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話《Melt Down》
第三話《Melt Down》

“等,等一下!現在要去見的,莫非是日向同學的那個朋友?”
第二天早上,在第一節課將開始的時候,我拉著大山的手,走在寂靜的走廊下。
“是啊,怎麼?”
我這麼回答,語句中混入了一點小百合的口氣,不好,也許我快被洗腦了。
“太暴力啦!不要不要不要!我不要去!”
“你是知道這個世界的情況的吧?我們都是不死身。”
“就算是這樣,但我還是不想和那種會用筷子插眼睛,用槍打腦袋的人扯上關係啊!”
“你也是人類吧?那麼就不可能不被捲進來了。不好意思。”
“救命啊——!!”
硬拽著他朝前走去。

“這傢伙是誰”
小百合瞥了大山一眼後,向我問到。
“我找來的同伴,我的室友是人類呢。”
“是嗎?那種害怕的樣子確實很異常,是人類沒錯。”
大山蹲伏地上,就像剛剛出生的小鹿般四肢狂抖。
“怎麼怕成這樣?真可憐……是不是還在想著死掉時的記憶?他是剛來的吧……”
“其實啊……”
“嗯?”
“他是在怕你。”
眨眼之間
“騙人的吧?”
“不,是真的。”
“哎哎!?是因為我,他才露出這種丟臉到家的樣子?他可是抖得像隨時會尿褲子啊!為什麼會這樣!?”
“我把你的事蹟如實告訴他後,便這個樣子了。”
“啥啊啊啊啊!?”
“哦不,唔,也許是說得有那麼誇張了一點點……”
咚!
一記正拳打在我的心窩上。
“這都是你的錯……”
小百合從倒在地上的我身邊走過,同時走向蹲在地上的大山那裡。
“雖然不知道那個豬頭向你胡說八道了些什麼,但你就放心吧,我是你的夥伴喲!”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大山雙手遮著眼睛,一邊滾一邊逃。
小百合露出鬼一般的表情朝向這邊。不妙……我已經被他揍的倒地不起了。她大步走過來。難道她想打死人嗎?一把抓起我的制服,拎起我……
碰!
“哇啊!日向同學——————!!”
最後聽到的是大山的慘叫。

…白色的天花板。
“喂,你的室友逃掉了。”
“…廢…廢話!!”
猛地抬起頭吐槽。
“為什麼啊?”
你居然有臉問。
“他可是親眼目睹室友被人從樓梯上踢下去啊!”
“我不是說過了嗎,死不了的—”
又是這樣擺手笑著說。
“別對我說啊。”
“好吧好吧。那你就快去和他說“看啊,我還活著,在這個世界是死不了的,或不如說我覺得全身更加放鬆舒服了呢之類。”
“我想那樣說的話他的心理創傷會變得無法治癒吧……”
“什麼心理創傷?”
“對你的恐懼。”
“啥啊?對我的恐懼?那是啥?我可是很溫柔的喲。還想讓他加入我們一起成為向神復仇的同伴。”
嗯——嗯……這傢伙的腦袋裡似乎少了某根筋……只看得見眼前的目標,對於需要溫柔對待的事物卻完全疏忽……不過,該怎麼對她說明才好呢……是遊戲的話,到這裡應該會出現分歧選項吧。
□說服小百合
□隨便小百合怎麼做
□悄悄抱緊小百合
……
最後一項去掉!沒有沒有沒有!!這樣,只剩下兩個選擇嗎……是說服她,還是隨便她怎麼做……不過,大山這樣下去似乎很可憐。在這種世界裡,他是獨自生存的吧。
“你在幹嘛?能夠起來的話,就快給我去找人。”
暴君在催促我。
“那個,小百合”
“幹嘛?”
……很不喜歡她擺給我的表情。就好像蛇盯住青蛙一般。
“你呢……”我移開視線說道。
“這樣下去,沒人會跟著你的。”
“什麼?想開始對我說教嗎?”
聲調變了。
不妙……剛才那句話讓她生氣了。但也不能就此退縮。我再次看著小百合的眼睛。
“向神復仇。這個最終目的我懂。可是,你也該想想手段吧。一個人是不可能辦到的。就像那個闖進校長室裡的男同學一樣,所以必須要有同伴。”
“所以我不是讓你去找嗎?”
“可是,你……太粗暴了。具體是怎樣我不想說出來,總之就是粗暴,太粗暴。”
“反正是死後的世界,有什麼關係。”
“所以我才說,那樣的話,沒人會跟著你的。”
“我一個人也能搞定。”
不……我現在能確信。你一個人是不行的……對這傢伙來說我是必要的,我不在她身邊的話,什麼事都會搞砸。她只會一個勁的猛衝,不去管其他人。
“小百合,你……你並不像你自己想的那麼能幹。”
“被傻瓜當成傻瓜呢!”
“是的,你就是傻瓜。你一個人什麼也做不了。所以才需要同伴。可是,這樣下去是不行的。不會有同伴加入。你只看著目的,卻不考慮為了增加同伴需要做點什麼。”
“……我說”
“什麼?”
“解散吧”
“不要”
“我的意思是,已經不想和你做同伴了。你聽懂了嗎?”

“不要。我已經決定一直跟著你了。”
“你是跟蹤狂嗎?”
“隨便你怎麼認為”
“但是我討厭你”
“跟蹤狂就算被討厭也會繼續緊跟,所以才是跟蹤狂”
“我不想跟變態在一起……”
蔑視的眼神,我是第一次看她用這種眼神看著我。也就是說她是認真的。胸口好像被緊壓般隱隱作痛。我……沒說錯什麼啊!沒必要道歉的吧?可以對自己有自信的吧?就算真的被討厭……也沒關係。
我是這麼想的。



“喲,大山”
找到大山時,他正呆呆的隔著圍欄眺望空無一人的網球場,我拍了拍他的肩膀。
“哇啊,日向同學。”
大山從欄杆上驚訝地跳了起來。
“你沒事吧!?”
“完全沒事,畢竟早就死了,在這個世界無論受多麼重的傷都能馬上回復的”
“日向同學也死了嗎……真可憐……”
“你真是個不錯的人呢”
仔細想想,之前因為認為他不是人類所以才會覺得不舒服,現在回頭看他的那些話,已經可以以身為人類的角度去理解了。
“不不,日向同學才是,為了救我犧牲自己……不過,就算這樣日向同學還會繼續做那個女孩的朋友嗎?真厲害呢”
“哦,不對,很遺憾,我和她已經不是朋友了”
“誒,你甩掉她了嗎?”
“不是我甩掉她……而是被她甩掉了吧……”
“是嗎……所以,才那麼傷心嗎?”
這是什麼情況?怎麼好像在坦言我失戀似的。
“再過些時候肯定能和好的”
然後這傢伙,沒有任何根據的如此安慰我。
“我,又變成一個人了”
回到了剛來到這裡的時候,我這麼想著。
“你不是還有我嗎?”
“是嗎,也是呢……抱歉,把你給忘了”
“我不就在你眼前嗎,太過分了喲!”笑的非常燦爛的大山這麼說。
真是個可愛的傢伙。
不過,現在開始我的目標是什麼?在這個世界上該做什麼?不,在此之前我有件該做的事。是的,那就是理清自己的心。這麼做便能離開這裡,重獲新生。小百合是這麼說的。這是真的嗎?那麼,我該做的就是專心去理清自己的心嗎?不過,不知道該怎麼去理清。這時,突然靈光一現。這裡不是有個天使嗎?她是神的使者。那麼就相當於是這個世界的導遊吧。去問問她不就行了。
“大山,你接下去打算怎麼辦?”
“看到日向同學平安無事,我現在想回宿舍睡覺啊,日向同學也回去嗎?”
“我問的不是這個,我是說今後你打算怎麼辦?”
“今後?照常上學啊”
“那就是你理清心的方式嗎?”
“瀝青心?心裡有瀝青?”
“不對,我說的不是瀝青,而是理清思路的理清”
“哇,這種錯誤好丟臉喲!”
“如果你這種人是以將來成為作家為目標的人寫出來的角色,那麼那種人肯定一生也成不了職業作家”
“那是蝦米?諷刺?”
“我說的是現實中的事,哦不,反了。是晃點你的。不不,那也不對。我說,大山,你這種角色到底是什麼啊?”
“不要一臉嚴肅的問這種我一點也聽不懂的問題啦……”
“哈哈,你的反應GOOD!”
“我越來越弄不懂日向同學了啊……”
“好了,言歸正傳,你是如何理清心的?進展順利嗎?”
“那是啥啊?我不明白……”
“是嗎,你什麼都不知道啊。”
接著我把從小百合哪裡聽來的話,這是從小百合那裡聽說的當然不言自明。
“原來這個世界是這樣的存在啊!我從沒聽說過啊”
預料中的驚訝反應。
“理清自己的心嗎?那種事我沒想過啊……”
“話說你的人生有複雜到需要理清的程度嗎?”
脫口而出了這種失禮的疑問。但大山在這個時候……
“理清嗎……呵……”
他眺望著遠方,無言的笑了起來。
“等一下!你怎麼變成這種角色了!?你應該更加沒腦子才對!!你把我的大山弄到哪裡去了!?把我的大山還給我!你這個冒牌貨!!”
“呃偶布幾道乃是啥意西啊,日向童學”
我抓著他的肩膀狂搖不止,所以聽不清他在說什麼。
“總之,冷靜點,日向同學”
“沒想到有被你這麼說的一天……不過,你幹嘛微笑著眺望遠方阿?”
“回首自己的人生都會這樣的吧,我也一樣”
“是嗎……”
他也有過一段複雜的人生嗎?
“理清自己的心什麼的的,我大概是做不到了”
“為什麼?”
“活著,不都是些難過的事嗎?”
“是嗎……”
我對自己提出這個疑問。
“那麼,日向同學已經有頭緒了吧?”
“我?不用在意我啦。我的事情…嗯”
“那我的事情也不用在意”
“這可不行”
“為什麼?”
“因為這就是我的性格,不能對關心我的傢伙不在意。尤其是對你這種樂天派的現在卻表現出感覺很沈重的心情的傢伙,我很擔心。”
“日向同學,好像遊戲的主角呢”
“怎麼這麼說?”
“一個人解決大家的煩惱,這種朋友我要是也有一個……就好了”
“你現在不就有一個嗎?”
“……誒?”
“我們當然是朋友吧!”
“哈哈……感覺好像真的進入到遊戲世界了。日向同學是主角,我是帶有煩惱的……村民A…吧?”
“笨蛋,你是我的朋友才對吧,我們是一個團體的。一起在這個世界不斷冒險”

“那我的職業是什麼呢?僧侶?”
“你又選了一個樸素的職業呢。劍士不好嗎?站在隊伍前方戰鬥,很酷吧?”
“不要啊,而且百人斬的劍士已經有人了吧,我不要和人家爭”
“百人斬的劍士?你說誰啊?”
“百人踢?或者是,百次踢?總之是個很勇敢的劍士”
……
“那個女孩,也是同伴吧?”
……
“那個女孩也有很深的煩惱,偶爾會傷害別人……不過,就算這樣日向同學也會和她在一起吧?一起繼續今後漫長的旅程吧?”
……
“那個女孩現在肯定獨自一人不知去哪吧”
……
“她還是你的同伴吧?”
“………………當然是”我慎重又自然地深吸一口氣回答道。
是的,得去找她了。因為那傢伙是個很怕寂寞的人。如果我不對她伸出手……不過,她會願意再次抓住我的手嗎……?
“呐,僧侶大山,給我加點防禦魔法吧……無論面對何種怒駡和暴力都不會屈服的最強守護魔法”
“哈哈,就是這樣!好的!魔法,HEALING!這樣就OK了”
大山舉起手作握拳的手勢,然後伸起大拇指朝著澄澈的天空指去。
“聽上去像是個只有恢復體力效果的魔法嘛,嗯,謝謝你了!”
我也將大拇指指向天空,轉過身。去找吧,找到最強的夥伴,小百合。




沿著樓梯一路奔上樓頂。藍天印入眼簾。不過,沒有人在。
“……小百合”
輕聲念了她的名字後,轉身離開去校內找她。那傢伙不可能軟弱的從這個世界消失。那個蹦蹦跳跳的野丫頭,大概又在哪裡製造騷亂。想找到她,就好比在深夜寂靜的海灘邊找一顆五光十色的閃亮玻璃珠般簡單。
我回到校舍。
“哈哈!”
我笑了。
因為聽到了十分巨大的喧鬧聲。在中心的,當然是已經聽慣的小百合的怒駡聲。沖入吵吵嚷嚷的教室,被看熱鬧的人包圍的正是跨在某人身上的小百合。
在她下方的,是學生會長。
“老實交代,這個世界的幕後黑手在哪裡?那傢伙在哪裡旁觀!?”
“不知道”
“要是不說,我就不鬆手,這場騷亂就不會收場”
“不會有那種事”
“什麼?你想用那把刀來殺我嗎!?你以為光靠蠻力就能解決問題嗎?”
“想靠蠻力解決問題的人不正是你嗎?”
“!我要讓你也嘗嘗死掉的滋味……!”
她的雙手掐著學生會長的脖子,已經完全喪失自我了……是因為我不在了嗎?還是會長的話讓她受了刺激?不過現在不是思考這些的時候,得去阻止她。推開圍觀的人群,就在我要出手勸架的時候,小百合的身體突然被拎了起來。
有個體魄魁梧的教師從小百合後方緊緊架住了她。
“別妨礙我,我現在正在和這傢伙交涉!”
“看起來只是壞心的欺負人吧”
“對手不是人吧。是具備特殊能力的天使!不這樣做的話就無法平等對話”
“真是莫名其妙……有什麼話等到了學生輔導室再說,老實點”
我好像聽到某根弦崩斷的聲音。
“你……”
只見小百合深深垂首。然後猛地一抬。
“老實個頭啊,混蛋——!不是人的傢伙憑什麼來教訓人,混蛋——!你能理解人的感情嗎?混蛋——!被強加這種亂七八糟的人生,我快瘋掉了,你怎麼可能理解,混蛋——!!鬆手,放開我——!!給我滾,給我消失,都給我出去————!!!”
唾沫四濺。可是她身上的束縛還是沒解開。不過她那令人同情的冰冷的心卻把我的心底深處的火把點燃。身體自然的就動了起來。
咚!
我的直拳打在教師的下巴上。他搖晃著摔倒了。我抱住小百合。
“幹嘛?怎麼這次輪到你冒出來了,你這個跟蹤狂!”
小百合手忙腳亂的想掙脫逃走。
“我和他們不一樣!”
“有什麼不一樣?”
“我明白你說的話,我明白你的心情。”
“別那麼隨便的說這種話——!”
咚,頭挨了一拳。好痛,差點要暈過去了!不過,沒用的。我可是有大山的防禦魔法護身!
“沒事的,放心吧。我是你的同伴,你絕不會是一個人。”
“你以為你是誰阿——!!”
啪!臉部從正面被一拳擊中。從鼻子中流出溫暖的液體。是鼻血,不停地沿著下巴流到脖子上。鼻骨大概被打斷了吧。不過幸好有大山的防禦魔法,讓我還不至於倒下。不然我的臉肯定已經凹進去了。這傢伙的攻擊力可是超高的。
“沒事的,放心吧”
我鬆開小百合的身體,然後露出笑容。
“你還是先為你自己擔心吧,蠢貨——!!”
這次是上勾拳。鼻血狂湧。我勉強保持不暈過去。要是暈過去的話,小百合又會變成孤獨一人。不希望那樣。任誰都不喜歡孤獨一人。我是這樣,你也是的吧?所以,就算一次次挨揍。我都會說,沒關係的。血流滿面的我難看的繼續笑著。
“你這算什麼意思!?你是不是覺得很酷啊!?我告訴你,你很爛,很爛,爛到不能再爛!”
小百合的拳頭也被鮮血染成了紅色。一邊不斷的砸在我的胸口一邊大喊大叫。
“差不多,該放過他了吧”
小百合的手被一把抓住。
是學生會長。
“……放過他?你在說什麼?”
突如其來的狀況削弱了她的氣勢。小百合張嘴問道。
“你在為什麼事情而憤怒?將憤怒撒到和你一樣處境的人身上是很殘忍的。你不過是給他造成麻煩罷了。”
然後,學生會長看著我那凹凸不平的臉。
“對不起,讓你成了代罪羔羊”
“不不……”
“你在說什麼!我憤怒?不可能。我怎麼可能在你的面前表露那種感情”
“為什麼?”
“因為我是隊長”
“什麼隊長?”
“反抗神的團隊的隊長”
“有那種團隊嗎?”
“當然有,另外妳剛剛已經承認自己是這個世界的一部分了”
“我什麼時候承認的?”
“你不是簡單解說了在這個世界中我的行為的意義嗎?”

“那又能證明什麼?”
“你的行為是這些傢伙絕對做不到的”
小百合環視了一下周圍又增加的圍觀者。
“那些被創造出來的居民是無法說出這個世界的設定的。這種高階的設定是只有你這種存在才能說出來”
“你說的話很有意思”
“那就笑給我看看啊?”
“……”
“做不到嗎?那麼,你就不是人”
“你,搞錯了”
“你想說什麼,天使小姐”
“天使?”
小百合一拳打在我的胸口,我被這意外的一擊擊倒,搖晃著鬆開了她。小百合接著站起身。
“你這種存在,我們稱為天使。走啦,日向”
“哦,好……”
“我絕對要從你那裡把神給揪出來!”
小百合轉過身,邁步離開。圍觀的人迅速給她讓出一條路。最強戰士的道路——

之後走到走廊時,看到大山正等在那裡。看見我的慘樣,馬上慌張起來。
“啊啊啊啊,怎麼變成這副摸樣了!快、快用防禦魔法!”
“是該用那種東西的時候嗎……?”
“不過,好像和好了呢。太好了!”
“和好?那是啥?”
聽到大山100%純真的話語,小百合愣愣的問道。
“誒?你們不是剛剛斷絕來往了嗎?”
“我說,你叫什麼名字?”
“大山……”
“大山同學,不好意思要讓你吃驚了。其實這是為了把你引出來的表演。”
“騙人的吧!?”
嗯,就是騙你的。
“畢竟,那時候沒辦法讓你加入嘛。都是因為這傢伙對吧”
“那個……雖然是那樣說沒錯”
“所以啦,一切都在我的計算之中”小百合盤著胳膊,得意洋洋的如此放言。
真是的,她太得意了。
“好啦,你就老老實實的加入吧。賢者大山”
我也配合的說到。
“主角的邀請,好像是不可能拒絕的吧”
“你在說啥?隊長是我吧?今後都必須服從我的指示,聽懂了嗎?”
“好像會在第一場戰鬥中就團滅……”
“啊哈哈哈,這個世界是不會有人死掉的。”
看著一如既往哈哈大笑的小百合,我瞬間感到恐懼。除了大山成為同伴之外……是不是還有什麼改變?為什麼我有種心被火焰吞噬的感覺?這傢伙,該不會連我也一起騙了吧……?不不,相信她吧。如果不這樣,就無法把團隊放心的交給這個隊長了。
“說起來,你的名字是?”大山問到。
“百合”
“不過,是同伴的話,你可以叫她小百合”我補充到。
“你別擅自胡說”
“小百合嗎?真是個好名字。嗯,我也這樣叫你吧,小百合”
“切”
這是我小小的反擊。怎麼樣,服了吧?

“喔,向神復仇呀!”
啪————!
“對,大山同學,在你加入我們的同時,你就得到了這種權利!”
啪————!
“不過,會遭報應的吧!?那麼做會出事的吧?”
啪————!
“如果我們是為了被施捨被掠奪被玩弄而誕生的話,這種生命還有什麼意思!我們要申訴這種不公!用我們自己的力量!”
啪————!
“哦,是這樣啊,啊呀!”
球從大山的球拍的頂端飛了過去。
“14比0!”
他們兩個正在打網球,而我正在做裁判。WHY,為什麼有這種怪事?據小百合所說,為了與神戰鬥,鍛煉身體是必不可少的。不過在致命傷會自動痊癒的這個世界中,肉體的強化真的有可能嗎?我猜這完全是小百合風格的壓力削減法。
不過隔著這麼遠的距離談話會變得很困難吧。
“那麼,具體是要怎麼做阿?”看吧,大山好像呐喊似地在說話。
“關於這個啊……”
小百合把網球在地面和球拍間拍了幾下,在球跳起後,抓住球拋向天空。
“摧毀天使保護的這個世界的秩序!”
大力扣發。啪————!
在打出的同時,球飛爆開來。
“哇,好大的力氣”
“不是我!”
小百合說完,就把球拍給扔在地上。
“沒想到最後剩下的棋子會自動送上門來”
接著,她轉過頭。不知何時,在她身邊站著一個男人。
“我開始感興趣了,你們這群人挺很有意思的嘛。”
是那個男人,就是那個據守在校長室裡把校長劫為人質的男學生。
“如果不想腦袋像那個網球一樣被我打爆的話,就聽我的命令”
那傢伙露出陰森的笑容,用槍指著小百合。
“你帶了一把好玩的傢伙呢,那東西應該已經壞了吧。”
“別囉嗦”
不僅如此,連子彈也備好了。他是從哪裡搞來的?
“這個……糟了阿……怎麼辦啊?”大山顫抖的說著。
“總之,你先解除接球姿勢吧。”
“那個,對不起……我緊張的無法解除了……”
用接球姿勢面對舉著手槍的對手。哎呀哎呀……我歎了口氣。我們的團隊正向著什麼方向前進啊?我拿著比分牌,抬起頭。天空依舊萬里無雲。

第三話《Melt Down》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