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初入相府
馬車裡,樓夕顏和卓晴各據一方,反正去相府已成定局,卓晴也不再自尋煩惱,她一向隨遇而安,處處無家處處家唄。一番折騰下來,卓晴覺得頭有些暈暈沉沉的,好在馬車跑得還算平穩,撐著頭,卓晴斜睨了樓夕顏一眼,他微低著頭在看書,不知道是不是他的習慣表情,他的唇角似乎總是輕揚著,說實話,這樣的他很好看,可惜卓晴感受不到笑容應有的愉悅,就像。。。。。。職業微笑一樣,禮貌而疏離。
輕輕打了一個呵欠,卓晴磕上眼皮,她真的太困了。
卓晴的呼吸漸漸變得均勻,樓夕顏才輕輕合上書,眼光在這個怪異的女子身上流連,他剛才一個字也沒有看進去,在她的注視下,他竟然會心不在焉。。。。。。更奇怪的是,他就這樣盯著她,直到馬車停下來,墨白的聲音在車外響起,樓夕顏才回過神來。
“主子,到了。”
墨白的低喚,也吵醒了閉目養神的卓晴,掀開布簾,卓晴率先跳下馬車,完全將樓夕顏這個主人置之腦後。
落地站穩,卓晴立刻被眼前五六米高,七八米寬的青銅大門震住了,寬敞簡潔的門楣上,朱紅的相府兩字鑲嵌在金匾上,懸於正中央。大門兩旁沒有卓晴想像中的石獅子,也沒有威武健碩,氣勢凌人的看家護院。入目是一個山石堆砌的花園,既阻隔了視線,亦彰顯著主人的大氣,大門就這樣敞開著,但是隱隱透出的威嚴之氣與大家之風,會讓人莫名的敬畏,不敢造次。
卓晴跨入門內,一身黝黑的景颯正好迎了上來,看了一眼卓晴,他眼中閃過一絲驚訝,不過很快消失,對著卓晴身後的樓夕顏微微躬身,叫道: “主子。”
卓晴這時才想起樓夕顏來,她似乎應該等著主人帶她進來,而不是自己闖入,稍稍退後一步,卓晴自認為有禮貌的等在樓夕顏走進來。
“主子。。。。。”景颯還想要說些什麼,一道清麗的女聲遠遠的響起:“哥!”山石後,粉紅的身影直直的朝著大門跑過來,迤邐的裙擺像一隻粉蝶,卓晴很擔心她會踩到自己的裙擺摔倒在地,不過她多慮了,女子安然的衝到了樓夕顏的面前。
溫柔的注視著女子,樓夕顏幾乎是帶著寵溺一般笑道:“這麼著急幹什麼去?”
“等你唄。”女子抬頭,一張紅潤的菱唇微微撅著,明媚的大眼睛裡流光溢彩,透著委屈和倔強,混雜著酸氣與惱怒的聲音低罵道:“人家朝雲公主鳳架等了你半天了,二娘催我在門口逮著你,一回來就趕緊去花廳伺候~哼,沒骨頭的東西!”
公主有什麼了不起?!一副哈巴狗的樣子,他們樓家幾時需要這樣低三下四的伺候過誰?!丟人現眼!
看夕舞的樣子,樓夕顏大概也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輕拍著她的肩膀,樓夕顏笑道:“你這張嘴啊!好了,我知道了,你去休息吧。”
樓夕舞不甘不願的轉身離開,樓夕顏對著景颯說道:“景颯,收拾摘星閣,找幾個伶俐的丫頭服侍青小姐,待會請大夫給小姐治傷。”
“是。”景颯劍眉微皺,本就黑的臉色又暗了幾分。
樓夕舞已經往回走的腳步一頓,摘星閣?那是和哥哥的攬月樓兩鄰的一座宅院,在那賞星星可謂美不勝收。故此得名摘星閣,但是因為哥哥喜靜,那所宅子一向空置,誰這麼大面子得住摘星閣。
樓夕舞好奇的回過頭,只見一個清瘦的女子閒閒的站在一旁,樓夕舞問道:“哥,她是誰啊?”
樓夕顏平靜的笑道:“皓月國的青小姐。”
“青楓?!她?!”樓 ​​夕舞怪叫起來。這個女人這麼可能是青楓?!散亂的頭髮不知道用什麼東西隨意的束著,還有那身她家丫鬟也不會穿的綠裳,更別提她右臉頰上猙獰的兩道刀疤,這女人會是青楓!開玩笑吧?!樓夕舞一邊打量著卓晴,一邊嗤之以鼻的嚷嚷道:“皓月國什麼意思,送這麼個醜八怪過來,果然傳聞不能盡信,還說青家三姐妹各個傾國傾城,風姿綽約,什麼嘛! ”
很醜嗎?!卓晴輕撫了一下已經不太疼的臉頰,說實話,她還沒有機會好好看過這張臉,不過小女孩如果覺得這樣可以刺激到她,那就太天真了。
“夕舞,是誰教你這樣沒有修養的!”
樓夕顏聲音一放低,夕舞還是有些害怕的,可是想起這個女人這麼醜,居然還是哥哥的女人,不免氣惱:“我說的是事實,她本來就。。。。”
“打擾一下。”冷淡的聲音幽幽響起,卓晴雙手環胸,有些不耐煩的笑道:“你們兄妹敘舊我沒意見,但是能不能先帶我去客房?我困得很。至於我的容貌,你們可以慢慢討論。”
樓夕顏一怔之後暗笑,女子皆重顏面,她倒好!原來聽到朝雲公主前來有些鬱悶的心情此時似乎好了些。“景颯,送青小姐去休息。”
“青小姐這邊請。”
朝著他們笑笑,卓晴無所謂的說道:“你們繼續。”
“你!”她簡直不把她放在眼裡!!樓夕舞氣得眼睛差點瞪出來。
卓晴根本不理她,越過樓夕舞自顧自的朝著內院走去,樓夕顏莞爾一笑,也朝著另外一個方嚮往花廳走去。
“餵——”樓夕舞看看左邊,再看看右邊,惱得直跳腳,哥分明就是偏袒那個醜女人嘛!她不會這樣罷休的!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