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王神典
楊牧分類好姜仙先給他的藥材,就拿著藥壺向外面走去,老乞丐跟姜半仙看到,就跟了出去,一路上兩
老打打鬧鬧推來推去,看楊牧在水井旁打水清洗藥壺,兩老蹲在楊牧左右,老乞丐先開口說道:"小娃

娃,老伯伯有點事想請你試看看能不能幫忙可以嗎?",楊牧看了兩老一眼後點點頭說:"好",三人來到
早上的石桌這裡,老乞丐翻手小心的拿出一塊青色玉牌,玉牌上有很複雜的符紋雕刻,老乞丐把這玉牌

拿給楊牧說道:"小娃娃,這應該是一本書,你能看得懂嗎?",楊牧小心接過玉牌,左右翻看,玉牌突然發
出淡淡青光纏繞著楊牧的雙手,楊牧看著玉牌入神,盯著玉牌目不轉睛,兩老看得四眼瞪大,老乞丐高

興的像要叫出來,不過強忍著,楊牧腦海裡出現一頁頁的文字,半刻後青光收回玉牌,楊牧回過神來看
著兩老,楊牧把玉牌還給老乞丐,老乞丐趕快收好,姜半仙不解問道:"就這樣啊",老乞丐"呿"了聲不屑

道:"你知道個屁,跟記載上的一樣,一天只有半刻的時間",說完拿出顆碳塊給楊牧親切的跟他說道:"
小娃娃,能不能寫出你看到什麼啊!",楊牧接過碳塊點點頭在石桌上寫了起來,開頭寫了,藥王神典上

篇六個大字,老乞丐笑到臉上都開花了連忙阻止楊牧再寫下去,再把石桌上的六個大字擦掉,老乞丐
正想要如何跟楊牧開口時,破廟前走來一個中年婦人,帶著一大一小的兩個女孩,大的看來約十二,三

歲 ,小的看來跟楊宣差不多 五,六歲左右,中年婦人走路一拐一拐的臉色慘白,三人身上穿著破爛,
大的女孩眼角含淚一手扶著婦人,一手拉著小女孩說道:"娘,我們到破廟裡休息一下",老婦人點點

頭,三人就走入破廟,在駱元銘他們旁行個禮坐離駱元銘他們佔地五幾步處坐了下來,楊牧看了也趕
緊把藥壺裝滿水跟了進去,到駱元銘跟楊宣旁,小女孩坐好後直盯著駱元銘身前的油餅看,吞了吞口

水,楊牧拿起三塊油餅,給楊宣,自己拿起藥壺跟破碗,到三人前放了下來,三人要跟兩兄弟行禮,楊牧
直說不用,只說道:"同是淪落人,相互幫忙不用多禮了",說完拉著楊宣要走,大女孩突然叫道:"小弟,

這裡有大夫嗎?",大女孩看向駱元銘處斷臂的包紮跟滿地的藥材,楊宣轉頭天真的說道:"我大哥就
是大夫",楊牧拉了楊宣一下示意他別亂說,駱元銘起身走來,看著三人對楊牧道:"大少爺,你就幫這

位大娘看看吧",楊牧看著中年婦人三人搖搖頭說道:"我這年紀,人家不會相信的",說完轉身要走,大
女孩上前拉住他說道:"小弟,我們也是走投無路了,你盡力就好,只要有希望我不會放棄的,拜託你",

說完要跪,楊牧急忙拉住她沒讓她跪,走到婦人旁蹲下為婦人把脈,婦人臉色慘白的看著楊牧,楊牧
對婦人行禮點頭微笑,再伸手摸了摸婦人的額頭說道:"大娘,我看一下您的腳傷可以嗎?",婦人點點

頭,楊牧拉起婦人右腳的褲管,露出婦人的小腿,小腿腫脹異常,還有一道像箭傷的傷口,楊牧用手指
按了一下,小腿的肉陷下去,不會彈起,楊牧眉頭皺起,抬頭問婦人道:"大娘會痛嗎?",婦人無力的搖

搖頭,楊牧再轉向大女孩問道:"大娘這傷多久了",大女孩回道:"半個月前受的傷",楊牧起身說道:"
大娘這傷要趕緊處理,不然這腳就廢了,大家來幫忙一下,把大娘扶到我們那邊",駱元銘等人,扶起

婦人往他們那去,楊牧問大女孩道:"姐姐身上可否有針線用的針",大女孩拿了一個非常精緻漂亮的
針線包,抓出一支細針問道:"這支可以嗎?",楊牧點頭道:"可以,姐姐先收著,麻煩妳拔三,四根大娘

的頭髮,越長越好",老乞丐跟姜半仙也在旁看著,姜半仙傳言問老乞丐道:"這婦人的腳傷,內部已經
化膿,除非剃肉刮除化膿,不然怎麼治?",老乞丐搖搖頭回道:"我們看看吧",楊牧撿幾樣他之前採回

的草藥給楊宣磨,那個小女孩跟在楊宣旁看著,楊牧叫駱元銘跟那個大女孩把婦人的頭髮用水煮開,
以頭髮為線穿過針準備好,自己拿出腰間小刀,在火上烤了一下,到婦人身邊,用金針封住婦人腳上各

大穴位後,說道:"大娘,妳忍著點,無論發生什麼事都別動,可以的話把頭撇過去別看",婦人點頭道:"
沒事,我忍得住的",楊牧嚴肅的點頭後,從婦人小腿受傷處用小刀直直劃開一大口子,流出難聞淡黃

色的膿跟血水,楊牧想都沒想,趴上去用嘴吸出吐掉,眾人大驚,不過都不敢出聲怕打擾到楊牧,老乞
丐看了更是兩手握緊拳頭激動不已,楊牧吸吐到吐出來是鮮血後,駱元銘馬上遞來一碗清水叫了聲:

"大少爺",楊牧接過漱口,擦擦嘴要了以髮為線的針,開始像縫衣一樣的幫婦人把傷口縫合起來,上藥
包紮,老乞丐看到這拉著姜半仙往破廟外走去,到了石桌大力一推把姜半仙推坐在石椅上,自己

一腳踏著另一張石椅,十足流氓樣叫道:"老雜毛,人我找到了,這沒你的事,你賴在這不走幹嘛?",姜
半仙氣憤站起道:"那小娃幫你後我要帶他走",老乞丐瞪大眼回道:"要幫也不是在這幫,我會先安置

好他,別已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麼主意,你也看到了,現在就算他真的無法修練,我也一定要收他為
徒",說著翻手拿出一個白玉盒跟火龜殼用力的放在石桌上"啪,啪"兩聲,兩件東西都嵌進石桌三分,

說道:"這兩件補償你天機瞳夠了吧,拿了快滾,人我要了",姜半仙訕笑的坐下,老乞丐奇怪看著他
姜半仙開口道:"看到他之後,你這東西我不稀罕,我也知道有你在我帶不走他",老乞丐吼道:"那你

想怎麼樣",姜半仙看著老乞丐認真說道:"一半一半",老乞丐聽到氣憤揮手吼道:"不行",姜半仙才
沒好氣的說:"先收收你的臭脾氣聽我說完",老乞丐心不干情不願的坐在石椅上,姜半仙看他這樣

說道:"我倆年輕時有個想法,不過辦不到",老乞丐聽到這兩眼瞪大像是想到什麼事盯著姜半仙看,
姜半仙看他這樣點頭再說:"本來你認為能解開藥王神典就可以找到答案,不過你也看到了你歷代

傳下的只有上篇,機會太渺茫了,何不讓一人集我倆所學,不一定可以完成我倆的願望,以陣煉藥",
兩老像是找到共通的話題開始小聲討論起來,破廟裡,楊牧幫婦人包紮好擦擦汗說道:"大娘,明天

應該就能消腫了,等一下我煎些藥,您這風寒受得不輕",婦人跟兩個女孩要跟楊牧磕頭,楊牧死活
不肯,楊牧扶著駱元銘坐下道:"駱叔您還不能太過勞動",幾人相互交流了一下,楊牧才知道這名婦

人叫穆萱寧,大女孩叫,董菁婉,小女孩叫董菁菁,三人都住在興安嶺的盤古城,出外辦貨遇上山賊打
劫三人佼幸逃脫要回盤古城,穆萱寧的腳傷是逃走時不小心受的,楊牧邊聽邊撿藥,楊宣跟董菁菁兩

小坐在一邊一人拿著一半的油餅開心的吃著,休息了一夜,一早楊牧檢查穆萱寧的情況,穆萱寧的小
腿已經恢復原樣,董菁婉高興得直流淚,穆萱寧溫柔的摸摸她的頭,看著楊牧嘆了口氣道:"小弟弟

,你臉上怎麼會燒傷成這樣",楊牧聽了抬頭看向穆萱寧微笑道:"我跟我叔叔逃難時受的,能活下來
我就很知足了",穆萱寧像是心疼這小孩一樣臉上盡是不捨的表情,董菁婉拉了穆萱寧一下小聲道:"

娘啊,您就別提起人家的傷心處了",楊牧開心的露出白牙笑道 :"沒關係,沒關係,我習慣了,真的沒事,
我一點都不在意",董菁婉不好意思的對楊點了下頭,楊牧幫穆萱寧換完藥就去忙了,他一次要照顧

兩個病人有點忙不過來,老乞丐跟姜半仙兩人坐在對面,老乞丐抽著菸傳音跟姜半仙苦笑道:"這小
鬼,小小年紀就載著我給他的沙角蜥皮到處騙人",姜半仙不耐煩的傳音回道:"跟你學壞了吧,要是跟

我就不會這樣了",老乞丐一挑眉氣憤傳音回道:"跟你學裝神棍到處騙更嚇人",兩老你一言我一語的
抬摃,還不時動手相互拉扯,兩老抬摃了老半天姜半仙才說道:"好了好了,說正事,這小娃,忙成這樣,
你的事怎麼辦,我們倆的事怎麼辦啊,你總不能直接抓走這小娃娃吧,我們時間有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