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話《開戰前夜》
第七話《開戰前夜》

“既然那個女人逃了表示接下來還要戰鬥……”
小百合把手電筒照向牆壁。
“你們從那裡面選擇自己喜歡的武器。”
牆壁上靠著無數冷兵器。
像是RPG的武器選擇畫面,又像是在參觀世界各地的武器史。
“因為我是賢者,就用法杖吧。”
大山正想朝一把拐杖似的武器伸手,卻有人從一旁插入遞給他一把看上去很危險的東西。
“別拿那種玩具,你給我拿著這把流星錘。”
圓形鐵球上長著無數尖刺,鐵鍊連接在鐵球的一端。
“我拿不了這個啊!”
“拿好了,給我用這傢伙把那個女人的腦袋給開瓢。”
“好暴力!!”
那個女人的最大威脅就是她的速度。所以我拿了一把長達三米的槍。
“長槍啊,最適合拿來牽制,嗯,確實感覺比較有用呢。”
“不過我沒信心耍得好,話說你準備用什麼武器?”
“我?我嘛……”
小百合拿起的是一把很樸素的西洋劍。
“為什麼你自己反而用這麼普通的武器?”
話剛說完,她另一隻手就拿起了一把日本刀。
“有什麼意見嗎?”
“不,沒有了。”
“小百合會二刀流呀?”大山問。
“我腦補過如何使用二刀流。”
“那太棒了。”
“哎哎?那樣就會用了嗎!?”
“好,走吧。照明就由大山你負責吧。”

由小百合帶頭,我們沿著來時的路往回走。大山一邊用手電筒照著前方邊跟在小百合後面。我在最後面,負責保護他們的背後。
“聽好了,從現在開始我們的目的不再是戰勝那個女人,而是返回地面。別忘了。”
“最好是那個女人別再出現,啊,老天保佑她不再出現!”
每人手上都握著武器。就像是真正的RPG地下探險。
嗖—一陣風聲傳來。接著…
鐺!
伴隨著緊接而至的金屬撞擊聲,難以置信的情景出現在了眼前。
小百合竟然與那個女人短兵相接著。
“哇啊!”
雙方的劍刃都壓著對方,劍刃險些傷到彼此。現在不是驚呆的時候,這是個好機會。我舉起長槍,刺了過去。那傢伙急忙朝後一躍,一口氣拉開距離沒入黑暗中。這跳躍力真不是蓋得……
“大山,趕快找。”
“好,好的!”
高舉手電筒,上下左右光線掃過去。
“不見了……”
沙沙,背後傳來聲響。不會吧!
我轉過身將槍胡亂刺了出去。女人又消失在黑暗中。現場瀰漫著異常緊張的氣氛,我握著槍柄的手上滲滿汗水。接著,那傢伙盯上了大山。只見她仿佛幽靈般從一旁出現。
“頭,打她的頭!”
“哦,赫阿!”
大山用力把流星錘舉過頭頂,沒揮出去反而把鐵球的尖刺紮到自己背上。我和小百合衝入他們倆之間,那女人再次遁入黑暗中。
“快跑啊!”
小百合開始狂奔。
“好痛啊……好痛……”
扔掉武器,只拿著手電筒的大山也拼命的奔跑。我一邊用長槍威嚇著後方,一邊後退。終於退到了梯子那裡。
“快爬上去!”
我緊盯著眼前那片黑暗,催促著他們。
在確認兩人都上去之後,我也一口氣爬了上去。
“已經沒時間休息了。”
小百合馬不停蹄的繼續跑。
“哇啊!”
大山發出悲鳴。手電筒落在地上,看不見前方了。
小百合與我背對背圍住大山。
“大山沒事吧!?”
“胳、胳膊……”
“不就是被砍掉只胳膊嗎?另一隻還好好的吧?快點把手電筒撿起來!”
“怎麼這樣!”
“沒了手電筒,我們都會完蛋!”
長槍好像碰到女人的身體了。選擇長柄的武器看來是選對了,能夠避免對方近身。正當這時,那女人停下腳步,手臂揮動了一下。是空氣被切開的聲音。她丟了什麼過來!?
鏮!
伴隨著一聲清脆的響聲,一把小刀落在地上。小百合用雙刀保護了我。
“……!?”
對方在那一瞬間動搖了。不能錯過這個機會。在小百合後退的同時,我架起長槍一把刺去。刺中啊!伸直手臂,傳來些許刺入肉中的手感。不過,那個女人又不見了。真是如同瞬間移動的速度……
“快走!”
小百合立刻拉回了我。
每次那女人從黑暗中偷襲我們的時候,我和小百合就合力將她趕回去。她的身體能力之高讓我驚訝,如果沒有小百合的話,我大概會被輕鬆接近後被幹掉吧。多虧了小百合擋開投擲武器,以及我用槍牽制不讓她接近,我們現在才仍能這樣站立著。我們護著已經負傷的大山前進,而大山也拼命用手電筒照著前方的路。
我們繃緊神經緊張地不斷逃竄著,體力自不用說,精神上面我們也已經很疲倦了。好多次都差點失去知覺。與我們來的時候相比路程像長上一百倍。對我們來說就是如此漫長。
突然眼前被一片光芒所籠罩,讓眼睛都不由作痛起來。在一片朦朧中爬出那間哨所,回到了森林中。從樹葉間落下的陽光正好日照當頭。現在是正午嗎?我們在地下呆了多久啊……三人雖然松了口氣,但我和小百合還是拿著武器警戒著周圍。小百合的制服砍得到處都是裂痕,她原來一直在前方擋著敵人啊……
“一口氣沖下去!”小百合說到。
我們跟著點頭。我們飛快地向著學校跑去。之前的情景仍歷歷在目。
“終於……活著回來啦!”
剛到達了學校前庭,大山當場癱倒在地。
“手臂還好嗎?”
“還好……總算是接上了……”
大山舉起一隻手,那只手的袖口已經破裂,被血染得鮮紅。
“幹得好……照明的。”
小百合的體力也接近極限了吧,她將兩把一路殺出來的刀扔在地上。
“嗯,這樣就不會再被困在黑暗中了……”
“是啊,回到這裡就算是安全了。”
“……真是膚淺。”
背脊襲來一陣寒意。我們抬起頭向上看。在校舍的樓梯上,那傢伙在背光中面向我們站著。
“你可真是糾纏不清啊……”
小百合瞪著她。還要戰鬥下去嗎……我必須要保護她……小百合已經已經傷痕累累了……
女人跳了起來。她朝向手無寸鐵像根木頭似的杵著的小百合躍去,竟然如此冷血!
我傻傻地看著眼前的光景。
鐺!刀劍碰撞的聲音。緊接著那女人令人難以置信地滾到了地上。站在我們和那個女人之間的是……天使。她手上展開了Hand Sonic。



“呵……快走啊,日向,大山。”
“……哎?”
剛才小百合確實是笑了。一身破破爛爛的樣子,卻笑了。這也是她計算之中……?來到這裡天使就會出現,而且只要手無寸鐵天使就會保護我們……?
“這,這是怎麼回事!?”
“別管那麼多了,我們趁現在去找阿蔡和野田。”
我一把抓著仍處於混亂狀態的大山將他拉了起來。
很快激烈的刀劍碰撞聲響起,天使和那個女人開戰了。

“我想到一個好主意。”小百合邊跑邊說到。
看吧,這傢伙明明還剩不少體力卻裝出疲憊的樣子,都是為了博取天使的同情。
“什麼主意?”
“我要建立向神復仇的戰線!”
“戰線!?那是啥?”
“就是戰鬥組織啊。”
“有誰會加入這種危險的組織?”
“你和大山,阿蔡加野田。這已經足以稱得上是組織了。而且以後肯定會有更多人加入。”
這傢伙既然這麼說了就會變成事實吧,我這麼覺得。是的,這就是小百合,如果她不這麼做就不是小百合了,而看來我也不得不深陷其中了,就是這麼回事。
“大山也同意吧?”
“如果不加入的話,就會一個人孤零零的吧!?”
“是的。”
“那麼我加入吧,嗯。”
“還有啊,大山!已經不需要用手電筒照著腳下了!”
“哇,對啊!!”
終於發現這點的大山,把手電筒扔出去了。

野田趴在草地上。據阿蔡說,是把他打暈了後再抬到地面上來的。
“太弱了……”
“不,我覺得是這傢伙太強了吧?”
仔細看看,阿蔡強壯的體格可比一般人有威脅得多。
“對了對了,聽我說,阿蔡。”
“你的表情好像想到了什麼很有趣的事呢。”
“是的,這是件很有意義的事喲,我已經建立了名為死後世界戰線的組織。”
已經建立了?還有那個名字算什麼?再想個好聽的行不行啊?這名字太土了。
“哦,目的是什麼呢?”

“當然是為了向強加給我們這種莫名其妙人生的神復仇啊,一個人是不夠的。需要擁有相同理念的同伴們同心協力才行,所以我決定建立戰線。”
“我也可以加入嗎?”
“早把你算進去了,還有那邊趴著的也一樣。”
“是嗎,喂,起來。”
被阿蔡一腳踢得翻了個身的野田,看上去好可憐。
“啊……這裡,是哪裡……”他呻吟著問。
“是死後的世界喲。”小百合站在他的正上方回答。
“還沒有結束嗎……”
“才剛剛開始呢。”
“什麼……”
“我們死後世界戰線的戰鬥。”
“那是什麼東西?”
“是對抗神的組織喲,你已經是成員之一了,雖然你很弱。”
“我才不弱呢,是這傢伙玩陰的啊!”
他猛地起身指著阿蔡。說起來,阿蔡這傢伙確實是個為了獲勝不擇手段的人啊。唉唉,見阿蔡只是冷笑著,他絕對是戰線最強的王牌,這點不得不承認。
“不過,野田同學為什麼要逃走呢?”大山準確的把握了自己的角色屬性提問到。
“這次好像是誤認為你們兩個是一對了。”阿蔡說到。
我們兩個?小百合和我面面相覷。
“是的,就是你們兩個。”
“啥啊啊啊啊啊!?怎麼可能,為什麼會有這種誤會!這絕對是不可能的!”
“沒錯!”
我們強烈抗議。
“不過,你們看上去很像那麼回事啊,會被誤會也不奇怪。”
“大山你在胡說什麼啊,你是不是陷入混亂狀態了!?要不要我給你頭上澆點清醒藥水啊!?不過沒有那樣東西,就用拉麵湯汁代替如何!”
“不要不要,不要啊。”
“不過,為什麼要因為那個逃跑?”
“真是個笨問題。”
“啊?到底是怎麼回事啦?”
小百合朝著阿蔡亂吼,阿蔡卻只是泛出別有深意的笑容。
“好吧……”
不知何時,野田斜撐著武器站起,迎風而立。
“本人野田,將成為閣下的劍。”
他一邊眺望著遠處一邊說到。
這傢伙秀逗了吧……我們三個的想法在此刻蹦出同樣的想法。

“對了,順便告訴你。我們接下來的對手就是讓你夾著尾巴逃走的地下區BOSS。”
“……!?”
他的臉抽搐了起來。
“正、正合我意……”
“咬到舌頭了喲。”
“咬舌頭了呢。”
就這樣,我們的戰線成立了。

小百合,大山,阿蔡,野田,還有我五人躲在校舍的陰暗處。
大操場上,天使與那個女人戰的你來我往,武器的敲擊聲如同前衛的金屬音樂。
“怎麼還有一個女的……她胳膊上長著劍?”
野田看得目瞪口呆的,對了,這小子是第一次見到吧。
“那是天使喲。”
“天使?這怎麼可能……”
“在這個世界是存在的哦。”
只是這樣就要讓他理解狀況多少有些難度,不過小百合現在根本顧不上這些。
“這是什麼級別的戰鬥啊……”
她咬著嘴唇注視著戰鬥。
那個女人打算接近天使的胸前,天使則用Hand Sonic回擊,那女人用劍防禦,但力量沒法全部吸收而倒退了幾步。雙方就這樣作著一進一退的拉鋸戰。
“天使在力量上有優勢,速度上則是那女人領先。無論哪方都有壓倒性的優勢讓戰勢奇蹟般地保持著均衡。”

“那麼,接下來就是體力決定勝負的消耗戰了,看誰先撐不住吧。”
“可是,他們一個是天使,一個是最終BOSS,體力應該是無窮無盡的吧?”
野田的意見很有道理。這樣躲藏著密談的樣子,確實有點秘密組織的味道呢。
“那已經不是我們人類能插手的戰鬥了啊……我們還是旁觀吧……”
“這可不行。”我們的公主殿下握拳說道。
“只要我們戰線能給天使決定性一擊的話,那個女人就會加入到我的麾下。”
“說起來容易,但你準備怎麼做呢?唉,反正想辦法的是我吧。”
“不,這次你是屬於執行部隊的。”
什麼時候分好部隊了?
“參謀當然是身為隊長的我來擔當,各位,按照我的指示行動吧。”
小百合帶著唯我獨尊的表情環視了眾人,沒有人提出反對。為什麼?WHY?
難道只有我有不好的預感嗎?
“阿蔡和野田去援助天使。”
“可以幹掉那個女人嗎?”
“不行,你們只是表面上援助,要拖天使的後腿。”
“你是不是小看我了,小百合。”
不知何時野田肩上扛著武器,擺出如同長戟武器展示會上模特兒的立姿。他似乎在展示自己的魅力……而對象是小百合。他看上小百合那一點了?這種絲毫沒有女人味的女生有什麼好的……?請務必告訴我這女生到底哪裡有魅力。
“啊呀,很好。就是這種氣勢。你就帶著這種氣勢和阿蔡還有天使一起把那個女人逼入校舍的牆壁那裡。”
“嗯,瞭解。”
阿蔡肩上扛著大山掉落的流星錘。這傢伙配這種武器可真是危險至極。真擔心他會不會狂戰士化把敵我雙方一起給血祭了。
“我,我呢?”面對這樣的兩人,一臉驚恐的大山問到。
“大山你到遠離戰場的地方負責傳信號就行。等那個女人被逼入牆角的時候就高舉雙手。不過,你要以面對的方向為X軸,校舍為Y軸,成直角正對著那個女人。你是我們能看見的唯一標的。”
“嗯……那你們倆要去哪裡?”
“故事的高潮在它的起點結束。你不覺得很美嗎?”
小百合回頭給了我一個令人毛骨悚然的惡魔微笑。

我們正在樓頂上。當然越過了保護圍欄。手上握著的是小百合給我的武士刀。微風吹拂,風要是吹的不夠強,我脖子上狂流的汗可是乾不了的啊。
“好懷念啊……你不覺得嗎?”
“我覺得自己好像定期會造訪這裡……然後,定期——”
“定期嘗試飛翔呢。”
“是定期被你踢下去才對吧!還有其他人會做這種瘋狂事嗎!”
“氣勢不錯,真可靠。”
“那換你來吧。”
“你連這種小事也要推給女生嗎?”
“什麼叫這種小事!這根本是亂來!這種事誰都做不到啊!”
我強烈抗議道。不過,小百合一臉爽朗的說著,
“我是不行的啊,因為我沒從這麼高的地方掉下去過。”
“我也——”
沒有啊!在說出口前我把話咽了下去。這種經驗,我有……我掉下去過……
“正因為你試過多次,所以這差事才讓你幹的嘛。掉下去的時候,你能睜大眼睛看清楚的吧。”

這女人是怪物…這是靈異現象…這裡肯定是靈異場所…我正被一個名叫小百合的幽靈給瞪著…不然,我的一生不可能有感到如此脊背發涼過…不,我的人生應該已經結束了…那麼,我應該也是對等的幽靈……這傢伙是認真的…難道這也在她的計算之內嗎…?她早算到我必然在將來的某天睜大眼睛從這裡跳下去?不對,這傢伙根本是想到什麼做什麼,結果正好變成這樣而已。我不要變成她隨便使喚的道具啊!受不了啦!
“ON YOUR MARK……”
小百合念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咒語。
“等一下……”
朝下望去,能看見操場中心猛揮胳膊的大山。
“不等了,GO!”
她一腳踢來!
我失去站立點,在重力引導下,從樓頂十五米高的地方朝地面直線落下。我努力睜著眼朝著目標地點。在那裡的是被逼到牆壁的女人的背。我直到最後都沒有鬆開手中的刀。只有這樣,僅僅只有這樣。
撕————————!
壓倒性的偷襲……那個女人被我一刀兩斷。
當然了,我也不是毫髮無傷。全身骨頭都快散了。不過,必須先說完我的勝利臺詞……趁還沒昏過去……這就是這次的作戰……這是從我遇上小百合起,我們死後世界戰線的第一次任務……必須完成……眼前的景象在搖晃,很快開始轉暗……
“喂,女人……我……贏了……”
我做的太棒了。
關機。



















“你為什麼會住在那種地方?”
小百合的聲音。這裡是哪裡……?
白色的天花板。又是保健室……結果又回到這裡了啊……還真是在起點完結呢。不同的只有一件事,死後世界戰線成立了。原來世這樣啊,是為此而存在的故事嗎?傷似乎痊癒了,感覺不到疼痛。能動了,這個世界好厲害啊。從床上起身後看見那個女人全身被繃帶包住躺在鄰床上,小百合的戰線成員們包圍著她,沒看見天使。
“你為什麼會有這麼強的戰鬥力?”
“……”
女人似乎傷得比我重得多,還沒恢復到能動的地步,所以只能單方面被質問……
“她有沒有交代什麼?”
我向形影單薄的可憐的大山問道。
“啊,日向同學,你醒了呀,太好了,你那擊好強啊!”
“別讓我回想起來,在我看來那是場事故,不,是針對我的謀殺事件。話說,狀況怎麼樣了?”
“那個,她一句話也不說啊。”
“要不要給她上點手段?”
阿蔡瞥了一眼小百合,小百合則搖頭道,
“她已經瀕死了。沒那個必要。喂,這裡是死後的世界喲。”
小百合與女人臉對臉。
“是的,我知道你想說什麼。我們是以向神復仇為目的的死後世界戰線,把向神復仇作為目標,成為死後世界戰線的一員,盡情地發揮你的力量吧。”
事情怎麼可能這麼簡單呀……
“嗯。”

那女人點頭了!
“等等,對這種身份不明的傢伙什麼都不問就讓她直接加入了!?”野田代我作出質疑。
“不問過去如何,這是我們戰線的規矩。”
是黑暗組織啊……
“是啊,我的過去也沒告訴過別人呢。”
對了,大山!雖然那個女人的過去很讓我很在意,但對你背負的過去也非常在意啊!
“向強加給我們這種命運的神復仇,只要有這種意志就足夠了。”
確實。我的過去也沒有和任何人提起過…雖然沒什麼大不了的,但還是想保留秘密。
“注意別把敵人搞錯了啊,敵人只有一個,就是那個從手腕中變出長劍,在這個死後學校當學生會長的天使喲。”
“……”
她聽到了嗎,她的眼睛凝視著天花板,眼皮也不眨一下。
“想……稍微靜一靜……”
“靜一靜?畢竟受了那麼重的傷了呢。好好休息吧。你已經是我們的同伴了,要是天使來襲的話我們會保護你的。”
聽到這句話,女人露出驚訝的表情。
“……為什麼?”
“剛才不是說了嘛,你已經是我們戰線的成員之一了。你是我們重要的夥伴喲。”
“夥伴……這就叫夥伴嗎……?”
“啊呀,你第一次知道這個詞嗎?”
“謝謝……謝謝你救我……我再休息一會兒……”
“你先把名字告訴……啊,睡著了。”
一瞬之間就睡著了。已經能聽到輕輕的呼吸聲。
“她的人生好像比我們罕見得多呢。”阿蔡悠閒地說道。
比你那罕見的人生更加罕見,那不就是天文學程度的稀罕了嗎。那樣的人生我根本無法想像。不過,通過剛才這個女人與小百合的對話,還有看見眼下她無防備的睡臉,我不知怎麼的開始覺得能夠相信她了。明明不久前才經歷那麼慘烈的拼殺……眼下這麼和平的氣氛是怎麼回事啊。小百合竟然能驅散她那種異常程度的殺氣。
我將視線轉向小百合。喂,小百合,你很厲害啊。竟然擁有能讓如此強大的怪物級敵人也拉入隊伍之中的資質啊?纖細的身材,學校裡獨一無二的美貌女生。不不,不是外表。是她心底中寄宿著強烈的信念。這就是能達成一切的奇跡力量的源頭。小百合,你到底有多麼恨神?你過去又有著怎樣悲慘的人生?
“首先要先設立作戰本部呢。”
盤著胳膊,她的下一個野心又高漲了起來。
“宿舍的房間不行嗎?”大山問。
“那裡太窄了,以後我們戰線的成員會不斷增加啊,所以需要一個更好的環境。身為隊長的我希望能有個可以仔細制定作戰,下達指示的舒服的座位。”
“這樣的話,只有那裡了呢。”
聽到阿蔡的話,小百合點頭道,
“校長室。”
兩人同時說道。
“校長室?那校長先生怎麼辦呀?”
很好,大山。特意問這種誰都會最先想到的問題就是你在這個戰線的工作。
“活埋掉吧。”
“誒誒!”
“不能犧牲什麼罪都沒有的人哦。就給校長在職員辦公室準備個位子吧。”
“可是,把校長室佔據的話,天使不會置之不理吧?”
問得好,大山!真是一針見血的問題!
“所以,我們得把校長室弄成天使進不來的安全地帶。”
“怎麼弄……?”
“譬如說進門暗號。如果不說出暗號直接進來的話…”
“直接進來……的話?”
“碰——————!!天使就會被炸得粉碎。”
“好暴力!”
“哎呀,也可以不用這麼激烈,但至少要設置一些能把天使打飛的陷阱。”
“這就是我的工作了。”
確實如此,力氣活就該是阿蔡你的工作。
“不,我需要你來製造這個。”
小百合握著的右手拇指和食指做了一個扣扳機的動作。
“瞭解,這只有我才能製造。”
“我希望你能多準備些數量,讓大家都能戰鬥。在近身戰,看來是贏不了天使的。”
原來如此,難怪名為戰線。小百合是想對神宣戰。
“什麼?怎麼回事啊?”
只有不知道事情經過的野田在那裡發愣。
“那麼,校長室的陷阱佈置就交給野田,拜託你了。”
“我!?”
“轉動門把手的話,這傢伙就會從敵人頭上掉下來,怎麼樣,聽起來不錯吧?”阿蔡指著野田說到。
“你是在侮辱我嗎!?”
在這件狹小的保健室中,野田開始揮動那把長戟。
“好啦好啦大家別吵嘛……”
想做和事老的大山被一刀劈中眉間。在他們爭執時,小百合看著我。看到她望過來不禁心跳加速,根本說不出話來。
“你在想什麼,一直沉默著很不自然哦。想說什麼就說吧。”
“不不,我只是在想,這時候會不會出現 〔他們的戰鬥今後將不斷繼續下去……〕之類的發展。”
“為什麼必須要變成那種完結漫畫的樣子啊!一切都還沒開始呢,現在這種連戰鬥也稱不上。你和大山去職員室為校長準備一個坐位!”
“好吧……為什麼我必須做這種莫名其妙的行動。肯定會被其他人用奇怪的眼光盯著的……。”
“反正那些教師也不是人,有什麼不好的。”
“啊……他們也是NPC阿。”
“NPC?”
“NO PLAYER CHARACTER,意思是非人控制的角色。”
“這個稱呼聽起來不錯,以後就用這個稱呼他們吧。那麼,現在我來宣佈我們死後世界戰線的第二個任務。在不打擾NPC的情況下強奪校長室!”
“這不是很矛盾嗎?”
“什麼?”

“不要這樣滿臉微笑地問啊,看到你這種詭異的笑容,就算不願意我也會硬著頭皮去做的。”
“很好,那麼……”
“任務開始!”
小百合的叫喊聲在保健室裡響徹。搞什麼啊,我肯定是在做夢吧。如果是夢的話,就快結束吧,結束,結束!我在心中重複了幾遍。
“怎麼了?日向同學。”
不過……
“哦,只是有些暈眩,沒事的。”
這是現實啊。死後的,現實。不管是矛盾還是其他什麼都包括在其中的最真實的現實。
“是嗎,那就好。不過我們該怎麼為校長先生準備座位呢?我完全想不出來喲。”
別說是結束,這才剛剛開始。這個以向神復仇為目標的戰線的故事才剛開始。
“沒關係,那傢伙想出來的事總有辦法能實現的,交給我吧。”
“哦—感覺好可靠啊。”
我要見證這場戰鬥到最後。雖然在這不存在時間的世界裡,也許這最後的日子永遠不會到來。不過,因為隊長是你啊,小百合。所以不可能的事情都有可能發生吧。
“那麼,走吧,大山。”
“嗯!不過我還是一點都想不出來該怎麼弄耶!”

第七話《開戰之前》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