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破滅的愛
燕如萱緊緊的抓著他的手,兩行清淚從迷濛的眼中一滴滴的落到他的手腕上,瘦弱的身體,只怕他一用力,她就會摔倒在地,樓夕顏輕歎一聲:「好。」

一聽他同意了,燕如萱狂喜,不過很快,她雀躍的心卻又因他的下一句話再次被凍結。

「我在門外守著,等你睡著了我再走。」他的聲音依舊輕柔,表達的意思卻是那麼殘酷。心情的大喜大悲,讓燕如萱的情緒徹底失控,緊拽著他的手,指甲深深的掐進進肉裡,燕如萱哭叫道:「你為什麼不肯為我留下?難道留住你真的那麼難?你就這麼想回到她身邊?!」

樓夕顏吃疼,只是輕輕蹙眉,並沒有推開她,勸道:「公主……」

誰想到,只是一個稱呼,再次將燕如萱激怒:「不要叫我公主,小時候你都叫我萱兒,為什麼現在你要和我分的這麼清楚?!」他不知道,他每叫她一聲公主,她就覺得他離自己更遠了幾分!

輕柔卻堅定的移開她的手,樓夕顏後退一步,沉聲回道:「君是君,臣是臣,這是臣應該遵守的禮儀。」他就是不想讓她有太多的誤會,才刻意琉遠,可惜,她沒能明白他的用心。

「謊話!我明明聽你叫過皇兄的名字,為什麼獨獨和我要遵循禮儀?!」樓夕顏的琉遠和冷漠終於讓精神狀態本來就已經不好的燕如萱徹底崩潰:「我喜歡你,你真的沒有感覺嗎?還是你有感覺,卻還是要傷我的心?」

燕如萱淚濕的眼中,儘是狂亂,樓夕顏明瞭,此時和她說什麼,她都不會聽得進去,她不過是在宣洩心中壓抑的情感而已。

「你說話啊」樓夕顏沉默本來是不想再激怒她,讓她慢慢冷靜下來,可惜一向端莊文雅的燕如萱早就已經陷入了自己的世界中,在他眼裡,樓夕顏的沉默是對她的不耐。而此時,他脖子上刺眼的紅印就如同一根狠細針,狠狠的刺進她的心裡。

「我就真的不如她嗎?她到底哪點好?!!她可以給你的,我也可以!」燕如萱緊咬著紅唇,在樓夕顏和小憐都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身上的外衫已經被她一把拉開,順勢滑落在地,粉色的肚兜能遮住的風光實在少之又少,光潔的肩背因為暴露在空氣中而瑟瑟發抖。

樓夕顏大驚,趕緊轉過身,站到屏風後,看向一旁還在發呆的宮女,樓夕顏呵道:「還愣著幹什麼!快扶公主到床上休息。」

小憐終於回過神來,撿起地上的衣服,胡亂的披在已經哭成淚人的燕如萱身上,公主怎麼這麼糊塗啊她貴為公主,若是這是傳揚出去,樓相又堅決不娶,她的名節可就全毀了啊!

樓夕顏萬萬沒有想到,事情會發展到這種地步,在他的印象裡,燕如萱端莊文靜,知禮守禮,內向羞怯,她怎會做出這麼大膽出格的事情!

「臣先告退了。」樓夕顏跨步離開,這時候他絕不適合再帶來屋裡!

「站住!你今天走出這扇門,一定會後悔的!」燕如萱大喝一聲,樓夕顏剛才的反應深深刺傷了她,羞辱感讓她有些語無倫次,她只知道,她不讓他走!!

樓夕顏腳下一頓,終是停下了腳步,只是頎長的背影,卻透露著一股讓人不能無視的冷意,他生氣了!燕如萱心慌了、怕了,吸著鼻子,抹掉臉龐上的淚痕,討好的說道:「顏哥哥,你不要生我的氣,好不好,只要你肯留下來,我什麼都聽你的。」

「留下來又能怎麼樣呢?我是不會娶你的。」冷漠的聲音淡淡的回答,燕如萱的心再一次緊縮。

深吸一口氣,壓下難耐的痛楚,燕如萱問道:「為什麼?」她不明白,自己那麼差嗎?她多年來的追逐和愛慕,就絲毫不能打動他?!

不等樓夕顏回答,燕如萱就又彷彿自言自語般喃喃說道:「嫁給你,是我從小的夢想,第一眼見到你的時候,你對我細心、體貼、溫柔,從那一刻開始,我就喜歡你,為了讓自己配得上你,我不敢有一天怠慢,為的就是有一天能成為你的妻子。你為什麼就不青看我一眼!!為什麼……」

原來是這樣嗎?樓夕顏暗歎,若是讓他更早一點知道她的愛慕的原因,或許就不會發展到今天這種地步了吧。樓夕顏低聲回道:「其實當年,我並非是想為你拿手絹,是因為頭一天與二皇子有些爭執,看不慣他洋洋得意的樣子,才出手的。這麼多年來,在我心裡,你就和夕舞一樣,是我的妹妹,我對你沒有男女間的愛。」

雖然真相會讓她痛苦,但是如果能讓她醒悟過來,也未嘗不可一武。

「妹妹……###,每次在###可笑醒過來的初遇,竟然只是他為了氣二哥而做的一場戲嗎?!

妹妹……只是妹妹……燕如萱心#

跌坐在地上,臉上是若有似無的笑,眼裡卻流淌著難以自持的淚。

「公主!」小憐趕緊扶著她的肩膀,卻根本扶不住她虛弱的身子。兩人一起跌坐一團。

燕如萱眼中的絕望與悲哀,讓樓夕顏的心也隨之疼痛起來,他真的把她當作妹妹一般疼愛,今天會是這樣的結果,或許更多的,應該怪他沒能早一點下狠心!

不敢在此時上前扶她,樓夕顏只能低聲勸道:「早點休息,或許明天一覺醒來,你就會發現,其實你並沒有那麼需要我。」

對著地上的小憐說了一句「好好照顧公主。」樓夕顏舉步離開。

懷裡的公主已經不再哭泣,冰涼的身體瑟瑟發抖,眼神空洞的可怕。

公主為他做了多少,她最明白,可以因為和他說了一句話,或者他的一個笑容,就開心好幾天,可以為了他的喜好,練琴練到十指都起滿水泡,練字練到手都拿不了東西,今天,她卻將公主傷成這樣!

小憐瞪著樓夕顏離去的方向,眼中劃過一抹陰鶩,這個男子冷血無情,他根本配不上公主,他該死!

***

「你一直在發呆,出什麼事了嗎?」顧雲擔心的看著一整天都魂不守舍的卓晴,今日一早,她就讓人來將軍府請她過去,說有關於那張紙片的線索。她們出來找了大半天了,她始終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到底是什麼事情這麼讓她思慮?

卓晴無精打采的回道:「燕如萱今天一早回宮了。」

「啊?」顧雲一愣,隨後笑道:「昨天才來今天就走了?!你的手段也太高了吧。」

沒有心思開玩笑,卓晴回道:「不是我,是樓夕顏。昨晚他去了一趟她的房間,不知道他們談了什麼,今天一早她就回宮了。」她走的有些突然,昨天還信誓旦旦的一定要嫁給樓夕顏,今天一早就忽然走了,這怎麼能不讓她疑惑呢!?夕顏到底和她說了什麼!?

顧雲顯然比她想得簡單,笑道:「或許是樓夕顏和她談開了,她想通自然就會走了。」人家都說了不喜歡她了,她識趣離開不也很正常嘛!畢竟誰也不想做那個無關緊要的人吧!

「問題是她不像是那麼容易想通的人。」卓晴不相信燕如萱是識趣而離開的,顧雲會這麼認為,是因為她還不瞭解古人女人的思維模式,昨天和燕如萱談的時候,她明明知道夕顏並沒有愛上她,也沒有放棄,到底要和她說什麼會讓她馬上離開呢?!

拍拍她的肩膀,顧雲一副她杞人憂天的樣子,訕訕笑道:「管他呢,起碼人總算是走了,後面的事情留給樓夕顏去處理。」

卓晴翻了一個白眼,感情的事情和顧雲永遠討論不出個所以然來!!

顧雲忽然停下腳步,卓晴也趕緊停下,一抬頭,就看見一個青銅所製的門匾,上面赫然是醒目的五個大字「鎮國將軍府」!

鮮紅的顏色,蒼勁的字體,光是一個門匾就已經能讓人震撼了,大紅木門前,分立著兩隻墨雲雕成的瑞獸,雕功極其細緻精美,尤其是那雙鑲嵌著寶石的雙眼,似乎真在虎視眈眈的盯著你看一般。

八個手持長矛的士兵分立兩側,軍人特有的氣質是普通衙役難以比擬的,肅嚴而霸氣。這樣的大門即使敞開著,也沒人敢隨便進去吧!

卓晴皺眉,問道:「你確定會是這裡?」

「他家和他經常出入的場所,我們都試過了,這裡也算是楊碌工作的地方,試一試總沒錯。」如果說那張紙上的表達的,是最淺顯的意思,那她們最先想到的就是一張口述的地圖。

聳聳肩,卓晴笑道:「好吧。」

丞相府她是見識過了,現在也順便看看,鎮園將軍府長什麼樣!

不知道夙凌在不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