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以身犯險

「沐風?」迎視著蘇沐風深沉的眼,古月馨只覺得身處冰窟,竟然不由自主的微顫了起來,低下頭,古月馨乾脆不去看他。

在古月馨身側蹲下,蘇沐風凝視著古月馨美麗的側臉,沉聲問道:「馨姨,你說的,都是真的嗎?」

雖然他的聲音很低,顧雲依然從他不願相信的臉上看出了驚訝與不確定,這是一個一無所知的人應該有的表情,但是古月馨看見蘇沐風的第一個表情是驚恐與擔憂,她為他擔憂什麼呢?!

顧雲一雙冷眸緊緊的盯著蘇沐風與古月馨,不願錯過他們一絲一毫的表情,卓晴卻是在聽到所謂幻術之後,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陷入自己的思緒之中。

「我……」古月馨遲疑了一會,而後用力點頭,冷硬的回道:「是真的。」

蘇沐風一向淡漠的臉上,終於起了波瀾,從來不會主動碰觸別人的他,也抓住了古月馨的肩膀,低吼道:「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淚水在眼眶中打轉,古月馨深吸了一口氣,硬是沒讓淚滑落,輕輕撥開蘇沐風的手,古月馨低低的歎息道:「沐風……我這是在保護你!你回古月家吧,不要再留在京城了。」

對於從小失去母親的他來說,馨姨就像一個母親,他不能接受古月馨為了保護他而去殺人,雖然他也覺得那些小姐的做法很讓人厭惡和……恐懼,但是他沒想過要她們的死啊「我不相信你會做這樣的事情!」怔怔的盯著不願再看他一眼的古月馨,蘇沐風不知道自己應該說什麼?!他不需要這樣的保護!!他更不願意相信,自己最尊敬的阿姨居然會殺人,而且還是用那樣殘忍的手段!!這不可能!!

推開身邊看得她心疼不已的蘇沐風,古月馨大聲喝道:「就是我做的,你走吧,馬上走!」看向單禦嵐,古月馨忽然起身,昂首叫道:「大人,我已經認罪了,把我押入大牢吧,我不想見他!!」

蘇沐風如遭電擊,愣愣的盯著古月馨背對著他的身子,身體倏地一陣冰冷,顧雲敏銳的發現,他的眼中忽然劃過一絲暴斂與陰冷,不過很快,又恢復了原有的清明。

該說該看的,也都差不多說過看過了,單禦嵐揮揮手,朗聲說道:「犯人既已認罪,來人,將她押入大牢,待上報朝廷之後,再行定罪!」

「是。」兩名衙役走到古月馨身邊,她很配合的隨著兩人走出公堂,只是在跨出門廊的那一刻,她還是忍不住回頭,看著還呆立在一旁的蘇沐風,眼中的淚再也控制不住的流了下來:「沐風,你要是還認我這個阿姨,就馬上回古月家去,聽到了嗎?!」只有在那裡,他才能的得到最好的保護,她現在多麼後悔,六年前就不應該讓他回蘇家!!

被推搡著往前行進,古月馨還是一次又一次的回頭,對著蘇沐風大喊著:「走啊快走!!」

終於,古月馨的聲音消失在刑部大堂之上,蘇沐風眼中透露著茫然,神情已如初時的冷漠,漠視公堂上的所有人,他如來時一般,默默的離去,只是腳步沒了平日裡的灑脫。

單禦嵐也沒有叫住他,任由蘇沐風走出了公堂,待他走遠,單禦嵐環視眾人一眼,歎道:「這個案子,各位怎麼看?」

這個案子固然是有些疑點的,但是古月馨是在行兇時被抓獲的,而且身上所帶的凶器也與前幾宗案子死者傷口相符,也能說清楚事情的緣由,又是自願認罪,只要她伏法,這個案子就算完結了,皇上給的一個月期限,現在只剩下九天了,如果兇手不是古月馨,只怕所謂的真兇沒有找到,單大人已經獲罪入獄!!

刑部的人沒有一個人出聲,卓晴不知道還再想些什麼,依舊沉默,樓夕顏由始至終都是一副旁聽的樣子,既不說認同也不說反對,高深莫測的樣子也讓人看不出他在想些什麼!

民事案可以是高度蓋然性就可以宣判,而刑事案,講究的是百分之百的證據,所有的證據鏈必須是完整而沒有疏漏的,這起摘心案,如果說古月馨是兇手,其中的疑點就太多了!

刑部大堂裡顯得有些過於安靜,顧雲上前一步,朗聲說道:「我覺得還有疑點!」

單禦嵐爽朗的一笑,說道:「青小姐但說無妨。」他早就猜到,她不是那種敷衍了事的人,這不也正是自己欣賞這個小姑娘的原因嗎?!

顧雲輕輕佻眉,回視了單禦嵐一眼,還有九天的時間而已,他這句讓她但說無妨,極有可能到時候抓不到兇手,真正入獄的就是他了!這種氣度不得不讓她佩服,這個兇手她是一定會抓住的!

走到大廳中間,顧雲把自己認為的疑點一一說明:「第一,為了保護蘇沐風不被人騷擾就去殺人,這個理由有點牽強,而且古月馨的武功雖然不弱,卻也不算很高,若不是刻意撤走了一半夜巡的將士,她或許連我的房間都沒有找到就已經被擒了,王府戒備如此森嚴的地方,兇手都能來去自如,實在不像是古月馨能辦的到的事情;第二,連殺三人,手法如此熟練,她卻說不清楚自己殺人的細節,這絕對說不過去;第三,她急於認罪的態度,或許她確實是在保護某人,那個人有可能就是……兇手!」

程航率先反對:「你認為蘇公子是兇手?!我看不像!」蘇公子的暈血症是蘇家人人都知道的事情,蘇家為此還找了不少大夫,這個不可能是假裝的!!

顧雲聳聳肩,回道:「我沒說他是兇手。」

程航更加不解了:「你剛才明明說她想保護的人就是兇手,那不就是蘇公子嗎!?」奇怪,平時那麼精明的人,今天說話怎麼自相矛盾!!

一直沉默的卓晴終於抬起頭來,滿臉憂慮的說道:「古月家的幻術如果真的這麼厲害,蘇沐風有可能也被下了幻術,在自己都不知道的情況下殺人也說不定。而促使他殺人的,就是女子的接觸,只要女子刻意碰觸他,他就會不受控制的殺人!」

這就是所謂的催眠暗示,如果真的這樣,那麼真正的兇手應該是對他進行催眠的那個人!

不受控制的殺人?這是多麼可怕的事情,呂晉看向卓晴,急道:「這麼說他上次沒有出手就被古月馨打斷,如果是不受控制的殺人,那麼今天晚上他還有可能夜襲將軍府?!也因此,古月馨才這麼驚慌的讓他馬上離開京城?!」

他的話一出,公堂上的眾人臉色皆是一變,顧雲看上去倒是很輕鬆,莞爾一笑,朗聲說道:「很有可能!不過這些都只是我們的猜測而已,今晚我們要做好準備,兇手來不來只能聽天由命了!」

「這一次讓我來作餌吧。」卓晴忽然請命,下一秒,始終穩如泰山的樓相終於低呵道:「不行!」

暗暗深吸了一口氣,樓夕顏臉色才恢復如初,冷靜的回道:「我不同意,這樣太危險了。」昨天只是古月馨而已,如果敖天出現的不夠及時,青末說不定已經受傷了,晴兒沒有武功,這件事情,太危險了!

卓晴想到樓夕顏或許會不同意,沒想到他竟然這麼堅決,卓晴偏過頭,在他耳邊低聲卻又堅持的說道:「夕顏,有這麼多人暗中保護我,我不會有事的,我保證!」

樓夕顏對卓晴的保護態度已經很明顯了,若是她真有什麼閃失,只怕誰也不好交代,單禦嵐輕笑勸道:「其實只要兇手進了將軍府,必定插翅難飛,根本不需要兩位小姐以身犯險!」

卓晴轉過頭,堅持的說道:「不,這一次,我一定要解開所謂的幻術之謎!」

樓夕顏皺眉:「別人不行嗎?」

卓晴輕輕搖頭,顧雲則直截了當的說道:「若是真有所謂幻術,能解開這個謎團的,只有她而已!」

晴不僅是近年來最優秀的主檢法醫,更是警署內負責培養心理輔導專業人才的導師,如果蘇沐風真的是被人催眠了的話,晴應該可以幫他!

***

純黑馬車如往常一般朝著相府的方向奔去,馬車內的氣氛卻有些僵,卓晴坐在馬車的一角,樓夕顏坐在另一角,夕顏轉頭看向窗外,並不理她。卓晴深吸了一口氣,大方的起身,挪到樓夕顏身側,輕輕拉了一下他的衣袖,低聲問道:「夕顏……你生氣了?」

緩緩回過頭,樓夕顏淡淡的回問:「你說呢?!」

他生氣了,而且還是非常生氣!卓晴收回手,不再拽著他的衣袖,讓她撒嬌耍潑讓他答應自己的要求,她做不到,夕顏也不吃這一套吧。久久才抬頭,看向一直凝視她的夕顏,卓晴才低聲解釋道:「這麼做讓你擔心了,我很抱歉。但是那個兇手一定要抓住,他殺人的手法必須要破解,不然那些死去的人得不到正義,還會有很多人的生命受到威脅,我希望找出真兇,但是我也不是盲目的去做這件事情的,我有能力去應對他!今晚我會部署好一切,盡量做到萬無一失!」

深沉的鳳眸與堅持的眼就這樣對視了,卓晴不知道樓夕顏在想什麼,她只是希望,他能感受她的堅持與對完成這件事所擁有的信心!!

久久的對視,卓晴幾乎覺得自己沒有辦法說法他的時候,樓夕顏忽然微低下頭,自顧自的低笑起來,卓晴蹙眉:「你笑什麼?」

輕握著卓晴因為緊張而滿是汗的手,樓夕顏笑道:「今晚的部署交給我,還有十日就是我們大婚之日,我不想沒有新娘。」

卓晴倏地睜大了眼,不敢相信的問道:「你同意了!?」

樓夕顏無奈的冷哼道:「我不同意有用嗎?」

「有!」看他其實已經同意了,卓晴終於有心情開玩笑了,訕訕笑道:「但是我會覺得很難過很難過,很傷心很傷心,自我價值徹底淪陷了,沒有了人生目標……」

「停,你都這麼說了,我還能說不嗎?」再讓她說下去,他就快成了十惡不赦之徒了!

輕攬著她的肩,將她環在懷裡,在她落水的那一次,他曾今暗暗發誓,絕對不會讓她再面臨危險、受到一絲一毫的傷害。但是這一次,她的堅持下,他居然妥協了,因為他在她的眼中,看到了那句「我要和你站在一起」的真正含義!她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意志,他能為她做的,應該是好好的守護她而不是約束她吧!

忽然想到什麼,卓晴抬起頭,問道:「剛才你說只有十日就是我們的大婚之日?!!」只有十天而已了嗎?時間過得還真快,一轉眼就快過去一個月了!

輕輕揚眉,樓夕顏溫柔的笑道:「怎麼?嫌太快?」

哦噢~許久不見的狐狸笑容又回來了,卓晴趕緊搖頭,認真的回道:「沒有,我是覺得……太慢了!!」

樓夕顏失笑,這丫頭越來越會察言觀色了!!

靠在他懷裡,聽著舒緩而平穩的心跳,卓晴安心的揚起了唇角,這樣的男人,不早一點抓住,就真是太蠢了!她很期待十日後的婚禮!

***

夜寅時將軍府

天已經快要亮了,房間內外,沒有任何動靜,整個將軍府,似乎也比往常更加安靜,今夜的月光異常的明亮,月光透過打開的窗戶,照進房間裡,躺著床上的卓晴微微閉著眼晴,仍能看清內室的情況。

擔心遠水救不了近火,樓夕顏安排了一身黑衣的墨白躺在房粱上,敖天隱身在床幃與剛安置到屋裡的衣櫃後面,屋外埋伏著夜魅、乾荊、還有刑部的人。顧雲堅持要進入室內,樓夕顏也擔心卓晴的安危,他們倆一起躲在房間中,離內室最遠的角落,在這裡,大概可以透過屏風,看清楚內室發生的事情,但是他們如果小聲說話,估計就聽不見了!

天已經快要亮了,難道是她們猜測錯誤?!還是兇手真的不是蘇沐風!

就在卓晴和顧雲心裡都在猜測的時候,窗邊一抹黑影掠過,一身灰衣,臉上帶著銀灰色面具的清瘦身影,被月光拉得很長很長,他出現的無聲無息,身手極快,墨白和敖天呼吸為之一凜,趕緊收斂氣息,此人絕對是高手,若是被他發現,今晚的抓捕行動就完了。

灰衣男子站在窗前,看了一眼不應該出現在床上的女子,眼神一暗,遲疑了一會,就要轉身離去。

不行,不能讓他走!不然就算抓到他,也解不開幻術之謎!

卓晴忽然坐直身子,急切中帶著溫情的聲音低聲叫道:「沐風,是你嗎?」

灰衣男子背脊一僵,沒有回答,卻也沒有離開。

果然是他!卓晴起身,緩步走到他背後,但也沒有靠得很近,低低的聲音盡量柔美的說道:「其實我早在第一眼見你的時候,就喜歡上了你,今晚我花了不少力氣,才支開了青末,為的就是等你。」

灰衣男子緩緩轉頭身,他背對這樣月光,又帶著銀灰面具,卓晴看不見他的臉,也看不見眼神,只聽見一道低沉卻透著有股性感的男聲輕笑回道:「你知道我會來?」

這聲音……聲線很像蘇沐風,但是語氣和語調,完全不是那麼回事!

卓晴暗暗平靜心神,輕輕搖頭,上前一步,抓著他的手腕,一邊輕晃著,一邊故作嬌羞的說道:「我不知道,但是我希望你會來,結果老天聽到了我的祈鑄,你終於還是來了。」

顧雲猛翻了一個白眼,這女人不要太入戲好不好,身邊這位傳說中溫潤如玉的男人,拳頭已經鬆了又緊,緊了又鬆開好幾次了!!

卓晴以為灰衣男子會推開他,這是蘇沐風的正常反應,誰知,他不但沒有推開他,反而反手攔住她的腰,將她緊緊的圈在懷裡,臉更是暖昧的貼在她的臉頰之上來回的摩挲,魅惑的聲音帶著幾絲沙啞和著灼熱氣息,在耳邊幽幽響起:「你說你喜歡我?」

冰冷的面具在臉上摩挲,就如同一條蛇的鱗片劃過你的臉頰,那種陰森與恐怖的感覺很折磨人,卓晴暗暗的深呼吸了好幾次,才低聲柔順的點頭回道:「嗯。」

沒等他回過神來,男子已經把她攔腰抱起,走到寬敞的床榻前,輕輕將她放倒在床上,隨後身體立刻又壓了上來,將卓晴困在他雙臂之間,手指一圈一圈不停的挑逗著她的耳垂,這個男人太會調情了!他真的是蘇沐風嗎?!

艱難的伸出手,輕撫著男子冀著面具的臉,卓晴嬌柔的低喃道:「沐風,我想看著你!」

顧雲小心翼翼的看向一旁還算是冷靜的樓夕顏,只見他一雙鳳眸微冷,即使是這樣的夜裡,顧雲也感受到他眸光中的殺意,她有些佩服這個男人的的理智,也深刻的瞭解到,這個男人愛慘晴了!

灰衣男子忽然抓住卓晴的手,隱身在房粱上的墨白立刻提高了警惕,卓晴也是心下一驚,以為他要發火了,誰知男子居然自己抓住面具,瀟灑的掀開,輕輕的扔到了床邊。

卓晴也終於看清了男子的眼。

眼前的這張臉,稜角分明,俊美非凡,確實是蘇沐風的臉,但是卓晴卻不敢肯定,這個人真的是蘇沐風嗎?!白天看起來只是帶著淡淡銀灰黑眸,在夜色下,居然就是銀灰色的,似笑非笑的半瞇著,薄而紅潤的唇擒著戲虐。與白天的清冷飄逸不同,此時的他渾身上下透著慵懶邪魅的風情,這樣的他,炫目得讓人心跳加速。卓晴此時心生疑惑,對自己此前的判斷開始質疑,暗示催眠是不可能這麼大程度的改變一個人的,那他到底是不是蘇沐風呢,還是……卓晴陷入了自己的思緒,男子卻不允許她閃神,手輕捏著她的下巴,男子輕聲問道:「你願意為我做任何事嗎?」

卓晴一愣,點頭笑道:「嗯。」

輕刮著卓晴的鼻尖,男子一邊摩挲著她的臉頰,一邊低聲問道:「乖女孩,你願不願意把心交給我?」

低沉的聲音輕柔又帶著魅惑人心的魅力,卓晴輕輕揚眉,問道:「你想要我的心?」

卓晴的回答讓他眼神微閃,不過很快,他又恢復了那副邪魅的笑臉:「不願意嗎?」

兩人的眼晴一眨不眨的凝視著對方,卓晴能看到他幽深的眸中的銀光流轉,就像是一個深潭,把你一點一點的吸進去,那是一種很奇特的體驗,卓晴覺得自己有一瞬間的恍惚與眩暈,一會之後,卓晴點頭回道:「好。」

男子臉上揚起了一抹興奮而邪肆的笑容,坐直身體,滿意的看著身下一動不動的女子,手也熟悉的伸向了她的腰帶,很快,衣衫盡落,對著身下盯著她看的女子,溫柔一笑:「別怕,很快就解脫了。」

薄刃在光潔的皮膚上遊走,鋒利冰冷的刀口劃過前胸,妖艷的紅沿著刀口,劃過腰際,落入絲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