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 太緊張了
(A)

中午吃完飯,肖揚一直沒有走的意思,坐在客廳跟我聊天,我本來想著多跟肖揚說說話也行,但是一直說了接近一個小時肖揚還是聊天的興趣很大,我想著自己還沒有復習完的企業管理和小淫給我留的微積分類型題,所以猶豫了好一會兒,終於跟肖揚說我還要復習就不陪著他聊天了,肖揚訕訕的笑了一下說沒事兒去復習吧,然後我轉身進了小淫的房間,把房門輕輕帶上,開始看書。在看書的時候還能偶爾聽見小淫和平K跟肖揚說話的聲音。我先把微積分類型題做完了,檢查了幾次,感覺應該是會了,這才放心的開始背上午剩餘的企業管理,不知道背了多長時間,反正很困,就拿著企業管理的書往臉上一蓋,拽了枕頭,仰面躺在小淫的床上,迷迷糊糊的就睡著了。
等我睜開眼睛的時候,我發現蓋在自己臉上的書沒了,我轉頭找那本企業管理的書,發現自己身上蓋著一件深色的襯衫,書工工整整的放在枕頭旁邊,我正在發愣,聽見小淫的聲音:醒了?
扭頭,看見小淫坐在距離床邊不遠的一把椅子上,翹著腿,手裏拿著一本電腦的書,另一隻手還拿了一支煙,正看著我笑。我努力端坐起來,打了幾個哈欠,感覺要淌眼淚了,揉揉眼睛:哎,給支煙,困死了,無聊的企業管理,學了之後跟人家企業的管理能有什麼關係,還不是紙上談兵?MBA都搞不明白的事兒,還不如你學的電腦管用。
小淫笑著把他旁邊的煙和打火機扔給我,我點了支煙,吸了一口:肖揚他們呢?
小淫合上電腦,伸了下懶腰:走了,小麥在玩遊戲,平K跟亞瑟也出去了,亞瑟這個傢伙現在更不看英語書了,就等著考試的時候抄我的了,真是太無賴了。
小淫挨著我的肩膀坐到床上,泯了下嘴唇,小心的看著我:十八,睡,這個床,還舒服吧?要不你,好好的再睡一會兒,反正復習的東西差不多都是那些東西,我剛才看你好像特別的累,到點兒了我叫醒你……
我吐了一口煙,看向小淫小心的眼神,小淫不大自然的笑:我,我剛才看了你做的那個微積分題了,就,就有一道在過程上有些問題,其他的類型都差不多了……
我猶豫了一下:還好了,睡的挺舒服的,就是我沒有脫鞋,可能把床單給弄髒了。
小淫輕輕的笑了:沒事兒的,我,我沒有別的什麼意思,真的沒有。
說完小淫伸手撓撓頭,有點兒不大自然,我故意的把頭往小淫眼前湊了一下,小淫吃驚的看著我:十八,你,你幹什麼,喔,咳,咳,你這個傢伙……
我惡作劇似的朝小淫眼前吐了一口煙,小淫沒有防備,開始手忙腳亂的扇乎,我在一邊得意的笑著,小淫把煙霧扇乎的差不多了朝我瞪眼:你這個傢伙,你給我過來!!
小淫拽住我就要用手彈我的腦袋,我手忙腳亂的推搡著,慌亂中好像小淫停止了彈我的動作,我扭頭的時候有點兒彆扭,我竟然把手按到了小淫的嘴唇上,那種柔軟有些發燙的感覺讓我有點兒不知所措,我慢慢的拿開手,手指頭慢慢的滑開小淫的嘴唇和嘴角。小淫好像也有些尷尬,鬆開抓著我的手,緊繃著力量慣性讓我撲通一下倒在小淫的床上,小淫用手好像無意識的摸著他自己的嘴唇,眼神有些複雜的看著我,我快速的坐起來。
為了打開僵局,我裝作沒事兒人似的看著小淫:哎,你說亞瑟為什麼老是想親你呢?亞瑟是同性戀麼?
小淫挑著嘴角笑了一下,很突然的坐到我的身邊:十八,那你想不想,恩?
我沒有想到小淫會這麼問我,我有點兒無措的解釋:我?我想那玩意兒幹什麼??
小淫皺著眉頭用手點了我的腦袋一下:啊,你這傢伙,什麼叫那玩意兒啊?亞瑟都想成那樣,你就一點兒都不想?哪有你這麼打擊人,十八,你是不是女生啊……
我嘟著嘴看著小淫,心裏一動:我,問題是現在我就是沒想啊。
小淫有點兒邪氣的笑著看我:那你現在想啊,又沒有別人,你真的會不想?我也太失敗了點兒吧……
我走投無路的用企業管理的書擋住臉支吾著:我才不想……
小淫啪的拿開我擋住臉的書,無賴的笑著:不要不好意思了,那你就是想了,哎十八,你怎麼那麼害羞啊,我看你抄傢伙揍人的時候比這會兒生猛的很,你那股勁兒都哪兒去了,這會兒我都懷疑是不是你了,恩?
我感覺多餘的血液在我的臉上沸騰,我不保證我的臉上是紅一塊還是青一塊或者是紫一塊,我伸手就去搶小淫手裏的企業管理書,小淫順手把企業管理書放到身後,接著笑:十八,我真的很想,很想親你……
我一把推開小淫:你是不是瘋了,小麥在外面呢!
小淫把企業管理書扔到之前他坐過的那個椅子上,壞笑:小麥又不會進來,你怕什麼?
我推開小淫,轉身去拿那本扔在椅子上的書,我的心跳都快要跳成心臟病了,小淫擋在我的前面攔住我,眼神極其的黏糊,聲音低低的:十八,我們,我們試試好不好,恩?
我遲鈍的看著小淫,象被人催眠了似的看著小淫的眼神,在發呆了幾秒鐘後我開始搖晃自己的腦袋,想讓自己稍微那麼清醒一下,小淫的手輕輕的撫在我的耳邊,小聲的笑:別再晃腦袋了,再晃真的會暈了……
小淫的臉孔在我的眼前越來越清晰,我也越來越緊張,恨不得把心臟掏出來放到冰箱裏面冰一冰才能保險點兒,我甚至能感覺到小淫有點兒壓抑的呼吸,我就那麼呆呆的睜著眼睛看著小淫的眼神,還有亞瑟說過的小淫勾人的嘴唇,就在我那發呆的時候,小淫突然噗哧一笑,好像很忍不住似的:十八,你,你能不能把眼睛閉上?你怎麼能一直這麼盯著我,搞得我都跟著緊張了,不行了,我實在太緊張了……
我咽了下口水,才感覺到自己剛才連眼睛都沒眨的盯著小淫看,我從來沒有發現自己這麼失敗過,而且超級的尷尬,我推開小淫,拿了企業管理的書,坐在椅子上胡亂的翻著,小淫靠在我旁邊,還沒有停止笑:十八,我是覺得你簡直,簡直太超級……
我扭頭憤怒的盯著小淫,小淫馬上忍住笑,繃住臉:……咳,咳,就是簡直太搞笑了而已,絕對沒有別的意思,我發誓……
我拿起企業管理書就要打小淫的腦袋,小淫一把抓住我的胳膊,沒有再忍住笑:哎,十八,你言情小說的基本功都白看了麼……

(B)

第二天上午,領著小麥去見文體部的那個要在畢業生活動中跳踢踏舞的女孩子,小麥一百個不願意,說是要不是有把柄在亞瑟手裏,不管給不給他介紹大爺他都不會去。我不樂意的看著小麥:哎,你真是太讓我失望了,平時還總是做出兩肋插刀的勁兒,關鍵時候就這麼對付我??還兄弟呢?哼。
小麥撓撓腦袋:十八,這種要在大庭廣眾之下露臉的事兒,你也太,太強求我了吧……
我推了小麥一下:就你這點兒膽量還整天吵吵著讓我幫你介紹個姑娘,哪有姑娘會喜歡你這樣膽小的男生?這次正是你展示自己的好機會,你要是表現的好了,說不定真的會有姑娘主動看上你的,那不比我給你介紹要好的多?你自己想想看,好像我害你似的。
小麥將信將疑的看了我一眼:真的?
我點頭,帶著小麥去了文體部的活動廳,那個姑娘應該在那兒等著,因為我昨天晚上已經給她打電話了,進到活動廳,果然那姑娘在,學生會的秘書長也在,那姑娘還穿著跳舞的行頭,上上下下的打量著小麥,小麥拽著我的胳膊小聲說:十八,我怎麼感覺她的眼神像是在看種馬似的……
我掐了小麥一下,忍著笑低聲說:你想的美,你還沒有到那個級別,看來你真是想姑娘想的瘋了……
那個姑娘哦了一聲:恩,看身形還不錯,估計也不會跳舞了,不過沒有關係我可以慢慢教你,距離畢業生活動還有十多天,很容易的,我想在踢踏舞的前後各加入一段拉丁舞,具體的情況我會跟你說的……
學生會秘書長開始拍手笑:蘇亞你就是厲害,當初你為什麼沒有報考舞蹈學院呢?真是浪費了一個人才,嘖嘖,一會兒左小婷會從廣播站把你要的伴奏帶帶過來,你就具體把這個舞蹈排練好就好,行了,十八,你先走吧。
小麥脫口而出:十八,你還是在這兒陪著我,我心裏沒有底兒……
秘書長沉著臉哼了一聲:這兒是專門給文體部排練活動的,閒雜人當然不能留在這兒,十八,這兒沒有你的事兒了,你回去吧。
秘書長的話很生硬,我一直在想我到底在什麼地方有得罪這個貌似有更年期綜合症的漂亮女生,長了一張超級美麗的臉孔,但是說話卻是那麼的挑釁,我沒有說話,看了一眼小麥:你好好練吧,我在活動廳外面的樹林裏面等著你,別緊張。
我剛走到門口,就聽見秘書長陰陽怪氣的話:別以為有元風給你撐腰你就真的覺得你自己是一盤菜,在我眼裏你什麼都不是,就是一個打雜的,哼!
我本來想說幾句狠話,但是考慮到不想讓元風因為我過多的往學校跑,我忍住了,恨恨的出了活動廳,走到大門口的時候,看見左小婷拿著一盒卡帶晃悠著過來了,看見我的時候用一種超級藐視的眼神掃視了我一眼,我也沒有搭理她,慢慢踱到活動廳外面的樹林裏面,那兒有乾淨的石桌子和石椅子,我懊惱的坐在椅子上開始生悶氣,心想要是真的有一天在秘書長的前面了,我一定把這個混蛋的傢伙踹的遠遠的,哼。
然後我聽見有人喊我的名字,抬頭看,是肖揚,肖揚雙手抄著兜朝我的方向走了過來:十八,你在這兒幹什麼?
我吐了口氣:把小麥用上了,都說刀要用到刃兒上,那裏面那幾個鳥人怪模怪樣的,真是感覺有點兒對不住小麥了。
肖揚坐到我對面的石椅子上,詫異的看著我:怎麼了?跟學生會其他人發生矛盾了?
我搖頭:估計是她們看著我不順眼唄,尤其是那個秘書長陰陽怪氣的,說我這個宣傳部長還不如一個打雜的……
肖揚笑了一下:十八,其實不是,那個秘書長其實是為別人出頭,她故意的。
我看著肖揚:我沒有拿板磚砸了誰家玻璃了吧?
肖揚忍不住笑了:不是,你記不記得之前那個宣傳部的副部長左小婷?本來她以為元風走了,她想當然就是正部長了,誰知道你取代了元風的位子,左小婷當然心裏彆扭了,之前萬森不配合你工作其實跟這個也有關係,但是還好萬森跟元風關係更好一些,那個秘書長和左小婷是老鄉而且是好朋友,所以她們是故意的。
我終於恍然大悟,肖揚泯泯嘴唇,不大自然的看了我一眼:十八,其實……
我看著肖揚:怎麼了?
肖揚猶豫了一下,搖頭:也沒什麼,其實,就是感覺心裏有些難過……
我不知所措的看著肖揚,肖揚盯著我:昨天去小淫那兒看到你和小淫,我終於明白一個事實,那就是從此以後我再看見你的時候,再看見你和小淫單獨相處的時候,我再也沒有理由可以隨隨便便的進入你們的視線了,這跟之前,我可以自由的在你面前隨意出現的那種局面已經再也不可能了,我就是,就是覺得心裏有些不是滋味……
我有點兒歉意的看著肖揚:肖揚,真的對不……
肖揚傷感的朝我擺手:十八,你什麼都不要說,我明白的,你什麼都不欠我。
肖揚頓了一下,勉強的笑:十八,我其實挺滿足的,我青澀的大學生活中,曾經有個你,和我一起分食一份兒八塊半的牛肉炒飯,這就夠了,何況我,我還擁抱過我的兄弟……
肖揚突然站了起來,轉身快速離開,我想喊肖揚,但是我竟然沒有想要說出口的話,只是看著肖揚的背影發呆。
一直到上午十一點,小麥都還沒有出來,我有點兒擔心的看著活動廳的窗戶,又過了一會兒,我看見左小婷在大門口冷淡的喊著我的名字:十八,你進來。
我快跑幾步,進了活動廳,看見蘇亞和秘書長都冷著臉,小麥有點兒緊張的站著,秘書長開始朝我嚷:十八,這個人不行,絕對不行,你是怎麼做宣傳部的工作的,不能幹就別進宣傳部,換人,在明天下午之前換一個合適的男生過來,這個節目不能砸在你手上……
我的怒火開始膨脹,NND,我連大爺的都省略了,我也開始朝學生會秘書長冷笑:我能不能幹用不著你廢話,既然你不是吃乾飯的那麼你就自己去找一個合適的人來做樣板,無所謂啊,有本事的話你現在就下個通知書通知全學校的人炒了我的位子,我是絕對不會再給你找第二個人的,你隨便,小麥,我們走……
蘇亞睜大了眼睛:天啊,天,她怎麼敢這樣……
我拽過小麥的手臂就往外走,走了幾步感覺不解氣,想起之前亞瑟教給我的那個手勢,我轉身又往回走,走到學生會秘書長面前,朝她出示了亞瑟教給我的那個超級鄙視人的手勢,而且我還重複性的做了三次,這才領著小麥往外走,走到大門口的時候我回頭朝那個秘書長嚷:哎,你最好把我在學生會裏面除名,這次我倒要看看你有什麼本事,哼。
我聽見蘇亞超級噁心的聲音:天,天,她竟然敢對你做那個手勢。
我呸,我都不明白亞瑟怎麼會跟蘇亞有那麼一腿,這樣的女生,又矯性又嗲生嗲氣的,說話比貓大不了多少分貝。我敢肯定,那個時候,亞瑟的腿毛一定沒有完全長出來,所以導致那個時候的亞瑟缺了不少的心眼,才會跟這麼一個缺心眼的女生混在一起,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