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話《BY MY SIDE》
第六話《BY MY SIDE》

“怎麼樣!?想出對策了嗎?”
“那種少年漫畫中會出現的對策根本沒有!”
此刻,這個至少有地下三十層的巨大區域裡的BOSS,就在眼前。從她的披風下隱約地看到一把像是日本刀般的東西在黑暗中反射出暗淡的光澤。
“你也是那個天使,不,學生會長的同伴?你在這種地方搞什麼鬼?襲擊別人?是怎麼區分敵我的?”
不給對方攻擊空閒般不斷發問。活路只有這麼一條了。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是的,沒錯,加入我們吧!”
“等一下,沒看見我正在努力拖時間嗎?你搗什麼亂阿!”
咻!還以為鼻子要飛掉了。還好勉勉強強擦邊躲過去。我和小百合嚇得倒退。
“看來無法溝通呢……和平解決看來是沒希望了……打倒她吧。”
“怎麼打倒?”
“你用必殺技吧。”
“這又不是在玩遊戲,哪來什麼必殺技!”
“什麼都可以啦。”
“那好,看我的獅吼功。嘎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
“哇啊,我的耳朵麻了。”(小百合陷入麻痹狀態!)
“你在搞什麼啊!”
“是你讓我想辦法的吧?”(小百合從麻痹狀態恢復!)
“不過,她也許只是虛有其表,試著突擊吧。”
“不對,你沒看見那種速度嗎!?那絕對是超出人類範疇的!”
“嚇阿——— !”
小百合不聽我的沖了出去。手上只有手電筒一隻。現在想想手無寸鐵來到這裡真是太無謀了。女人的披風輕輕飄起,刀刃在眼前閃爍。在她砍來的前一刻,我果斷地鏟倒小百合。咚!小百合向後翻倒。飄起來的頭髮邊緣被整齊地斬斷。對方是玩真的……如果剛才小百合沒被我踢倒,胸口肯定被當場切開了。
“你幹嘛攻擊同伴!”(小百合受到100點傷害。)
抬起頭,看見那個女人高高舉起刀。不妙!一腳踢飛趴在地上的小百合,接著迅速收回腿。(再次給她造成100點傷害!)
啪擦!鞋尖被刀鋒紮入。腳趾頭差點被削掉。我拋棄那只鞋子,朝後一跳。我和小百合之間的距離因此而拉開。那女人就站在我們中間。
“這邊,來我這邊!你有本事過來阿!”
我重新站起,朝女人喊著。
“你傻了吧日向,我才是隊長!要單挑的話應該是找我才對吧!”
“你才傻了吧!沒看出我是故意做誘餌的嗎!?”
“那麼,你就別擺出大義凜然的模樣!用更猥瑣的樣子招呼她才行。”
“怎樣猥瑣?”
“比如說,我是個不小心看見你脫內衣的變態,請您讓卑賤的我死個乾脆吧。”
“知道了!”
剛才的臺詞,我在心中默念了一遍。好吧,要說了……
“喂,你給我聽著。我是個不小心看見你脫內衣的變態,請您讓卑賤的我死個乾脆吧!”
雖然我根本不是這種角色。不過,她轉頭朝向這邊了。
“很好,COME OM!”
“再變態點!再下流點!”
“你發怒的表情不錯喲……非常不錯……再生氣些吧……哈哈……”
我邊說邊後退。
“對了對了。說起來在這種地方該怎麼洗澡。你有沒有洗過澡啊,啊,我好象聞到什麼怪味了喲……哈哈……”
“好噁心……不能讓這種變態進入我的隊伍,回去就把他解雇了吧……”
“是你讓我說的吧!”
不過,似乎有效果了。女人充滿殺氣的眼神完全鎖定了我。很好,就這樣吸引她的注意邊說邊逃吧。這樣小百合就不會有危險了。不過,那之後該怎麼辦?對了……等待同伴過來就好了。我們不是孤獨的,我們是一個團隊。如果是小說的話,這時候就該切換視角,把鏡頭轉向與帶著武器的野田一起朝這裡趕來的大山他們的身影吧。五個人到齊的話,不會輸給她。我們是這個世界最強的五人。在此之前,我只要不斷逃跑就行。

啪擦!


……哎?…發生什麼事了?
雖然那女人仍然是站著看著這邊,但是伸向地面的刀刃正滴著血。右半身變得沉重了……這種感覺是怎麼回事?右腿被某種溫熱的東西浸濕。女人轉過身。喂,等等……那邊是小百合……必須挑釁她……讓她轉向這邊……可是,腦子變得昏沉,想不出什麼話能說。快說……什麼話都可以……
“還…… 還沒……結束……”
女人轉身。我靠著直覺屈起了身體。我避開了。剛才被砍到的,肯定只是衣服。為什麼身體這麼沉重?好像隨時都會倒地不起,至少設法撐住上半身。又砍過來了!避開了,被砍到的,肯定只是衣服。再次砍過來了!避開了,被砍到的,肯定只是衣服。
一次次砍來。一次次避開。被砍到的,肯定只是衣服。一點也沒問題,沒關係。
“……真是膚淺。”
說什麼呢,膚淺個啥……還是說對於她來講這是褒揚的話語?面對能夠躲開所有攻擊的強敵,走投無路時嘀咕的句子?
“你已經被砍得不成人形了啊!自己不知道嗎!?快倒下啊!!”
你在說什麼啊,小百合。我可是一點傷也沒有啊。有時間說這些,還不如快點逃得遠遠的,我會拖住這傢伙的。
“你怎麼還能站著!你的手腳都各剩一條了啊,連下巴都被削掉了啊!”
怎麼會有這種事……那樣我要是還能站著,豈不是像個僵屍了……你又在開玩笑……誇大其詞……雖然現在是這種狀況,不過我還是要說你一句。小百合,聽我說!聲音發不出來,嘴裡只是在漏氣。

啪吱!
頭蓋骨一震……左眼看不見了。右眼看著刺入左眼的刀刃。哦,終於被砍到了……小百合,都怪你囉嗦個不停。女人拔出劍,接著瞄準右眼。動作真是緩慢,之前的速度到哪裡去了?接下來肯定能避開。來吧。咚,隨著一道衝擊,我的世界陷入黑暗。
什麼?我沒避開嗎?




沙沙……沙沙……
身體被拖著……我…倒下了嗎?喂,怎麼了?一開口,嘴裡只是在一味的漏氣。
沙沙……沙沙……
呼吸聽起來好像很喘。拖著我的是你嗎?小百合。怎麼會這樣?為什麼?你一個人快逃啊……想伸手碰她。但是,能動的部分只到手肘。手肘以下的部分怎麼了?麻痹了嗎?好不容易手肘的前端總算碰到她。
“怎麼了阿……”
聽到輕微的嘀咕聲。呼—呼—
“我們正在逃跑……暫時撤退……”
沙沙……沙沙……
“我摸黑逃掉了……不過,那個穿黑披風的傢伙,發現了我的動靜……”
那你就一個人快逃吧。呼—呼—
“要是……要是知道會變得這麼慘……我要是不帶你下來該多好……我真是個差勁的隊長……只顧自己覺得有趣,不在乎給別人添麻煩……那時候也是這樣……”
沙沙……沙沙……
快逃,那傢伙很危險。呼—呼—
“不過……我不會讓你死的……我不會讓你死在這種地方的……我絕對要帶你回去……”
快逃,別管我。呼—呼—“
“絕對,絕……”
啪吱。
……!?
咚。
小百合……摔倒了。肯定,是從背後被刺了吧……
“呃…… 呼……”
我知道她就在我旁邊。我感覺得到她奄奄一息的呼吸。啊,如果能說話……如果能伸出手……這時候,摸摸她的頭的話……就能安慰她了。帶著形同屍體的我一起逃走……還背對敵人。這樣明擺著會被幹掉的。
“嗚……”
所以說,不要哭了。我們優秀的隊長。

做了一個夢。
不知為何坐在公園的蹺蹺板上。對面坐著的是小百合,她被蹺到空中。我們之間有著微妙的距離。我伸出手,卻碰不著她……也是,坐在蹺蹺板上當然碰不到。
快點蹬腿啊,小百合一如既往的發號施令。朝地上一蹬,我升了起來,小百合降下。接著小百合一蹬,我們調換了上下位置。怎麼樣,好玩吧?小百合問我。你在問我?我已經是高中生了欸?但她好像沒有聽到我的聲音。
嘎吱,咚。嘎吱,咚,蹺蹺板繼續上下蹺動。
“誒?你問我愉快嗎?”
我沒有問。但小百合卻自顧自地繼續說。只要大家覺得愉快就行了。我其他什麼都不需要,只是這樣我就十分幸福了。她露出小百合式的笑容。啊,我這才發現。這便是它唯一的,也是所有的動力吧。那麼,我必須笑著面對她。如果在她身旁的我不笑的話,她也就不會覺得幸福。
我站到蹺蹺板狹窄的板條上。小百合呆呆張開嘴。我這就過去。趕過去,笑給你看。地面消失了,蹺蹺板變成了危險的鋼絲。我毫不猶豫的跑在上面,朝著驚訝地瞪大眼睛的小百合的手……
抓住了,我抓住了小百合的手,確確實實的抓住了。
“小百合……”
聲音可以發出來了。
“你……為什麼?”
“別哭啊,小百合。路還長著呢,我們笑著走下去吧。”
“什麼啊……這種狀況下,怎麼還笑得出來。”
“是嗎?那麼,我就一個人笑吧。啊哈哈哈哈!”
“你傻了吧……不過,好奇怪……哈哈哈……”
她笑了。
“你真的是笨蛋呢。”
“所以你才找我入夥的吧。”
“也許吧。”
兩腳用力,試著站起來,站起來了。
“你在搞什麼?”
“這次我要動真格了”
“怎麼可能……你還能動!?”
……是啊,不可思議呢。
不過,敵人在哪裡?一片漆黑,根本分不清東南西北。集中精神。一定要找出她的位置。
嘶啦。
胸口被刺了一刀。她就在眼前。心臟劇烈地跳動,仿佛撕裂全身般的劇痛到處遊走。
我把手伸向刀刃,碰到了,用力握住它。就在對方準備收刀的瞬間。我朝著前方衝撞過去。

別鬆開手!敵人就在眼前!
在那刹那間竭盡所能的加速前衝。
撞上她了。不會鬆開手的!以全身重量向前壓倒,手肘頂在她的脖子上。
肚子好像被捅穿了,感覺裡面的東西全掉了出來。在失去意識前,我一定要打倒你。手肘壓著她的頸動脈,把全身的重量都壓了上去。


又做了個夢。
同一個公園,這次是坐在不知道叫什麼名字的,像是巨大地球儀般旋轉著的圓形金屬架上。對面坐著小百合,當然,是我伸手碰不到的距離。那麼走吧,小百合說著便跳上來。滴溜溜地轉了起來。小百合的頭髮隨風飄舞。真漂亮,話說小百合本來就是個漂亮的女孩,覺得她漂亮也是理所當然的。
好玩吧?小百合問。對阿,她自己做了回答。我什麼也沒說。小百合,為什麼你總是一個人?看著她覺得很寂寞似的。我會一直在你的身邊笑著面對你的。
抓住鐵制的骨架,靠近她。離心力差點把我甩下去,幸好我用力抓住了骨架,一點點靠近她。小百合看著我呆呆的張開了嘴。還差一點,還有一步。馬上就可以到你身邊,笑著面對妳……骨架從底盤開始崩潰,我們在地面消失的世界裡漫無止境地墜落著。

我睜開了眼睛。周圍傳來說話的聲音。是阿蔡和大山,還有野田。你們這些慢吞吞的傢伙終於來了嗎?真慢哪。我坐了起來。身體能動了。我昏迷了多久?傷口全恢復了,看來時間應該不短。不過那時候幾乎沒花什麼時間身體就能動了。那個時候,我的身體發生了什麼事?算了,比起這個非問不可的謎團還有一堆呢……
“怎麼樣了,知道什麼了嗎。”我走近大山他們問道。
“啊,日向同學,你醒啦。太好了,身體沒事了嗎?”
“還好。話說,那個女人是天使的同伴嗎?”
“不是的,很遺憾,她是普通人。”背對著我蹲坐的阿蔡回答到。
“喂喂,那種誇張的戰鬥力也算是普通人?”
“確實,這個層面上來說很異常。”
“到底算哪邊啊……”
我看了看手電筒照亮的前方。
女人被繩子綁著,披風已經卸下,她的四肢白皙纖細。這種身體居然能發出那麼猛烈的攻擊……如果說她是普通人的話,到底是怎麼鍛煉才能練出那種功夫啊……
“也就是說還有真正的BOSS在其他地方,下次就由我來打倒好了。”
野田單手揮著他的那把武器。
“喂,等一等。別扯那麼遠,我有事要問你。野田,你為什麼逃了?不是答應加入我們的嗎?”
“我才沒有逃呢。”
“才怪。”
“都怪這傢伙騙我。”
他用武器指了指阿蔡的後腦勺。
“是因為他說了小百合是他的妻子之類的嗎?”
“對啊,如果真是那樣,這裡的主角豈不是變成他了……我以為自己的劇本不在這裡,而在別的地方。”
“你還以為這裡是遊戲世界嗎?”

“如何稱呼並不重要,以荒誕無稽的程度上來看,你們稱這裡是死後的世界也差不了多少吧。”
“然後你覺得又能變成主角了,所以才回來了嗎?”
“是的。”
“你的目標是什麼?”
“嗯……我要戰啊。”
他又開始揮動那把武器。
“為什麼?”
莫名其妙。
“你啊,沒有看女人的眼光呢。”像是在挖苦似的,阿蔡對他說到。
什麼?難道他的目的是小百合?為什麼他會看上小百合?因為沒有其他女人了?想不通啊……小百合,莫非你很受歡迎?說起來,初遇的時候確實覺得她是個美少女。不過我已經不會再用這種標準來看她了。說起來,她為什麼不在這裡?
“放心吧,我已經有更好的女人了。”阿蔡說
“對啊對啊,小百合並不是誰的東西哦。”
“我又不是在和你爭!”野田憤憤地說道
大家的聲音……那喧囂傳向了遠方。當注意到的時候,我已經朝著小百合那邊走去。回想起蹺蹺板的夢,為什麼和她之間會有那種微妙的距離?回想起旋轉的公園設施,為什麼要看著她一個人在嬉戲?地面已經不會消失了。她就在觸手可及的距離內。
“既然有武器……這裡大概是武器製造工廠吧……”
她在那裡一個人嘀咕著。那種事無所謂,我摸了摸口袋,裡面的東西還在。我把它拿出來,那是小百合寄放在自己這裡的風車。還保持著收到時的樣子。
啊,原來如此啊。謎題解開了。這個裡面寄託有祈求我不死的願望啊。也就是所謂的復活道具吧。就算復活效果耗盡,作為玩具的功能還是保留著的。呼呼,試著吹口氣。風車發出嘩啦嘩啦的聲響轉了起來。
“哇啊,你什麼時候出現的!?”
手電筒照向這邊,眼睛快被照瞎了,不要在這麼近的地方照我啊。
“阿啦,是風車啊。”
“是啊,是風車喲,呼呼”
嘩啦嘩啦。
看著風車轉起,不知怎麼的就笑了出來。
“怎麼了,好可怕,你現在是幾歲?不會是因為被刺了幾刀就幼兒化了吧!?”
“你可真是個乖僻的人啊。”
“什麼意思?”
我說的是夢中的那個你。

“你也吹吹看吧。”
“在這種時候吹什麼風車啊。比起這個,過來看看吧,這裡竟然還有野田的武器。”
“吹吹吧。”
“哈啊?你腦子沒事吧?”
“沒問題,所以吹吹吧。”
“只要吹就可以了吧?”
“嗯。”
呼——
葉片嘩啦嘩啦地轉了起來。
“再吹一次。”
呼——
氣息輕拂過手指,感覺癢癢的。
“這有什麼意思?是什麼儀式嗎?”
“好玩吧?”
“好玩是好玩。”
“很好。”
“你,有些嚇人……”
“我也覺得很好玩啊,呼呼!”
“別朝我噴口水!”
“你剛才不是也噴了嗎?噗噗噗地!”
“噗噗噗?你……”
我們輪流地吹著。我能在她身邊笑著。能和她一起笑著。太好了。即使在這種世界中,至少……
“下次做個鞦韆吧,呼——。”
“那種東西戰勝不了神啊,呼呼呼呼——!嗚呃。”
“吹得太猛想吐了吧……”
“那個,抱歉在這種時候打擾你們……”
背後傳來大山的聲音。
“這裡沒你說的什麼這種時候,有什麼事?”
昂首挺胸表現出一副隊長架勢的小百合回頭說道。
“野田又逃掉了。”
“誒!?為什麼,真是莫名其妙。”
“對不起,還有一件更莫名其妙的事情,我可以說嗎?”
你還是別說了吧。
“在阿蔡追上去的時候,那個女人也不見了。”
“……啥!?”
“大山,你剛才在幹什麼?”
“看行李,要是在這裡食被搶走物就糟糕了吧。”
“應該給你發獎章嗎?”
“哈哈,我會不好意思的。”

咚!
他被小百合上了一記鐵拳。
“快去找。”
“找?找野田同學嗎?阿蔡?那個女人?還是神?”
“全部,一個也別漏了,全部給我————找出來!!”
小百合狂奔了起來。
“有首歌中是這麼唱的呢,前進三步後退兩步。”
“啊,我也聽過。”
“就是那種感覺。”
“又變回我們三人組了。”
“對了,歌詞的最後是什麼?”
“讓我想想……永不停息的走下去?”
啊……正是唱出了我的心聲。就好像是強制勞動似的。
“啊,小百合走掉了歐。”
“嗯,我知道。”
我氣餒地向小百合追去。

第六話《BY MY SIDE》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