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宮宴(上)
乾陽殿外

卓晴低著頭,跟在樓夕顏身側,走了不到十分鐘,就聽見前方熱鬧紛雜的聲音傳來,卓晴抬頭看去,不遠處宮燈繚繞,燭火通明,一座華美雄偉的大殿橫在眼前,這座宮殿佔地面積很大,感覺上要比北京故宮的建築更加雄偉,或者說,看故宮時是一種參觀的心態,時過境遷,已經體會不到那種皇家氣勢了,現在看著眼前的宮殿,宮女、太監,侍衛、大臣每個人都那麼真實,卓晴莫名的有一種恍惚的感覺。

樓夕顏輕握卓晴的手,低聲問道:「怎麼了?不舒服?」

卓晴搖搖頭,歎道:「沒有,有些累。」回想遊歷故宮時的自己,在看看現在的自己,人生的際遇竟可以離奇到這種地步!

看她的情緒忽然低落,眼中流露出疲憊,樓夕顏柔聲說道:「很快,一會宴會過半,我們就走。」

樓夕顏的溫柔安慰,讓卓晴莞爾,她不是一向隨遇而安的嗎?已成既定事實的事情,還感傷什麼呢?!暗暗吸了一口氣,卓晴輕鬆邁開步子,一邊走一邊回道:「我沒事,走吧,你放心,我會記住低頭的。」

樓夕顏失笑,他真不應該讓她扮侍從,因為沒有一個侍從會走在主人前面!她,永遠也學不會如何做奴才,他,也不需要她會。

兩人一路走過去,大殿前面已經聚集了不少來早的臣子,眾人相互寒暄著,看見樓夕顏過來,立刻讓出一條道,紛紛拱手以禮,樓夕顏一一點頭回禮,朝著殿門走去,卓晴一直微低著頭,無聊的向前走著,不一會,一雙純黑色的靴子停在眼前。

「夙將軍。」樓夕顏特有的低沉嗓音帶著笑意響起。

「樓相。」冷凝的低音讓人沒來由的一顫。

「夙將軍北巡歸來可謂勞苦功高。」樓夕顏與這雙黑靴子的主人閒聊著,卓晴低垂著快要閉上眼睛倏地睜開,夙將軍?那個擁有青家三小姐的男人,卓晴忍不住輕輕抬頭,想要仔細看看這個傳說中的縱橫六國的威武將軍!

這個男人長得倒算不上俊美,體格非常壯碩高大,竟是比樓夕顏還要高出半個頭,古銅色的皮膚,如緞的黑髮狂肆的半束於腦後,既不帶髮冠,也不配長簪,劍眉星目,刀削石刻般的臉龐無一不彰顯其不羈的性格,身著暗灰色長袍,身上全無配飾,與宮宴上精心裝扮的各位大人相比,他簡單得不像是來赴宴的。只不過世上總有些人,即使沒有華服映襯,依舊讓人不敢忽視,那種久經沙場,血雨腥風沖刷出來的英武桀驁,是如何也掩蓋不住的。

夙凌剛毅的臉上,沒有過多表情,只是隨意的回道:「樓相客氣了,夙某分內之事。」

只是說著話,他忽然敏銳的看向卓晴所在的方向,卓晴驚得趕緊低下頭,完了,她已經很低調的看了,這樣也會被發現?

身前響起樓夕顏如常的低笑:「夙將軍請。」

入目所及之處,只有樓夕顏和他的侍衛而已,夙凌冷冷的收回視線,心中的異樣依舊不散,剛才他明明感受到一抹窺視的眼光,可惜讓他躲掉了。

「請。」隨同樓夕顏一起,兩人踏入殿內。

還好樓夕顏及時擋住她,卓晴暗暗舒了一口氣,好凌厲的眼,好迫人的氣勢,如果顧雲是青家三小姐,遇上這個只需要一個眼神就足以讓人心顫的男人,結果……老天保佑吧!!

樓夕顏和夙凌相繼進入殿內,文武百官也跟著他們的身後走了進去。整個乾陽殿內外,宮女、太監忙碌的穿梭著,兩個宮女打扮的女子一前一後的躲在殿外的大石柱後面,不時的朝裡面張望,行徑著實鬼祟。

「公主,這個場合我們去不合適吧,您還打扮成這個樣子,要是皇上怪罪下來……」朝雲公主貼身侍女小憐苦著一張臉,看著打扮得跟自己一模一樣的公主,心七上八下的,從下午到現在,她說的嘴都乾了,公主根本不理她,這可怎麼是好?!!

燕如萱眼光只盯著那道消失在大殿門口的頎長身影,不在意的回道:「宮宴這麼多人,皇兄根本不會注意到我。」

她就知道公主會這樣說,隨著公主的眼光看去,不用猜也知道會看見誰,小憐眼前一亮,小聲說道:「公主,不如讓奴婢守在殿外,宮宴結束樓相一出來,奴婢立刻請他到清萱殿,您就不要進去了!」公主來不就是為了丞相大人嘛,只要能說服這位小祖宗,她幹什麼都行!

毫不掩飾眼中的愁緒,燕如萱吶吶回道:「他要是肯去,早就去了。」他已經很久不曾踏入清萱殿了,她有時真的好想問他,為什麼?他真的那麼討厭她嗎?但是每每對上他清冽的眼,她又問不出口,就怕他的回答,是她不能承受的。

小憐緊緊的拉著她的衣角,燕如萱不耐的說道:「行了,你要是怕,就回宮吧。」

聽出公主的惱意,小憐趕緊低叫道:「公主說的哪裡話,公主去哪奴婢就去哪!」她是公主的貼身侍女,主子若是有什麼差錯,她這個貼身侍女難道會躲得過嗎?!!

欣慰的點點頭,抓著小憐的手,燕如萱深深吸了一口氣,說道:「那好,現在就進去。」她需要一個人給她壯壯膽子!

小憐心裡哀號一聲,但是也沒有辦法,只有隨著公主一同走進那人聲鼎沸的乾陽殿!

兩人故作鎮定的隨著一群進去服侍的宮女身後進了殿內,小憐拉著燕如萱站在宮殿的最後,東張西望了好一會,小憐欣喜的低聲說道:「公主你看,樓相在那。」

朝著大殿前方看去,樓夕顏端坐案前,不時的和身後的侍衛低語,臉上依舊那淡淡的和煦淺笑,她的心又不次不受控制的狂跳起來。低頭看看腕間瑩潤翠綠的玉鐲,燕如萱輕咬菱唇,抬腳就要往樓夕顏所在的方向走去。

好在小憐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她的手,哀求道:「我的好主子,您就在這看吧,再上前會被發現的!」

掙紮了幾次,小憐都不肯放下,燕如萱臉上一沉,冷聲說道:「本宮有話和他說,你在這等著。」

「是……」公主已然動怒,明知自己不可能勸得動她,小憐唯有輕輕放開手。

看著公主沿著宮殿的側面,一路走近樓夕顏,美麗的身影如一隻飄搖的粉蝶,小憐低歎,樓相就是一團烈火,公主也還是會撲上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