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憤難當
楊牧叫了聲"等等",拉過楊宣到穆萱寧三母女旁,跟穆萱寧行一大禮道:"麻煩大娘照顧一下小弟",穆
萱寧對他點點頭,楊宣眼角含淚叫了聲:"大哥",楊牧蹲在他面前摸摸他的頭說道:"大哥跟駱叔等一

下就來,你要聽大娘的話知道嗎?",楊宣點點頭,眼淚就流了下來,楊牧起身走回到駱元銘身旁,姜半
仙跟那一男一女,手掐法印,打出數顆靈石在地,眾人四周升起一片光華,駱元銘面有難色的看了所

有人一眼,林長鋒像是知道意思介紹了一下程芊芊,那一男一女,中年男子的是極道觀姜子遠的
大弟子徐清江,女的是二弟子孫白默,兩人是雙修道侶值得信任,介紹完林長鋒便開始說起凌天

門陸刑峰滅了楊家一門的事,駱元銘流著淚接說他們逃亡到目前的事,楊牧雖然面無表情,兩行
淚還是不停流著,程芊芊跟孫白默也頻頻拭淚,林長鋒也說幾個跟楊程仲交好的人,都暗地裡在

找他們,真的只是想好好的安置他們,沒有別的意途,全部講完所有人聽了都氣憤難當,程萬里
首先發作揮拳打斷涼亭柱腳,吼叫道:“ 老雜毛,走跟我去凌天門,我要把姓陸的王八蛋,頭擰下

來當尿壺”,姜子遠也氣得冒煙叫道:“ 好,我們走”,說著就把陣法收起,林長鋒跟程芊芊拉著
程萬里,徐清江跟孫白默拉著姜子遠,徐清江急忙勸道:“ 師傅,您跟程殿主冷靜點,那凌天門

是以武入道,人家掌門不是擺設”,姜子遠叫道:“ 打不過,我打那姓陸的兩巴掌洩洩氣,我也,
爽,我跟老藥頭跑,還沒人能追得上”,程萬里也叫道:“ 老雜毛,說得好,我踢斷那姓陸的命

根子,絕他後”,兩老好像達成共識,奮力要擺脫眾人,楊牧這時在兩老前跪下,磕了個頭說道
:“ 多謝兩位老伯仗義,不過這樣會洩漏我們行蹤的”,兩老一聽才冷靜一點,不過慘了那個

涼亭,被兩人打成了粉,楊宣跑來抱住楊牧,楊牧安慰他道:“ 放心,你看駱叔跟大哥都沒事”
,楊宣還是驚恐的看著在場的人,楊牧拉著他到林長鋒跟程芊芊前行禮道:"小侄楊牧偕小弟楊

宣見過林伯父,林伯母",林長鋒大笑一連說了好幾個好後道:“ 我聽我岳父說了,你有你父親
的風範,你楊家也算後繼有人啦”,程芊芊注視著楊牧的臉皺眉跟程萬里唸道:“ 爹啊,您怎麼

把沙蜥皮給他,要讓他學您戴著四處框人”,姜子遠訕笑回道:“ 老藥頭輸給他的”,程萬里不
悅叫道:“ 我跟他換的,你那聚靈旗才是輸給他還叫他給撕了”,換姜子遠不悅回道:“ 我那才

是換的”,兩人又槓上,你一言我一句,眾人搖頭苦笑,不理兩老,領著駱元銘跟穆萱寧六人
到大堂,一群人或坐或站,林長鋒開口問駱元銘道:“ 駱管家,日後有什麼打算”,駱元銘說

楊程仲交待他帶兩兄弟到興安嶺盤古城的永安堂,那是楊家的產業,林長鋒沉思一下說道:
“ 楊家出事後一個月,永安堂就人去樓空,不過很奇怪就在永安堂關門三日後,又重新開張

,現在的掌櫃是個生面孔,只說是頂下永安堂,也沒什麼買賣,每天開口關門,只有那掌櫃
一人負責沒其他伙計,楊家的事一問三不知”,駱元銘低頭想了一會兒,答道:“ 家主最後的

交待,無論如何,我也要帶他兄弟二人去看看”,林長鋒點頭說道:“ 再一個月後,我們跟極
道觀也要回興安嶺,雖然藥王殿跟極道觀不在盤古城,不過我們藥王殿有一家行丹閣,我可以順

道送你們過去”,徐清江發問道:"那這三位是?",穆萱寧自行介紹了自己三人,徐清江跟林長鋒聽
完驚訝相視一眼,徐清江急忙問道:"夫人可識得盤古城萬寶樓董世芳,董大掌櫃",穆萱寧點頭道

:"識得,是我丈夫,這兩個孩子的爹,我們也是躲躲藏藏閃避賊人要回盤古城",林長鋒才高興道:"
唉呀~嫂夫人啊,董大掌櫃急死啦!四處拜託人找你們啊,還不惜重金懸賞",徐兄要麻煩你了,

徐清江點頭拿出一塊白玉牌,對白玉牌唸唸有詞,不過只看他嘴巴動沒聽到他說什麼,徐清江說
完捏碎玉牌跟穆萱寧說道:"嫂夫人,我已通知盤古城內玄摯門的弟子前去通知董掌櫃"穆萱寧母

女三人行禮謝過眾人,林長鋒等人說道:"今天大家都累了,先散去休息吧,我看那兩老,也要吵上
一陣了",駱元銘等人離去後,大堂裡剩林長鋒,程芊芊,徐清江,孫白默四人,林長鋒嘆口氣道:"徐

兄,相信姜觀主有跟你提過我那楊牧小姪的事吧",徐清江點頭道:"這對你那小姪來說是天大的
好事,怎麼林兄憂心忡忡的樣子",程芊芊知道林長鋒的擔憂答道:"兩老盛名在外,同時要收同一

人為親傳弟子,消息立馬會炸開鍋,怕淩天門會不善罷干休",三人聽了臉色難看直點頭認同程芊
芊的說法,徐清江也皺起眉頭說道:"依兩老的個性,一定會不顧一切,這可怎麼辦啊",四人沈默

了半響孫白默開說道:"我說個辦法,大家參酌參酌,看看是否可行",三日後楊牧把藥王神典寫
完交給程萬里,穆萱寧三母女被大隊人馬接走,兩老開始圍著楊牧轉,程芊芊跟孫白默硬

拉著兩老說有要事要談,兩老心不干情不願被拉走,到大堂裡,姜子遠不悅指了指徐清江道:"什
麼事,不就你跟長鋒作主就可以了,不然留老藥頭在也可以,我還忙著呢",說完要走,被程萬里拉

著道:"你想得美,要走一塊走",程芊芊無奈叫道:"唉呀,爹啊,您跟姜觀主就聽聽嘛,事關那孩子
的事",兩老眼聽楊牧的事就乖乖坐好要聽,底下四人對看苦笑不已,程芊芊說出他們的憂慮,果

然兩老當下不理會,不過程芊芊希望兩老能為楊牧多想想,孫白默這時說道:"不如讓他拜師兄,
跟林堂主為師,兩老當師祖,這樣可好,一來也算兩派弟子不違師傅跟程殿主的期望,一來不會被

師傅您跟程殿主兩老盛名所累",兩老雖臉色難看,也沈思了起來,姜子遠看了四人一眼道:"你們
四個早就商良好了吧",底下四人左顧右盼沒回答,程萬里向姜子遠道:"老雜毛,我覺得這樣可以

,看你啦",姜子遠嘆了口氣道:"只能這樣啦,倒是便宜了清江跟長鋒兩個臭小子",程萬里也"呿"
聲不悅道:"我們倆忙了老半天,到頭來變成師祖了",程芊芊看兩老垂頭喪氣的樣子沒好氣道:"

不是提都還沒提,讓我跟孫師妹去問看看",兩老聽了想要跟,被程芊芊給拒絕,說如果他們兩老
要跟就讓兩老自己開口問,兩老勉為其難同意不跟去.

程芊芊跟孫白默拿著食盒到駱元銘他們住的屋前,看到楊牧在看火煎藥,就靠了過去,楊牧見到
兩人前來站起行禮叫道:"見過林伯母,孫姨",三人進到屋裡跟駱元銘寒暄一陣,看到楊宣在練

字,程芊芊開口問道:"駱管家,想不到你還會教書寫字",駱元銘不好意思笑道:"妳誤會了,我那
有那個本事,是大少爺在教二少爺",兩女對視一眼滿是驚訝,卻是沈得住氣沒表現出來,楊宣寫

著抬頭跟楊牧叫道:"大哥這幾字我寫完了",楊牧走到桌前拿起楊宣寫得歪七扭八的字看了一下
摸著他頭道:"小弟有進步,很好很好",楊宣高興的直對楊牧笑,楊牧收起字再拿出一張,寫了二十

幾字,跟楊宣說道:"再練練這些才可以吃伯母帶來的甜點,知道嗎?",楊宣"嗯"了聲直點頭,楊牧
就說藥煎好了,他去去就回,兩女也說要告辭了,出了門外看到楊牧在倒藥,程芊芊跟楊牧小聲說

:“ 小牧,你忙完,我跟孫姨在前面茶居等你,有些事想問問你”,楊牧應聲說:“ 好”,程芊
芊跟孫白默慢步走著,程芊芊說道:"真是可憐這二兄弟,小牧懂事,乖巧,聰慧,才多大年紀真是苦

了他",孫白默也點頭回道:"程師姐還有個女兒,那像我跟師兄",程芊芊聽孫白默提起她女兒嘆氣
道:"我那丫頭可野的到處給我惹事,她有小牧一半我就燒高香了",兩女閒聊間來到一間竹搭的

簡易茶亭,泡起茶來,過了半響楊牧也走進來,向二女行禮問候,程芊芊問道:"小牧,那臉上貼這樣
著實不好看遮住你大半張臉,現在安全了,你怎麼還一直貼著",楊牧恭敬的回答道:"小姪實在有
其它想法,想先用這個面容生活下去,等諸事大定,會取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