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 齷齪男人
(A)

復習了一夜的專業課,早上起來的很晚,都九點半多了,我想起應該給小淫打個電話,抱著電話在床上,撥了過去,是亞瑟接的電話,亞瑟說小淫昨天半夜又起來喝酒,喝得爛醉,現在還沒有醒呢,我告訴亞瑟中午之前我不過去了,我還鄭重的跟亞瑟說是陪著許小壞見男生,算是一種變相的相親,讓亞瑟等小淫醒了之後替我轉告一下,亞瑟吊兒郎當的笑著說:喲,要知道這麼快還不如我早點兒動手算了,嘿嘿,便宜那個混蛋了……
我說了亞瑟一句,放下了電話,許小壞開始張羅著穿什麼去,我困倦的看著許小壞比劃著一件又一件的衣服,許小壞看著我笑:十八,傳授你點兒經驗,這種場合千萬別穿的太好,那樣會讓男人覺得你很重視他,但也不能穿的太差,看著一般就好,這樣不鹹不淡的可以讓男人摸不著頭腦,反而會把你當回事兒,這是經驗,要不是我們很熟我還不想告訴你呢。
在許小壞折騰了大概兩個小時的時間裏面,我什麼都沒有幹成,用許小壞的話說和男人約會一定要晚到那麼幾分鐘不能準時到,我頭暈的翻著專業課的書本一點兒都看不進去。在我都要睡著的時候許小壞才推醒我說是時間差不多了,我看了一眼許小壞,挑了一件不怎麼顯眼的衣服,用了無色的唇彩,就是眼睫毛稍微修飾了一下,看著真的不怎麼顯眼,很平常,我打著磕睡跟著許小壞出了女生樓,走的時候,小丘和小諾都在呼呼大睡,編織的圍巾扔的到處都是。
到了索多多說的那個餐廳,索多多和左手在餐廳外面等著,左手一副冷若冰霜的樣子,好像對什麼都沒有興趣,我和許小壞走近了,許小壞禮貌的朝索多多和左手點了頭:不好意思,十八有點兒別的事兒,所以我們來晚了……
我差點兒暈倒,我有點兒別的事兒??我眼巴巴的看著許小壞在消磨時間好不好?我剛要反駁看見許小壞朝我眨了一下眼,哦,拿我說事兒,左手冷漠的看了我一眼:就知道是你事兒多,哼。
我張著嘴,被搶白的說不出話,索多多打圓場:沒事兒,多等幾分鐘不算什麼的,走吧,我們在裏面定了包間。
索多多搶著和許小壞並肩走著,左手看了我一眼,搶著走在我的前面,我被孤零零的擠到了後面,天,有這麼對待媒人的嗎?我真是不受人待見。
進了包間,索多多搶著把許小壞當成寶貝似的讓到了最裏面,然後他挨著許小壞坐下,左手往另一邊坐了過去,我只能和左手並排坐著,我有點兒不忿的瞪了一眼左手,左手嘴角動了一下,也瞪了我一眼。索多多熱情讓許小壞點餐,左手無聊的點了支煙,扭頭看著窗外,許小壞象徵性的點了幾個菜,剩下的全是索多多點的。
吃飯的時候,索多多不停的問著許小壞一些事兒,無非也是一些聊天的事兒,索多多偶爾也走走樣子的有一搭沒一搭問我一下,我也是心不在焉的哦著,有點兒冷場,索多多拿餐巾紙扔了左手一下:哎,你幹嗎一聲不哼的,你和十八也說點兒什麼啊?又不是不認識……
我和左手幾乎同時哼了一下,說:我和他(她)沒話說……
我惱怒的瞪著左手,左手冷漠的看了我一眼,許小壞噗哧一笑:十八,你倆是仇人麼?
索多多不高興的看著左手:哎,沒有話說找話說啊,難道今天來是大眼瞪小眼嗎?合著我和許小壞說話給你倆聽是不是?
左手泯了一下嘴唇吐了口煙看了我一眼:要我說什麼啊?問她學習怎麼樣了?平時吃什麼?有什麼愛好?那不有病嗎?
許小壞接著不停的笑,索多多又瞪了左手一下:哎,你平時話不是挺多的麼?怎麼這會兒都沒有話了,出來吃飯是冷場的嗎?
左手皺著眉頭:好了好了,你倆說你倆的,我們說我們的,哎,十八,你平時吃什麼?
我也忍不住開始想笑,這個傢伙,明白就是糊弄人,我擺出一副冷漠的樣子:什麼都吃……
左手把手邊的煙灰缸往我眼前一推:那這個吃嗎?
許小壞已經忍不住開始大笑起來,索多多也跟著笑,我忽地拿起煙灰缸,左手突然抓住我的手腕:得了,跟你開個玩笑,是你自己說的什麼都吃,菜來了,吃菜吃菜。
我憋著氣沒好發作,索多多超級興奮的看著許小壞,那股熱情真是讓我感覺天上同時出來兩個太陽了,上來魚的時候,索多多還用筷子先幫許小壞把魚刺挑出來之後才小心翼翼的讓許小壞吃,還小心叮囑許小壞慢慢吃小心小的毛刺兒。我聽得渾身都跟著起毛刺兒的小疙瘩,只是低著頭吃自己眼前的菜,眼角看見左手發呆的看著剛才的煙灰缸不知道在想什麼。
許小壞表現的恰到好處,我不得不佩服許小壞是一個收放自如的女生的,讓索多多盡情的發揮了他的熱情,自己還很矜持,相比之下我和左手倒真的成了擺設,誰和誰都不說話,吃飯也沒有吃好,偶爾還互相瞪下眼,還真是不適合在這兒待著,我幾次都想說先走,看向許小壞的眼神可能洩漏了我想的,許小壞微微的皺著眉頭示意我老老實實的坐著。中間左手拿著煙一句話也沒說的出了包間,我如坐針氈的坐了一小會兒,索多多笑著看著我:十八,左手去哪兒了?你出去幫我看一下好不好?
我這才如夢初醒的意識到自己做了電燈泡,忙站起身往包間外面走,在走廊裏面左右看了看,左手好像在走廊的另一頭對著窗戶抽著煙,背對著我,我哼了一聲,裝酷的傢伙,不說話很酷嗎?我開始朝左手的方向走去。路過旁邊一間包間的時候,我好像聽到某個熟悉的聲音,是誰我一時沒有想起來,我搖搖頭剛準備走過去,突然聽到那個人提到了我的名字。我心裏一動,往後退了一步,包間的門沒有關的很嚴,雖然裏面的聲音不大,但我停下來的時候其實聽得很清楚,我終於聽見那個聲音是誰,是4暮。
一個陌生的聲音說:你真的對那個十八感興趣?
4暮:恩,至少現在,很有興趣。
陌生聲音:不過聽說她和小淫混在一起了。
4暮:靠,小淫算什麼貨色?我從來不把那個鳥人放在眼裏,正因為十八跟他混在一起我就更加的有興趣,哼。
陌生聲音:哎,你別高估你自己的智商了,聽別人說小淫追十八追的挺辛苦的,倆人很清白,不像之前的那些女生……
4暮嗤笑的聲音:什麼叫清白啊?男人和女人不就是那麼回事兒,我還就對那些好像自己多麼純真的女生感興趣呢。嘿嘿,別說我沒有教你,女生是需要男生來調教的,越是那樣的女生其實越容易上手,而且得手之後特別的好抽身,自尊心倍兒強,絕對不會象別的女生那樣對你糾纏不休……
陌生聲音:算了吧,人家也沒有招你,方茵茵就不錯了。
4暮:兩碼事,我搞定的女生中至少現在還沒有象十八那麼個色的,多有挑戰性啊,從競選演講那天其實我就留意她了,會很有成就感的,更何況之前跟大雄打架的時候,小淫還踹過我兩腳,我要讓那小子記住這個教訓,跟我鬥他還嫩……
我的火兒開始像火焰山一樣騰的揚了起來,有人碰碰我:你好,你有什麼事兒嗎?
我轉頭,看見一個女服務員端著兩瓶啤酒正準備往4暮的房間進,我咽了一下口水,伸手握住女服務員託盤上的啤酒,往後推了一下女服務員,我看見左手朝我走過來:十八,你幹什麼?

(B)

我每只手握住一個啤酒瓶子,抬起腳,砰的一腳踹開4暮所在的包間,裏面的人嚇了一跳,我進了包間才看見裏面其實不少人,大概有四五個人,可能沒有想到會出現有人踹門的事兒,我直接把眼神對準4暮,4暮騰的站了起來,他永遠也沒有想到我會這麼華麗的出場吧,我冷冷的盯著4暮:剛才是你在放屁是吧,果然是個混蛋,你有種的話,把你剛才說的話再給大爺我重複一遍?我靠,我是你大爺,你說啊!有膽量你就說啊,敢不敢?你是男人嗎?
4暮的臉急劇的變化著,門邊的一個男生攔住我:哎,你發什麼瘋,我們說什麼了?
大概這些男生看我就一個人,所以準備耍無賴,我把一個啤酒瓶子往牆上一撞,啪的一聲,碎裂了,啤酒灑了一地,也濺了我一身,我手裏剩餘一個啤酒瓶子的頭兒,可能是我磕的不好,那個瓶子頭兒裂了,劃了我的手,我感覺到疼,我恨恨的看著那個攔著我的男生:是男人的給我站到一邊兒去,不是男人的站到我面前!
我氣的渾身發抖,那個攔著我的男生好像也吃驚了一下,裏面的三個男生開始嚷嚷:把她推出去,反了她了,我們說什麼了?你拿出證據啊?
一群不要臉的混蛋,我感覺有人在後面按住我的肩膀,我側臉看見左手冷漠的臉,左手的另一隻手按住包間的門:怎麼了,十八。
這下包間裏面的男生都老實了,我不知道左手到底有多麼大的鎮懾力,4暮朝我擺手:誤會,誤會,說著玩兒的。
左手拿走我另一隻手裏的啤酒瓶子,皺著眉頭看著4暮:你說什麼了?就說是說著玩兒的?恩?給我重複一遍。
4暮僵硬著身體,不說話,我渾身發抖的指著4暮:他說,他竟然說想……
左手按著我肩膀的手拍了我兩下,冷漠的看著攔在我面前的那個男生:你說,4暮剛才說什麼了?你最好說實話,我記得我已經不是第一次揍過你了吧,你說完,除了4暮你們都可以走,你不說,我現在喊人過來,然後你爬著回宿舍,明天你去教務處告我狀好了,我被記過過,也不在乎多記那麼一次……
那個剛才攔著我的男生哆嗦了一下,回頭看了一眼4暮,4暮的額頭也開始出汗了,那個男生猶豫了一下,看著左手,飛快的說:4暮剛才說,說早就注意十八了,他要,要把十八搞到手然後再甩了……
然後那個男生逃命似的從左手旁邊鑽了出去,裏面另外三個男生也飛快的跟著跑了出去,整個包間就剩下4暮一個人,呆呆的站立著,左手冷漠的看著4暮:我還真是奇怪,我如果沒有記錯的話,4暮,就為這樣的事兒你沒少挨別人的揍吧?你記性還真是差,十八,你出去一下。
我當然知道左手想幹什麼,但是我不想讓左手那麼做,雖然4暮是個混蛋,最多就是那張破嘴該揍,但是要是左手揍了他,左手就有可能被學校記過處分,實在不劃算,我推開走向4暮的左手,我感覺自己的牙齒都在打顫,我走向4暮,4暮往牆邊退了退,臉色煞白,我知道4暮怕的不是我,應該是左手,我逼近4暮之後,揚起手就是一巴掌,剛才我的手破了,4暮的臉上除了挨了我一記脆響的耳光,還留下了一道血痕,我聽見左手說:十八,你手怎麼了?
我朝4暮吐了一下口水:我真沒有想到,天下間卑鄙的男人中你是最下爛的一個,別人給你的評價都等於表揚你了……
我發現亞瑟教我的那個鄙視人的手勢超級的管用,我舉起雙手朝4暮做了一對那個手勢,我惡狠狠的瞪著4暮:我告訴你,我鄙視你,知道嗎,非常的鄙視你。
說完,我心裏平衡多了,長長的吐了口氣,拽著左手出了那個包間,左手皺著眉頭看著我:費那麼多事兒幹什麼?直接揍他一頓不就結了?
我嗤笑:揍他?然後再被記過?為那樣一個破爛男人太劃不來,我們才沒有那麼傻,這樣就夠了,這個混蛋男人早晚會有人收拾他……
左手卷起襯衫的袖口,吱拉一聲撕掉一邊的襯衫袖口,看著我:把手伸出來,剛才是不是被啤酒瓶子劃傷了?
我張開手掌,劃破的地方已經不怎麼流血了,手掌有些黏糊,左手用撕下來的襯衫橫著幫我把手掌綁起來,看了我一眼:回去搞點兒酒精消消毒,別感染了,最好用創可貼蓋住傷口。
我點點頭:左手,剛才謝謝你。
左手哼了一聲:囉嗦。
我開始歎氣:這樣的混蛋怎麼能進學生會呢?
左手無動於衷的挽著被撕壞的襯衫袖子:哼,學生會的女老師多唄,異性相吸,有人好這一口吧……
回到走廊另一頭的包間,索多多和許小壞談興正濃,看來聊的挺好,索多多看著左手:你倆跑哪兒了?十八,你手怎麼了?
我氣乎乎的剛要說話,左手叼了支煙點上,看了我一眼:不小心撞到窗臺上碎裂的啤酒瓶子了,沒什麼大事兒。
索多多眼珠一轉:那,那不大好吧,左手,你帶十八去學校的醫務室看下,夏天很容易感染的,是不是,許小壞?
許小壞也緊張的看了一下我的手:那,十八,我陪著你去吧。
索多多忙說:不用,讓左手陪著去就行了,左手去吧,早點兒做個消炎處理,十八,到時候我送許小壞回去就行了。
我知道索多多的意思,他想支開我和左手,好和許小壞獨處,我知趣的站起身往包間外面走,左手在後面跟著,我本來想直接回宿舍,但是左手執意要陪著我去醫務室做消炎處理,我強不過他,只好跟著去醫務室。醫務室的校醫用酒精棉給我的手掌破裂的地方做了消炎處理,竟然還用小鑷子夾出一小塊碎玻璃碴,左手瞪著我:看看,要是隨便處理一下,肯定發炎。
校醫用創可貼幫我把破口的地方封好,用小瓶子給我裝了幾塊酒精棉,說是讓我回去晚上和隔天的時候,用酒精棉接著消毒,夏天容易感染。我謝過校醫,拿了酒精棉和創可貼走出了醫務室,想起剛才的事兒,心裏還是氣的很厲害,左手看著我:別想了,4暮在學校的口碑一直都是那樣,為這事兒也沒少有人跟他折騰,他就是那種沒有臉皮的人,你知道他什麼人就行了,總比接觸久了之後知道要好很多。
我點點頭,想想也是,告別了左手,回了宿舍。小諾瞪著一雙熊貓眼說小淫給我打過好幾次電話了,我琢磨著亞瑟沒有把我不過去的事兒告訴小淫嗎?還是簡單的收拾了課本,準備去亞瑟那兒復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