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宮宴(中)
進了殿內,卓晴倒真是大開眼界了,寬敞的宮殿差不多有足球場這麼大,全是木質結構,每一個樑柱直徑最少也超過一米吧。殿內分做三層,大殿中間,一條十米寬的金絲長絨地毯由殿門口直接鋪設到最高層,炫金的色彩比普通的紅地毯不知要華貴大氣多少倍。
最高一層上,流金座椅,龍頭鑲嵌,一看就知道是皇帝坐的地方,第二層上擺著十張紫檀木精雕而成的長桌,樓夕顏和夙凌都走上了第二層,兩人分坐左右最靠近龍椅的位置,光看這座次的安排,就知道地位的高低了,第三層大概還有百餘個桌位,不過坐在最後的人,估計連皇上長什麼樣都不知道吧。。。。。樓夕顏在座位上落座,卓晴站在他身後,因為中間隔著差不多二十米的距離,卓晴終於敢再次看向對面那個敏銳而危險的夙將軍。難得有機會見識一次古代的大將軍,卓晴低聲讚歎道:“這位夙將軍還真是名不虛傳。”
樓夕顏沒有回頭,輕輕揚眉,笑道:“何以見得?”
“他有一雙的堅定執著的眼睛,一副進可攻退可守的姿態,一種征服一切的魅力。”或許這也是這個時代賦予他的魅力吧,當然最後一句話卓晴沒說出來。
樓夕顏慢條斯理的拿起桌上的酒杯,一邊輕酌細品,一邊含笑說道:“這麼說你對這個妹夫很滿意了?”
妹夫?卓晴回過神來,訕笑回道:“不,我評價的是他作為將軍的身份,作為丈夫他合不合格,我沒有權利評價。”她 ​​還沒這麼厲害,一眼就能看出一個男人是不是好男人,她只能說,他健碩的體格有些嚇人,感覺上只要一個用力,就能把她捏碎~
丈夫是皓月的方言嗎?隱隱能猜出這個詞語的意思,樓夕顏手握酒杯,側身看向卓晴,饒有興味的問道:“那我呢?”
“你什麼?”他眼中的光芒有些詭異,卓晴隱隱覺得不對勁。。。。果然,把玩著手中的酒杯,樓夕顏似笑非笑的問道:“作為一名丞相,我合不合格?作為。。。丈夫,我合不合格?”
樓夕顏嘴上問得隨意,眼睛卻是直直的盯著她的眼,微瞇的細眸中流動著卓晴不敢也不願意去猜測的情愫,臉有些莫名的燥熱,一向口齒伶俐的她一時間居然不知道如何回答。。。。。耐心一直是樓夕顏重要的優點之一,她不說,他從來都不會急著逼問她,只是這樣幽深的注視,對此時的卓晴來說,是一種煎熬。好在老天聽見了她的請求,一個宮女手裡端著一個托盤緩緩的走過來,在樓夕顏的長桌前半跪下來。
樓夕顏輕輕揚手,說道:“不用你伺候,退下吧。”宮宴之時,每一桌都會有一個宮女服侍著斟酒布菜,只是今天他不想被人打擾。
誰知宮女不但沒有走,反而從容的為再為樓夕顏倒了一杯酒,將酒輕送到樓夕顏面前,宮女才緩緩抬頭,關切的問道:“你的身體好一些了嗎?”
溫柔的女聲輕輕的響起,樓夕顏眉頭不自覺的蹙了起來,看向身邊的宮女打扮的女子,樓夕顏沉聲說道:“公主,您不該來這裡。”
本來慶幸不用面對樓夕顏尷尬問題的卓晴心裡陡然一怔,不自覺的上前了一步,細看女子的長相,柳眉星眸,粉面含春,菱唇輕抿,恬靜的氣質讓人很舒服,卓晴輕輕挑眉,看來今晚異裝前來的人不僅僅是她而已,樓夕顏的魅力不小嘛!
覺得自己站在這偷聽別人說話很沒意思,卓晴轉身退到墨白身側,藉著他高大的身影遮擋,卓晴懶懶的靠在旁邊的柱子打著呵欠,眼光故意避開前面的樓夕顏,在殿內環視,大殿裡的人已經很多了,不過能上到二層平台上的人還是那麼幾個,夙凌旁邊的三個位置空著,最後一個位置上的人靜默的坐著,也不與其他的官員寒暄,卓晴好奇的看過去,這人好眼熟,好像是那個提刑司單禦嵐吧,能坐著那,他的官位也不小。
樓夕顏顯然有些冷漠的聲音讓燕如萱心有些疼,壓下心中的委屈,燕如萱輕聲回道:“聽說你又犯病了,我很擔心想去看望你,但是母後不准我經常出宮。”
“臣已經沒什麼大礙了,公主不用太費心。”看到卓晴退到墨白身邊,樓夕顏說不出現在心裡的感覺,她這麼“懂事”,他為什麼心裡會不舒服呢?難道他期望她會做什麼嗎?!心緒有些紛擾,只是他的心思永遠不會讓人輕易猜到。
輕抬起手,腕間一隻瑩潤清亮的翠玉鐲子光彩奪目,燕如萱心裡打著小鼓,滿懷期望的問道:“這個鐲子是你親自選的嗎?”去年他差人從了一支紫金長簪,她欣喜若狂,每天都帶著,後來才知道,那是他讓管家代選的,從此她再也沒有帶過那隻長簪。
原來景颯送的是鐲子,他怎麼這麼糊塗,送這樣貼身的東西!迎著燕如萱期望的眼,樓夕顏只是淡笑會問道:“公主喜歡嗎?”
“你送的,我都喜歡。”她 ​​一點也不在乎他送的是什麼,但是她在乎是不是他花心思為她準備的!
“喜歡就好,宮宴就要開始了,公主先回 ​​去吧。”
樓夕顏敷衍的回答讓燕如萱臉色晦暗,聰明如她,豈會不知,這個鐲子,不是他選的!她到底在堅持什麼呢?忽然發現自己很可笑,燕如萱面前死灰的起身,此事一道道高亢的聲音由遠及近的響起:“皇上駕到!皇後娘娘駕到!”
原來還有些紛雜的大殿霎時間一片寂靜,不管原來在做什麼,所有人都行跪拜之禮,除了坐在第二層的官員和守衛宮殿的武將可以單膝半跪,其餘的人全都匍匐在地上,卓晴沒反應過來也被墨白拉著半跪在地上。宮殿裡唯一站著的,就是神情恍惚的燕如萱。
樓夕顏眼神一暗,拉著燕如萱的手,把她拉到自己身側,同時,皇上和皇後的身影也出現在大殿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