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 關於磨唧
(A)

元風、肖揚和餅小樂、陸風,還有楠楠畢業論文答辯之後,基本都通過了,尤其是元風,還得了一個優秀論文,這更加讓人感覺高興,亞瑟說好好吃一頓飯。元風解釋說為了畢業論文確實花費了不少的精力,因為還要惦記著裝修房子,所以就會更加的感覺到勞累。其實值得擔心的是餅小樂,差點沒有通過,不過還好,總算可以圓滿畢業了。
我的期末復習超級的苦惱,總是不停的被亂七八糟的事情打斷,尤其是畢業生活動上三天兩頭的要支會這個又要支會那個的,超級的疲憊,小麥和蘇亞的踢踏舞據說是漸入佳境,小麥總結說現在蘇亞轉身的時候已經不帶那麼強的電流了,看來小麥還真不是思春,不過是不適應別人跳舞的時候轉圈而已。小淫一直把我照顧的很好,這點讓我渾身上下都時不時的彌漫著小麥說的那種電流,我想到幸福時的感覺,真的覺得自己跟觸電了似的想要不停的發抖。
在小淫那兒復習英語和管理寫作的時候,我又睡著了,等我醒過來的時候,我無比臉紅的發現我竟然流口水了,英語書好幾頁都被打濕了,我慌忙坐起來,想找什麼東西擦擦口水,看見小淫也拿著英語書坐在距離床邊不遠的椅子上看著我笑,我就更加的尷尬,小淫好像在牛仔褲口袋裏面掏了什麼東西,朝我一扔,我接過來看是面巾紙,我面紅耳赤的拿出來擦著英語書角。
小淫吃吃的笑:十八,也不用那麼不好意思,人太累的時候都有點兒不適應,我要是太累了,睡覺就會打呼嚕呢。
我聽見客廳有餅小樂和元風說話的聲音,我知道他們都來了,偶爾還能聽見肖揚說話的聲音,我看向小淫,小淫在摸著他自己的嘴角笑著,我放下書:哎,你幹嗎不在客廳跟他們一起說說話?
小淫扔了書,朝床上一坐,彈了一下,用手拍了我的腦袋一下,笑:我怕你醒來的時候無聊啊,哎,你睡覺的時候怎麼那麼沉,我估計有人把你抬走了你都不知道。
我剛要站起來,小淫拽著我的胳膊,一臉的無賴樣:哎,十八,我特別喜歡守著你,真的,所以說啊,以後我要是喝醉了,我要是睡著了之後你也守著我好不好,我喜歡一睜眼就能看見你的那種感覺……
我感覺自己的半邊胳膊都麻了,我推開小淫:哎,一個大男生說這樣的話,你不覺得不好意思?
小淫眯著眼睛很磨唧的又往我身邊湊了一下:有什麼不好意思?反倒是你,跟個木頭棒子似的,過來,過來跟我說你喜歡我,你就很少跟我說你喜歡我,就是我問你是不是喜歡我的時候你才會打馬乎眼的說個恩就了事兒,不行,不能那麼混水摸魚,十八,你要是不練習說,你就怎麼都說不出口……
小淫拽著我的胳膊,我是站不起來也掙脫不了,小淫非要逼著讓我說我喜歡他,我有點兒惱怒的看著小淫,小淫輕輕的笑著,臉上的酒窩若隱若現的,還那麼稍微嘟著點兒嘴唇,這副表情我是怎麼都無法把火兒撒出來。小淫邪氣的笑著:十八,你說啊,我等你說這句話等了好久了,你說好不好,就說一次,恩?
我一點兒都發不出火兒,除了面紅耳赤就是傻呆呆的看著小淫,小淫開著我的表情壞壞的笑:好,十八,你不說是吧,你不說我就親你……
我嚇了一跳,慌忙看著小淫:別親,我喜歡,你,我喜歡你,行了吧?
小淫泯泯嘴唇:恩,再說一次了,十八,看著我的眼睛說嗎。
剛才那麼匆忙的說出之後我竟然沒有太多的尷尬,雖然自己的心跳那麼強烈的蹦達著,我慢慢的看向小淫,小淫的眼神乾淨溫和,這是一個讓我能感覺到溫暖的地方,也是讓我無法抗拒的地方,我有點兒遲鈍的看著小淫:其實,我真的,很喜歡你……
小淫笑著的嘴角慢慢放開,朝我微微的點了幾下頭:十八,我也是,聽你說這句話我真的很開心。
晚上吃飯的時候,元風在問我宣傳部的事兒進行的怎麼樣了,我很想說一塌糊塗,但是覺得那樣說顯得自己實在沒有什麼水準,就說不是很好,元風點點頭說其實學生會就是一個小社會,大社會有的小社會也照樣會有,一樣的會有鉤心鬥角,一樣的會有跟別人別著,一樣的會有看不慣的事情,所以能在小社會中磨練磨練自己對走向大社會也是一件很不錯的事兒,人都要經過歷練。
亞瑟不屑的看著我:哎,十八,元風沒有說錯,你別看你好像有兩把刷子,那你需要對到對的人,如果誰都不把你當回事兒,你就是有N把刷子都派不到刷牆的用場上,就你那脾氣絕對需要不停的磨練。
肖揚看著亞瑟:我覺得十八的性格挺好的……
亞瑟不樂意的推了肖揚一下:性格好不好,跟你能不能在社會上混好一點兒關係都沒有,不能那麼說十八好,會害了她,首先過於較真兒就不是好事兒。
小淫挨著我的肩膀小聲說:我也覺得你挺好的,別聽亞瑟瞎說……
楠楠好像特別的興奮,非要和我喝酒不可,說是終於完成了論文答辯,差不多正式畢業了,其實楠楠和元風一樣,都不能喝酒,我從來也沒有看見楠楠喝酒,所以看著她非要和我喝酒我還挺奇怪,元風一副心滿意足的樣子看著楠楠:哎,你找人喝酒應該找小麥那樣的,怎麼能找十八呢?
楠楠溫柔的笑著說:找人喝酒當然要找高手喝了。
亞瑟叼著勺子皺著眉頭:哎,元風,你們畢業了,房子也裝修的差不多了,期末考試之後一定去你們新房那兒看看去,我也感受一下什麼叫結婚的感覺……
元風看著亞瑟笑:你是應該感受一下,我都怕你這麼自由散漫慣了之後再也不想結婚呢。生活習慣這個東西要是一直延襲的話就會很無所謂了,我倒是希望你爸媽給你的生活費少一些,你每天也太無所事事了,你都不覺得空虛嗎?
亞瑟張開懷抱,誇張的笑:當然空虛了,我空虛的很,這麼多個女人都不夠用的。
我沒有什麼精神,主要是因為這些天復習功課很疲勞,所以沒有什麼興趣說太多的話,我能想到的一是睡點兒覺二是多背點兒書一定要把期末考試應付過去。這個時候小淫的呼機響了起來,嚇了我一跳,小淫按了呼機站起身去打電話,肖揚看了我一眼:十八,你最近好像挺累的,是不是太疲勞了……

(B)

我聽見小淫打電話的聲音:哦,是你啊,恩,還行吧,快要考試了,你怎麼知道我的呼機號碼的?我妹妹告訴你的?我啊,我五月份剛剛回過家了所以暑假不回去了,恩,不行,你別過來了,我忙得很,沒有時間,再說也沒有住的地方,我都跟你說了,你就別過來了,什麼都不方便,我真的沒有時間……
我朝肖揚點了頭:恩,既要忙著期末復習又要忙著學生會的事兒,是有點兒累。
小淫重新坐到我身邊的時候,亞瑟眯著眼睛看著小淫嘿嘿笑:哎,我敢打賭剛才給你打電話的是個女的,小淫一直是桃花命……
小淫瞪了亞瑟一眼:別瞎說,一個同學而已,說是暑假要過來看我,我哪有時間。
亞瑟開始搖頭:就算是同學也是女同學,肯定是跟你有一腿的女同學,小淫不是我說你磨唧,這種事情你哪兒那麼多廢話,你直接跟她說你已經有女朋友不就得了嗎?幹嗎去說沒有時間啊沒有地方住什麼很忙啊?你這一點真是不怎麼男人,特磨唧,說話總是說不到點子上,十八比你男人多了……
小淫有點兒惱怒的看著亞瑟:哎,你有完沒有?不用你操心。
元風笑嘻嘻的看著小淫:哎,小淫,雖然我一直都不覺得亞瑟這個人有什麼好,但是說實話你性格中是有點兒磨唧,你知道女孩子的心思都願意往你有意思的那個方面想,你要是不說明白誰知道啊?不能老是顧左右而言他,要把話說到點兒上,要是真的和你有一腿的女生的話她既然要大老遠的來看你,肯定對你還有意思,所以你只要不把話說到點兒上她就會還想你並不是完全沒有那個想法,剛才你應該說你暑假要陪著女朋友做一些事兒不就結了?她不就什麼不想了……
小淫的臉上一陣紅一陣白的,好像被說的惱了,提高了聲音:哎,那是我的事兒,不用你們操心,就算我過去做錯了什麼,也不至於你們老是這麼說我吧,我怎麼了?我現在做錯什麼了?
元風被搶白了一下,訕訕的笑:好,算我多管閒事,這話就此打住,亞瑟,是我們太多事兒了。
我本來沒想什麼,但是看到小淫開始心煩氣躁的樣子,我心裏開始有些不快,因為小淫有時候做事兒是挺磨唧的,我用手在桌子底下碰了一下小淫,小淫好像不樂意的看了我一眼:十八,你是不是覺得他們都向著你說話,你也覺得我很差勁兒?都不准我辯解一下。
我的臉上有點兒掛不住,小淫自顧自的喝了一大口啤酒,吐了一大口氣,好像意識到什麼,側著臉看了我一下:對不起,我沒有別的意思,我有點兒累了,我先回房間睡一會兒。
然後小淫起身回房了,這個飯吃的有點兒讓人不大痛快,亞瑟和元風互相看了一眼,平K拿著酒杯貫著桌子:哎,哎,喝酒,喝酒啊,元風啊,你真是神,畢業論文竟然是優秀,把你的草稿給我一份兒,到畢業的時候我就準備把你的畢業論文改造一下……
我沒有什麼興趣了,看著亞瑟和元風:那個我就先回學校了,有點兒困,還有不少東西要復習。
元風笑著點頭:那好,你回去吧,好好休息,學生會的事兒努力了就好。
我轉頭看見小淫的房門虛掩著,想到很多專業課的書都在裏面,準備進去拿。輕輕的推開門,看見小淫側著身體躺著,我躡手躡腳的走到床邊,開始收拾我的專業課,儘量不發出聲音,小淫一直那麼側著身體躺著,我收拾了自己的專業課本,正要躡手躡腳的往外走,小淫的手突然抓住我的手臂,嚇了我一跳,手裏的專業課本掉了一地,我看見小淫不快的表情。
小淫盯著我:十八,你會不會也象他們一樣認為我真的磨唧?
我淡淡的看著小淫:只要你自己不覺得不就行了?別人說什麼很重要嗎?
小淫的手握的我的手腕有些疼,但是小淫沒有要鬆開的意思,小淫往我身邊移動了一下接著盯著:十八,亞瑟沒有說錯,剛才呼我的確實是個女生,是我以前的高中同學,我們,我們之前是……
我打斷小淫:算了,別說了,我現在好容易不想再跟你說之前的事兒,你別說了,我一點兒都沒有興趣也不想聽。
我掰開小淫的手,彎腰收拾掉落的書,小淫賭氣的抱著枕頭重新躺著,眼睛盯著我:十八,你別回學校了,陪我一會兒好不好?我剛才喝了酒,心裏不舒服,很不舒服。
我盯著小淫:是你說你自己困了,你好好睡吧,太晚了學校宿舍會鎖門的,我想早點兒回去,現在已經不早了。
小淫咬著嘴唇看了我一會兒,好像還輕輕的哼了一聲,轉身把臉背過去不再理我,我轉身出門之前還用手拍了小淫的肩膀幾下,小淫沒有搭理我,我抱著書本出了房間,肖揚看見我出來也站起身:我,我也回學校了……
亞瑟一把把肖揚拽著重新坐下:你別回去了,十八自己回去就行了,今晚好好的陪我喝點兒酒不行啊?
元風和楠楠朝我擺手的時候我聽見亞瑟低聲跟肖揚說:你老老實實的待著,湊什麼熱鬧啊你?
回到宿舍,我才想起索多多讓我轉告許小壞的事兒,許小壞正用小鑷子修剪眉毛,一根一根的修剪著,我坐到許小壞身邊,把索多多的話轉達了一遍,許小壞一點兒都沒有驚訝,只是哦了一聲接著修剪她自己的眉毛,到底是身經百戰所以就算有男生喜歡自己也沒有覺得有什麼可驚訝的。我以為許小壞對索多多是沒有什麼興趣了,準備告訴左手不行,許小壞放下小鑷子:是不是長頭髮的那個?
我點頭:就是那個,說是在餐廳吃飯的時候和你撞到一起了,很過意不去把你的衣服弄髒了,說是挺喜歡你的,你要是有興趣呢就抽個時間吃個飯什麼,要是你沒有興趣呢我就告訴他們你沒有那個意思……
許小壞打斷我:怎麼沒有興趣啊?我現在也有點兒閑的發慌了,索多多長得還不錯了,挺象唐朝樂隊的那個主唱,恩,我倒是願意跟他來往來往了,我還沒有過長頭髮的男朋友呢。
我抓起電話:哦,那行,我這就告訴他你對他有那個意思……
許小壞啪的把我手裏的電話按下:十八,你缺心眼啊?對男人不能這麼輕易的就答應了知不知道?這樣會讓男生覺得太好追了吧?你打電話的時候別說你已經把他喜歡我的事兒告訴我了,你只要說你轉述了他過意不去的歉意就行,我要讓他慢慢的親自對我說他喜歡我的事兒,明天中午一起吃飯吧,我還真是想見見他……
我似懂非懂的看著許小壞,琢磨了好一會兒才明白過來許小壞的意思,這才拿起電話打給左手,左手的聲音很冷淡,聽我說了之後,說是讓我等一下,我估計他是去徵求索多多的意見,沒有一會兒,索多多接了電話,很興奮,說是明天中午在學校餐廳轉角處的那家餐廳就好了。索多多掛了電話,我轉述給許小壞,說讓她明天中午去轉角處的餐廳就好了,許小壞看著我笑:哎,到時候你跟我一起去。
我奇怪的看著許小壞:我?你自己去就好了。
許小壞搖頭:不行,我一個人去太沒有矜持了,有人陪著才會顯得很有身份了,再說了第一次哪有自己一個人去的,太沒有面子了。
我歎了口氣,實在不想見左手那種冷冰冰的表情,想拒絕許小壞又有點兒說不出口,看來牽線搭橋這樣的事兒實在不容易,所謂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可能就是這個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