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妒英才
老乞丐聽楊牧這樣說點點頭,突然兩眼一瞪,不對啊這不可能看得出來,正驚訝開口要問楊牧之際,
駱元銘開始痛苦面露猙獰,不時還發出咬牙聲,楊牧一手按住駱元銘心口處,一手拿起一支大支三

菱形金針,快速往駱元銘心口處刺下,馬上拔出,老乞丐本來蹲著看了驚嚇到向後坐去,嘴巴闔不起
來,呆在那邊口中唸唸有詞道:"原來是這樣....原來是這樣....",駱元銘心口被楊牧刺中處,流出淡

黑色的血,原來痛苦的表情也和緩和下來,楊牧把著駱元銘的脈,過了三息才擦擦汗,轉身走到楊宣
旁蹲下說道:"小弟我來煎藥,你去看著駱叔,如果駱叔胸口的血,由黑色變成紅色,來叫大哥一下",

楊宣看著楊牧叫了聲:"大哥",楊牧摸了摸他的頭微笑道:"放心駱叔沒事",楊宣才乖乖的走到駱元
銘身旁坐在那邊緊緊盯著駱元銘胸口處看,老乞丐回過神來,慌忙爬到駱元銘身旁,把著駱元銘的

脈像,笑著說道:"厲害...厲害",像是看到寶貝一樣,在楊牧身邊轉來轉去,楊牧也沒理他就專心分
藥下藥,最後蓋上蓋子,老乞丐正要說話,楊宣先喊道:"大哥,變紅色了",楊牧馬上轉身到駱元銘前

用手指沾了一點血捏開確定沒有黑血了,就開始收針,再下針,止住駱元銘心口處的流血,駱元銘這
時的臉色已好看許多,呼吸順暢,楊牧兩指搭在駱元銘脈搏處,觀察駱元銘的氣色,放心的吐了口

氣,拿起他乞討來的兩個饅頭,遞一個給楊宣說道:“ 來,駱叔沒事了,你餓了吧先吃”,楊宣
接過饅頭,坐到駱元銘旁吃了起來,楊牧拿著手上剩下的一顆饅頭,吞了口口水忍住饑餓,放

到懷裡,老乞丐看了搖頭說道:“ 小娃娃,你吃吧,沒力氣怎麼救人”,楊牧看了老乞丐一眼,
也不作聲,坐在小火灶前控制火候,老乞丐癟了癟嘴,直接坐到楊牧對面從懷裡拿出一塊油

餅說道:“ 你說,怎麼看出來的,這就給你”,老乞丐指了指自己半邊臉上燒傷坑坑疤疤的爛
皮,拿著油餅推了推示意楊牧拿去,楊牧接過油餅後猛啃猛吃一下子就吃完,不好意思的看著

老乞丐說道:“ 我猜的,老伯也承認了”,老乞丐聽了瞪大雙眼叫道:“ 小鬼,你陰我”,楊
牧才抓抓頭說道:“ 就老伯,您那半張臉上的眼睛眨得很不自然,這傷又不像最近才受的,

所以不敢確定,剛剛太緊張隨口說說,老伯別在意”,楊牧說完還給老乞丐一個天真的笑容,
老乞丐聽完還看到楊牧天真的笑容,臉上有說不出的變化苦笑搖搖頭動手把半邊臉上的爛皮撕

下,丟到楊牧的懷裡說道:"我說話算話,還不就是個小玩樣,我還捨得,不過你小小年紀,要這幹嘛?"
楊牧起身對老乞丐行禮道:"謝謝老伯,這個載起來乞討方便",老乞丐聽了差點吐血,楊牧拿出腰間

小刀作勢要割,老乞丐急忙阻止道:"小傢伙,這是沙角蜥蜴的皮煉製成的,貼在皮膚上會自動收縮
大小,跟從皮膚上長出來一樣,不用割",楊牧聽完像是拿到新奇的玩具,把那張爛皮貼在手臂上玩,

看到效果很滿意直點頭,坐下控制煎藥的火侯,老乞丐這時靠更近到楊牧身旁問道:"小娃
娃,東西你都拿了,至少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吧",楊牧看著他想了一下,再看看楊宣跟駱元銘,小

聲的回答道:"我叫楊牧,那是我小弟楊宣,受傷的是我叔叔",老乞丐面有難色的直搖頭口裡唸
著"不可能,不可能啊",隨即恢復賴皮樣說道:"小傢伙,你手給我一下,放心我不會對你怎麼樣的"

楊牧把手伸給他,老乞丐握住他的手拇指按在楊牧手心處,探查楊牧的身體十息後,大嘆了一口氣
直喊道:"為什麼,為什麼",講得眼淚都快流出來了,老乞丐起身跑出破廟外一棵大樹下,用頭撞著

樹幹,看著天空吼叫道:"天妒英才啊,天妒英才啊,我不求他有天脈,地脈,這麼個好苗子怎麼連靈
脈都沒有,沒法修練啊,沒法修綀啊",說著真的流下一滴淚,老乞丐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拿出一塊白
玉牌,對白玉牌唸了一些話後用手捏碎,轉身兩眼無神往破廟裡走去.

老乞丐回到破廟看駱元銘已經醒來,正拿著饅頭吃,楊牧還在煎藥,老乞丐看了一眼也沒理他們,失
魂落魄到他佔的位置躺在那裡,楊牧聞了一下煎藥的味道,覺得可以了,就用兩袖拉長拿端起藥壺

小心的走到駱元銘前放下,拿著破碗倒出,餵駱元銘喝下,過了半響,楊牧再觀駱元銘脈象,表情總算
放鬆了一點,跟駱元銘說道:"駱叔你照顧小弟一下,我去取點水來",說完轉身撿了個破盆向破廟外

水井走去,楊牧打了桶水,用水當鏡開始在臉上貼著那塊爛皮,弄了老半天,楊牧才覺得滿意的把水
桶的水倒入破盆端入破廟,駱元銘看到楊牧的樣子驚訝要大叫,楊牧用手指比了示意禁聲,楊宣也

滿臉不解的看著楊牧,楊牧笑著摸摸他的頭說道:"大哥變成這樣,不認識大哥了",楊宣聽了抱住楊
牧稚的說道:"大哥還是大哥",楊牧小聲跟駱元銘說道:"放心,貼的,方便我走動跟行乞",駱元銘才
鬆了一口氣看向老乞丐那邊,再看著楊牧,楊牧才訕笑的點點頭.

楊牧跟駱元銘說他昏迷後發生的事,楊宣早已趴在駱元銘腿上睡著,到了黃昏楊牧跟駱元銘說道:
"駱叔,麻煩您照顧一下小弟,我出去採些草藥,跟乞討些東西回來,您放心好好休息",駱元銘摸著
楊宣的頭,對楊牧回道:"大少爺,你自己要小心",楊牧"嗯"應聲,轉身離去.

明月高掛,楊牧一手抱著一堆草,一手端著破碗,破碗裡有兩顆包子跟一塊油餅,楊牧難得露出歡欣
的表情往破廟走去,行走間看到四周的乞丐人人都在吃油餅,且還有不少的樣子,滿臉疑惑的往駱

元銘楊宣方向走去,看楊宣跟駱元銘也再吃著油餅,駱元銘身前還放了不少,駱元銘看到楊牧高興
的說:"大少爺,這附近有富貴人家喜獲麟兒,大喜之下為麟兒積福,施捨這些油餅",楊牧偷瞄了老

乞丐一眼,放下手邊的東西,轉身跪向老乞丐方向,對老乞丐磕了個頭就再站起,拿著自己乞來的
包子吃,老乞丐表情複雜注視著楊牧直嘆氣,也不理他就轉身面對牆,用額頭敲著牆,咬緊牙關
表情滿是遺憾跟不甘.

隔天清早,楊宣磨碎著楊牧給他的草藥,楊牧忙著幫駱元銘處理斷臂處的傷口,還餵駱元銘喝藥,
楊牧拿著包紮的布條到井邊清洗,看老乞丐蹲在破廟外的石椅上,專心注視石桌不知道他在幹嘛

突然破廟走進來一個邋遢的道士,背著木劍,頭髮全白,山羊白鬍,一手拿著一個算命的布條寫著,
姜半仙,姜半仙看到老乞丐就大笑的向他走去喊道:"老藥頭,急著要下完最後一盤棋啦",楊牧看
兩人認識,也沒理會就忙自己的去了.

姜半仙到老乞丐對面坐下,看著他的臉說:"你吃飯騙人的傢伙呢?",老乞丐"呿"了聲道:"輸掉啦"
姜半仙查覺有異問道:"老藥頭,你怎麼啦, 怎麼看你受了不小的打擊,還不就個破玩樣,至於嘛你"

看老乞丐沒反應,姜半仙像是想到什麼事急忙問道:"人找到了?",老乞丐聽到姜半仙這句話,兩眼
瞪大,一掌拍向石桌,轟的一聲,手掌明顯的陷入石桌道:"講到這個我就有氣,都符合你那卦象,可

是是一個八,九歲的小娃娃,連靈脈都沒有的平常人,老雜毛裝神弄鬼的騙我火龜膽是吧?",姜半
仙聽的訕笑道:"老藥頭卦象只顯示,醫者,姓中帶木,沒說幾歲,沒說能不能修練,你這不擺明硬拗

嗎?",老乞丐聽了一臉不悅吼道:"我不管,三盤棋我有一盤勝了你就把火龜膽還我",姜半仙自豪
的表情說道:"老藥頭,我外號玄武棋聖,前二盤輸得還不甘心啊",老乞丐不理他就開始落子,姜半
仙也開始對下.

到了中午時分,楊牧忙完,慢慢的走到樹下石桌旁,看到老乞丐雙手緊握,兩眼瞪大看著石桌直發抖
聽到姜半仙得意的笑道:"老藥頭,跟你說了你贏不了你偏不信,我給你次機會,除了你之外要有人能

解這死局,我就把火龜膽還你,怎麼樣啊",老乞丐聽完抖得更厲害,姜半仙看楊牧靠過來,看了一眼
新奇的道:"老藥頭,你那行乞吃飯的傢伙就是輸給這小娃娃啊",說完笑得更大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