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狐狸樓相
僵在車門邊,卓晴進退兩難,挫敗的低下頭,看到自己綁在腰間的淺綠裙擺,卓晴眼前一亮,暗暗告誡自己,冷靜冷靜,他不一定認得出她!

抬頭對上樓夕顏輕揚的細眸,卓晴哀嚎,他認不出才有鬼呢!明知道自己是自欺欺人,卓晴還是輕咳一聲,輕拉下裙擺,一邊往後退,一邊用她自認為最柔和的聲音說道:「不好意思,我……走錯馬車了。」

樓夕顏輕輕佻眉,清潤的聲音帶著笑意,低低的響起:「我還以為你會說你是路過的~」

卓晴身子一僵,狠狠瞪了樓夕顏一眼。

她一抬頭,咽喉處殷紅的血痕顯露無疑,樓夕顏細眸微瞇,臉色微變,問道:「你受傷了?」

輕撫了一下已經沒那麼疼痛的咽喉,血液基本凝固了,卓晴無所謂的回道:「沒事,擦破點皮。」她現在比較痛的是她的腰!!女人果然不適合逞兇鬥狠,當然顧雲那種基因突變的女人除外!

卓晴心裡腹誹著,手腕忽然被人抓著,回過神來,她已經被樓夕顏拉到馬車的軟榻上,注意到卓晴後頸出一大片血跡,樓夕顏心下一緊。

手腕微痛,卓晴看向樓夕顏,只見他雙目幽深的盯著她的頸後看,想起剛才絡腮鬍男噴了她一身的血,卓晴趕緊說道:「這些不是我的血!」

樓夕顏輕輕撩起一點衣領,確實只看見血汙沒看見傷口,這女人真不簡單啊,才跑出去一個時辰,就能招惹一場「血案」。

脖子處有點癢,卓晴很不習慣,掙紮著要站起來。

「別動。」肩上一沉,卓晴又被樓夕顏按坐在軟榻上,清淺的聲音與往時溫潤不同,聽起來有些低沉,卓晴抬眼看去,樓夕顏從馬車找來一塊素白的帕子,他一手抬著她的下巴,一手將絲帕輕輕纏繞上她的脖子,他的手有些涼。離得太近,他身上有一股淡淡的檀木香氣,並不襲人,比普通的男士香水好聞,樓夕顏幾近完美的側臉又在她眼前晃來晃去,卓晴覺得有些呼吸困難,但她死也不會承認自己被美色所惑,毅然歸結於絲帕纏得太緊了……感受到卓晴身子越來越僵硬,樓夕顏嘴角確若有若無的輕輕揚起,必要的時候,美男計也是可行的。樓夕顏手下動作更加輕柔,綁個結也磨蹭好久。

卓晴暗罵,他一定是故意的!包紮個傷口有必要靠這麼近嗎?!好不容易他包紮好了,卓晴尷尬的回退了一些,起身說道:「謝謝你,我先走了。」就算他知道她就是灰袍少年,也沒有理由攔著她離開吧。

除非

「青楓,你這樣離開,若是被皇上知道,只怕你的姐妹也要因此受累的,就是皓月國難逃劫數。」又是那樣淡淡的,輕輕的,無所謂的輕笑,差點讓卓晴抓狂。

悲憤啊~~她就知道,那些村民根本不值得信任!居然出賣她!!虧她幫他們這麼多!

憤恨的回過頭,卓晴冷聲回道:「你威脅我?」她又不是青楓,他最好不要想威脅她!不可能。

背靠著馬車,盤腿而坐,樓夕顏淡笑回道:「青小姐冤枉我了,威脅這種沒有實際效果的事情我是從來不做的。」這樣隨性的坐姿,非凡沒讓樓夕顏顯得粗鄙,反而是優雅中透著灑脫。

可惜卓晴一點沒有欣賞的心情,這人也太記仇了吧!居然把她說過的話又都丟回給她。

冷靜冷靜!修養修養!卓晴深呼吸了好幾下,才算穩住了即將不穩的情緒,乾脆在樓夕顏身邊坐下,卓晴挑釁道:「那樓相你想怎麼樣呢?」

看她極力壓抑自己脾氣的樣子,樓夕顏暗暗好笑,柔聲回道:「其實青小姐不必多慮,請你到相府住下,並非想要為難小姐,只是皇恩浩蕩,樓某也不得不接,青小姐有傷在身,到相府好好調理,樓某還可以盡力安排你與你的姐妹們相見,這樣可好?」

姐妹?她與顧雲一起暈倒的,有沒有可能青家姐妹之中,就有一個人是顧雲呢?!雖然可能性不大,卓晴還是想見見她們,她不放過任何機會!直視樓夕顏,卓晴沉聲問道:「你能讓我見到她們?」

魚兒咬鉤了!

溫柔的眼眉,無比認真的語調,樓夕顏朗聲回道:「樓某必定盡力而為。」

卓晴翻了一個白眼,這麼敷衍的回答,她會信才有鬼了。「我要知道的是能還是不能。」

眼中閃過一抹興味,這丫頭還不笨嘛。

緩緩點頭,樓夕顏堅定的回道:「能。」只是時間早還是晚的問題。

思索一會,卓晴又問:「我去相府,身份是你的小妾?」

樓夕顏面色誠懇,微笑回道:「當然是貴客。」皇上已經將她賞給了他,她的身邊早就已經確定了,就是小妾~~他也沒有辦法。

「我可以自由出入相府?」

無所謂的點點頭,樓夕顏大方回道:「可以。」不過是在他的監管之下的自由。

卓晴爽快的回道:「成交!」

她根本沒得選,身無分文,滿身是傷,別說樓夕顏繞了個大圈還來堵她,是絕對不可能放她走的,就是真的放了,她一時半會上那找錢去!識時務者為俊傑,她還是暫時屈服吧。

不知道卓晴在聽到樓夕顏對於答案的補充說明之後,是不是還能那麼爽快,不過這一刻,她還是不知道的好。

「回府。」輕快的聲音顯示著主人的好心情。

「是。」

聽到車外傳來的聲音,卓晴又是一僵,輕輕撩開布簾,馬車外,墨白傲然站在車旁,看見卓晴,他仍是一臉冷漠,眼中晃過一次自作聰明的嘲笑。

該不是今天的一切都在樓夕顏的掌握之中,由他一手策劃……背脊發涼,卓晴覺得自己被騙了!

她不是剛出虎口,又入了狼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