行禮,連

忙拉著楊宣往林長鋒靠去,林長鋒拍拍楊牧的肩說道:"師傅查探過了,裡面的人會全力保護
你們,你們安心進去吧,師傅回行丹閣等你們",楊牧點點頭,就牽著楊宣往永安堂內走去,還不時

回頭看林長鋒,看到楊牧兩兄弟進去後,林長鋒也閃身消失離開,楊牧兩兄弟到駱元銘身旁對駱
元銘點了一下頭,三人就隨呂掌櫃往內院裡去,碧嬸把永安堂的大門關上也跟著進內院去,到了

內院,煉屠天跟蕭美英站在內院屋簷下看到兩兄弟,煉屠天跟蕭美英兩人忍不住急忙上前,楊牧
看到拉著駱元銘跟楊宣要向後退去煉屠天跟蕭美英才停下,煉屠天咳了聲道:"別擔心,我不會傷

害你們的",蕭美英眼角含淚跟著說道:"對對,來伯母看看",楊牧三人還是不為所動,楊牧看向
駱元銘說道:"駱叔,信",駱元銘從腰間摸出一封破爛的信走向前遞給煉屠天,再退回楊牧兩兄弟

前護著兄弟兩人,煉屠天打開信看了一下皺著眉頭道:"這是藥材清單,要給楊牧的",駱元銘接過
拿給楊牧,楊牧接過看著信說道:"這信確實不是給我的,我爹用藥材的名稱排列出這信的內容"
楊牧看了一會兒就開口道:",大哥二,一添作五如何",煉屠天聽到楊牧唸出這句,眼淚都快流下強
忍著回道:"不行我倆四四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