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草堂主
老乞丐沈思了一下傳音回道:"這小娃娃不好搞,不過他要醫治那名男子是確定的事,我想可以從這跟
他談看看",楊牧拿著藥壺要走去出旁邊董菁婉跟著,到水井邊,打水清洗藥壺董菁婉也在幫忙,兩老急

忙跟了出去,蹲在兩人旁姜半仙先開口道:"女娃,我跟這老伯有事找這小娃娃,你幫幫忙洗這藥壺一
下",董菁婉看著楊牧,楊牧點點頭,董菁婉才回答了:"喔"一聲,兩老很快的帶著楊牧來到石桌這,老乞

丐急忙開口道:"小娃娃,老伯伯有點事想請你幫忙,你答應的話,我馬上接你們離開這裡,吃住都沒問
題,還找人醫治你叔叔,好不好啊",楊牧聽完想都沒想就搖頭道:"老伯不行的,我們實在是有難言之隱

,不能在這裡幫您嗎?",姜半仙接著說道:"有什麼難言之隱,你說出來我跟他都會幫你解決的",楊牧
搖搖頭道:"兩位老伯會有大麻煩的",老乞丐面有難色想了一下說道:"小娃,你看這樣好不好,我接你

們離開這裡,安排吃住,你叔叔由你負責醫治,你開的藥材我全部供應,你們只見我一人,其他任何人都
不見可以吧",姜半仙聽完直接發作道:"媽的,老藥頭,你想得美",轉身跟楊牧說道:"其它都像這老乞

丐講的一樣,不過只見我跟他二人,其他任何人都不見可以吧",楊牧低頭想了半響,說道:"我要跟我叔
叔商良一下,老伯您要我幫您什麼呢?",老乞丐拿出昨天的青玉牌說道:"我想你把這書寫出來,可以吧

?",楊牧"啊"了聲道:"老伯那很多光寫就要寫三大本",老乞丐兩眼瞪大驚訝問道:"你昨天才看半刻,
怎麼知道有多少"楊牧笑著也沒回答他,姜半仙這時說道:"小娃娃,那你趕緊去問問你叔叔",楊牧點

頭轉身跑向破廟去,姜半仙看楊牧離去才不削道:"老藥頭,這便宜你撿得真是大,供吃供住,弄些一般
世俗藥材,就騙到一個小娃幫你解藥王神典,你有沒有良心啊",老乞丐不悅道:“ 關你屁事”,姜半

仙也不客氣道:“ 我幫我未來徒兒要點東西啊,火龜膽,火龜殼,加十萬靈石怎麼樣?”,老乞丐
“呸 ”了聲道:“ 是你這老雜毛想要吧,什麼你未來徒兒,那也是我未來徒兒,他能修練的話,依

他的天賦,我死了藥王殿殿主還不是他的”,兩老又槓上一陣,楊牧把兩老的事說了一遍給駱元銘
聽,駱元銘沒有主意,叫楊牧作主就可以了他相信楊牧,楊牧看著穆萱寧母女三人,低頭沈思了起來,

老乞丐跟姜半仙也回來坐在對面,直對駱元銘微笑釋出善意,楊牧轉向穆萱寧母女三人說了一些話
後,就走向老乞丐跟姜半仙前坐在地上開始跟兩老對談,楊牧想要帶穆萱寧母女三人一起,除了幫忙

外,主要是穆萱寧的病還沒好,另外駱元銘跟穆萱寧不適合行走要坐車,他會帶著楊宣,董菁婉帶
著董菁菁分別前去,最好是在深夜離開,老乞丐只聽到楊牧答應,楊牧提的要求都說沒問題,高興
得不能自己,拉著姜半仙,說要去準備一下就離開.

楊牧看兩人離開後,把剩下的藥材都用掉分給駱元銘跟穆萱寧,留了一些油餅,把多的油餅分給四周
的乞丐,四周的乞丐紛紛上前,說是要看病,楊牧說他只能幫忙開藥方,沒能力幫忙買藥,四周的乞丐

也都說沒關係,有藥方他們再去想辦法乞討藥材,乞丐們排隊給楊牧把脈看病,楊牧拿著碳塊在乞丐
的破衣上寫著藥方,接近黃昏,老乞丐跟姜半仙回來看到,問駱元銘怎麼回事,駱元銘才把經過詳細的

說給兩老聽,老乞丐聽了嘆口氣道:"活了這把年紀,我怎麼覺得我都不如這小娃娃了",穆萱寧突然冒
出一句道:"可惜了這小孩的臉",穆萱寧還一臉心疼樣,老乞丐跟姜半仙兩人相看一眼,也不知道該

不該講,半夜一輛馬車來接走穆萱寧跟駱元銘,老乞丐帶楊牧兩兄弟,姜半仙帶董菁婉兩姐妹,分批人
分別來到一處小巷,進到小門裡,老乞丐安排駱元銘三人一間房,穆萱寧三母女一間房,楊牧兄弟進到
房裡,駱元銘已經舒適的躺在床上,桌上還有熱騰騰的飯菜,跟乾淨的衣服.

離楊牧他們不遠處的大堂裡,一個濃眉大眼滿頭白髮,身穿素青衣的老者,正在大堂主位上交代事情
此人正是藥王殿殿主,程萬里底下一位蓄著長鬍高壯的中年男子是他的女婿林長鋒,林長鋒身旁一

位相當雍容華貴的女婦身著淡青色華服,為程萬里獨女程芊芊,二人仔細聽著程萬里交代的事,最後
程萬里說道:"事關我藥王殿藥王神典,你們要記牢我講的事",程萬里說完站起,跟林長峰說道:"長
鋒你跟我來",林長鋒應了聲跟程萬里走向內堂.

隔天清晨,程萬里就高興的到楊牧他們房裡,寒暄一番後,就帶著楊牧到一間獨立的房裡,楊牧用筆寫
著滿滿一大張他要的藥材跟東西交給程萬里,就說要開始寫藥王神典,程萬里把青玉牌給他半刻後

,楊牧開始專心寫了起來,程萬里拿著楊牧寫的滿滿一堆東西張羅去,接近中午,程萬里一手提著飯盒
背著一包大布包進到楊牧的房裡,楊牧交給他整整三十幾張藥王神典,程萬里看了看激動得都快哭出

來,連忙說要離開一下,叫楊牧自理他帶來的東西,一連半個月都是這樣,駱元銘跟穆萱寧有足夠的藥
材調理下,已能四處走動,這天下午,一名老道淩空落下,楊牧在亭院裡看著程萬里給他的書,楊牧認

出老道士放下書對老道士行禮道:"姜老伯",姜半仙高興的點點頭,翻手拿出一堆書給楊牧,還對楊牧
噓寒問暖,傳授講道,楊牧聽得津津有味,不時提問,姜半仙對他的問題詳細解說,心裡越看越喜歡,這

時程萬里走來,急忙上前吼叫道:"老雜毛,你怎麼先偷跑",姜半仙"呿"了聲不悅道:"你還不是拿了堆
醫書給他,到底是誰偷跑,說好半個月,時間到啦,我在牆那邊等到都毛了",程萬里賴皮吼道:"還沒,

今天還沒過完",姜半仙一揮手氣憤道:"懶得理你,我要在這開個門",說完朝一面牆走去,程萬里向前
阻止,兩老火氣上來就大打出手,穆萱寧三母女,駱元銘帶著楊宣紛紛跑出來看,楊牧也看傻了,兩老

越打越兇,那面牆開始變得坑坑巴巴,最後姜半仙氣得吼叫道:"老藥頭,你瘋啦,明明講好的,你來真
的",程萬里吼得更大聲道:"我不管,過了今天再講",姜半仙氣得直抖,一聲"媽的"就全力一掌向牆轟

去,程萬里也全力一拳要阻止,姜半仙借力引力,變成兩老全力轟向牆一聲巨響,整片牆變成了粉,林
長鋒跟程芊芊趕來,另一邊,一男一女也奔向這裡,兩老還在打個不停,眾人耗盡全力拉開兩人

因為太驚人了,駱元銘三人跟穆萱寧三母女都呆立在原地,林長鋒看到駱元銘驚訝叫了出來道:"駱
管家",趕緊要跑過去確認,駱元銘驚覺不妙,一手抓起楊宣,跑向楊牧,擋在兩兄弟前往門退去驚

恐叫道:"閣下認錯人了,讓我們走",程萬里跟姜半仙等人才飛掠到林長鋒旁,程萬里問道:"怎麼回
事你認識他們",林長鋒對程萬里回道:"岳父,我等下跟您解釋",再向駱元銘道:"駱管家,我是百草

堂堂主,素來跟楊家有生意上的往來,楊家次子滿月時,程仲賢弟還請我去喝滿月酒,所以看過你,
我知道你們發生的事,相信我,我跟程仲賢弟交情非是一般不會加害你們的,你看",林長鋒說完拿出

一塊純白的小玉牌,上面有刻著一個紅色的楊字,駱元銘看到玉牌稍微鬆動眼神示意楊牧似說怎麼
辦,這時林長鋒再說道:"我除了是百草堂堂主,也是藥王殿的堂主,這位是藥王殿的殿主,有他在,這

裡沒人能對你們有威脅的",楊牧聽完站了出來,駱元銘急忙叫道:"大少爺",楊牧看著駱元銘道:"駱
叔,沒關係,是福是禍只能這樣了,你看好小弟",說完走到林長鋒前伸出手,林長鋒把那塊玉牌遞給他

,楊牧接過玉牌合掌一拍,轉了一下玉牌變成兩塊,看了一下再一拍玉牌變回一塊,把玉牌交還給林
長鋒,有禮貌的行禮叫了聲:"林伯父",林長鋒笑得很開心道:"想不道你小小年紀會看這對藥牌",說

著要走向前拉楊牧,楊牧驚恐的後退一步沒放下警戒,林長鋒收手嘆了口長氣後說道:"接下來我要
說這可憐的小娃的事,請姜觀主能否搭起隔絕陣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