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遮掩
楊牧看著大笑的姜半仙說道:"這是老伯跟我交換,不是輸的",姜半仙收起笑聲,不過還是一臉得意樣
楊牧注視著石桌上的棋盤一會兒,手搭上老乞丐握緊直發抖的手看著姜半仙說道:"姜老伯,是否說話

算話",姜半仙揚眉看了楊牧一眼知道楊牧說的意思回道:"當然,老夫一言九鼎,童叟無欺",楊牧點點
頭,抓起屬於老乞丐那方的白子,一子落下,姜半仙看了下巴都快掉到地上,得意的笑容變成哭喪的表

情,老乞丐看了棋盤一會看不出所以然,不過看到姜半仙變成這表情卻很得意的笑了起來道:"老
雜毛吃憋了吧",姜半仙聽老乞丐這樣說吼道:"老藥頭你別吵,拿去",說著翻手丟了個白玉盒給他,換

老乞丐得意的大笑收下白玉盒,姜半仙看了滿臉不是滋味,"呿"了聲,連忙蹲到楊牧前問道:"小娃娃
你怎麼看出來的?",楊牧天真的歪頭水汪汪的眼睛看著姜半仙,姜半仙吱吱唔唔的也不知道怎麼問,

看向老乞丐像求助一樣的眼神,老乞丐訕笑道:"拿東西跟他換", 姜半仙東摸摸西摸摸索性直接問
道:"小娃娃,你想要什麼",楊牧指向寫著姜半仙的布旗說道:"我要這個",姜半仙把布旗給他,楊牧

拿起小刀把布旗的布拆下收好,桿子隨手丟到一邊說道:"姜老伯下的黑子是個會動的迷宮,讓白子
走不出來困死在裡面,黑子像天上北斗七星的排列,配合天干在前,地支在後,不停圍繞,我讓它不能

轉就有機會走出這迷宮了",兩人聽完,老乞丐直盯著棋盤看,姜半仙兩手抓住楊牧的兩臂激動問道:
"你會陣法?",老乞丐一聽驚訝連忙跟著蹲在姜半仙旁,要聽楊牧的回答,楊牧看著兩人答道:"不會

之前我娘給我幾本書,上面有寫星辰變化及天干,地支詳解,說將來出外行走判斷方向看時間方便",
姜半仙看了老乞丐一眼低頭想了一下說道:"小娃娃,老伯怕跟你玩一個遊戲,你贏了看你要什麼東

西,老伯怕答應給你好吧?",楊牧想了會兒,點點頭,姜半仙走離石桌幾步,揮手一陣風吹起,把地上
的沙弄平,拿起一支樹枝在地上畫了起來,楊牧和老乞丐也跟了上來,十息後姜半仙畫完,老乞丐看

出一些門道,驚訝的對姜半仙說道:"這不可能啊,這太難了",姜半仙皺了眉毛一下說道:"反正就玩
玩,我從沒看過什麼叫天賦異秉,就試試",說著拿樹枝交給楊牧說道:"小娃娃,你找看看,用一點讓

這地上的圖看起來會是壞掉的樣子",楊牧拿著樹枝專注的看著地上的圖,圖在楊牧的腦中不停的
變化,一個個的對上他記憶中的星辰,過了半響,楊牧舉起樹枝往圖中一處點了下去,姜半仙當場呆

住久久不能言語,老乞丐看狀,對他推了推道:"喂,老雜毛,怎麼樣了",姜半仙回過神來,臉露正色
高興的跟老乞丐傳音道:"我決定要收他為我的親傳弟子,他一定可以將我極道觀發楊光大",老乞

丐"呿"了聲傳音回道:"這小娃就是我說的那個人,他連靈脈都沒有,要是可以,那輪得到你,我早看
上啦",楊牧不解的看著兩人,嘴巴會動,但是他只聽到老乞丐"呿"了一聲,姜半仙驚訝"啊"了一大聲

後說道:"不可能,不可能",老乞丐才一臉無奈的搖頭嘆氣道:"不信你自己看看,我也希望是我看錯
了",姜半仙在楊牧前蹲下親切的說道:"小娃娃,你把手給伯伯看一下好嗎?",楊牧抬頭看向老乞丐

,老乞丐點點頭,楊牧把把伸給姜半仙,過了十息,姜半仙搖頭嘆氣,跟老乞丐昨天的反應一樣都快哭
出來了,老乞丐再嘆了口氣無奈看著天空說了句:"天妒英才啊",姜半仙哭喪著臉,深吸一口氣吼

道:"我不相信",一手搭在楊牧的肩上跟楊牧說道:"小娃,看著我的左眼",楊牧聽了,兩眼看向姜半
仙的左眼,看到姜半仙的左眼不停的閃爍出特殊的符紋流轉,過了三息,姜半仙大叫了聲,左眼滲血

向後退去,臉色慘白,老乞丐急忙過去扶住他問道:"怎麼啦",姜半仙撇過頭去吐了口血,驚恐的看著
天空,原來晴朗的天空,突然烏雲聚來,烏雲裡還閃爍著雷光,姜半仙跟老乞丐大叫道:"老藥頭,拿

出火龜殼快跟我來,沒時間啦,快,我再跟你解釋",說完閃身往破廟外衝去,後面老乞丐看了楊牧一
眼也轉身跟上,兩人出了破廟展現出驚人修為,只留下兩個殘影就不見兩人,楊牧不解,轉身向破
廟裡走去.

姜半仙來到一處無人空曠地,隨手射出八面小旗插在地上對後面來到的老乞丐催促道:"快把火龜
殼給我,你不想我死在這吧",老乞丐看姜半仙很認真,左眼還不停的流著血,把一個紅色巴掌大的

龜殼丟給他急忙問道:"到底怎麼啦,你也跟我說說",姜半仙把火龜殼打入八面小旗當中,一個龜殼
虛影就出現在兩人面前,再吐了口血說道:"我本來不打算告訴你,我怕我扛不住,這是洩漏天機

,如果你真想聽要隨我入陣,沒時間啦,天劫將至趕快決定",老乞丐咬牙"啍"了聲叫道:"入陣",兩人
衝入陣法在虛影龜殼下, 這時天上數道水桶粗的落雷直直轟下,兩人大驚,運起全力維持住陣法,

老乞丐咬牙勉強問道:"到底怎麼回事,怎麼會引動這麼大的天劫",姜半仙也使出吃奶的力氣回
答:"有人用逆天的方法,遮掩了那小娃的天機,遮掩了他的一切,我天機瞳只看到這樣就毀了",老

乞丐再咬牙問道:"那他能不能修練,是什麼脈象",姜半仙不滿說道:"看不到啊,不過他應該就是
你找的人",老乞丐擠出一句道:“ 媽的,被你騙了,什麼都沒看到,還幫你扛這可怕的天劫”

,姜半仙痛苦回道:“ 你他媽白癡啊,那小娃一定不簡單,不然幹嘛遮掩,別廢話先扛過這次
我快沒力啦,出去後你知我知就好提都不要提,不然第二次天劫更厲害",兩人被落雷轟了半響

烏雲才散去,兩人頹坐在地直喘氣,老乞丐拿了兩玉瓶出來丟了一瓶給姜半仙,自己把手中這一瓶
打開往嘴裡灌,姜半仙也是,兩人服完藥在原地打坐調息,到了黃昏時,兩人才起身,老乞丐對空大

吼道:"我跟姜觀主,在此試新的陣法,沒什麼大事,都散去吧",一說完,數道身影才從四周往元疆城
內消失,姜半仙收起法陣,順手要把火龜殼也收起,被老乞丐搶了過來怒道:"你這老雜毛,我就知道

你再打這個主意",姜半仙不悅道:"我天機瞳沒了,你也補償我一下,不然這樣也行,那小娃,我決定
收為我親傳弟子,你別跟我搶啊,告訴你我跟你拼命",老乞丐一聽吼叫道:"嘿,我剛剛也決定要收

他為親傳弟子,我先找到他的,你跟我爭什麼啊",姜半仙"呿"了聲道:"懶得理你",聲音還在,人已經
消失原地,老乞丐叫了聲道:"媽的,老雜毛"說完也消失,兩人同時出現在破廟口要走進去,老乞丐嚴

肅的跟姜半仙說道:"先讓我把藥王殿歷代的遺憾辦完,後面我們再講,不然我馬上跟你拼了",姜半
仙低頭想了想回道:"可以,不過我欠他東西,總讓我先還吧",老乞丐點點頭,姜半仙高興的跑到楊牧

身旁親切的噓寒問暖,還說剛剛的遊戲他贏了問他想要什麼,楊牧拿出從姜半仙那裡得到剩下一半
的布,隨手撿了木碳趴在地上寫了起來,姜半仙左右看了一下立時就明白為什麼他要那塊布,另外一

半包紮在駱元銘的斷臂上,楊牧寫完,再將他寫的部份撕了下來,給姜半仙說道:"我要這些藥材,如
果沒有辦法也沒關係,這些藥材有些很貴",姜半仙接了過來一看,訕笑道:"小事,我說話算話,等會

兒我去去就來",說完笑著離去,還一臉得意的看了老乞丐一眼,老乞丐握緊拳頭咬向姜半仙比了比
示意他別太囂張,看姜半仙離開,老乞丐便向楊牧三人笑臉盈盈的靠過去,問了楊牧很多問題楊牧

有回答跟沒回答一樣,心想這小娃真是難搞,揚宣太小了,只能從駱元銘下手了,弄了老半天,老乞丐
灰頭土臉回到原地,有問跟沒問一樣,三人看來駱元銘帶著兩個稚子,不過好像都是楊牧在主導,這

時姜半仙高興的回來,拿著一大包草藥給楊牧,一樣在三人周圍轉來轉去,問東問西,最後也灰頭土
臉的走到老乞丐旁坐下,嘆口氣道:"這小娃娃真難搞,精得跟鬼似的",老乞丐看了他一眼"呿"了聲
道:"你問的我剛剛都問過啦,這小娃娃驚覺性很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