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半一半
程芊芊跟孫白默也沒他辦法,只能依著楊牧,孫白默接問道:"你們現在無依無靠的,孫姨想讓你拜入
門下,有個依靠",楊牧低頭想了一會兒回答道:"小姪想先守住父業,拜師後要有尊師之道,小姪無法

侍奉師傅,不敢拜師",程芊芊跟孫白默兩人對視臉色難看,又無法反駁楊牧,林長鋒跟徐清江從外走
進來,林長鋒笑道:"小姪不必擔心,只是給個身份方便而已",徐清江接著說:"現在世俗裡,有些都是

掛名弟子,在世俗界裡幫自己的門派經營產業,也有些是經營自己的產業",孫白默突然想到什麼說
道:"你看如果你楊家永安堂拿得回來,你可以用這個身份請門派裡幫忙,如果有困難還可以待在附

近門派產業裡幫忙慢慢等待時機,依職務工作每月還有一定的月俸可以領",楊牧聽完動搖了,無聲
半刻後,跟眾人行禮說要回去問駱元銘就離去,徐清江看楊牧離去後給孫白默一個奇怪的眼神,孫

白默抿嘴一笑,向屋頂喊道:"師傅,您跟程殿主可有聽清楚",兩老出現在四人面前,姜子遠跟程萬
里滿臉不好意思,程萬里咳了聲道:"我跟老雜毛,就四處走走,剛好走到這",姜子遠連忙跟著附和

隔天駱元銘帶著楊牧兩兄弟找到孫白默,說昨天他們提的事沒問題還問是否兩兄弟都要拜師,孫
白默說楊宣還太小沒有辦法,等他到了楊牧這個年紀應沒問題,孫白默最後吱吱唔唔留下一句

要同時拜他師兄,跟林堂主為師,人就離去,駱元銘錯愕張大嘴巴“ 啊”了聲,楊牧兩兄弟疑
惑的看著他,孫白默到大堂把這消息跟眾人說,說完只有兩老高興得臉上開花,底下四人看了疑

惑,林長鋒開口問道:"岳父,小牧沒法修練,我幾人都看過,怎麼您跟徐觀主,好像很看好他似的",
程萬里高興得脫口道:"機會一半一半,他是因...",程萬里的嘴馬上被姜子遠給摀著,姜子遠不悅

罵道:"老藥頭你不要命啦,你不要命離遠點再講,別拖我下水",程萬里聽完馬上禁聲,姜子遠才說
道:"這事你們不用管,反正收就對了",說完笑著離去口裡還唸著"我來推算個良辰吉日",程芊芊

看向程萬里叫道:"爹,這是....",程萬里抬手示意她別問了說道:"老雜毛說得對,收就對了",說
完也笑到臉上開花的向姜子遠離去的方向消失,留下滿頭霧水的四人,林長鋒偏了偏頭後說道
:"楊家出事後不久,血魔教副教主煉屠天帶了十多名魔教好手,強行破開邊境防禦,大鬧凌
天門,凌天門掌門出手,兩人不相上下,最後凌天門師祖出關才壓退煉屠天,唐門也是,三日後

一名神秘老者,一掌擊敗凌天門師祖留下楊崇煥三字後就消失,程仲賢弟夫人是唐門二小姐
唐門找上凌天門說得過去,煉屠天說凌天門栽贓嫁禍毀他英名勉勉強強,那名楊姓老者就讓
人有很多猜疑了,會不會是兩老知道些什麼?”,四人你看我我看你的,還是一頭霧水.

姜子遠通知眾人二日後辰時拜師,程芊芊面有難色的拿著一套素青色衣服到孫白默房裡,孫白默
房中桌上也放著一套道士童服,程芊芊看見問道:"師妹也在為這事傷腦筋"孫白默點頭回道:"穿

我極道觀的道袍,程殿主一定會跟我師傅鬧,穿師姐妳們藥王殿的青衣,我師傅也一定不肯,我快
被兩老給氣死了",程芊芊想了一下把青衣折一半,對齊孫白默放在桌上的道袍開心笑道:"師妹,

妳看這樣可好",孫白默看桌上一半黑一半青的童服"噗哧"笑了出來道:"還是師姐想得周道",兩
女隨即動手剪裁縫製,二日後,林長鋒跟徐清江協商沒讓其他弟子觀拜師禮,只有他們幾人,駱元

銘充當司儀,楊宣在旁看著茶水,林長鋒,程芊芊,徐清江,孫白默四人正坐在茶居外台階下,姜子
遠跟程萬里坐在兩人身後的台階上,高興不已,駱元銘看時辰到了大喊道:"時辰到拜師",楊牧穿

著一黑一青奇怪的衣服走來,林長鋒,徐清江兩人看了臉上都露出相當無奈的表情,台階上兩老
相視一眼同時"呿"了聲,駱元銘喊道:"侍師奉茶",楊牧捧起放在端盤裡的兩杯茶跪在林長鋒,徐

清江前舉起奉茶,駱元銘再喊道:"拜師",楊牧磕了三個頭後道:"徒兒楊牧,向二位師傅,師娘請
安",林長鋒,徐清江兩人笑著起身同時扶起楊牧,林長鋒給了楊牧一枚青色的玉牌,徐清江給了

一枚墨黑色的玉牌,說這是兩門的身份玉牌,有特殊妙用會教楊牧如何使用,程芊芊給了楊牧一
個白色的儲物袋,孫白默給的是黑色的儲物袋,這時兩老趕緊跑來,姜子遠把林長鋒四人趕到一

邊,程萬里在駱元銘耳邊說了些話,兩老就在原來林長鋒,徐清江坐的椅子上坐好,駱元銘這時
喊道:"侍師祖奉茶",林長鋒四人驚訝同時"啊"了聲,楊牧所有禮儀全部再來一次,兩老樂歪了

同時扶起楊牧後,程萬里得意道:"來這是師祖給的",翻手拿出火龜殼,姜子遠咬牙道:"媽的,老
藥頭你還真捨得","啍"了聲翻手拿出一顆全黑色像玻璃的眼珠,有意說得很大聲道:"來,這

個是師祖給的",程萬里吼叫道:"天機神瞳,他媽的,老雜毛,你想比是不是",兩老吵了起來,開始
拿出自身的法寶一件件的比,林長鋒四人趕緊把駱元銘等人帶離開,駱元銘跟楊宣回到屋裡,楊

牧跟著四人來到大堂,林長鋒教楊牧滴血讓身份玉牌確立身份,並說宗門祠堂登記文件都已送出
孫白默教楊牧如何使儲物袋,儲物袋一般人也可以使用,只是放進去的東西會縮小,拿出儲物袋

會變回原來大小,所以要放進去的東西不可大於儲物袋的袋口,並幫楊牧收好天機神瞳,火龜殼
跟身份玉牌,林長鋒,徐清江跟楊牧述說兩門的教義跟宗旨,講沒一半,程萬里就大笑進來帶走楊
牧,姜子遠臭著臉在後面進來道:"老藥頭你別得意,不就你上午我下午,我還沒輪".

接下來半個月裡,楊牧就這樣被兩老輪流傳業授道,夜裡看書,駱元銘身體恢復得差不多可以幫
忙照看楊宣,這天清晨,程萬里在新建的涼亭裡,教授著楊牧,林長鋒遠遠看著,徐清江走到他身

旁,林長鋒無奈道:"我這便宜師傅倒是什麼事都沒有,碰都碰不到人",徐清江苦笑回道:"我還不
是一樣,真不知道兩老在想什麼,小牧無法修煉,只能像這樣傳業授道",兩人說著眼睛突然一亮

徐清江驚訝道:"程殿主在教小牧霸炎拳",林長鋒搖頭道:"是霸炎拳沒錯,不過,沒有靈力煉體,
煉氣,空有招式只能算是一般世俗武技,強身健體,防身倒是不錯",下午姜子遠給楊牧一把小木

劍教他兩儀劍法,十多天後的下午,姜子遠叫來徐清江跟孫白默說道:"小牧,你看你師傅跟師娘
一人陽儀,一人陰儀,相互結合發揮出兩儀劍法最大的威力",楊牧認真的看著,徐清江跟孫白默

舞完兩儀劍法,到楊牧前徐清江說道:"小牧,你舞一次給師傅看看",楊牧點點頭,走向空地,拿出
小木劍,又去地上撿了根樹枝,一手陰,一手陽一人舞著兩儀劍法,讓姜子遠三人看了驚訝到闔不

籠嘴,楊牧舞完兩儀劍法,丟了樹枝向三人行禮道:"請師祖,師傅,師娘,教導",姜子遠笑到嘴角都
要拉到耳垂了一連說好,撿起楊牧丟的樹枝就拉著他往程萬里住的方向去,留下徐清江跟孫白默

兩人,徐清江嘆了口長氣道:"可惜這孩子無法修煉,不然一定相當出類拔萃",孫白默也點頭說道
:"我現在有點了解師傅跟程殿主,為什麼一定要收小牧為徒了".

姜子遠跟程萬里,看著楊牧一人同時舞著兩儀劍法,姜子遠開心直笑著,程萬里不悅道:"老雜毛,
你顯耀個屁啊",姜子遠收起笑容難得沒跟程萬里鬥氣翻手拿出一卷玉簡丟給程萬里,程萬里看

了一下玉簡驚訝道:"老雜毛,你不會是想.....",姜子遠挑眉道:"這煉體心法是我從一個小門派
裡得的,基礎中的基礎,只有三層,怎樣要不要試試",程萬里皺眉道:"弄不好他會殘疾終身的",

姜子遠也面有難色說:"我知道,所以我們倆看著,一有問題,馬上救他",接嘆氣道:"原本我也擔
心,看到他一人同時舞著兩儀劍法,我表面開心,心裡痛啊,所以我決定一但出事,我耗盡修為也
會保他周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