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話《MAN LIKE CREATURES》
第五話《MAN LIKE CREATURES》

沙!
朝地面撲去,在著地點的前方不遠,一顆排球重重打在地面上彈了起來。
“好痛啊,又擦到皮了。”
“豬頭!連這種球也接不住嗎?”
我們的公主殿下正憤慨不已。而我的手肘在地面上擦破皮之事則絲毫不被她放在眼裡。
“你不是對運動神經很有自信的嗎?這不是快要輸了嗎,只會動動嘴皮子嗎?輸掉的話,可是往我臉上抹黑。”
“小百合,你聽我說。雖然我一直忍著沒說,但現在決定一口氣說個清楚。”
我緩緩站起。
“什麼啊?”
“為什麼在我們開會之前非得先打一場排球不可?”
“當然是鍛鍊啊。”
“而且憑什麼只有你能做攻擊手,卻讓我做接球兼傳球!?你做傳球,我來贏給你看。還有,最該吐槽的是,排球也就算了。為什麼要穿著泳衣在這裡打什麼沙灘排球!這裡不是沙地,是操場!看看我這被地面擦傷血跡斑斑的傷口吧!”
“四個人的話,當然是沙灘排球了。對吧?”
“我覺得打麻將也不錯”剛才毫不留情扣殺的阿蔡無所謂地說道。
“那種不健康的活動禁止。沒辦法發洩精力。”
“啊,你這傢伙剛才說了發洩精力來著的吧?增加體力的主張是騙人的吧!?”
“我的意思是順便用於發洩你們第三欲望的多餘精力!不讓你們累趴下,我可就有危險了呢。”
“話說回來,你幹嘛穿得這麼暴露?”
“因為找到了嘛。真不可思議呀,這種東西為什麼會出現在天使的衣櫃裡?”



用小百合的話來說,這是調查天使房間後的唯一收穫,裙式比基尼。
“我問的是你為什麼要穿?”
“這可是天使的泳衣吧?說不定穿上會出現超人的力量。所以我就試穿了。”
不對,你只是想穿而已。直說吧!
“快點把球撿起來,讓我測試這件衣服的功能!”
“要測試的話,已經夠了吧!你知道自己扣殺了多少次嗎!那不過是普通的泳衣!”
“誒,我還想再稍微試一下呢。”
這傢伙……只是想玩吧……
“好了,差不多該結束排球,進入下一個環節吧。”
“這次你又想幹嘛?去游泳池游泳嗎?”
“你傻了吧,我們可不是來玩的,你搞清楚。”
如果你不是女人的話,我肯定會扁你。
“阿蔡”
盤著胳膊,帶著她那張毫無理由的充滿自信的笑容喊道。
“什麼事?”
“差不多可以告訴我了吧,你是怎麼把槍帶到這個世界裡來的?”

穿好制服,走上後山。
“就這裡。”
在一棵大樹前,阿蔡停下腳步。撥開繁茂的草叢,出現了一個大洞。就好像裡面會棲息著巨大的鼴鼠。
“……不會是要鑽進去吧?”
“是阿,不願意?”
“沒什麼不願意的……嗯……早知道就穿運動衫了……”
“那麼,跟著我進去吧。”
阿蔡一頭鑽入洞中。小白合用下巴指指命令我們先跟上。我和大山四肢伏地隨後進入。山洞裡面豎著一塊木板。大概是門吧,阿蔡用頭撞倒那塊木板,裡面出現一個小房間。我們一個個進入後站起身。
“這裡有電啊……”
矮矮的天花板上電燈一閃一閃的。這裡有一張貌似作業用的簡易木桌和椅子。
“你挖的?”
“裝潢是我弄的,不過房間原本就有。”阿蔡輕聲回答小百合的提問。
“有誰在這裡住過嗎?”
“不,這裡只是哨所。”
“啥?”
“下面還有通道往下延伸,我還沒調查到底通向哪裡。”
“這是什麼地方啊……不敢相信你居然能住在這麼陰暗可怕的地方……”
“說不定是地底人挖的呢。呃,現在不是扯這些的時候吧?”
似乎有偏題的傾向,我給她提醒一下
“痾不,那,讓我們看看吧。”
“好。”
阿蔡拉把椅子坐下。接著取過桌上堆積的土塊。
“用的是什麼土?”
“只要是黏土質的那種都行。”
腳下的鐵桶裡裝著茶色的水,用這些水打濕手後,阿蔡開始揉土。似乎是很要耐心的工作,我們沉默著等待了數十分鐘。
“完成了。”
在他的手指間,夾著一根細長的如別針似地東西。
“這、這就是剛才的土?”
“是的。”
小百合接過來,仔細的打量著。
“變成鐵了……這就是煉金術吧。你是什麼時候學會的?”
“一開始是想在這裡建個家。如果老婆來後,就可以二人一起生活。但是,木頭雖然要多少有多少,但釘子卻完全不夠。”
“然後呢?”
“光用木頭的話,會有縫隙。所以我想用黏土質的土塞在縫隙裡。”
“然後?”
“然後就變成了釘子。”
“土變成了釘子?”
“是啊。”
小百合思考了一會兒。
“說不定我們也能做到,大家試試吧。”
隨後便是手工藝的時間。經過兩個小時與泥巴的奮鬥之後,只有小百合成功了。
“好厲害啊,小百合!”
“是你們太沒用了吧……”
我與大山一起被她用愕然的眼神看著。感覺非常屈辱。
“不過,花了這麼多時間,才弄出一根鐵釘…阿蔡你是怎麼造出手槍的?”
“把所有部件準備好,然後組裝起來。”
“剛才做的也是其中之一?”
“是啊,那是撞針的芯。”
“也就是說……你對槍的構造很清楚吧?”
“是的。”
“畢竟被岳父岳母逼迫離婚呢。”
“和那沒關係吧。”
“果然和黑社會有關係吧!”大山大聲說。
“太不慎重了吧,被你這麼一說,好像肥皂劇裡的故事啊。”
“呀,對不起!”你也太會害怕了吧。
“小百合怎麼看這種煉金術?”
我決定繼續這個話題。
“我也不是很清楚……是不是為了不讓我們的肉體死亡,所以這裡其實是精神世界?或者說與精神之類的有關吧。有著鮮明的記憶和強烈的信念,在這個世界像這樣的事就有可能化為現實。不過不是這種簡單的小東西就沒有辦法,就像這根釘子。所以說,無法一下弄出槍來,但做出最小的零件卻是可能的。這樣想的話,與其說是煉金術,還不如說是能夠進行原子的替換。”
“老師,我一點也聽不懂。”
“不理你。我們繼續,阿蔡,你準備好所有零件,然後造出一把槍來需要多少時間?”
“我一個人的話大概需要一周。總共170個小時左右。”
“你是說不眠不休的製造嗎……好辛苦呢。”
“你不下令我們一起做嗎?”
“我以後說不定會下令,但不是現在。因為我現在更有興趣的是這個。”
說著小百合盯緊房間深處的門扉。
“沒有意見吧?”
沒有人表示同感。
“前進。”
“誒誒!這可是真的變成了地下城冒險探索了。”

“是啊,小百合,而且我們裝備也不充足。”
我沒有勸阻她,而是問阿蔡。
“這裡面有多深?”
“我到過地下二十二層,因為沒有食物只好打道回府。”
“地下二十二層!!好刺激!!”
妳不會是認真的吧。
“沒聽到阿蔡說的嗎,小百合?”
“我懂了,那麼,水和食物的準備就拜託你了,還有手電筒也別忘記。”

背著裝滿礦泉水和麵包還有兩個手電筒的運動包,才剛到達樹下的洞口,就聽到小百合在裡面亂嚷的聲音。這裡已經完全沒有隱密性可言了。我撥開草叢,鑽進洞。剛進房間裡,小百合就滿面笑容的走來。這令我毛骨悚然。
“日向,看看這是什麼?”
她呼呼地吹著氣,讓葉片部分轉動。在我回應之前,她不停的呼呼吹著,氣息都吹到我臉上了。
“是風車吧,怎麼了?”
“是我做的喲—”



痾,幹嘛這麼高興?
“哦,這樣。”
“用黏土喲?”
“手真靈巧,那麼你再加把勁應該就能把手槍也做出來了吧?”
“那種沒意思的東西我才不做呢,這風車不錯吧?”
“恩,送我一個。”
“才不給你呢。”
這傢伙……看她一副想引起我興趣的樣子…才故意配合她的。
“還得再做兩個才行。”
我看了下人數,我,大山,阿蔡。三人份。他把我那份算上了嗎。
“我會很期待的,另外,我這邊已經全部準備好了。”
放下運動包,從裡面取出手電筒。
“那麼,這就出發吧。”
她把風車小心的插在口袋上後,小百合站在房內的門前,然後一腳踢開。

“好像隨時會崩塌的說……”
被命令背行李的大山驚恐地說道。在他身後的我一邊用手電筒照著地面一邊走。
“這裡好像加固過。”
走在最前面的小百合照亮的通道牆壁上鋪著木板。
“阿蔡,你沒想過把天使引到這裡活埋掉嗎?”
“沒想過,因為這裡實在太詭異了。”
“同感,真期待裡面會有些什麼。”
“呐,我們在這裡野餐完後就差不多回去了吧……”
你以為是試膽大會啊。

“死路?”
小百合停了下來。
“不。”
阿蔡走到小百合前面,蹲下身掀起地面。出現了通往下面的梯子。不知道朝下走了多少米。光是走下來就夠累人的,考慮到還得回程就覺得無力。
“哈嘍—”
小百合嘴裡說著目的不明的問候。
“你對誰哈嘍啊?”
“我在想地底人是不是也懂日語。”
“你說的明明是英語吧!”
“從地球人口比例來看,懂英語的人更多。”
“那麼,你發現什麼了?”
“我不是說了嗎,地底人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突然響起了一陣吼叫,不是我們發出的。
咚!
地面搖晃。剛剛有什麼東西砸下來了?一瞬間回想起天使的袖中劍。但並是那麼簡單的東西,而是更巨大更危險的兇器。
“Nice to meet you—”
你在哪裡悠閒什麼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咚!
又是一次砸擊。這一次讓身體都一瞬之間浮了起來的震動傳了過來。這是什麼怪力啊。
“I’m fine thank you—!沒看到我正忙著嗎,你們做點什麼吧。”
“瞭解,我來解決。”
阿蔡主動請命。接著……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大山的慘叫聲。
“喂,接招。”
“什麼!?放開我!!”
被小百合的手電筒照亮的地底人兩手被阿蔡從背後捆住。
下面不斷傳來噴血的聲音……我不想把手電筒對準那方位……
“日向,幫他接上,斷開的話是無法治好的。”
什麼!?
“也就是說骨肉撕裂。”
“你說的不會是人的骨肉吧?”
“呵呵……是的。”
總之我把眼睛別開把分開的部位接了起來。開始癒合的大山臉色蒼白得不停地顫抖著。以後要在大山的檔案裡面要加上黑暗恐懼症了吧。
“沒聽見嗎?地底人同學,還是說語言不通?”
將大山交給了我,小百合開始了盤問。
“你們和那傢伙沒關係嗎……”
“問話的是我們這邊!”
咚!阿蔡一腳踢在石牆上。
“算了啦,說說又不會掉塊肉。那麼,你說的那傢伙是誰?”
你們什麼時候變成這麼兇惡的組合的啊。
“那傢伙是地下的BOSS……”
“有這種人?”
“她說想要結束這個遊戲,就必須打倒她。”
“遊戲呢……”
“所以我要用這雙手結束這一切……”
“結束不了的。”
“啊……?”
“就算你打倒她這個世界也不會終結的繼續下去。所以我們要用自己的力量去改變這個世界。放心吧,我們是站在你這邊的,加入我們吧。”
剛才還那麼暴躁的傢伙怎麼會那麼簡單就點頭啊。
“……”
男人凝視著小百合。
“……好吧。”
同伴加入最短紀錄就此誕生!
為什麼?你到底覺得她哪裡可信?
“放開他吧。”
“好的”阿蔡鬆開了男人的身體。
“我是隊長百合,大家都叫我小百合。你呢?”
“野田。”
“那麼野田,現在下達第一個指示。和我們一起打倒這地底下的BOSS。”
“交給我吧,你只要在後面看著就行。只要有這把傢伙,我就是無敵的。”
他說著撿起武器,自稱無敵的人剛剛才被阿蔡撂倒過。
“那個,野田。我們是一個團隊,所以不要總想著一個人去戰鬥。”
“那傢伙只有我才能打倒。”
他已經脫離團隊了。
“走吧。”

他拎著那把武器走在前方。
哎呀哎呀……前途堪憂…

隊伍變成五人,朝著最下層前進。
“嗚哇哇哇哇哇哇哇!!好可怕啊,好可怕啊,我們回去吧……”
大山已經徹底中了黑暗恐懼症。
“喂,為什麼有這麼膽小的同伴啊。”野田問
這都是你的錯吧。
“吼啊!”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百合突然用手電筒照著自己的臉轉過頭,看著她的大山發出悲鳴。
“好啦好啦,別做那種無意義的事了。我們什麼時候變成要用大山來緩解壓力的團隊了?別欺負他了。”
“這是刺激療法。”
“那個,以後不要再開這種好像很有道理的玩笑了。這算什麼隊長啊。”
“我是很為同伴著想的隊長,雖然做法有些殘酷但感情已經傳達到了。對吧,大山?”
“對對,非常確實傳達到了。所以我們回去吧……”
“不行,繼續前進。”
天下第一不講道理的隊長。

沿著長長的梯子向下爬。
“這裡是地下幾層?”
所有人都從梯子下來後,小百合回頭問道。
“二十七層。”
我聳聳肩表示不知道,但阿蔡卻一層層數了。
“可惡,真夠深的啊……到底是為什麼要挖這麼深?”
“要不要在看到那個BOSS之後當面問問他。”
“如果這個世界真的是遊戲,而打倒她後,這個遊戲真的結束了那該怎麼辦?”
“那有什麼不好,這就是我們的目的。” 野田回頭說道。
“你真的可以接受嗎?”
“啊?接受?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是說,你能接受這裡是死後的世界,我們的目的是為了向神復仇這件事。”
還有我想問的是為什麼我們這支團隊的組建目的不是由隊長而是由我來解說這件事。
“你說死後的世界?向神復仇?等一下,為什麼會有這種亂七八糟的設定……”
“我也不知道,不過,就是這麼回事。”
“這裡是遊戲吧?”
“很遺憾,這裡是現實。”
“現實……現實裡怎麼會有這種武器存在……”
是說自己拎在手上的那個嗎。為什麼不問你自己?
“那麼,你是誰……不是女主角嗎……”
“女主角?那是什麼?我是這個團隊的隊長,沒聽懂嗎?”
“她其實是我老婆。”
阿蔡在最壞的時機上開玩笑道。野田聽了之後如同幽靈般發著愣,雖然我們大家其實都相當於幽靈般的存在就是了。
“我……不是主角嗎……”
“一定要定位的話,你應該是屬於輔助角色吧。你已經加入我們了,別囉嗦,聽我的命令就好。”
“怎麼會這樣……配角……我才不幹啊——!!”
“哇啊!”
他一把推開大山,狂奔而去。
“逃跑了……”
“逃跑了呢……”
“要追嗎?”我將手電筒朝那個方向照去問道。
已經看不到他的背影了。
“都走到這裡了,我才不要往回走呢。”
“可是把同伴這樣丟下不好吧。”
“他只是個為了向我轉達地下底層有個BOSS存在的NPC而已吧。”
“嶄新的角色設定呢。”
“就是說他只是那種程度的男人。”阿蔡這樣說道。
你就不能稍微有點罪惡感嗎。
“好啦,走吧。”
“真的要走啊,真是好厲害的隊長。”
“等一下,日向。”
小百合突然走到我面前。
“你好像有什麼想法?有什麼意見嗎?”
感覺已經很久沒這樣被恐嚇了。
“我和平時沒什麼不同。”
“你在阿蔡加入後好像變得陰沉了,總是暗地裡發著牢騷,我可全部聽得見喲?”
“什麼啊……”
“你在嫉妒吧,你肯定在嫉妒。”
“誰在對誰嫉妒啊,有證據嗎?”
“你在對阿蔡嫉妒,因為阿蔡說我像他老婆。”
“是嗎,小鬼覺得我礙事嗎?原來如此,我沒發現呢。對不起,今後我會注意的。”
我的後背被猛拍。
“切,這種顧忌還是免了吧!”
兩人一搭一唱讓我很不爽,雖然沒說錯……咦?我真的在嫉妒阿蔡?這傢伙確實可靠,剛才也是他輕易就制服了那個暴走的傢伙(手段姑且不論)。說不定……這裡沒有我無所謂吧……一直讓人操心的小百合,已經有了可靠的同伴……我已經變得多餘了吧?我的價值,已經只剩下作為大山的保鑣了嗎……腦子裡一邊不停地思考著這些,一邊朝下層走去。


“大家吃飯吧。”
我們找到一個寬廣的房間後在那裡坐下吃飯。小百合一邊咯咯笑著,一邊與阿蔡說話。啊,不爽啊,這、這難道就是嫉妒!可是為什麼?這不是很好嗎,她這個沒有人會跟隨的完全沒人望的傢伙,現在出現了一個因為她長得很像以前的伴侶而加入的最強同伴。沒我的事了,不是很輕鬆嗎?如果無視我個人感情的話,這個團隊完全沒任何問題。……感覺有點不對勁。等一下,仔細想想,真的沒有問題嗎?有什麼奇怪的地方,有什麼不好的預感。啊!對了。剛剛不是有同伴逃跑了吧!由於阿蔡的加入,我變得畏畏縮縮,小百合的獨裁變得更加不可動搖,作為團隊來說,已經開始陷入最糟糕得狀態了!這就是現狀!
“呐,小百合,我有個建議。”
“哈哈哈,你老婆真傻!”
她根本沒在聽。
“小百合,你聽我說!”
我大聲的說,讓她的注意力轉向我這邊。
“什麼啊?”
她露出不高興的表情,不過這並不重要。
“我們去找野田吧!”
“野田?”
“你連同伴的名字也忘記了嗎?”
“啊,是那傢伙啊,幹嘛?”
“去找他。”
“你在說什麼啊,已經走到這裡了,你以為我們多早之前就和他分開了阿。”
“那時候我就應該說了,這是我的錯。所以我現在向你道歉,然後我們去找他吧。”
“做那樣沒效率的事情有什麼意義呢?”
“雖然你說的沒錯,但我們是同伴。那傢伙一個人走到如此深的地下肯定會覺得寂寞。我們應該找到他,帶他回來。”
“我有個主意。”阿蔡說。
“什麼?”
“分兩組吧,我和小百合往最下層去,你和大山去找野田。”
“什麼!?”
“哦呀,對不起。還是你和小百合往最下層去,我和大山去找野田。”
“為什麼你要道歉?”
“是我粗心了呢。”
“哼……那麼,你想怎麼做?”小百合問我。
啊!分支選項再次出現在我面前。
˙與大山一起去找野田
˙與小百合一起往下層去
˙小百合的裝備變更,制服換成比基尼
滑鼠上下來回在選項上移走不定。(第三個是啥選項?我自己也看不懂。)
經過一陣煩惱之後決定……
“我和阿蔡往最下層去,小百合和大山去找野田, 把他帶過來。”
“誒!為什麼!?莫名其妙。”
“最下層裡的是敵方BOSS吧,如果野田說的是真話,那麼勢必會有一戰。而體力上佔優勢的我和阿蔡去應戰是最好的選擇。雞蛋不能放在一個菜籃裡,一次都被打碎的話,也許所有人都永遠無法回到地上了。而且,把野田帶回來是小百合你作為隊長的義務。”

“不對,作為隊長,我必須打倒敵人的BOSS才對。”
這傢伙真是小孩子脾氣!
“這很危險!”
“那麼就更不能沒有我了。”
“最後一擊會留給你的。”
“那種無聊小事這傢伙可不會做。”
她指了指阿蔡。
“說的沒錯。”
你認同個什麼勁啊!
“那個叫野田的男人,就交給我和這小子了,走吧。”
說著,他拍了怕大山的肩膀。
“只能這麼辦了嗎……還有,大山阿,差不多該說點什麼了吧。有志向的作家就這樣讓角色沉默的擱置在一邊,連初選都過不了啊。”
“這種挖苦話我已經聽膩了說……”
“很好。”
感覺我有些受小百合影響了……
“那麼,接下來的行動既然已經決定好了,我們快點吃完開始行動吧。”

吃完飯後,我們分成兩隊,互祝對方一路順風。
“日向同學,這是我給你的臨別禮物。解毒魔法,釋放!好了,這樣無論遇上什麼都不會有事的!”
“什麼?我有中毒過嗎?”
“那麼,我們走嘍!”
“找到那個傢伙後,用繩子拴住他帶回來。”
“拜託你們了。”
“拜拜!”
兩隊人馬朝各自的方向前進。
“啊,說起來。”
沉默了一會兒,小百合突然想起什麼似地說道。
“什麼事?”
“我們兩個很久沒有像這樣單獨行動了。”
是啊,說的沒錯。我可是一直在想這件事,你現在才發現嗎?真是遲鈍。不,也許是我太過敏感了……
“我們彼此大打出手好像也是很久前的事了。”
“不好意思,我沒有和你對打的記憶,我只記得被你單方面海扁。”
“面對一個女孩子對手,居然也好意思說。你是不是太弱了?打倒阿蔡的也是我,憑你只會從樓頂上跳下去的本事,我真擔心之後的戰鬥該怎麼辦。”
“我只是沒動真格的罷了。”
“你的真格……什麼時候才能動?”
“那當然…是在你陷入危機的時候。”
“在我陷於危機之前,你早就被幹掉了。要想動真格還是趁你自己陷入危機的時候動吧。”
“這大概是我的性格問題吧,為了自己的事情很難提起幹勁呢。”
“唉,日向,我真為你的將來擔心。”
你好像沒什麼說我的資格吧。
“日向,這個給你。”
“嗯?”
小百合遞給我的是那個風車。
“這怎麼了?”
“借給你的,絕對不能弄壞,懂了嗎?”
“那麼,你自己帶著吧。”
“這是護身符,姑且會保佑你別掛掉。”
“哦……”我盯著風車。
明明已經是死後的世界……不過,好歹是她的一份心意……
“謝啦。”
將它收下塞入口袋。

沿著長的離譜的梯子向下爬。
“真夠深的啊……”
小百合用手電筒朝下照去,但下面卻是一片深深的黑暗。
“很像是最下層吧?”
“同感,感覺下面好像會有最後一關的BOSS……”
“最後一關的BOSS會是什麼樣的?在這個世界裡有與天使相對的惡魔嗎?”
“或者是噴火龍?”
“那種東西沒有魔法打不倒的吧。”
“你不是已經被大山施加過魔法嗎?”
“哦,那個解毒魔法啊,沒有那個我的體力會不斷減少,現在可能已經完蛋了吧。感謝大山!”
“看見地面了哦。”
“恩。”
燈光照在地面。裸露泥土的地面,讓人聯想到鋪修前的道路。看來是沒有更下層了。
“YAHOO————!”
剛到地面,小百合就用手圍成喇叭狀喊道。不久之後,四周響起YAHOO的回聲。
“好寬闊啊,你也試試?會讓心情舒暢的喲。”
“很有魅力的行為,但我不想故意去通知最後一關的BOSS我們來了。”
“你聽著,我現在教你一件事。”
“啥?”
“最後一關的BOSS……是不會移動的。”
“什麼?”
“因為BOSS都是必須坐在寶座上說開場白的,所以不會突然殺過來。”
……把這裡的老大稱為最後一關BOSS是你自己定義的吧,小百合你知道嗎?前方潛藏著什麼樣的危險,我們現在一點也不清楚啊……看著她毫無危機感地揮著手電筒朝前走去的背影,不知道為什麼完全沒有去質問她的心情……總之,注意不要被突然秒殺,小心的緊跟其後。
“看吧,我沒說錯吧。”
“不會吧……”
最後一關的BOSS正坐在寶座上。不,準確來說並不是什麼寶座。而是一個像是寶座的椅子,款式和校長室裡那種帶扶手的椅子差不多。坐在那裡看著我們的是一個女人,因為她披著斗篷,所以無法判斷是不是學校的學生。
“還是第一形態呢。”
“你說什麼啊……”
“把體力砍到一半,就會變成可怕的魔獸形態。”
被她這麼一說,好像真的會變成那樣似地……
“來吧,說你的開場白吧。”
她把手電筒當劍揮舞著指向對方。
我彎著腰蓄勢待發,要是真的變成魔獸形態該怎麼辦啊?
“……真是膚淺。”她這麼說道。
……我們等待她繼續往下說。……
“……開戰吧。”
“好短!”
我們兩個不得不吐槽。
“等一下,你馬上就要被我們打倒了喲?不再說點什麼華麗的臺詞嗎?比如介紹一下來處之類的?什麼也不說謎團未免留的太多了吧?就這樣打倒沒什麼成就感啊?超不爽。”
“話說,你是什麼人?”
……等著她回應。……不過對方似乎沒有繼續對話下去的興趣,始終閉著嘴。
“看來她是一個沉默寡言的角色呢。”
女人站了起來。斗篷下露出的,是一把長劍。
“不好,這傢伙可能也是天使。而且是相當好戰的那種。”
“那就戰吧。”
“怎麼戰?”
“我正在考慮……”
“已經沒那個時間啦……”
對方剛剛站起,下個刹那就像瞬間移動一樣迅速地站到了我們面前。太快了吧!
“不好……”
“如果是少年漫畫的話,這裡應該出現『未完待續』來告一段落吧。”
但是沒有那麼好的事。

未完待續

第五話《Man Like Creatures》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