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牛入海
程萬里沉默半響說道:“ 好,我陪你,那種痛我知道,你先去準備,我來教他第一重煉體心法”,
兩老當下決定就各自分工去,隔天一早,林長鋒四人就被禁止進到後院,後院地上姜子遠正在完成

聚靈陣,姜子遠躍出陣裡到程萬里跟楊牧身旁,將數十顆靈石打入聚靈陣,四周靈氣慢慢聚來,程萬
里蹲在楊牧前仔細交代一陣後道:"記得,千萬不要勉強,叫出聲來,我跟你姜師祖會幫你的知道嗎?"

楊牧點頭說"好",姜子遠也蹲在楊牧前關切的拍拍他的肩膀說道:"去吧,覺得痛苦要叫出聲",楊牧
走向聚靈陣中央盤坐,開始導入四周靈氣焠煉身體,靈氣入體後,兩老目不轉睛的瞪大看著,楊牧小

心翼翼,依照程萬里教他的心法,讓靈氣從靈脈吸收後流轉身體一大周天,楊牧的靈脈處有一條成
人拇指粗的紫色長脈,靈氣入體後紫色長脈像是感應到食物一樣,拼命吸收靈氣,原來如成人拇指粗

變大了一倍,再消散高度精純無雜質的靈氣讓楊牧流轉全身,不過非常的稀少,紫色長脈好像吃不飽
一樣催促著楊牧再給多一點,楊牧放開點細水長流的閘門,還不夠再開,半響後,楊牧直接運轉心法

引靈氣焠體朝程萬里教他的煉體一重踏出第一步,四周靈氣瘋狂聚來,程萬里跟姜子遠發覺驚嚇到
兩人對視,程萬里發抖著講到:"是不是可以",姜子遠也抖著回道:"看起來好像可以",兩人繼續看著

接近中午楊牧還在吸收著靈氣,提純後的靈氣原本就要大量靈氣,兩老聚精會神,目不轉睛一直看著
姜子遠驚恐說道:"確定可以修煉,只是我倆個什麼都不知道,吸了這麼大量的靈氣,好像泥牛入海一

樣這...."程萬里看向姜子遠說道:"不可能啊,怎麼會吸這麼多靈氣,還吸這麼久,我們要不要停停啊
",程萬里剛說完,楊牧胸口的紅色流紋紅光一閃,整個聚靈陣變了樣原來當陣基的靈石全就變成了粉

兩老發覺不對要衝進去把楊牧拉出來,被膨脹的聚靈陣壓制住動彈不得,聚靈陣散發出紅色光華,四
周的靈氣像潰湜般湧來,要說之前的聚靈陣是吸取附近靈氣,現在的聚靈陣直接用搶的,程萬里咬牙

問道:"老雜毛,怎麼回事啊",姜子遠也使盡力氣回道:"我怎麼知道啊",楊牧周圍的靈氣形成一個氣
旋一直擴大,天上的雲被牽動慢慢變成一個漏斗形漏斗的尖端向著楊牧頭頂,林長鋒四人急忙趕到

看到這情形也不知道該怎麼處理,只能先拉出兩老,姜子遠喘著氣叫道:"清江,快跟白默用陣法護住
這裡",程萬里也馬上交代林長鋒跟程芊芊出去交代圍來的人,說自己跟姜子遠在試驗新的陣法,四

人應聲消失,異象足足維持了一柱香的時間後散去,兩老連滾帶爬到楊牧旁,只見到楊牧貼在臉上的
沙蜥皮掉了下來,全身都是黑稠稠的黏液臭氣衝天,兩老看到這黑稠稠的黏液兩人相視大笑,笑得臉

都歪了,叫楊牧趕緊去洗洗換身衣服後馬過來,楊牧在井邊洗刷身體,發現自己的皮膚變得光亮如玉
體格也精壯了不少,駱元銘拿了乾淨的衣服給他,楊牧搓洗沙蜥皮,再貼回臉上,回到原來的地方,兩

老被林長鋒四人圍著問東問西,兩老東閃西閃,看到楊牧,兩老就跑了過去,一人抓著一手開始探查
十息後,兩老手舞足蹈高興笑得闔不籠嘴,林長鋒跟徐清江也上前一人抓著一手探查,十息後,兩人

驚訝相視異口同聲說道:"煉體一重",程芊芊跟孫白墨聽到也驚訝上前探查,楊牧滿頭霧水的看著六
人,駱元銘帶著楊宣從後面走來聽到煉體一重也呆在原地久久不能自己,林長鋒四人纏著兩老追問

是怎麼一回事,兩老不講就是不講,四人拗不過兩老只能作罷,往後的日子程萬里跟姜子遠協議,由
林長鋒,跟徐清江教楊牧修煉,但兩老嚴正警告不可用聚靈陣,兩老負責傳道授業,要到興安嶺剩餘

的半個月裡,楊牧過得非常的忙碌,已接觸佈陣及煉丹等知識,林長鋒,徐清江也是悉心教導楊牧藥
王殿的烈炎訣,跟道極觀的玄罡心法,兩人越教越心驚,楊牧從吸收到融會貫通太快了,還有讓兩門

心法相容之勢,只不過修為很緩慢,楊牧只能靠自身吸取周邊靈氣,程萬里跟姜子遠在大隊人馬要出
發回興安嶺前一天,兩老聚在一起,姜子遠嘆息道:"還無法知道是什麼脈象,總不能每次修煉,就弄

出這麼大的動靜,會出事的",程萬里也"嗯"了一聲回道:"至少能修煉啊,不過你不覺得那小子的煉
體一重很奇怪嗎?"姜子遠也嚴肅道:"是啊,跟一般煉體四,五重差不多力量",此事我有交代長鋒等
人不可外洩,兩老開始討論到興安嶺後的事,畢竟楊牧要在盤古城.

次日一大早,大家就忙著整理東西準備出發回興安嶺,一行人約四五十人,林長鋒先跟百草堂跟藥
王殿的人介紹楊牧是自己的弟子要大家多多照看,換徐清江跟極道觀裡的人介紹了一遍,出發後

駱元銘三人由程芊芊跟孫白默帶著,程芊芊跟孫白默給楊牧一張興安嶺的地圖,介紹著,楊牧才明
白,藥王殿跟極道觀都不在盤古城,興安嶺屬盤古城最大,由天劍宗管轄,藥王殿管轄著北面的草嶺

城,極道觀管轄南面的軒泉城,盤古城區中,天劍宗甚為龐大與藥王殿跟極道觀互為掎角,形
成人族與魔族的邊境防禦,三城之間約二天的腳程,如修煉有飛天之能者只需半刻鐘,程芊芊跟孫

白默也跟楊牧講兩老的決定,如楊牧決定留在盤古城,兩老或林長鋒,徐清江,每月會有一天要尋視
盤古城內的產業情況到時再招楊牧來驗證所學,期間楊牧不可荒廢進度,如楊牧要放棄盤古城,那

先到藥王殿半年,再到極道觀,駱元銘跟楊宣可自行選擇要留在那一邊,楊牧感謝兩老跟二位師傅
師娘為自己著想如此多,一切就等到了盤古城後視情勢而定,走了三天,總算到了興安嶺,林長鋒叫

來駱元銘三人,小聲跟他們說道:"過了前面的隘口,大家就要分開了,你們跟著我還有幾人到盤古
城",楊牧拜別程萬里,姜子遠,等人,跟著林長鋒及二,三人繼續走了二天,總算到了盤古城,幾人到

藥王殿行丹閣,林長鋒交代讓人帶駱元銘他們去休息,自己就開始忙碌起來,夜裡林長鋒帶著一名
藥王殿的長老到駱元銘他們房裡,楊牧看這名花甲老者,胖胖的身材,身穿藥王殿青色素服左胸處

繡有一個奇怪的三色符紋,林長鋒看到楊牧的注視,笑道:"這位是藥王殿方蓬岳,方長老",楊牧馬
上行禮道:"弟子楊牧見過方長老",方蓬岳笑著說好拍拍楊牧的肩,看到楊牧的臉,馬上止住笑容,

臉上一僵驚訝的看向林長鋒,林長鋒笑了聲沒理會方蓬岳,轉向楊牧道:"玄武大陸,共分天,地,玄
黃,四級煉丹師,每十年煉丹大會評選一次,方長老是玄級煉丹師所以左胸前才有那個符紋以示身

份",方蓬岳聽到林長鋒這樣講得意之色顯於表,不過還是急忙道:"唉,林堂主,您見笑了什麼身份
啊,您不也是玄級煉丹師",林長鋒擺擺手道:"方長老是負責這行丹閣,盤古城內大小事,他都知道,

,我讓他來除了讓你們認識一下外順便講一下永安堂的情況,當然事先我已先跟方長老說過你們
方長老也識得你父親,要說見面次數我還不及方長老多,你們放心方長老是值得信任的",方蓬岳

咳了聲對駱元銘等人說道:"放心,我與你楊家有生意上往來,本人也非常佩服楊家主為人,決不會
與那些人等一樣",看駱元銘三人沒反應尷尬了一下接著說道:"永安堂在楊家出事後一個月就人

,去樓空,三日後重新開張,相信你們都聽林堂主說過,現在負責的是一位呂姓掌櫃,我們查過他,他
的背景一片空白,好像憑空出現,說是頂下永安堂,不過地契,永安堂的帳本等都沒有,只說在他家

老爺手上",駱元銘急忙道:"地契在我這啊",林長鋒,方蓬岳兩人驚訝同時"啊"了一聲,方蓬岳看向
林長鋒,林長鋒示意他先說完,方蓬岳點頭接著道:"那名掌櫃對藥材完全不懂,不過很奇怪,永安堂

的藥材存貨都是滿的,有人買,他才依藥材名對櫃籤取藥,有好幾次都拿錯,價格亂算,好像都不
在意能否經營,每天開門關門時間非常的規律,呂掌櫃也不與人攀談,不跟同行交流,深居簡

出,只有出外吃飯,其他時間都在永安堂,之前只有他一人,你們來前半個月,多了個碧嬸,說是呂
掌櫃的老婆,現在只有碧嬸外出採買,呂掌櫃一直在看著永安堂,碧嬸的背景跟行事都跟那呂掌櫃
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