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 吻念風波
(A)

去到亞瑟那兒,亞瑟正在往胳膊結疤的地方塗抹著什麼藥膏,小麥竟然戴著一個黑色墨鏡,看著酷酷的,我發現小麥好像回一趟家就會換一身行頭,這次又是一身新的著裝,象黑社會的小弟,靠著沙發無聊的喝著可樂,看見我裝模作樣的擺著譜兒:喲,十八,好幾天不見了,怎麼變得(zun)了?小淫給你吃什麼了??是不是菠菜大力丸?
我惱火的沖過去,小麥舉起雙手:投降,投降,別打。
我坐在小麥旁邊,小麥把墨鏡拿開,扁了扁嘴角開始歎氣:哎,實在沒有成就感啊!
我眯著眼睛看著小麥:哎,什麼沒有成就感啊?
小麥歪著腦袋陰陽怪氣的看著我:這次回家,發現我的高中同學人家都個個有女朋友了,問起我的時候我當然覺得沒有什麼面子啊,混了這麼久,連個姑娘都沒有混到手,這還是跟亞瑟混的結果,說出去都丟人……
亞瑟不屑的拿手裏塗抹的藥膏砸向小麥:混球,你給我閉嘴,你跟我混?你嘴巴上的毛長多長了,還姑娘呢?哎,麥啊,你知道什麼是姑娘嗎?
小麥騰的站起來:哎,你那麼高手,你也給我介紹個啊?
小淫這個時候從房間裏面推門出來,用手整理著皮帶,瞪著小麥:你得了吧,你現在連20歲都不到還想混個姑娘,就算亞瑟想給你介紹,咱們學校哪有19歲以下的?都比你大三四歲,誰願意跟著一個狗屁不懂的小男生混啊,小麥啊,別急,再慢慢長兩年,等你畢業了,也就20出頭了……
我忍著笑,估計小淫剛才是在房間裏面換衣服,小淫換了一件深色的短衫,還是牛仔褲,好像小淫特別的鍾愛牛仔褲,我看見他穿的最多的就是牛仔褲,小淫湊到我身邊,不大樂意的看著我:還有你,十八,你一上午跑到哪兒去了,我前後打了不下五次電話你都不在,你也沒有跟我說你今天上午有事兒啊?
我懊惱的推開小淫靠過來的身體:哎,我就不能有點兒自己的自由,憑什麼做什麼都要跟你報告?
小淫挨著我坐下,瞪大了眼睛:哎,當然要說一下了,要是你找我一上午,我不在,別人也不知道我去幹什麼,你心裏會好受麼?我發現你這孩子怎麼缺心眼似的……
亞瑟嗤笑:哎,小淫,你才知道十八缺心眼啊?我從認識十八的第一天就知道十八有點兒那個了,她啊,肯定是在出生之前就被醫生把關於感情反應的那個神經給哢嚓了……
小麥叼著墨鏡的腿兒看著我嘿嘿笑:哎,十八,不會你的情商跟我一樣低吧?
亞瑟站起來伸了個懶腰:啊,舒服,怎麼辦啊,我的英語,我的後媽,應該找個人幫我補習一下,可是我還不想學,要不找個人代替我考試吧……
這會兒我想起傷心的小丘,急忙站起來抓了旁邊的電話,打到宿舍,電話在響了好幾下才被接起來,是小丘有氣無力的聲音,我猶豫了一下:小丘,是我,十八。
小丘哽咽的聲音傳了過來:十八,什麼事兒?
我儘量把語氣放的很平靜:小丘啊,今天我下樓的時候碰見易名了,易名主動跟我說起和你的事兒,易名讓我轉告你,他的意思是他不是要和你分手,他說他這兩天真的有些累,就想一個人靜一靜而已,易名讓我告訴你過兩天他就去找你,真的。
小丘好像很懷疑的聲音:十八,你,你說的是真的?
我說:恩,真的,是易名親口告訴我的,你放心吧,別哭腫了眼睛等易名找你的時候不好看,別再哭了。
小丘的情緒好像一下子就好轉了似的:謝謝十八,我知道了,你不會騙我吧?你真的不是騙我的?易名,真的會來找我是不是?
我有點兒傷感,努力裝出一種興奮的語氣:真的,你見過我撒謊嗎?
放下電話我還有些不舒服,因為我不知道這次易名會和小丘再處多長時間,看來易名是真的不怎麼喜歡小丘,這也怪我,當初多的哪門子嘴啊,這事兒要是不說易名不知道也不會搞到這個地步了。我皺著眉頭的時候小淫碰碰我:哎,易名怎麼又有事兒?又是鬧分手?
我歎了口氣:誰知道啊,這事兒都怨我嘴淺,當初小丘暗戀易名的事兒是我親自告訴易名的,然後易名就跟小丘好上了,這會兒又說自己很累,鬧著要分手,小丘多老實的一孩子啊,哭的都不行了,剛才來的路上遇到易名,還跟他炒了一架,他又說是就是想靜一靜不是真的要分手,說是過兩天就去找小丘……
亞瑟來了精神:哎,十八,我在咱學校見過的男生中,就有兩個不男人,一個是易名,超級的磨唧,而且別人很難知道他在想什麼,什麼都整的特複雜,特累,另一個就是4暮,好像就像全世界的人都不知道他是個男人的,有點兒什麼破事兒就差沒有直接上學校廣播站的喇叭說他又他媽的得手了哪個女生,大雄那次揍4暮真是揍的輕了,小淫還踹了他兩腳,嘿嘿,我是沒有趕上,打架那會兒,周圍站滿了不少人,沒有人上來拉架,因為4暮這人很沒有品所以很多人都想他挨揍,本來大雄會被記過的,但是元風跟學生會的老師還不錯,把這個事兒給化了,4暮啊4暮,你啥時候也讓大爺我揍一頓呢?
我狐疑的看著亞瑟:4暮,有那麼混蛋嗎?可是我看著他還挺像個樣的……
小淫不高興的看著我:哎,我們有必要詆毀一個人嗎?還有啊,易名的事兒你好像特別的愛操心,不是我說你,他那麼不男人,你以後少跟他攙合什麼事兒,一想起那次你替他挨了一個酒瓶子我就覺得超級惱火,他還把那事兒給忘了!
亞瑟眯著眼睛搓著手壞壞的笑著看小麥:麥啊,好些天不見了,是不是切磋下,恩?好想你啊!十八,小淫你倆上房間補習微積分去,別打擾我和小麥……
小麥騰的拽著我:哎,十八,別,亞瑟這人神經病……
這個時候,亞瑟的手機響了起來,亞瑟停止了動作接聽:是啊,哦……是你啊,對啊,你怎麼都不找我了?多生分啊,就是,那你等我……
亞瑟掛了手機,得意的看著小淫:風花雪月的日子真好啊,嘿嘿,羨慕吧,死小麥,你以為我真對你那個電線杆的身材感興趣,哼,走了,噢,英語啊,噢,我的後媽……
亞瑟趿拉著一雙運動鞋直接晃蕩著出門了,小麥不服氣的朝門嚷著:我電線杆?亞瑟那是瀝青桶,呸。

(B)

小淫給我補習的時候發現江若雨給我留的作業題,小淫的臉色一下子就變得很不舒服的看著我:啊,你這個傢伙!真的讓別人幫著補習了?哎,你還把不把我當回事兒了?我都說給你補習了……
我開始解釋:許小壞已經聯繫了人家,我總不能說放人家鴿子就放吧,所以就去應付了一下而已,哎,人家是高考數學滿分考上來的……
小淫憋著嘴看著我:是男的還是女的。
我看著小淫的表情有些好笑:當然是女的了,我怎麼可能找個男的幫我補習?
小淫緩和了一下語氣:那也不行,我都說過給你補習了,你怎麼老是讓我心裏不安呢?
我奇怪的看著小淫:我真是奇怪,你怎麼老是心裏不安呢?其實從我和你的角度,不安的那個應該是我才對啊,你覺得我很有優越性嗎?
小淫用手拍了我的腦袋一下:我怎麼知道,我怎麼知道是不是有人跟我一樣沒有腦子算不開帳,還有啊,你不能對誰都沒有戒心,易名的事兒你就別跟著攙合了,他要是不喜歡小丘,畢業照樣分手,長痛不如短痛,現在分了感情沒有那麼深,說不定不會那麼難過……
我傷感的看著小淫:為什麼大家都要說畢業就分手呢?難道這個真的是定理嗎?如果畢業一定要分手,那還不如不談了呢……
小淫怔怔的看著我,我對上小淫的眼神:那,那我們呢?我們畢業怎麼辦?你有想過嗎?是不是也要跟著別人的真理走……
小淫打斷我:十八,我有問過你會不會嫌我太窮了吧?
我點頭,小淫伸手攬住我的肩膀,笑:這個世界可能窮是最可怕的,你既然連貧窮都不怕,你覺得你還會怕什麼……
我遲疑的看著小淫:其實窮不是最可怕的,我怕會有太多人喜歡你,怕……
小淫笑著搖頭:傻瓜,怎麼越是看你就覺得你真的缺心眼……
小麥一臉的壞笑,從電腦邊兒上回過身:啊……真是受不了你倆,小淫,你這哪是補習微積分啊,哪個數學書說的是你這樣的?十八,你還是抽空在你們班級或者系裏幫我找找,看是不是有合適我的姑娘,倒是也幫著我劃拉一個,光是看著你們麻了,難道我是白癡嗎?受不了,我回學校了……
我看著小麥走了出去,也覺得我和小淫有點兒磨唧,轉頭,看見小淫愣愣的看著我,表情好像不怎麼自然,我奇怪的看著小淫:你,怎麼了?
小淫胡亂的撓撓頭發,又看了看我:沒,沒事兒,我沒事兒。
然後小淫又慌亂的看了我一眼,我也不知道小淫怎麼了,我更加奇怪的看著小淫:哎,你到底怎麼了?你身上進螞蟻了?
小淫泯著嘴唇看著我:十八,其實,其實我就是,就是很想……
小淫好像有點兒急躁的摔了手裏的微積分書,用手臂摸著他自己的後脖子:沒事兒。
我怎麼看小淫都不像沒事兒的樣子,我推了小淫一下:哎,你怎麼這麼磨唧啊?難怪亞瑟說你,什麼事兒,快說!!
小淫忽地站起來,飛快的看了我一眼:我就是很想,很想親你……
說完小淫朝沙發走去,我愣了一下,接著腦子嗡了一下,身體跟著酥了一下,然後意識又暈了一下,我也開始用手撓頭,張了張嘴巴,想說點兒什麼話但最終也沒有說出來,小淫坐在沙發上頭也不抬的胡亂的翻著雜誌,我聽見發出的嘩嘩的雜誌頁面的聲音。這個該死的時候我的腦子好像突然變得超級的記憶力好使,競選前看的言情小說中的鏡頭呼啦啦的跟過電影似的在我的腦子裏面刷刷的閃著。然後我就覺得自己好像有點兒呼吸都跟著困難似的,我愣愣的看著小淫坐著的方向,腦袋一片空白,我還半張著嘴巴,有點兒犯傻的偶爾眨巴一下眼睛,小淫就那麼低著頭不停的翻著雜誌,我就傻乎乎的發呆著,我比較無恥的甚至有些怨恨的在心裏埋怨小淫:這個混蛋,竟然坐那麼遠,就算是親近難道要讓我說,過來啊小淫,來親我吧。
在意識到自己無恥的犯傻的時候我使勁兒的甩了甩腦袋,咳嗽了一下,小淫飛快的抬頭看了我一眼,然後接著低頭翻他手裏那本什麼破爛雜誌,我實在忍不住了,拿微積分朝小淫揮揮:哎,哎,下午去自習室再補習吧,我先回學校了,我得,得回去看看小丘……
我騰的站起來,快速走出房門,這才長長的吐了一口氣,剛才都快要窒息了感覺,我並沒有馬上走開,我躡手躡腳的趴到門上,我是想聽聽裏面有什麼聲音,我當時的形象是躬著身體,耳朵貼在門上,還不敢大聲喘氣,可是我什麼聲音也沒有聽見,我又仔細的往門上貼了貼,有點兒狐疑的想,小淫難道沒有什麼反應麼?我正在這麼想的時候,門突然被拉開了,因為我是整個人貼在房門上,所以房門突然一開,我失去重心,整個人往裏面倒去,我看見了小淫驚愕的表情:十八,你……
這回糗大了,我整個人都倒在小淫身上,小淫被我的慣性撞的不停的往後退著,還差點兒摔倒了,一直退到沙發的扶手才停了下來,小淫的兩隻胳膊摟著我,我覺得我簡直太沒有面子了,小淫就說了那麼一句他想親我,我吭哧了半天就沒有說出一句有創意性的話,臨陣脫逃也就算了,竟然還鬼使神差的聽牆根,這下好了,還被人家逮了正著,還差點兒兩個人一起摔倒了,這都什麼事兒啊?
我尷尬的抬頭,小淫看我的眼神實在太,我有點兒發抖的站直了身體,小淫的手慢慢的滑過我耳邊的發絲,停在我的下頜上,我有一種觸電的感覺,好像自己真的長了翅膀似的,要是小淫一鬆手我真的就能呼啦啦的飛上天,我聽見小淫有些壓抑的聲音說:十八……
突然小淫放開了我,我清醒了一些,聽見房門外上樓的腳步聲音,回頭才發現房門被撞開之後一直開著,有個不認識的男人拎著一袋東西正在上樓,小淫咳嗽了一下,往沙發邊兒靠了一下,那個男人奇怪的看了我和小淫兩眼,拐過樓梯角接著上樓了,我暈頭轉向的就往門外走,小淫好像拽了我一下,被我掙脫了,剛出房門就聽見噗的一聲,然後我就發現絆倒在樓道裏了,我出門的時候被防盜門的門檻絆了一下,我的膝蓋撲到在水泥地上,我這才徹底清醒過來,我委屈的看著小淫,小淫好像在極力忍著笑:十八,你,簡直太,太……
我撞了小淫,小淫因為是蹲著的,被我一推,雙手往後一拄,也差點摔倒,然後小淫開始不停的笑,到最後都是咬著嘴唇在笑,我惱火的瞪著小淫:你,你笑什麼?
小淫強忍著笑,用一隻手朝我擺:沒,沒什麼,我是笑我自己,哎,十八,你說咱倆,是不是太,太弱智了點兒?
我揉了揉摔疼的膝蓋,小淫重新蹲在我身邊,側著臉看著我小聲說:十八,我們好像都,都太緊張了,其實,那種感覺很美好的,我說真的,怎麼搞得兩個人跟逃命似的,恩?
我想起自己剛才的慌張,沒好氣的瞪了小淫一下,小淫摸了摸我的頭髮接著笑:都傻的差不多了,呵呵,別氣了,膝蓋怎麼樣,還疼麼?
我挽起褲腿,看了一下膝蓋,沒有什麼大礙,就是稍微破了點兒皮兒,估計是夏天穿的少,所以褲子沒有起到絕對的防護作用,但是沒有流血,小淫站起身:十八,下午過來補習吧,真的不鬧了,我中午不回學校了,你看看小丘之後就過來吧,我準備點兒中午吃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