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話《COLD SUMMER》
第四話《COLD SUMMER》

午後寂靜的網球場上,我們聚集在其中一隅。
“抹殺天使”持有手槍的男人說道。
“會遭報應的!”
“你說什麼?”
被男人一瞪,大山嚇得縮起了身子。
“可是,對方是不死身吧,我們不都知道嗎?”
“不過,受到致命傷的話暫時就無法動彈了。所以那傢伙才會坐在我身上刺我。為了自己不能動的時候也能把我固定在地上。”
“啊呀,你頭腦真好呢”
“你把我當傻瓜嗎?”
槍口朝向小百合。
“我的意思是說很可靠喲”
“看來你還不了解狀況。”
男人再次縮短距離,槍口朝向小百合的鼻尖。
“別緊張,我明白,會照你說的做喲”小百合從容的雙手叉腰站著。
“妳相當有膽量呢”
男人放下槍。
“那麼,封住她的行動,然後再怎麼做?”
“活埋掉就行了”
“她的力氣大得驚人。哦不,或許該說是擁有和天使這個名字相稱的力量吧”
“那麼,就把坑挖深。盡可能往上面壓上重物。讓她一直待在底下,最好是我們建個房子在上面居住,若有什麼狀況就能馬上察覺。”
“不要啊,在別人被活埋的地方上面會睡不著覺的啊……”大山膽怯的抗議。
“那你就一直醒著吧”
“怎麼可以那樣!我會精疲力盡而死的!”
你已經死了吧。啊呀,話說我自己也被吐槽了好多次,終於習慣了這個事實了。
“別囉嗦了,快點去後山挖坑。深度要十米。當然了,直到挖完為止不許睡覺。”
“十……十米,太亂來了……”聽到這個數字,不禁說道。
“花多少時間都沒關係”
是阿……因為時間對我們來說近乎無限呢。
“那個,莫非我也要動手?”小百合指著自己。
“怎麼?想讓我把你當成女人看待?你可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哦,是嗎,真遺憾!好吧,那就挖吧!走吧你們,一天搞定它!”
“那,那怎麼可能嘛……”
被男人從背後用槍頂著,半放棄的小百合帶著我們走去。


挲挲
鐵鏟插在地面,一鏟鏟的掘著土。作業已經持續一小時。不知是否因為經常有學生踏青,後山的泥土比想像中更堅硬,我們挖坑尚不到一米。
“大山,你那邊怎麼樣了”我回頭問道。
“不行了,我手沒力氣了!”
大山把鐵鏟當做拐杖撐在地面休息。
“哈哈哈!我是最快的”
小百合幹勁十足的挖著坑。
“不愧是小百合,好厲害”
“竟然輸給女孩子,你們的體力怎麼這麼差……咦,等等——!”
“幹嘛?”
小百合抬起頭,楞楞地站起來。



“為什麼我們要各自挖一個坑?”
“你不是說要比一下誰最快嗎?”
“但我沒說要各挖三個十米的坑!剩下兩個根本沒意義嘛!”
“你現在才發現嗎?”
“既然發現了,為什麼不早說啊?”
“沒想到小百合也很笨的說”
“你們以為這都是誰的錯阿……一個個都擺出倒楣相,作為隊長的我只能想辦法提升士氣了阿,連這點也不明白嗎?”
“現在聽你這麼說才明白”
“那麼,給我過來。現在開始大家一起挖這個坑”
她用鐵鏟指著自己腳下。雖然不樂意,但無法違抗她。
“開工吧!大山!”
“等一下等一下,剛才為止我的辛苦都白費了嗎?”
“白費了喲”
“這話不該妳來說吧。”
“所以我才說都是你們不好,這叫自作自受”
“怎麼可以這樣啊!”
我們心不甘情不願的走到小百合身邊。這個坑確實比我挖的要深,但直徑卻小得多。只有籃球大小。
“好小……還是繼續挖我的那個坑更有效率吧”
“啊呀,你說什麼?”
“別露出那種詭異的笑容。就算沒效率也繼續挖你的那個坑總行了吧?”
“很好”
“總之,比起深度,還是先把坑挖的大些吧”大山說。
“不用太注意寬度,到時候把她塞進去就行了”
“嶄新的活埋方式呢。不過你是不是沒想過要挖一個十米的坑,寬度必須先能夠容納挖坑的人才行”
“我當然知道啊,只是在確認你們的幹勁,別得意。好了,擴展寬度,開始吧,一二三嘿!”
咚!
三顆頭撞在一起。
“幹嘛啦,你們怎麼這麼礙事!?”
“是你口號的關係吧,這麼小的坑同時用三支鐵鏟下去挖當然會變成這樣”
“那麼,我暫時觀望,你們先挖”
“這個坑一開始是誰負責的啊……”
“不管了,我們挖吧,日向同學”
“可惡”

在抱怨的時候,我突然想起那個男人還在這裡呢。像這樣隨便的挖坑,那個男人居然沒半點斥責。抬頭一看,那個男人正走上一處小丘上眺望景色。因為逆光看不清他的表情。只知道散發暗淡光芒的手槍仍然握在他手上。
太陽下山了。
“沒力氣了……肚子餓的動不了”
大山跪在坑底。深度已經超過我的身高了。
“至少應該給我們吃個飯吧”
“噓”
頭頂上的小百合把食指按在嘴唇上,示意不要出聲。等等,這傢伙何時當起了我和大山的監工啦!妳也過來幹活啊!可惡!
有件無關緊要的小事。我所站的這個位置由於風向的緣故,可以隱約看見她裙子下若隱若現的白色小褲褲。真的是無關緊要的小事,所以我什麼也沒說。
“怎麼了?”我小聲問道。
“那傢伙睡著了”
是這樣啊
“好機會啊……”
我把鐵鏟插入地面,從坑中爬出來。
“我去把槍奪來”
“好主意”
“我呢?”
從下面傳來聲音。
“你就在這裡待著”
留下大山一個人,我和小百合慎重的爬上小山丘,連踏在草上的聲音聽起來也十分響亮。在這樣的寂靜中,男人靠在樹上,被舒適的風吹拂著呼呼大睡。看來男人似乎十分疲倦,握著槍的手也很鬆弛。小百合悄悄地將手伸去。現在緊張的連口水都不敢咽了。輕輕抽出手槍,拿到了!迅速在手裡轉了一下槍,握住槍把頂了頂男人的頭。
“起來,狀況變了”
男人微微張開雙眼,有些睡眼惺忪。
“……我做了個幸福的夢”

“哦,是嗎,那真是不好意思,我要把你踢入地獄了”
“……那傢伙所在的樂園在哪裡?”
他睡迷糊了嗎?
“說什麼呢?樂園是人創造的,以我們自己的手去創造!”
“是啊……你說了句好話呢”
“我是隊長,從現在起都聽我的話”
“我們是死不了的,那種東西對我沒有威脅”



“但是死的時候的痛楚還是有的哦。你已經嘗過了吧?要不要再試一次?”
“不,應該是讓你嘗嘗才對。給你點教訓,讓你下次不敢再做出這種行動”
那令人害怕的從容的原因現在展現在了眼前。新的槍口指向小百合。仿佛是分身似地,男人手中又出現另一把槍。
這傢伙要開槍了!我朝小百合撞去。
呯——
發出悶頓的聲音。
衝擊強到肩膀都陷了進去。我被擊中了。
呯!接著又是一聲槍響在我身邊發出。
“日向!快跑!暫時撤退!”
我的手被拉住。肩膀正劇烈地疼痛著。由於劇痛而一時蹣跚了幾下,但我死命站住腳跑起來。
“大山!撤退!”
“哇啊!等等我!”
我們朝著森林深處逃去。

我們三個在月光照拂不到的蒼鬱大樹下喘著氣。
“沒事,這只是擦傷而已”
小百合看著我被擊中的肩膀傷口。
啪!
“好痛啊啊啊啊啊啊啊!”
沒必要在肩膀上打上這一下吧。
“到底發生啥了……”大山擔心的問。
我也想掌握狀況,沉默的等待小百合開口。
“我搶到槍了”黑暗中隱約可見那個男人曾經握著的槍。
“但是那傢伙還藏了另一把。然後向我開槍,接著,日向就替我……”
“是啊,我挨了一槍”
“然後……?”
“我還擊了,用這個……”
她帶著不同以往的緊張表情低頭看著手中握著的東西。肯定是第一次開槍吧,而且還是射人。
“我必須扣下扳機……不然他會繼續開更多槍……”
沒有人問她為什麼開槍,也沒有人責備她。小百合只是在解釋給自己聽。
“妳射中他哪裡?”
“腹部”
“那麼,暫時不能動彈了呢。以這點來看我們爭取到了時間,妳的行動是正確的”
“是啊……”
“不過……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為什麼同樣是人類卻要自相殘殺……”
“因為有這種東西存在吧……”我看著槍這麼說
“這樣就有兩把以上的槍 ……到底是從哪裡搞來這種東西的……”
“肯定是黑社會啊”
“這世界哪來的黑社會……”
“總之比起天使,目前那傢伙更棘手……該怎麼辦,小百合?”
“……”
要是平時的小百合,肯定會反唇相譏說這是你該考慮的問題。但此刻的她盯著地面,仿佛沒聽見似的沉默不語。
“如果被射中的話,那傢伙應該暫時沒法動了。要不要回去逼問他?關於槍的事情”我提議。
“那樣能夠解決什麼?”
“可以知道槍的取得途徑”
“日向。你搞錯了”
“什麼?”
“我們當前面對的問題,不是搶的威脅或者槍的存在”
“那麼你說是什麼?”
“問題在於在這種最惡劣的情況下,如何把那個男人拉入我們的隊伍。”
太讓人驚訝了。對方可是對我們毫不猶豫開槍的男人啊。她還在想怎麼拉人嗎……
“不過,那好困難的說”
大山,你又講了一句理所當然的廢話啊。那當然非常困難。甚至可以說是不可能。不過,這是個挑戰,需要超高等級的策略。
“對了……我要給他寄一封男子漢的決鬥書”
“…… 啥?”我和大山癡呆的聲音重合在一起。
“你,是男人嗎?”
咚!……被踢了。
“你說誰是男人,啊!?”接著小百合臉湊近一把抓著我的衣領,。
“你早上在坑底偷偷摸摸朝上看的那個部位上有長著和你一樣不乾淨的東西嗎?啊?”
她發現了嗎!?
“我才沒有偷看喲!是你自己要站在那裡叉腰的吧”
“好了啦好了啦,雖然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這種時候吵架不好喲”大山插嘴說。
“你聽聽,同樣在那種狀態下的大山同學,根本沒有注意那個機會”
“妳還真的想生氣阿……那根本不能算是機會吧。簡直就是個陷阱般的不幸意外,你別太自我陶醉了”
“哼,我只想說,你現在開始對自己的罪惡感到點良心不安了沒?”
“你說什麼!?”
“好了啦好了啦,雖然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這種時候吵架不好喲”
出現了!大山的傻瓜發言!
“你啊,如果將來志願真的是當作家的話,還是趁早放棄比較好”
“咦?他不是故意這麼說的?”
“不不,他是真心的”
“真的假的……?” 吃了一驚的小百合氣勢削弱了不少。
“我說了一句讓你們那麼吃驚的話嗎?”
“你剛才把之前說的那句話完完整整的重複了一遍。這在寫作上被稱之為複製貼上。在現實世界是不可能這樣說話的阿。”
“哎—,這樣阿,那麼,有什麼問題嗎?”
脫力感。
這個名為大山的角色肯定以後也會繼續強制中斷我和小百合的爭吵吧。就稱之為大山魔術吧。啊,不愧是賢者,我理解了。
“話說,寄一封男子漢的決鬥書是什麼意思?我不明白,說明一下。”
重新冷靜後我這麼問。
“就是男人之間的單挑喲”
這傢伙,又想讓我做相同的吐糟嗎?
“不過,小百合你是女的吧?”
幹得好,大山。坦率的問出這種理所當然的問題,這就是你的存在價值。
“所以說,如果女人給他寄一封男子漢的決鬥書,他是不會拒戰的。”
“那傢伙不是笨蛋,會被算計的。”
“你確實是個笨蛋啊。”
喂喂,你到底是什麼意思。
“不過,男人都半斤八兩。我會將計就計。”
“你有主意了?”
“有一個。”
“是什麼?”
“讓天使做公證人。”
“……啥!?”又和大山重聲了。不好,我好像沒資格說別人傻瓜……
“我覺得不可能說服她。”
“是嗎,我覺得這取決於嘴上功夫如何。”
這種事,真的可能嗎……小百合給那個男人寄決鬥書,然後讓天使做公證人……


晚餐時間,我一個人偷偷潛入餐廳,盡可能的把便於攜帶的麵包塞入制服中,帶回來給小百合與大山。
“我猜你一定去偷吃好東西了吧?”
黑暗中被小百合用眼瞪著。
“才沒呢,不過是不是這麼做比較好……”
我撕一塊麵包朝嘴裡塞去。
“這樣好像是在露營呢。”



大山的和平脫線臺詞讓氣氛舒緩了。明明隨時有可能被那個男人用手槍頂住後背。我毛骨悚然的回過頭,就算背後真有人,這麼黑也看不見。
“真膽小,反正不會死的,有什麼關係。”
“會被活埋在自己挖的坑裡喲。”
“你以為同伴是為什麼存在的,要相信同伴。”
“這我還是相信的啦。”
“我還不相信哦。”
“騙人的吧!?”
“好啦好啦,這種事沒關係的啦。我們的友情就算變成天上的星星,也不會消失喲。”
“如果你是打算比喻的話,我們已經是天上的星星了呢”
一如既往的交談。說不定我們三個如果復活了,要不要以搞笑藝人為目標呢?。當我們兩個在說些不著邊際的話時,小百合無力的看著我們,而我和大山的友誼更上一層樓,打發了睡覺前的無聊時間。
“敢對我動手動腳,就殺了你。”
“放心吧,就算你翻身過來我也會躲開的。”
在睡前腦門被打了一拳。

不久之後耀眼的陽光浮現,早晨到來。從樹葉間落下的陽光,如波浪般閃亮美麗。說起來,最後去海邊是什麼時候的事?我站起來揮了揮胳膊,已經完全不痛了。或者說,在睡前被打的腦門還更痛一些。
“呼嗚”
小百合有一付與她性格完全不相符的可愛睡相。這傢伙應該擺出大字型的姿勢又磨牙又打呼才對吧。這樣天使般的睡相會讓你的指數下降的。要說是什麼指數的話…對了,就叫它小百合指數好了。這事關特色,下降真的好嗎?一邊思考著,一邊盯著她的睡相。肚子咕的叫了聲。叫她起來了話她就有理由殺我了,所以還是等她自然醒吧。
叫醒大山之後,我去弄了些早飯。混在從學生宿舍上學的學生中走在校舍裡。
“就是這裡。”
“唔!”
撞上突然停下來的小百合,接著背後的大山又撞上我。兩人壓在了小百合身上。
“你們兩個在幹什麼!?想妨礙我嗎!?”
如果我們都復活了,還是認真考慮一下去當搞笑藝人吧。
“走啦。”
當小百合闊步進入教室時隨即引起陌生的學生們的注意,他們一定覺得我們是麻煩製造者吧。我和大山毫無選擇的只能緊跟其後。在靠窗光線良好的位置上,坐著位少女。
“學生會長。”
小臉抬起,看著我們的公主殿下。
“我要和那個男人決鬥,拜託你做公證人。”公主這麼說。
“……?” 學生會長蹙了眉。
恩,這是正常反應。
“就是那個向你開槍的男的哦。”
“……”
“如果我輸了,就乖乖聽妳的話。”
“你要是贏了呢?”
“請我喝杯茶如何?”
“……?”
又蹙眉了,這也是正常反應。
“我的意思是,在你的房間中喝杯茶,把至今為止的事情放水流一樣忘記,我想與妳和睦相處。”
是這樣啊,這就是她所謂的嘴上功夫吧。
“我們的決鬥會給你帶來什麼不利嗎?”
“不會。”
“那麼,你肯當公證人嗎?”
“有一個條件。”
“什麼?”
“喝杯茶的時候,那個男人也一起來。”
“當然可以,正合我意。”
小百合的嘴唇高高翹起。就這樣,天使被花言巧語騙到了。

接著,潛入書法社房間。十分正式的準備好了筆,墨,紙,硯後,開始寫起了決鬥書。小百合筆酣墨飽,筆勢遒勁華麗。
“寫了些什麼?”
因為她寫得極其迅速,大山和我都感到好奇。除了寫著“操場”,還有“四點”這個時間能看出來以外,其他的一概看不懂。反正就算問了也只會被她罵豬頭。我等字完全乾了後將其小心摺起。
“那麼,問題就只剩下怎麼送信了。”
“我早就想好了。”
隨後我們潛入了弓道場。擅自借走了弓矢的小百合在箭矢上綁好決鬥書。
“好古式哪……”
“不能面對面交給他,所以只剩這個辦法了。”
“可是,你會玩弓嗎?
“我會用腦波控制的。”
“那就好。”
“誒,真的!?聽起來不是很離譜嗎!?”
如果我們活著回來,以後就由你來做吐糟的擔當,拜託你了喲,大山。

男人保持著我們最後看見時的姿勢,坐在老地方。
“傷還沒有好?”
“早就好了吧?他只是喜歡坐在那裡罷了。”
就連我這個從校舍摔下樓的人,也在第二天就能動了。
“那麼,就以他身後靠著的樹為目標吧。”
小百合舉起弓,緩緩拉開。哦!有板有眼呢!光是從姿勢上來看就像個高手。弓吱吱地張開。當弦被拉到最大的那一刻,箭矢飛射而出。
噗滋!
正中男人的眉心!
“哇啊,決鬥書變成絕命箭的說!”
“這算哪門子的男子漢決鬥書……完全是暗箭傷人嘛……”
“任務完成,反正晚上就會恢復了,我們走。”
小百合無視我們的吐槽。就這樣,準備工作全部就緒。

風變冷了。
太陽西沉,將站在操場中央的小百合的背影拖出長長的影子。說起來現在到底是哪個季節?死後世界還會有四季變化嗎?從身體感覺上不是春天就是初秋,從環境上來說卻是有點涼意的夏天。就是這麼奇怪的季節。離小百合數步之遙的地方站著天使。波浪式的長髮隨風起舞,非常美。感覺她的美與現場氣氛格格不入。我和大山面對這樣的場面,背靠校舍牆壁,旁觀著事情發展。
“不會從遠處被狙擊吧?”
“這麼寬敞的地方,用手槍很難做狙擊的吧。”
“是嗎,所以小百合才選這裡做決鬥場吧!”
“順便告訴你一點,你剛才的話,作為作家志願者來看說明太囉嗦,所以不可取。好好記住啊!”
“我也不是特別想當作家啦……”
小百合似乎在和天使說些什麼。小百合笑了,一個人笑也能算是談笑成立嗎?就在眺望著這幅光景的時候,身邊傳來慘叫。男人挾持著大山,用槍頂著他的太陽穴。我們背靠著牆壁視野明明是沒有死角的……難道是從上面跳下來的?不由得想抬頭看看,但現在不是東張西望的時候。
“為什麼天使也來了?”男人問我。
“她是公證人。公平的裁決那邊獲勝。”
“你覺得我會相信這種鬼話嗎?”
“我也不敢相信,她會同意當裁判。”
小百合他們還沒注意到這邊發生的情況。不,或許小百合已經猜到會有這種事發生,所以故意轉移天使的注意力吧。那麼,我的職責是什麼…?快動動腦……
“被看見可就不好了吧?”
“……?”
“現在劫持人質的你明顯是在玷汙這場決鬥。被負責裁決的天使看到,會變得怎麼樣呢?”
“少囉嗦……你想威脅我?”
槍口朝向我這邊。
“開槍的話,槍聲會暴露你的喲?”
男人停下了動作。我覺得連呼吸都快停止了。思考該如何打開局面。俯仰之間,大山的身體突然被一把推向我。
“哇哇啊……”

抱住向前傾倒的大山。
“謝謝你,日向同學。”
“看看她耍什麼花樣。”
男人這麼嘀咕著,握著手槍朝小百合他們那裡走去。抱著大山,我目送他的背影。小百合,怎麼樣……?我的行動正在你的計算之中吧。察覺接近的男人,小百合與天使轉過頭。小百合看著我,嘴唇動了動。
……沒事吧?她這麼問。
沒事。我朝她直起了大拇指。
……之後就交給我吧。感覺她這麼說了。但離得這麼遠明明是不可能聽見的。
兩人的對決開始了。交換個一言兩語後,小百合和男子互相背對著站著。竟然真的用天使製造出了這種局面啊……
“一”
天使的倒數聲連我這裡也聽見了。兩人同時朝前各走一步。
“二”
第二步。
“三”
兩人的距離再次拉開。
“四……五……六……”
倒數還在繼續。
“十”
最後一步的時候,小百合猛然向地面蹬了一腳。身體飛躍前翻,塵土飛揚。不過,男人很冷靜。沒有因為射偏而動搖。他只是冷靜的轉變角度,槍口再次對準目標。
被看穿了嗎!?不好,喂!
啪!
男人開槍。緊接著,令人難以置信的光景出現在我的眼前。
噹!
刺耳的金屬聲同時響起。天使,從她手臂中伸出的刀刃擋住了子彈。
砰!
在其後方,小百合轉頭開槍。這簡直……配合得天衣無縫。男人應聲倒下了。贏了……贏得莫名其妙。為什麼天使要幫小百合?
“贏了耶!”
大山高興的大叫跑了過去。我也跟著過去。天使和小百合似乎在為什麼事爭執。
“勝負已分,是我贏了。”
“你贏了才怪,贏的人是我。”
“你輸了。最後一刻是我救了你。”
“你看清楚情況,憑什麼說是我輸了?或者你問問旁觀的學生,其中只要有一個說是我輸了,那就當我是輸了,任你處置。”
“可是他們是……”
“是啊,小百合贏了!萬歲!”
“說得好!耶——!”
就像是要打斷天使開口般鬧起來的大山和小百合。大山是遲鈍,而小百合明顯是趁機鬧場罷了。你也過來叫兩聲,一瞬間她的眼神給我下達了指示。
“可是……”
“哈哈……我們勝利了——!!”
“YAHOO——!”
“小百合,最強——!!”
我們在天使周圍手舞足蹈不斷傻叫著,直到天使露出了認命的表情為止。

“請喝茶。”
茶杯輕輕擺在眼前。
“好窄。”小百合不滿的說。
“這不是妳要求要來的嗎。”
“雖然這麼說,不過該說是預料之外呢,還是——”
撅著嘴的小百合意外挺可愛的。我心裡的“小百合”指數再次下降。
“你以為是什麼樣的房間?”
“不知道—或許有張豪華床墊的大床?”
“這個宿舍裡沒有那種房間。”
天使的房間,與我們那男生宿舍的佈局相同。物品也沒什麼區別。一定要說有什麼不同的話,大概只有衣服和書本整理得很整齊。因為到大天使住所而滿懷期待的我們無疑是撲了個空。
“這是蝦米—?啊—,睡衣呢—還挺可愛的嘛—”
小百合毫不客氣的到處張望。
“嗯嗯,聞起來味道也不錯。”
請加油吧,我可做不出這種舉動。
“只要你下令,我會讓這個天使老實交代的。”
那個男人就坐在膽戰心驚的大山旁邊。他用手擺出手槍的樣子,指著天使。兩把手槍都被天使沒收了,這是小百合唯一的讓步。

“我才不會下那種傻命令。你幫我聞聞她的其他衣服是不是也有相同味道?然後按原樣疊好。”
小百合把那件睡衣朝男人的臉上丟去。
“呀!”
大山嚇到了,而男子則撲哧地笑出來,接著還哈哈大笑了起來。
“咦?天使的氣味是不是有毒蘑菇的成分?”
這句話也嚇到大山。
“有趣的傢伙,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百合,不過關係不錯的人都叫我小百合,你呢?”
“可以叫我阿蔡。”
“阿蔡?那是啥?”
“名字。”
“阿蔡啊,那就這麼叫你了。怎麼樣,味道聞出來了嗎?”
他接著又哈哈大笑,臉上蓋著的睡衣激烈搖晃著。
“他在笑什麼?”
“天知道。”



“你和我老婆很像。”
“咦咦咦————!!”
我和大山第三次同時驚叫。
“啊呀,你還是高中生吧,已經結婚了?”
“是阿,不過,我們去尋找只屬於我們兩人的樂園,現實中沒有……在遙遠的世界。”
後半句的聲音含糊不清,那是什麼意思……
“哦,為什麼去尋找樂園?”
小百合還是一如往常那樣,對於關鍵部分作一針見血的提問。喂,看看氣氛阿。
“因為老婆的父母硬要我們分手。”
“不過,你們非常愛著對方呢。”
“是啊,我們離開家人朋友,要永遠在一起。可是……卻分開了,只剩我一個……為什麼……我一直在思考……卻想不明白……為什麼……?”
“在這個世界中,有你該做的事。而且你也不是一個人,有我這個隊長在。”
“應該還有我們這兩個隊友吧……”
“要是有酒喝,我就加入。”
這裡怎麼可能有那種東西啊,正當我想說的時候。
“化學教室裡有酒精。”小百合坦率的回答道。
“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
好像又點中他的笑穴了。
“真像啊……”
接著又喃喃自語了起來。
“如此簡單的……我那時擁有的……就是這些微不足道的東西……”
話說到一半聲音變得嗚咽了起來。他的表情被天使可愛的睡衣遮著看不見。他……正在流淚嗎?
“茶冷了……我再去煮一下。”
看來是注意到現場的氣氛,天使把茶杯放上托盤,站起身走出房間。小百合接著繼續搖晃著形狀姣好的臀部,在衣櫃中亂翻。突然她停了下來。
“怎麼了?找到什麼了?”
“為什麼這種東西……”
小百合緩緩的將之拎了出來。

第四話《COLD SUMMER》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