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一屍兩命
顧雲面無表情,一臉疲憊的走向她,卓晴迎上前去,笑道:「你總算回來了。」今天是第九天早上,雲的出現在她預料之內,看她冷冽的眼神和冰冷的表情,卓晴猜想,雲這幾天一定都沒有好好睡過覺,她的身體狀態真的異於常人,一般人越是疲憊,精神就越是渙散無力,她卻越是犀利敏銳,也不知道是什麼構造!

夙凌居然也會回來,這倒是出乎她的預料,卓晴抬眼看去,卻忍不住輕咳了一聲掩飾笑意:「夙將軍?你……還好吧?」夙凌估計也是幾天幾夜沒有睡了,他的樣子,要比顧雲狼狽地多,一襲黑衣皺巴巴的,幽深的眼此刻佈滿血絲,幾日的狂奔,讓張狂的髮絲更加凌亂的束在身後,本就冷硬的五官,此時看起來就像一塊古銅色的石雕,比起初見他時的桀驁不羈,此時的夙凌渾身上下瀰散著足以凍死人的寒氣。

夙凌冰眸掃了她一眼,沒有回答,卓晴早就猜到,也不以為意。

「什麼案子?現在情況如何?」顧雲暗啞的聲音讓卓晴微微蹙眉,這一路上,她一定累壞了,掀開馬車的圍簾,卓晴低聲說道:「我們正要去案發現場,到馬車上一邊走一邊說。」

「好。」顧雲利落的跨上馬車,卓晴也跟著進去,自始至終,顧雲連看都沒有看夙凌一眼,好像他們根本不是一起來的。

夙凌臉色越發的僵冷,程航卻是後知後覺,在一旁傻笑道:「夙將軍,想不到您也回京了,我一直敬仰夙家軍的威名,而且……」

他話還沒說完,夙凌已經酷酷的翻身上馬,追著馬車駛離的方向而去,程航尷尬的站在那裡,樓夕顏上前一步,輕拍他的肩膀,笑道:「走吧,夙將軍可能……太累了吧。」

「也對。」夙將軍的樣子看起來,確實很累,程航好奇的問道:「樓相,那位姑娘是?」

樓夕顏跨上青末留下的黑馬,笑道:「就是你們飛鴿傳書要請的人。」

看著緊跟在馬車後面的黑影,樓夕顏似笑非笑的輕揚唇角,夙將軍的「厭女症」似乎有好轉的跡象,青家的女子,果然個個不同凡響啊~「青末?!」程航終於想到還有這麼一號人物,但是算算時間,今天才

第九天早上而已啊,他們是怎麼回來的……

***

吳府

程航氣喘籲籲的衝進吳小姐的閨房,急道:「大人,樓相和夫人已經請到了,還有那個……青末小姐和夙將軍也回來了。」他緊趕慢趕,總算趕上他們了,這兩位青小姐的速度還真快!

單禦嵐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程航這小子是怎麼回事,今天這麼毛毛躁躁的。

還沒來得及說他,樓夕顏和卓晴的身影已經出現在門口,單禦嵐微微拱手:「樓相、夫人。」

還未進門,濃郁的血腥味已經在空氣中瀰漫,卓晴只是輕輕點頭算是打了拓呼,隨後沉聲問道:「死者在哪?」

「還在床上。」他沒想到他們來的這麼快,他們也剛到不久。

卓晴點點頭,急急進入內室。

「單大人。」一道吵啞的女聲在樓夕顏身後響起。

樓夕顏微微側身,單禦嵐看清了站著他身後的黑衣的女子。

真的是青末,單禦嵐眼中閃過一抹驚異,今天才第九天而已,她果然如青靈所言的出現了……這女子果然讓人驚歎,掩下眼中的異色,單禦嵐微微拱手,說道:「青小姐,讓你這麼急著趕回來,真是抱歉。」

輕輕擺手,顧雲也沒有和他虛應,冷聲回道:「單大人不必客氣,基本情況我已經知道了,我先看看兇案現場,具體情況待會再討論。」

說完便抬腳進了屋內,但她並沒有急著進入內室,而是在屏風外的中廳環視,也不知道她在看什麼。

樓夕顏靜立在門邊,並不入內,他身側,是一直沉默的夙凌,單禦嵐微微蹙眉:「夙將軍不是在清剿亂賊?」今天怎麼這麼熱鬧?

「剿完了。」冷得足以凍死人的丟出幾個字,夙凌一雙黑眸冷冷的盯著中廳裡的女人,不,她根本不是女人!!這幾天,他差點跟不上她,哪有這樣的女人?!

剿完了?!單禦嵐一愣,剿完了他不回宮覆命,到這裡來幹什麼?!

夙凌滿臉陰鶩,樓夕顏滿目興致,他自然不會蠢到現在去追問。單禦嵐轉身走入中廳,顧雲半蹲在門邊,指腹輕輕摸索著已經斷作兩截的木質門扣,低聲問道:「案發現場是誰第一個發現?」

「吳絮小姐的貼身丫鬟,菲兒。」但是奇怪的是,她與其他發現死者的侍婢不同,她昨晚並沒有陪侍在屋內,而是早上來叫小姐起床,叫了很久都進不來,只有找人撞門,才發現死者的。

放下門拴,顧雲問道:「她人呢?」

「嚇暈過去了,現在還沒有醒。」這樣很正常,內室幾乎全是血,死者死狀詭異,不要說女子,就是男子看見,也有很多人要受不了。

顧雲眼光忽然定在木桌上的茶杯上,走上前,顧雲拿起其中一個茶杯輕嗅,手上一頓,又打開茶壺,晃了晃裡邊的液體,眼中劃過一抹冷光。

程航不解的站在一旁,問道:「茶水有什麼問題?我剛才看過了,沒問題。」房間裡放一壺茶沒有什麼可疑吧。

顧雲默不作聲,只是遞給他兩個空杯子,程航接過,看了她一眼,疑惑的拿起杯子輕聞,聞過之後,程航倏地雙眼圓睜,再次拿著其他杯子細細的聞起來。一會之後,程航驚愕的瞪著顧雲看,她她她她怎麼看出這普通的杯子有問題?而且這麼多個杯子,她怎麼就能知道,這兩個杯子有問題?!!!

程航將兩個杯子小心的放入布袋裡,立刻又亦步亦趨的跟著顧雲身後。

內室

呂晉盯著床前翻動死者的男子,冷聲問道:「你是誰?」

吳大人身為刑部官員,自然也知道案發現場不容外人破壞的道理,除了提刑府的人,整個房間裡,也只有中廳裡已經被驚得動彈不得的吳大人而已,這個人又是誰?

男子回過頭,稍稍拱手,回道:「小人江欣,刑部的仵作,是吳大人喚小人來的。」

原來是仵作,朝他揮揮手,男子點點頭,瞭然的退到一旁。

卓晴進入內室的時候,正好看見呂晉在驗屍,並沒有上前打擾他,卓晴半蹲下身子,查看了一下還未完全凝圓的血液,內室並不大,死者出血量很大,沿著床沿到屏風,處處都血跡,死者依然全裸,內室很整齊,沒有掙紮打鬥過的痕跡。

卓晴的忽然出現,還碰觸血跡,這讓站在一旁的江欣一驚,低叫道:「你幹什麼?」

呂晉回頭,看清身後的人,趕緊拱手恭敬的叫道:「夫人。」

卓晴起身,沉聲問道:「情況怎麼樣?」

呂晉不敢有絲毫馬虎,立刻把剛才發現的情況如實回道:「死者死於今日丑時與寅時之間,身體同樣沒有其他傷害,心口處只有一處刀口,心臟也被摘取了,但是臉上沒有驚恐的表情。」

卓晴走近他身邊,看了一眼床上的女屍,死者皮膚微皺泛白,失血而亡,但她臉上的表情,的確很平靜,就像是睡著了一樣。

江欣驚訝的盯著卓晴臉色平靜的翻看著屍體,這個女子是什麼人啊?!

面對這麼恐怖的女屍,居然還如此鎮定,呂晉叫她夫人,難不成,是單大人的家眷?!

卓晴仔細檢查時,手在撫過死者腹部的時候停了下來,輕輕按壓,卓晴眼神一暗,忽然朗聲問道:「吳大人,令千金是否已婚?」

清冽的女聲從室內傳來,幾乎被這忽來的死訊擊倒的吳志剛好不容易緩過神來,久久才回道:「沒有,絮兒與禮部武尚書的三子是指腹為婚,婚期定在三個月之後,我們兩家都在籌備婚禮,誰知,卻遇上了這樣的事情……」

……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這種事情會發生在他女兒身上!!

走到床尾,卓晴想將女子雙腿分開,但是因為屍體已經僵硬,她只能對旁邊呂晉說道:「幫我把她的腳抬起來一些。」

呂晉尷尬的點點頭,他也不是沒有驗過女屍的私處,只是第一次與一個女子一起驗,微低著頭,呂晉將死者的腳輕輕抬起。

困難的查看了一會,卓晴朗聲問道:「絮兒小姐是否有其他情人?」

話音才落,室外一片死寂,接著就是吳志剛的咆哮聲在屏風外響起:,你胡說八道什麼!!我家女兒雖然已逝,你也不能質疑她的清白!」

卓晴臉色如常,不為所動,只是冷冷的回道:「她懷孕了,而且已經差不多四個月。」

「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