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 和他較勁
(A)

回宿舍跟許小壞和小諾說起這個事兒,小諾啪的把書一甩:真是欠揍,哪有這樣侮辱人的?難道說他是天下唯一一個男人嗎?
許小壞優雅的伸著極具誘惑力的腿笑:那是他太在乎你了,有點兒口不擇言了,教訓他是應該的,但是別真的為了這個事兒鬧彆扭,十八,在感情上你還嫩著呢,還是要慢慢學會一些東西,男人麼,佔有欲望都很強烈,小淫也是啊,因為他喜歡你所以他不想你對他以外的任何一個男人表露出興趣,這就跟你不想他對除你之外的任何一個女生微笑是一個道理,只不過你沒有沖他發飆而已,所以很容易理解啊,要是有女生圍著小淫,你會高興嗎?
許小壞這麼說著的時候,我心裏多少還舒服了點兒,小諾眯著眼睛看著我:十八,三女人一台戲,我們合計合計,我就不信整不了他,小樣兒吧。
許小壞扁著嘴角笑:得了,要是真的整了小淫,十八比誰都心疼,十八你別嘴強,你心裏想的肯定不是這個事兒,但是要懲罰還是要懲罰的,省著他以後再口不擇言,對了,我認識一個基礎學院的朋友,那個朋友的一個老鄉特別的聰明,高考的時候數學可是滿分過來的,估計咱們那點兒微積分難不倒她,我記得那個女孩子的老家是杭州的,叫江若雨,這個事兒包在我身上了,保證不會影響你微積分的成績的。
我狐疑的看著許小壞:真的,她微積分很行嗎?
許小壞不樂意的看著我:什麼叫很行,是很很行,江浙一帶的人別的不說,腦子聰明的很,浙江出師爺,那絕對是文化人的大本營,就你那點兒破微積分還好意思整天掛在嘴上?
晚上亞瑟打電話給我,讓我過去,我蠻橫的說堅決不過去,因為我知道小淫在那兒呢,後來元風接過電話也讓我過去,元風在電話裏面說:十八,別這麼掃興啊,先不說小淫的事兒,大家很難那麼齊的聚到一起是不是,餅小樂和我都是馬上就要畢業的人了,回學校的機會很少,你真的不過來了嗎??就說我吧,本來應該早點兒回員工宿舍的,我那邊的房子裝修還是楠楠在盯著的,為了晚上大家一起吃個飯,我都不回去了,想留在亞瑟這兒明天早晨再回公司,你還有什麼過不去的,不沖別的,也要衝朋友的面子吧?
元風說的言辭懇切,尤其是說到最後說不沖別的也要衝朋友的面子,我實在沒有話說,我都沒有辦法說出狠話說我不去,但是一想到小淫我就會火冒三丈,我只好說過一會兒就過去,元風才掛了電話。許小壞嘿嘿沖我笑:哎,誰比亞瑟的面子還大??我看你跟亞瑟說話的時候還是鐵板釘釘呢,是上屆的宣傳部長?
我歎了一口氣:就是元風,沒法駁面子,我這會兒真是不想見小淫,臭小子,真想揍他一頓。
許小壞接著笑:那你就去揍他一頓好了,這樣說不定他也很好受,說不定他還真是想讓你揍他一頓呢。
等我晃蕩到亞瑟那兒的時候,他們好像都已經喝了一圈酒了,因為我看見餅小樂的眼神都有些呆滯,元風好像也喝了一些啤酒,亞瑟趿拉著拖鞋靠著兩個椅子,還眯著眼睛叼著一支煙,活脫就是一個流氓,佐佐木挨著小淫坐著,小淫咬著嘴唇看了我好幾下,我沒有搭理他,元風熱情的招呼我:來,十八,你坐我這邊吧,我現在的酒量高了不少,要不我跟你試試,看看能不能比比。
平K嗤笑:得了吧元風,和十八有三樣東西不能比,一是酒量,二是膽量,三是脾氣,就你??算了吧,你加上亞瑟也不是十八的個兒,來,十八,分分鐘撂倒他們。
我坐在元風的身邊,這是認識元風以來我第一次坐的距離元風那麼的近,以前打牌的時候是坐在元風的對面,之前的吃飯,都是中間隔著別人,其實對於元風我一直在告誡自己,我跟自己說元風不是小意,元風是楠楠的男朋友,我一直怕自己有什麼不當的行為讓大家都尷尬,而且元風在小淫面前也一直刻意避諱和我的距離。今天元風讓我坐到他身邊讓我也有些意外,我不確定元風是不是喝多了還是就是很隨意的那麼一招呼,我坐下,元風拿過一瓶啤酒給我倒了一杯,笑:哎,十八,你還有你那同學的照片嗎?就是你說的那個跟我長得特別象的那個同學的照片。
我有點兒結巴的看著元風:什什麼?照片?你說小意的照片?
元風點頭:對啊,我也很想看看是不是真的很像,我發誓我真的是獨生子,呵呵。
我黯然的搖頭:沒有,我怎麼會有小意的照片,他可能根本早就忘了我是誰了。
元風拿酒杯跟我碰了一下,笑:哎,不一定,我跟你說個事兒,我們公司的一個男同事,跟你和你那個小意的經歷差不多,只不過他們一直是同班同學,那個女生呢,暗戀那個男生,那個男生也暗戀那個女生,但是兩個人誰也不敢說,都憋了好多年,前兩天我那個男同事去他那個女同學所在的城市出差,兩個人都喝了點兒酒,後來那個男的就跟那個女的說了喜歡她的事兒,然後兩個人才發現兜兜轉轉了那麼多年其實一直在彼此喜歡彼此,現在好了,兩個人終於走到一條路上了。
我驚訝的看著元風:你說的這個是,真的??
元風恩了一聲:是啊,你有沒有小意的電話,打個電話給他,說不定他記得你們之間的事兒比你還清楚呢!
我有點兒興奮的搓著手:可是,可是那樣行嗎?
元風對著我舉舉酒杯,笑:只要你想做就行,你可以問問你自己,你是不是還想著他,或者說如果真的打了電話之後發現你們真的也是我同事的那種狀況之後,你會因為這樣變得開心或者幸福了,那你就去做,我們會鼓勵你去做,如果不是,那你以後都不要再想了。
我喝了一口啤酒,有點兒心不在焉,抬頭看見小淫嘟著嘴無比委屈而且可憐兮兮的表情看著我,我本來想狠狠的瞪小淫一眼,我不知道為什麼沒有那麼做,只是撇了小淫一眼不看他,亞瑟有點兒喝多了,吊兒郎當的看著小淫哼哈:我是流氓我怕誰啊,是不是小淫?小淫啊,我倆都是流氓哈,今兒晚上你就跟我睡了好不好?我還沒有試過男人呢,雖然跟小麥同床過,但小麥畢竟不是男人啊,恩?……
元風朝亞瑟扔了一聽啤酒:哎,哎,說什麼呢?十八還在這兒呢!
亞瑟真的喝多了,不屑的看著元風:十八在這兒怎麼了?我說元風,男人女人都一樣,都要長大的,十八,今兒你怎麼謝我?
我不明白的看著亞瑟:我?我幹嗎要謝你?
亞瑟嘿嘿笑:算了,也是,就你那腦子,太不夠使了點兒,要不是我今天拖住小淫,說不定那小子就當眾強吻你了,不過看你那副呆呆的樣子估計你都不知道小淫要幹什麼……
平K和佐佐木捂著嘴在偷偷笑,餅小樂和大雄吃驚的看著亞瑟:不會吧,小淫和十八發展的這麼快??
我的臉上開始掛不住,小淫騰的站了起來:亞瑟!你發什麼神經?
亞瑟眯著眼睛看了看小淫:好了好了,真是,你們是小孩子嗎?搞什麼啊,這不讓說的那也不讓說的,真是沒勁,哎,你們今晚誰陪我睡??要不元風吧,嘿嘿,我想法可多了。
元風壞笑著看著亞瑟:哎,你是不是覺得我從來不揍你,所以你覺得我很沒有脾氣?我一點兒都不介意和你睡,要是明天你無法起床可千萬別記在我的賬上,不過你放心,醫藥費我一毛錢都不會給你的,我知道你家有的是錢。

(B)

跟男生在一起最大的不舒服可能就是男生有時候可能會說一些毫無遮攔的話,雖然這些話本身沒有什麼意義,但是在女生看來多少都有些不舒服,亞瑟把我說的這種不舒服叫做虛偽,說是沒有必要,人都要有一些亂七八糟的想法,因為沒有什麼人是聖人,用亞瑟的話說聖人可能嘴裏不罵人,但是心裏是不是也不罵人呢?
小淫盯著我旁邊的平K:哎,我跟你換下位置。
我瞪著平K:不准換。
平K苦笑的看著我:十八,你倆還是把我劈了算了,哎,我聽誰的?
小淫無賴的站起來,直接走到平K身邊:就要換,要是你不想我揍你的話。
平K躲瘟神一樣轉身坐到佐佐木身邊,我恨恨的瞪著小淫,轉頭不理睬他,元風看著我笑:其實你倆啊,別著勁兒的時候就跟小孩似的。
小淫往我身邊挨了一下,小聲說:還生氣啊,我的襯衫和牛仔褲都被摔地上了,你也消消氣吧,好不好?
我哼了一聲,表示我的立場,大雄突然看著元風說:哎,元風,易名原先的那個女朋友叫方茵茵的,應該跟小淫是同鄉了,怎麼最近跟楠楠他們文體部的4暮混在一起了,4暮那小子也不是什麼好鳥吧,我大二的時候還跟4暮打過一架呢!
元風笑:你說4暮啊,哦,那小子是有點兒那個,不過腦子好像很好用,尤其是英語學的挺好,但是心機挺重的。
大雄點頭:我也是那麼覺得,不過現在的女生好像都不長眼睛似的,就說方茵茵吧,易名對她夠好了,可是方茵茵還是覺得易名不夠好,現在跟4暮混在一起,4暮擺明瞭就是玩兒她而已,她還以為抓到了個寶,易名就算再不怎麼樣,至少比4暮像個男人吧,至少易名不是家裏有了畢業以後要結婚的女朋友啊。
我奇怪的看著大雄和元風:家裏已經有了要結婚的女朋友??還有這種事兒??
大雄很是憤慨的說:是啊,4暮的女朋友來過咱們學校,挺漂亮的,據說那個女孩子家裏很有一些背景吧,女孩子的爸爸是當地的一個什麼官員,所以4暮畢業之後跟那個女孩子結婚是一定的,4暮那種男人屬於不見兔子不撒鷹的那種,沒有既定的利益他是不會出手的,所以在學校裏面就算是和誰談戀愛了,那不過都是玩玩而已,不過這種情況也都不少,好多人都是家裏有一個固定的女朋友,在大學裏面還有重新處的女朋友,到時候看情況吧,近水樓臺先得月,到時候看哪個更適合自己就和哪個處……
亞瑟嗤笑:所以啊,大部分的男人女人從表面看著都一本正經的樣子,內裏虛偽的很,還不如我這個流氓夠直接,說白了還不是做好幾手準備,平時都是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樣,滿口仁義道德。我告訴你們,家裏紅旗不倒外面彩旗飄飄這個道理不止適合男人和女人的關係,好多人都是一樣,永遠都會把自己最大的利益保護的好好的,要做多手準備……
我吃驚的看著大雄:那,那方茵茵根本就是吃虧呀?
亞瑟不以為然的看著我:她吃什麼虧?4暮不是什麼好鳥,方茵茵就是好鳥了?她甩了易名,之前也甩過別的男生,她和4暮不過是半斤對八兩而已,互相都是只是在學校裏面談個戀愛而已,就算4暮真的想娶她,方茵茵嫁不嫁還是另外一回事兒呢!畢業就分手就算不是公理也是個定理,大學戀愛本身就是一種情感演習而已,要不然上哪兒去積累經驗?十八,別傻了,有機會積攢點兒免疫力吧,不然出了社會你會更加的吃虧,我告訴你,社會上的男人就更沒有幾個好鳥了,凡是超過二十五六歲的男人跟你說他從來沒有戀愛過,我就跟你打包票他那是在放屁……
小淫不樂意的看著亞瑟:哎,你亂說什麼呢?
亞瑟嗤笑:我可沒有亂說,不能這麼維護十八,不然她的心智會變得很低能的,人家說什麼都信,那得吃多少虧啊,十八啊,你就拿小淫開練吧。
小淫憤怒的瞪著亞瑟:哎,你夠了。
我壞壞的看著亞瑟:哎,說來說去,你,還有小淫跟那個4暮也差不多了……
亞瑟立馬打斷我:哎,十八你千萬別那麼說,4暮跟我們沒法比,我和小淫從來不會拿自己交往了多少個女朋友或者得沒得手去跟別人說,以此引以為榮,我是覺得異性多也無所謂,不過都是你情我願,4暮心裏很陰暗的,他就會以那些為榮,不信你去問元風,大雄為什麼跟4暮打架?還不是4暮亂說大雄的女朋友是自己得過手的,那根本就是沒影兒的事兒。
我撇撇嘴陰陽怪氣的看著小淫:是嗎?
小淫沒有表情的看著手裏的酒杯,避開我的眼神,亞瑟神秘兮兮的湊近桌子笑:不過說實話,男人靠長相占盡便宜,雖然4暮那小子人品不好長得還實在不怎麼樣,但他應該是咱們學校裏面唯一一個不用靠長相就能迷惑很多女生的男人了,我還真是想知道他到底有什麼本事呢?當然了,咱們是工科學校,校花長得也是矬裏拔大個兒,雖然沒法跟其他學校比,但還能夠看,愣是讓4暮那個混蛋吊的團團轉,對了元風,4暮靠什麼進學生會的?你們學生會不介意學生的品德嗎?難道是選有男人味道的?
元風笑著不說話,平K詭異的壞笑:嘿嘿,那還用說,咱們學生會裏面女老師多唄……
然後一幫人笑得嘿嘿的,亞瑟更是放肆的大笑,我有點兒尷尬,看著小淫似笑非笑的表情,我用手在小淫的胳膊上狠狠的掐了一下,小淫張了一下嘴,懊惱的瞪著我沒說話,我得意的轉頭看見元風忍著笑,我估計他肯定是看見我掐小淫了。
一晚上東聊西扯的,不是畢業就是工作上的事兒,小淫時不時的跟我小聲說著話,我故意不搭理小淫,因為我心裏始終懷著氣兒沒有發出來,平K和大雄中間帶著餅小樂先走了,我也要跟著走,小淫拽著我的胳膊怎麼都不讓我走,我甚至都要發火了,小淫還是拽著我的胳膊。元風也說讓我待一會兒,說是時間還早,亞瑟喝得不少了,抱著一個靠墊在沙發上躺著不說話,佐佐木坐在我對面,一個勁兒的跟元風聊著。
小淫小心的看著我:十八,你別生氣了,我不該那麼說你,可是你一那麼故意氣我,我就火大了
我兇狠的打斷小淫:少來了,我這人多假啊??是故意裝出來的純情表相,用不著你寶貝我,哼……
元風突然笑著岔過話:哎,小淫,你和十八別在我和佐佐木面前這麼曖昧好不好?我們還想說會兒話呢。小淫,你和十八去你自己的房間聊天去,今晚你送十八回學校,我和老佐今晚想好好聊聊,你倆在這兒你一言我一語的,搞得我們太分神了。