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誰是下一個受害者
樓夕舞害怕的嚥了嚥口水,往旁邊坐了一點,她忽然覺得,這個嫂子有時候也怪怪的,這種可怕的事情,她卻一副興致勃勃的樣子。

卓晴卻是陷入了自己的思緒之中,這個案子,兇手的殺人手法很特殊,會選擇這種特別的殺人手段來連環行兇的,要不就是對警方的挑釁,要不就是製造恐怖氣氛滿足某種目的,又或者是為了某種變態的嗜好,她對這個案子還是蠻感興趣的,但是單禦嵐並沒有來找他幫忙,看來案子也不是很棘手。

當然,她不會知道,樓夕顏下了命令,不許任何人打擾她休息養病,單禦嵐來過一次,被拒之門外了。

兩人各有所思,都沒有注意一道清冷頎長的身影出現在院門外,素兒看清來人,趕緊說道:「小姐,蘇公子到了。」

樓夕舞和卓晴回過神來,朝門外看去,兩人都在此有些失神,夏日的陽光下,蘇沫風一襲白衣,緩緩行來,他的人就如同他的名字一般,似一股清風,彷彿他身側,總有清冽的氣息圍繞,炎熱浮躁似乎都近不了他的身一般。那種清冷飄逸的氣質,讓人不敢靠近卻也不願遠離。

樓夕舞趕緊起身,微微行禮道:「見過公子。」他是她見過的最優雅最有才華的男子,不對,是除了哥哥之外最優雅最有才華的男子,對他,她從心底敬佩。

卓晴對他更多的,則走好奇,一個人可以有多種氣質,但是能把冷漠疏離和溫文有禮結合得這麼好的,倒是不多見。

蘇沫風感覺到了卓晴探究的視線,對她輕輕點頭,卓晴也有禮貌的回禮。

看向樓夕舞,蘇沫風淡淡的一笑,回道:「樓小姐無需多禮,今天是最後一堂課,我只是來和你告個別。」

「為什麼,那我不是見不到你了?!」樓夕舞急道:「才上了四堂課而已啊!我還有很不多地方要向公子請教呢!」

樓夕舞只是潛意識的回答,她確實還有很多關於琴藝上的事情想向他學習,他是一個很好的老師,有時他只是看似隨意的點撥一下,她就能茅塞頓開,想明白很多原來不懂的東西。但是她不知道,只是一句無心的話,卻讓門外剛要離開的身影僵直了好久。

卓晴暗暗好笑,她這個角度,剛好能看到景颯的側影,他把蘇沫風送到了院門,是準備要離開了吧,想不到小丫頭的一句話,就把他釘在院外,看來景颯對夕舞在乎,比她原來以為的要多。

蘇沫風似乎已經習慣了這樣的挽留,面上並沒有流露被誇獎的喜悅,只是已經淡然的回道:「你的指發技巧都很純熟了,我已沒有什麼可以再教授你的了。」

樓夕舞卻並不情願錯失這樣好的機會,她真的很喜歡撫琴,自己有時也會做些曲子,就是總不太好,好不容易蘇公子來了,卻又怎麼快要走,樓夕舞還是忍不住再次挽留:「可是我的指法總是不夠流暢啊,而且我還有幾首曲子,想讓公子指點一二,你就再給我上幾堂課吧!!好不好?」

樓夕舞滿懷期望的看著蘇沫風,卻不知,門外膚色本來就黝黑男子,此刻臉色更是黑得嚇人。

「咳咳!」卓晴狠狠的咳了一聲,在樓夕舞耳邊用極低的聲音說道:「景颯在院外。」

樓夕舞先是一愣,抬眼看去,她這個角度只看到景颯的一截衣角和緊握的拳頭,心下一喜,或許他還是在意她的,平時他都一副對她不理不睬的樣子,這次她一定要氣氣他!

心裡下了決定,樓夕舞更加靠近蘇沫風,半撒嬌的叫道:「蘇公子……好不好嘛!」

卓晴瞇眼看去,院外的某人手上青筋都快要暴起了,好吧,既然夕舞想讓他吃吃醋,她就幫幫她吧。卓晴也順勢說道:「夕舞一直都很仰慕公子的琴藝,這次好不容易得您教授,為此還開心了好久,公子看在夕舞如此誠心的份上,您就再留幾天吧。」

樓夕舞的忽然靠近,蘇沫風顯得有些不習慣,微微側過身子,回道:「多謝小姐美意,蘇某實在是有要事在身。」

看景颯似乎很緊張她的樣子,樓夕舞玩得開心,居然更加變本加厲,忽然拉著蘇沫風的衣袖,嬌笑道:「指法、譜曲、調音,我還有還多地方不懂,可怎麼辦呢?公子得閒的時候,我可以去找您嗎?」

蘇沫風輕輕手,不著痕跡的拉回衣袖,直接拒絕道:「蘇某喜歡四處雲遊,平日裡居無定所,只怕不能為小姐解惑。」

其實樓夕舞到不是很在意蘇沫風的拒絕,她其實更在意的是景颯的反應,卓晴卻有些又疼起來,這小丫頭玩上癮了,忘了什麼叫適可而止,不說蘇沫風的一向平靜的臉色已有顯得有些不愉,門外的某人估計已經刺激夠了,在玩下去,說不定還會有反效果。

「好了,你也不要太糾結於指法或者曲譜了,彈琴更重要的是情境、心境,用心去彈奏,即使琴藝不高,依舊可以打動人心。反之,再好的技巧再美的曲譜,也不過就是一段沒有感情的音符而已。」卓晴趕緊牽起樓夕舞的手,一邊和她說些有的沒的,一邊把她拉回身邊。

樓夕舞一門心思都放在院外,卓晴也是隨口一說,想不到蘇沫風居然緩緩點頭,很是讚歎的笑道:「青小姐果然是識琴知曲之人,樓小姐,你家中就有一位名師,有她指點你,又何須蘇某在多言呢。」

「但是人家就是想要你教啊!」樓夕舞還在繼續撩撥著院外某人的神經,果然如卓晴所料,樓夕舞話才說完,院外的景颯居然頭也不回的快步走了。

樓夕舞一怔,又是失望又有些心急,他不會是氣過頭以為她真的喜歡上蘇公子了吧!!他怎麼這麼笨!!

樓夕舞的情緒忽然間變的很是低落,卓晴自然知道是為什麼,蘇沫風似乎也看出了些許端倪,院內的三人皆是無語,氣氛有些尷尬。

樓夕舞沉浸在自己的兒女情長中,卓晴和蘇沫風大眼瞪小眼也很怪異,卓晴只能接著剛才的話題,笑道:「蘇公子客氣了,我前些日子生了一場重病,指法、曲調什麼的,都記不清了,我現在連琴都不會彈了,更別說教導別人,剛才只不過是隨口說說,讓公子見笑了。」

蘇沫風到是沒有像平常人那樣或是安慰或是為她可惜,而是淡然一笑,說道:「正如小姐剛才所言,撫琴講究的不過是心境、情境而已,那些曲調、指法忘了便忘了,又有什麼重要?」

卓晴一怔,沒有想到他會這樣回答,對於一個琴師來說,曲調、指法、技巧不能說是他職業的全部,卻也是重要的組成部分吧,他竟也能如此瀟灑,一句「忘了便忘了,又有什麼重要」說得雲淡風輕,卓晴倒是真有些佩服他的淡然超脫了,對他的欣賞又長了幾分。

卓晴真心挽留道:「夕舞誠心挽留,你若無事,不妨多為她指點一二。」夕舞如果真能和他好好學琴,琴藝增長自不必說,若能學到他一半的處事態度,那也算受益匪淺了。

這次蘇沫風到是不再敷衍,而是輕輕搖頭,誠然回道:「最近京城裡不太平,我想樓相也不希望這種危險的時刻,還有外人頻繁進出相府。」

樓夕舞終於從自我糾結中回過神來,剛好聽見蘇沫風的回道,不免急道:「公子又不是壞人,而且也是我哥特意請你來的,又怎麼會不希望你繼續教我呢!」

蘇沫風淡笑不語,確實心意已決,卓晴也不再挽留,他說的不是沒有道理,這個時候還是小心為好。

輕拍著樓夕舞的肩膀,讓她稍安勿躁,卓晴大方笑道:「那好吧,既然公子去意已決,我們也就不在強留了,希望夕舞還有機會得公子指教。」

「青姑娘客氣了,蘇某告辭。」如來時一般,蘇沫風瀟灑離去,似乎沒有什麼事情,是他流連不捨的。

***



攬月樓

卓晴撐著下巴,接著燭光隨手翻著樓夕顏幫她找到的各種醫書,伸伸腰,卓晴看向窗外,月亮已經漸漸西斜了,應該過了十二點了吧。晚飯過後,夕顏只說了一句讓她早點休息就出門了,一直到現在也沒有回來,不知道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

下午夕舞的情緒一直不太好,她覺得有必要和夕顏談一談夕舞的事情,這幾天睡得多,她現在也不是很睏,一邊翻著醫書,一邊等樓夕顏回來。

沒過多久,卓晴聽到了輕輕的腳步身,門也隨即被推開。

「夕顏。」卓晴低叫道。

看清是她,樓夕顏走到她身側,在她身邊坐下,有些不悅的說道:「怎麼還不睡。」

的確很晚了,卓晴也不拐彎抹角,直接問道:「有一件事,我一直很想問你,夕舞的婚事你有沒有安排?」

樓夕顏一怔,他沒想到晴兒等了他一晚上,問的居然是夕舞的婚事?!

輕輕搖頭,樓夕顏笑道:「夕舞還小,看她什麼時候有中意的人再說吧。」

卓晴眼前一亮:「你的意思是,只要是她中意的人,你都不會反對,哪怕門不當戶不對?」

樓夕顏失笑:「你說呢?」

卓晴微愣,也不禁笑了起來,她與樓夕顏就是門不當戶不對,他不也娶她了,他不是有門第之間的人,她這樣問他,到時有些侮辱夕顏了。

卓晴對他抱歉的一笑,樓夕顏並不在意,輕輕環著她的腰,把她抱在懷裡,樓夕顏輕輕枕著她的肩窩,輕笑回道:「只要她中意的是人品好,有責任心,對她也好的男子,我是不會反對的。」

他淺淺的呼吸弄得她有些癢,卓晴輕輕縮了縮脖子,卻也沒有退後,想了想,卓晴又問道:「那如果別人反對,你也會支持她的對不對?」不反對不代表支持,如果他支持的話,夕舞的情路就順暢了一大半。

抬起頭,樓夕顏輕輕揚眉,似笑非笑的問道:「夕舞告訴你,她喜歡上哪個門不當戶不對的人了嗎?」他怎麼不知道,這兩人的感情突飛猛進到這種地步?!

這個表情不對勁,卓晴靈光一閃,笑罵道:「你不要告訴我你看不出來!」連她都看出來了,夕顏這麼聰明,沒有理由看不出來,他又想逗她!!

他的晴兒似乎越來越聰明了,將她微涼的發輕輕掠起,在指尖把玩,樓夕顏輕歎道:「景颯確實是不錯的男人,夕舞要嫁給他,我很贊成,但是我總不能命令景颯娶她吧!」

男女之間的事情,他怎麼好插手!

他果然知道!!細想景颯每次與夕舞在一起時的樣子,卓晴猜測道:「景颯似乎有心結,是所謂的尊卑之分嗎?」

樓夕顏無奈的點點頭,景颯在這點上的固執和堅持,讓他也很頭疼。

還真是難辦,不過……也不是沒有辦法!!

她臉上的笑容有些詭異,樓夕顏笑道:「在想些什麼?」

「沒什麼。」這個辦法她只能和夕舞說,絕對不能告訴夕顏!!

她一定想到了什麼辦法,而且一定不是什麼正道!!樓夕顏失笑,卻不打算拆穿她,她如果能讓景颯解開這個心結,用些非常手段,他也沒意見,不過既然她不想告訴他,他就當做不知道好了。

反正有人幫他解決這個問題,他何樂不為!!

唇角再次輕揚,卓晴要想徹底猜透這隻狐狸在想些什麼,還需要一點時間!

輕撫著她柔軟微涼的髮絲,樓夕顏寵溺的笑道:「夫人,問題你都問完了,可以安歇了嗎?!」

卓晴失笑,剛想回話,院外忽然傳出一陣雜亂而急促的聲音。紛亂的腳步聲朝著一個方向而去,火把晃動的光芒他們在房裡都能感覺到刺目。

卓晴不解:「外面什麼聲音?!」都這麼晚了!

樓夕顏臉色卻是忽然一僵,急道:「糟了,夕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